2024大選觀察

政見評析》性別、個資、人權篇

【總統政見20問之4】柯賴侯皆列多元性別為國家願景,個資保護缺具體規畫
《報導者》長期關注個資、性別與人權議題,這次在「總統政見20問」中特別邀請NGO組織提問三組總統候選人陣營,並針對政見評析。圖為2022年台灣同志大遊行。(攝影/鄭宇辰)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前往專題

2024總統大選即將在1月13日投票,根據中選會資料,全國共有1,931萬多人握有總統副總統選票。大選至今雖已舉辦三場總統候選人、一場副總統候選人政見發表會,以及正副總統候選人各一場電視辯論會,但在進入選前最後一週令人眼花撩亂的選舉攻防訊息中,你手中的這一票該怎麼做出選擇?

《報導者》從公共政策出發,邀請各領域NGO組織及學者專家共同提出「總統政見20問」,並請民眾黨總統候選人柯文哲、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賴清德、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侯友宜(依抽籤號次)競選總部完成書面作答。我們也採訪長期關注相關領域的學者專家進行評析解讀,希望協助讀者了解三位總統候選人的政見重點。

本文為「總統政見20問」性別、個資、人權篇,另有總論篇兩岸外交國防篇能源居住財稅篇教育勞工社福健保篇政見檢視報導,提供關注政見的讀者作為投票參考。

《報導者》長期關注性別與人權議題,本篇分為「多元性別」、「性別平等」、「個資保護」、「移工政策」與「移民居留」5個提問,並由彩虹平權大平台、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婦女新知基金會、台灣人權促進會、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南洋台灣姊妹會及學者專家來提問及評析。

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的國家就是台灣,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等4個性別團體對於三位總統候選人陣營的性別政見與態度多給予肯定,指出三陣營都已將多元性別納入國家願景。其中賴陣營提出要在國民普查中加入性別認同/性傾向調查項目是一大亮點,並主動提出要修《人工生殖法》;柯陣營提到表揚落實性平的企業,在人工生殖方面著重代理孕母;侯陣營則提到親密暴力以及多元性別都享有社福長照上的權利。

如何縮短性別薪資差距?婦女新知基金會分析,侯陣營提到透過教育縮短性別薪資差距,但兩者的關聯性不強;柯陣營跟賴陣營都有提到「薪資透明化」的重點,但柯主張的上市櫃公司先推動不夠具體,賴主張的公司評鑑加分機制是現行措施。而在落實職場與家務性別平等部分,三組候選人都沒有提到雇主的責任,但賴陣營提的「雙親育嬰留停津貼請滿時,可以額外獲得一個月津貼的鼓勵措施」,借鏡國外成功經驗值得肯定。

在個資保護方面,歐盟、日韓都有專責個資保護機關,而台灣才正準備要成立個資保護專責機關。10年前發起個資訴訟、進而讓憲法法庭促成專責機構的台灣人權促進會認為,三個陣營對於個資保護專責機關的關注各有重點,賴強調專責機構對於非公務單位的監督、侯強調個資遭濫用時的即時救濟、柯強調企業個資保護,但都缺乏更具體的說明與規畫。

台灣今年引進移工滿32年,全台灣74萬移工卻時有所聞遭到不當對待。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認為,賴陣營的移工政見雖最完整,但只是在民進黨長期執政的基礎上原地踏步;柯陣營和侯陣營的回答都太含糊與簡短,也都不太了解移工議題及不太符合現實情境。

至於台灣的婚姻移民中有近5成沒有台灣的國籍或戶籍,其福利及人權都有待檢討。南洋台灣姊妹會和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認為,三組候選人陣營都僅討論到現有「移工留才久用」政策的擴大,其中只有侯友宜陣營提到目前設計對藍領移工並不友善。而三組候選人都沒有論述新住民的永久居留權、福利權、參政權,仍維持把「移工當客工」的舊思維。

以下為各題提問、三位總統候選人政見以及學者專家評析內容。

問題16:多元性別
評析:

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祕書長黎璿萍認為,首次在總統選舉中看到候選人競選總部回應多元性別議題,經過提問後也都回答「將多元性別納入國家願景」,同志不再被忽視,這點值得肯定。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祕書長杜思誠也贊同,三黨總統候選人都有提出同志相關政見。

彩虹平權大平台執行長鄧筑媛指出,整體看起來,柯文哲與賴清德陣營所回答的政見,相對具體有方向,策略面向的部分也比較多,侯友宜陣營相對比較模糊廣泛,也沒有具體內容;值得欣慰的是過去性別團體合力提出《2023台灣同志政策白皮書》後,賴與柯所提出的政見中,有滿多部分與白皮書內容契合。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祕書長韓宜臻指出,性別教育的部分,賴陣營提到從幼教階段開始就要推動師資的性平教育與在職進修;侯陣營有提到性平教室,但只以新北市甫開幕不久的「性平不小室」推廣全國為主張,詳細怎麼做需要更多說明;至於柯陣營則沒有提到性平教育,看不出對於性平教育的想法與具體政見。

人工生殖的部分,柯陣營與賴陣營都有提到,侯陣營隻字未提。黎璿萍認為,柯與賴的回答都相對具體,柯的部分著重在代理孕母;賴是主動提出要修《人工生殖法》,內容更是不只牽涉適用主體,還特別提到即將出生的孩子、以及代理孕母的捐贈者等各方權利與利益平衡,算是有回答到問題核心。

鄧筑媛指出,過去行政部門很缺乏對於同志需求的了解,同志團體與不少專家倡議多年的「國家大型普查增加『性別認同』與『性傾向』調查項目」,這次終於在賴的政見中看到,特別針對這一點要予以肯定,未來擁有這些資料庫時,可以作為擬定同志政策的參考。柯陣營則是有提到表揚落實性平的企業,雖然沒有提到具體作法,但也是一大進步。

同志社福長照部分,賴陣營與侯陣營都有提及。杜思誠指出,侯有提到親密暴力以及多元性別都享有社福長照上的權利;賴的部分除了長照與社福之外,更提到專業人員認識多元性別的訓練,這是必須給予肯定的地方。

彩虹平權大平台政治倡議暨培力專案主任翁鈺清認為,雖然過去國民黨對於同志有比較不友善的形象,但在這次侯友宜陣營的回答中,可以看出政黨內部對於多元性別有更進步的態度。

問題17:性別平等
評析:

婦女新知基金會祕書長覃玉蓉指出,提問分成兩大部分,先從三陣營縮短性別薪資差距的政見來評析,柯與賴都有提到「薪資透明化」,這也是目前國際上最有效的政策工具,這題兩個陣營有得分;侯則是提到要從教育著手,但教育要怎麼打破職場上的性別薪資差距,這兩者之間很難連結,改革的願景看起來高度不夠。

覃玉蓉進一步分析,柯陣營提到上市上櫃公司要先推動薪資透明化,這部分有朝正確的方向前進,但也只是開頭,畢竟上市上櫃公司本來就有比較嚴格規範,詳細要怎麼做並不明確;此外,不同工種的性別薪資差距才是主因,這部分沒有看到較具整體思維的論述,建議從國家直接立法要求,企業報告要載明這些內容,未達標也要解釋合理性,搭配薪資透明化才能縮短性別薪資差距。

賴陣營有提到公司評鑑,覃玉蓉認為,這部分在2022、2023年已有加分機制,賴還提到政府決策要納入性別觀點,但這兩項都是現行措施,尤其是性別觀點在行政院實施多年,對於未來要做的事也沒有明確列出目標,這是比較可惜的地方。此外,賴有具體承諾女性內閣成員不少於三分之一,這部分給予肯定,只是過去8年內閣的女性比例偏低,未來能不能履行承諾還要觀察。

第二部分是落實職場與照顧家務性別平等,覃玉蓉認為,柯與侯都有提到家庭照顧假,賴則是育兒彈性工時,顯示對於這部分都有共識,問題在於三個候選人都沒有強調雇主的責任,只有提到薪資補償、有薪家庭照顧假等,而問題最關鍵就在於雇主以及法令上對於天數與給薪的規定,「本來期待候選人能提出具備願景的政見,可惜三個候選人都沒有達到期望」。

覃玉蓉進一步分析,柯有提到要增加家庭照顧假天數,還有薪資補償;侯則是承諾三天有半薪,這部分對於需要承擔臨時家庭照顧的工作者來說還是遠遠不夠,而且通常這些工作都是女性來肩負照顧責任。賴則是提到雙親育嬰留停津貼請滿時,可以額外獲得一個月津貼的鼓勵措施,這部分則是令人眼睛一亮,有借鏡國外成功經驗。

照顧家務中有一部分是跟長照有關,覃玉蓉指出,賴的政見中並沒有提及這個部分,侯有提,柯的回答則比較模糊,其中侯的部分提到看護移工,這部分只是治標不治本,尤其大量開放看護移工一直都存在疑慮,反而讓照顧關係變得很緊張,這部分仍建議移工聘僱應該直接轉到NGO或政府手上,做整體派案才能解決問題。

問題18:個資保護
評析:

台灣人權促進會(簡稱台權會)數位人權專員周冠汝表示,台灣近期個資保護專責制度的討論,起源於2012年由台權會發起的健保資料庫訴訟案。該案歷經10年訴訟,直到2022年8月憲法法庭才判決宣告,衛福部未經當事人同意逕行授權健保資料庫給學術機構使用,相關法律部分違憲。憲法法庭要求相關法律須在3年內修法外,也須在3年內建立個資專責保護機制。

周冠汝表示,《個人資料保護法》條文雖然在2023年有修法,但僅有提升私部門違反法規的罰則而已,還沒有獨立機關個資保護委員會的組織法,個資保護委員會的籌備處也才成立不到一個月。這跟其他國家相比起步相當晚,歐盟國家、日本、韓國和菲律賓都已經有數位人權專責機關。

為何需要個資保護委員會?台權會認為,專責機關可以降低機關各自為政的可能性,像在醫院工作被要求要人臉辨識,若當事人認為有侵害個資的疑慮,會不知道要去找勞動部還是衛福部陳情;專責機關獨立性也能避免利益衝突,「像經濟部的目標是發展經濟,如果個資保護會跟目標衝突,那很難期待經濟部能捍衛隱私。」專責機關也能針對重大事件發出指引避免侵害,像紐西蘭在疫情期間就發出指引,告訴因防疫持有個資的一般人該如何處理資料。

針對三位候選人的回答,周冠汝分析,三人關注各有重點,分別是非公務單位的監督、即時救濟和企業個資保護。賴清德陣營的回應基本上跟過去行政院對外說法相同,賴也有提到委員會成立後,要同時監督公務與非公務單位,但沒有說明接下來的做法;侯友宜陣營則特別強調個資遭濫用時的即時救濟,但要做到即時救濟就需要大量的資源,在專責機構組織法尚未立法的情況下,侯並未說明相關資源要從何而來;柯文哲陣營則重視企業,強調不僅對企業違規行為處罰外,更要協助企業全面去建立個資保護意識跟防護計畫,可惜卻未具體說明做法,「不同產業類型的個資跟資安安全性是很難齊頭式,風險也不同,應該要針對不同產業各自要求、提出指引。」

因應行政院組織改造,近期不少新設或升格的部會,如成立數位發展部、環保署升為環境部等,但個資保護委員會是哪個層級單位?周冠汝說,如果要強化其獨立性,會是二級機關還是三級機關
根據《中央行政機關組織法》,行政院是一級機關;「部」和「委員會」為二級機關;「署」和「局」為三級機關;「分署」、「分局」為四級單位。
?若是三級機關是否能有效監督上級二級機關?很可惜三位候選人對此並沒有太多的著墨。
問題19:移工政策
評析:

陽明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副教授邱羽凡指出,三個陣營的回應皆未提供「解答」,僅是重複現有政策,再搭配缺乏實際規畫的口號,看不出三個陣營對移工政策有何新見解。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吳靜如表示,三個陣營在大方向上,仍把聘僱移工交由人力市場決定走向,也仰賴仲介串起台灣與移工母國;吳靜如認為,若政府不願擴大公權力介入保障,便無法改善部分移工遭不當對待的現況。

吳靜如強調,本題強調移工與雇主間的「直聘」服務,目標即是減少仲介插手超收仲介費、工作介紹費(俗稱買工費)的機會。她分析柯文哲陣營作答,最大問題是「口號過多」,深度不足。吳靜如解釋,柯陣營將直聘中心視為「解決移工逃逸和失聯」的方法之一,但失聯通常牽涉薪資剝削、過度勞動,問題出在雇主或仲介未給予移工合理對待,柯陣營的此說法暴露他們對移工議題不夠了解。

柯陣營認為應在移工離開母國前「提供必要的法律和文化培訓」,邱羽凡認為,重點並非要求移工懂法律,而是「台灣要建立有效的救濟機制」。吳靜如舉例,台灣移工遭遇不當對待時可撥打「1955」勞工諮詢申訴專線,該專線雖能協助移工處理勞資爭議,但移工需自行提供證據、長期保持聯繫,申訴的作業成本極高;假設情況更嚴重,如暴力、性犯罪發生時,1955也僅有轉介功能,無法立即保護當事人。

賴陣營的作答列出民進黨8年執政成績,如廢除移工在台滿「3年需出國1日」規定,並提高家事移工薪資、設立機場的移工服務站等。吳靜如肯定有部分改進,不過她強調,賴陣營僅列出好的一面,對8年間未解決的問題隻字未提。

吳靜如舉例,1955的專線效率過低,直聘中心的使用者仍以看護工為主,未有製造業、漁業等職缺,以及警政、戶政和醫療系統多缺乏雙語服務,這些造就移工「難以求援」的環境,三個陣營卻無人在作答中承諾改善本問題。

針對「國與國直接聘僱」訴求,賴陣營回應,仍有一段長路要走,且台灣的國際處境使談判更加困難。吳靜如對此強調,台灣引進移工將滿32年,其中16年為民進黨執政,卻未看見賴陣營如何解決他們口中的「困難」。邱羽凡也說,賴陣營的答案雖比另外兩陣營完整,可是身為總統候選人,他的移工政見卻在蔡政府的基礎上「原地踏步」。

至於侯陣營的回答,邱羽凡、吳靜如都認為,侯陣營的政見過於含糊,且對直聘中心的說明不符合現實情境,像是照抄勞動部的政令宣導。邱羽凡指出,侯友宜和柯文哲當過雙北市長,新北市更是台灣移工數量第三高的行政區,但侯陣營的回答如此簡短而不符合現實,令她非常驚訝。

問題20:移民居留
評析:

南洋台灣姊妹會祕書長陳雪慧指出,三組候選人對於適用永久居留制度的對象,都只窄化為外籍技術人才的留用,所以基本上都只討論到「移工留才久用」方案的改革或擴大適用,卻未思考到久居台灣、未取得國籍/戶籍的其他新住民或婚姻移民。

此外,三組候選人也都沒有針對永久居留權的實質權益做出回應,只有賴清德陣營提到長照這個社會福利,但也只以「永久居留者能否適用長照政策,台灣社會仍沒有共識」簡單帶過。陳雪慧認為,除了出入境免簽、可加入健保、無須定期換證等行政便利措施之外,政府應該也要對永久居留者賦予更多實質權益,比如基層里長、議員投票權,以及社會救助、福利權、公共服務等等。

陳雪慧強調,依照聯合國「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的精神,基本人權不能以「公民」和「非公民」為依據給予差別待遇,而福利權就是一種基本人權,然而台灣目前有近5成的婚姻移民沒有台灣國籍/戶籍,沒有申請社會救助、長照措施等社會福利的權利,這不僅違反國際公約,也違反人權。

至於現行的外籍人才的留才久用方案,陳雪慧認為,只有侯友宜陣營提到目前設計對藍領移工並不友善;至於柯文哲陣營所提的「新經濟移民法」,其實在過去的立法院會期就提出過了,並無太多新意,而「移工學校」也未考量到移工未必能正常放假上課,「而且為什麼是移工需要一直上課,但針對偏差的雇主和仲介的講習卻嚴重不足?」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主任汪英達則指出,移工的居留權是整體移工政策的一部分,但可惜的是,各黨在選舉中都沒有清楚的移工政見。他認為,新任總統上任後應立即回應、並落實公平聘僱的標準,由雇主負擔聘僱的相關費用,並刪除對移工不得自由轉換雇主的限制,這樣才能讓移工在勞資關係上稍微平等。

「政府應正視國內對移工人力的需求,改變把『移工當作客工』這種不切實際的移工政策,慢慢往『入國即有居留權,幾年後經過審核,就可以獲得永久居留權和國籍』的方向邁進,讓移工可以成為移民,也讓移工長期以來遭受強迫勞動的情況,能夠真正終止,」汪英達如此呼籲。

★【總統政見20問】延伸閱讀:兩岸外交國防篇能源居住財稅篇教育勞工社福健保篇

索引
問題16:多元性別
問題17:性別平等
問題18:個資保護
問題19:移工政策
問題20:移民居留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