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新台漫時代

借鏡篇

網路條漫世代崛起!韓國平台如何打造跨國漫畫生態系、黏住8千萬讀者?

近8年韓國網路條漫平台前仆後繼進入台灣,捨棄「頁」的概念,條漫貼近手機原生世代閱讀習慣,開發出了新的讀者群和商業模式。圖為一名讀者正在閱讀知名網漫作品《女神降臨》。(攝影/楊子磊)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前往專題

在傳統漫畫大國歐、美、日之外,韓國網路漫畫(K-webtoon)近年以完全貼合新世代手機閱讀習慣的「條漫」形式,進入不少國家讀者眼裡,包含台灣。韓國近百家網漫業者,光是規模最大的平台LINE WEBTOON,全球有8,200萬人常駐閱讀,在台灣也吸納超過150萬名讀者。韓國漫畫產業在台灣不到10年,卻以網路條漫養出巨量面貌不同於傳統「頁漫」迷的讀者,他們是怎麼透過網路條漫打造一個創作者、平台業者、影視公司得以獲利的生態圈?這條路徑能提供台灣借鏡嗎?

放學的鐘聲響起,高一學生Ellen拿起書包、跳上公車,隨手點開手機上綠色的「LINE WEBTOON」App,螢幕上,超過30部她收藏的網漫,順著更新時間一字排開。Ellen點開昨天剛更新的《女神降臨》,在小小的5吋螢幕上滑動了起來。

順著手指的動作,全彩畫格和對話行雲流水般地在小小的螢幕上浮出:對自己的素顏沒自信、靠著高超化妝技術成為「女神」的女主角朱靜,在男主角修豪和男二書竣之間發展出曖昧關係⋯⋯。花一分鐘看完《女神降臨》最新話後,Ellen繼續點開《戀愛的季節》《少女的世界》,短短15分鐘車程,就滑完了4、5話。這個時候,同學的Instagram限時動態更新通知跳了出來:「這一幕好甜喔!」限動裡是一張網漫的截圖,Ellen看了心動,留言詢問:「這是哪一部作品呀?」

Ellen班上30多位同學,近一半看過網漫,「不管是女生、男生,大家都是想享受那個浪漫氛圍吧?我看了之後,心情就會變好,」Ellen說,除了通勤,她每天睡前也會撥20分鐘刷一刷更新,用眼睛「戀愛」一下,再甜蜜入睡。

對許多看慣日本漫畫書的台灣人而言,看漫畫即等於「翻頁」體驗,然而韓國網漫平台卻提供了嶄新的閱讀選項:用手機看「條漫」
條漫指「長條漫畫」,為一種漫畫形式。和以雜誌、單行本作為主要閱讀載體的紙本「翻頁式漫畫(頁漫)」相對,進入網路時代後,無限的刊載篇幅讓條漫有了發展空間。
條漫在日本被稱為「縦スクロールマンガ」,韓國則獨創「Webtoon(網路漫畫)」一詞,積極在手機、數位平台上發展條漫相關內容,將此形式發揚光大。
。捨棄了「頁」的概念,一格一格的故事畫面、劇情、對話,被直向排列在手機螢幕可以輕易容納的空間,瀏覽快速、隨時隨地可閱讀,這悄悄融入台灣國高中生的生活,已是一股新流行。

韓國網漫平台來勢洶洶,養出嶄新讀者群

Fill 1
LINE WEBTOON台灣事業部總經理崔準榮(視訊者)在2017年進入LINE WEBTOON就職,隔年平台推出「搶先看」機制,漫畫由免費看變為部分收費,他這些年來持續觀察受眾面貌以及付費意願的變化。(攝影/楊子磊)
LINE WEBTOON台灣事業部總經理崔準榮(視訊者)在2017年進入LINE WEBTOON就職,隔年平台推出「搶先看」機制,漫畫由免費看變為部分收費,他這些年來持續觀察受眾面貌以及付費意願的變化。(攝影/楊子磊)

這看在扎根台灣8年的LINE WEBTOON眼裡,並非偶然。

走進LINE WEBTOON的辦公室,以灰色、米色為主的工業風裝潢,牆上掛著一幅銀色的世界地圖,嗅不出任何漫畫氣息,這裡,卻是8年間產製超過750部網漫、養出全台150萬讀者
150萬為「月活躍用戶」,指一個月之中至少有使用過LINE WEBTOON一次的用戶。
的地方。「聽到你們要來採訪,我們趕快把這幾張漫畫海報貼上去,不然你可能根本看不出來我們這邊在做漫畫,」LINE WEBTOON的成員笑著招呼我們。

在2014年7月進軍台灣,LINE WEBTOON是韓國網漫平台在台灣的先行者之一。「剛來的時候,我們發現台灣人從小喜歡看日漫,而且使用載體也不同,很多人喜歡看紙本漫畫,所以我們來台灣的第一個業務,其實是『培養習慣』,」LINE WEBTOON台灣事業部總經理崔準榮回憶。今年39歲的崔準榮是韓國人,2013年起進入LINE集團,先在中國區負責IP業務,2017年來台經營LINE WEBTOON。從學生時代就對華語文市場深感興趣、高中開始學語言的他,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

崔準榮告訴我們,網漫平台「養」的主力族群,不是傳統漫畫讀者──而是一群可能之前沒看過漫畫的國高中生、大學生、年輕上班族。

在韓國,網路條漫是怎麼崛起的?

韓國網路漫畫已有約20年的發展期。和台灣一樣,韓國漫畫出版業自2000年起出現紙本衰退的挑戰。2004年,兩大入口網站平台NAVER和Daum相繼提供免費網路漫畫服務,結合「Web(網路)」和「Cartoon(漫畫)」概念,獨創「Webtoon」一詞,主打不需翻頁、只需以滑動閱覽內容;起初是為了方便讀者在網頁瀏覽器上觀看,之後發展為手機服務,皆是以「條漫」作為主要形式。

2012年,韓國網漫平台推展付費閱讀機制,自此建立商業模式,根據韓國內容振興院(Korean Creative Content Agency, KOCCA)產業調查,韓國網漫產業營收來源,有近7成來自付費內容銷售。2014年起,韓漫平台開始擴張到全球各國、更發展出全球性IP,像近年《未生》、《與神同行》、《梨泰院 Class》等知名影視作品,皆是源自於韓國網漫IP。

在如今的韓國,網漫已是大眾文化一環:根據統計,超過三分之一的人口有閱讀漫畫的習慣、年齡橫跨10~50歲,而且大部分都是閱讀網漫。

目標受眾:原本不看漫畫書、但會追流行的人

Fill 1
LINE WEBTOON近年許多網漫作品影視化,如《還有明天》(左)、《女神降臨》(中)、《那年,我們的夏天》(右),影集的知名度,帶動不少粉絲回頭追網漫原作。(攝影/楊子磊)
LINE WEBTOON近年許多網漫作品影視化,如《還有明天》(左)、《女神降臨》(中)、《那年,我們的夏天》(右),影集的知名度,帶動不少粉絲回頭追網漫原作。(攝影/楊子磊)
「大家應該對傳統漫畫讀者有印象,他們會參加漫博會
漫畫博覽會,是由中華動漫出版同業協進會主辦,匯集台灣動畫及漫畫相關出版業者的展售會。
同人展
同人誌即賣會,發源自日本、也在台灣落地多年。「同人」在日文裡的原定義為「志同道合之人」,「同人誌」定義為「同好間自行出資、執筆、編輯、發行,以交流為目的,向同好販賣或分送之刊物」,同人展即是販賣這些刊物的展售會。
目前台灣知名大型同人展會包含:CWT台灣同人誌販售會開拓動漫祭(FF)、亞洲動漫創作展(PF)、動漫之力同人誌販售會(ICE),其中ICE已於2022年5月後暫時停辦。
,喜歡購買周邊來收藏;但LINE WEBTOON的讀者比較偏一般大眾喜好,平時可能喜歡追劇、看電影、關注明星藝人的新聞,也喜歡和朋友分享流行話題,」經營8年後,崔準榮觀察到的讀者,大多是15~35歲的年輕世代,女性讀者佔了6成,除了漫畫迷外,很大一部分人,過去沒有看漫畫的習慣。

像Ellen就告訴我們,她平常興趣是聽流行音樂、打籃球,在《女神降臨》之前,很少看紙本漫畫。近年的日漫IP《進擊的巨人》,Ellen也有接觸,「但我家有訂Netflix,我就直接看動畫。其實我平常追劇比看漫畫還多。」

其實像Ellen這樣的讀者,並非一開始就是LINE WEBTOON平台預設的目標。LINE WEBTOON行銷總監王嘉綺是台灣人,她提到,LINE WEBTOON剛進軍台灣時,曾想進攻漫畫迷市場,她們第一年就去漫畫博覽會擺攤,「但沒什麼人理我們,才發現讀者可能不在這裡!」後來除了向Instagram等年輕人社群投放廣告外,也召集學生擔任「校園大使」,在全台各校舞會、主題週協辦活動,口碑行銷網路條漫,這才發現,讀者在這裡。

手機原生世代求快求變,造就頁漫與條漫迷的「平行世界」

Fill 1
過去漫畫以紙本作為閱讀載體,漫畫家多以「頁漫」(右)思維繪圖;到了數位年代,配合手機閱讀習慣,「條漫」(左)有了發展舞台。兩者在分鏡構成上思維相異,頁漫視覺動線呈Z字型,條漫則是縱直呈現。圖右為台漫《守娘》,左為亦在LINE WEBTOON連載的台漫《我的室友帥哥學長》。(攝影/楊子磊)
過去漫畫以紙本作為閱讀載體,漫畫家多以「頁漫」(右)思維繪圖;到了數位年代,配合手機閱讀習慣,「條漫」(左)有了發展舞台。兩者在分鏡構成上思維相異,頁漫視覺動線呈Z字型,條漫則是縱直呈現。圖右為台漫《守娘》,左為亦在LINE WEBTOON連載的台漫《我的室友帥哥學長》。(攝影/楊子磊)
世新大學傳播管理學系教授許碧芳和碩士班研究生李容慶,對「頁漫」
指「翻頁式漫畫」,與「條漫」相對,同為漫畫形式的一種。
漫畫長久以紙本為載體,故發展出「翻頁式」的敘事體系,即便網路興起後條漫崛起,日本、歐美等漫畫讀者,因為還保留看紙本、雜誌、單行本習慣,所以漫畫仍以頁漫為大宗。
讀者,以及這一波新生代條漫讀者進行研究
論文〈平行世界的漫迷:台灣條式漫畫與頁式漫畫之閱聽人行為研究〉針對頁漫社群、條漫社群的重度讀者群發放問卷,並進行焦點訪談,發現頁漫讀者和條漫讀者展現出截然不同的粉絲特性,條漫迷裡,16~18歲的比例最多,平均年齡僅約20歲;相較之下,頁漫迷平均年齡達到27.8歲,有世代差異。相較於頁漫迷,條漫迷普遍較少在盜版平台閱讀的習慣;而有44%的條漫迷,在有免費閱讀服務的前提下,願意付費閱讀。
,發現他們確實是彷彿「平行世界」的兩批人。
「雖然讀者群還是會有交集,但某種程度上,條漫迷比較偏向韓流文化迷,頁漫迷比較偏向日本動漫文化迷(註)
論文〈平行世界的漫迷:台灣條式漫畫與頁式漫畫之閱聽人行為研究〉數據顯示,55%重度條漫讀者有頁漫的閱讀習慣,比例雖看似高,但更有60%的讀者,表示自己有看韓劇跟韓國電影的習慣。顯示比起日漫喜好,韓流、韓國影視和條漫迷的交集圈更大。
,」從小被租書店伴隨長大,26歲的李容慶是資深頁漫迷,他提到,當他拿頁漫給19歲、就讀大一的妹妹看時,發現妹妹竟看不懂從哪一格開始看,「那是一個類似Z字的閱讀動線,不是為了手機而設計的,我小時候讀漫畫書受過這套訓練。」沒想到,頁漫對手機原生世代來說卻有門檻,反而條漫的直式閱讀動線相對直覺,任何人都可以進入。

頁漫自日本「漫畫之神」手塚治虫發展出電影式分鏡革新後,發展至今50餘年,在跨頁、視覺引導、畫面上,都比條漫更加成熟、表現力更強;李容慶說,反觀條漫訴求是零碎時間也可快速閱覽,「分鏡單純,每個畫面呈現元素不複雜,如果是下班去蹲馬桶的時候看,或下課10分鐘看,條漫是(比頁漫)更容易吸收的。」

研究中更發現,相較於頁漫讀者,條漫使用者對平台的黏著度更高,高達7成的人平均每週閱讀7次以上,而頁漫迷僅有3成。

兩種漫迷的差異,亦是兩個世代對於娛樂媒體需求的差異。韓國網漫平台的策略很明確:順應手機原生世代的特性,抓住他們「求快求變」的心理,讀者才有理由「黏」在平台上、更才有付費的可能。

一週7天,LINE WEBTOON每天都有50部左右漫畫更新,每話更新的篇幅約1、2分鐘就能看完,等於讀者隨時上App,都能找到新內容看。崔準榮更提到他們為年輕人「貼心著想」:「我們都是晚上10點更新,因為年輕人白天比較忙嘛,要玩、要學習,但是晚上休息的時間,有了手機,隨時隨地都可以觀看漫畫。」

LINE WEBTOON上大部分連載中的作品,都可以免費閱讀,只有部分最新話次
從日漫到韓漫,漫畫連載普遍以「話」作為單位,以LINE WEBTOON上的條漫為例,一話需超過50格,每週更新一次。
需要付費「搶先看」,但如果不付費,等待7天後,依然可以免費閱讀。這使得學生族群對於LINE WEBTOON的黏著度更高,「而且買一話搶先看並不貴,12塊而已,對現在小孩子來說,買幾話頂多犧牲了一杯手搖飲的錢,」王嘉綺補充。

我們走進2021年甫進軍台灣的另一家大型韓國網漫平台,KAKAO WEBTOON在台北101商辦大樓的辦公室,執行長吳明修操著一口台灣腔中文,完全聽不出是韓國人。保有韓國企業的神祕感,吳明修對於我們詢問的許多數據,包括平台用戶數、營業額等回答很保守,但提到進軍台灣的理由,卻很明確:「因為我覺得台灣人對數位娛樂內容的購買能力強,你說我們是條漫嗎?我們看自己的定位,也是數位娛樂內容之一。」

KAKAO WEBTOON站內約250部漫畫作品,目前多直接翻譯韓漫,採取「Wait Or Pay」
除開頭5~7話可免費閱讀外,其餘話數原則上須付費,或讀者也可等待3天後,再免費閱讀一話。
收費機制,吳明修眼裡,網漫的對手並非只有漫畫出版業,而是短影音、串流平台、手遊等和網漫同台,能在手機上瓜分走年輕人時間、付費意願的產品。

產製挑戰:高度要求更新頻率、巨量內容,6秒內要留下讀者

Fill 1
在LINE WEBTOON上連載《宅男打籃球》的洪元建,平常作畫搭配一個助手,他每週繪製15頁頁漫,再由助手轉製為條漫刊登。(圖片來源/LINE WEBTOON提供)
在LINE WEBTOON上連載《宅男打籃球》的洪元建,平常作畫搭配一個助手,他每週繪製15頁頁漫,再由助手轉製為條漫刊登。(圖片來源/LINE WEBTOON提供)

要和手機上的其他數位娛樂平行競爭、搶下讀者眼球,意味著巨量、高品質的內容需要持續更新,這對內容產製端是巨大挑戰。

平台對連載漫畫的基本要求是一週一更,以台灣三對三街頭籃球為主題創作《宅男打籃球》、在LINE WEBTOON上已連載7年的台灣漫畫家洪元建,和我們形容他的作息:

「我通常是週日、週一把要畫的腳本跟對白搞定,週二到五拼命把它畫出來,週六下午一定要交出去,晚上10點要更新,等於交出去之後幾個小時就上線。然後禮拜天又會開始擔心起下週的內容。」

《宅男打籃球》共同製作的協力者包含一位助手、一位編劇顧問,洪元建負責主要作畫,助手則負責將他繪製的頁漫在電腦上重製為條漫,「我已經記不起來有多久沒有一個人完成這部作品了。」

在成為全職漫畫家之前,洪元建是接案設計師,在LINE WEBTOON連載的前4年,他仍是一邊接案、一邊畫漫畫,「但後來發現整個生活都被《宅男打籃球》這部作品綁住了!和客戶找個時間開會根本不可能。」他決定轉為全職,但連載之路不輕鬆,他自嘲還曾畫到坐骨神經痛,長達半年屁股一邊完全不能碰到椅子。

條漫以話次計算稿費,我們詢問市場行情,平台大多不願公開,但側訪業界人士,他們說一話稿費約7,000~15,000元不等。韓國網漫平台通常每一話規定最低交稿「格數」為50格以上,洪元建說:「我通常都是高於(規定),但如果是要吸住讀者的話,當然是70、80、90格,愈多愈好。」

為了留住讀者,條漫挑戰比頁漫更大。在擔任行銷總監前期,王嘉綺曾同時兼任LINE WEBTOON的漫畫編輯,她表示條漫編劇必須更緊湊,「傳統紙本可以在好幾章之後才有爆點,但條漫會希望一話之內有好幾個『小勾子』,在結尾有個『大勾子』,」因應不同類型漫畫,「勾子」指的是笑點、埋哏、懸疑或有趣的橋段,「這也是因應使用者習慣,黃金6秒之間隨時要有引子,讀者下一話才會想回來。」

營運挑戰:錢海戰術造大船,數據導向定生死

Fill 1
韓漫平台夾帶巨量作品入台,會飄洋過海的幾乎都是已在韓國或他國市場有成績的優秀作品,「看數據」思維深入韓漫的企劃、製作、行銷,亦加深漫畫產業的競爭。圖為LINE WEBTOON連載作品的周邊商品。(攝影/楊子磊)
韓漫平台夾帶巨量作品入台,會飄洋過海的幾乎都是已在韓國或他國市場有成績的優秀作品,「看數據」思維深入韓漫的企劃、製作、行銷,亦加深漫畫產業的競爭。圖為LINE WEBTOON連載作品的周邊商品。(攝影/楊子磊)

王嘉綺更提到,「數據」是網路條漫平台經營的核心,從編輯、營運、行銷到設計,每一位同仁都能在後台的數據庫查閱每一部作品的數據表現。

「通常這種數位的,新作大部分上個5~10話,就定生死了,15話就知道你是不是可以收了,」橘子集團IP策略發展部顧問陳宏睿,曾在韓漫平台Comico任職,擁有韓、台網漫平台雙經驗的他,提到韓國平台的殘酷面。

從Comico離開後,陳宏睿進入台灣文策院、投入《CCC創作集》數位平台的建置。《CCC創作集》
《CCC創作集》前身為2012年由中研院「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與蓋亞出版社合作發行的紙本刊物,以台灣文化、歷史為題材,匯聚台灣創作者轉譯文史資料為漫畫作品,後由蓋亞獨立出版發行。2015年一度停刊,直到2017年才由文化部挹注預算復刊,2020年6月出版最後一期紙本刊物後,轉型成《CCC創作集》數位平台,目前由文策院負責經營。
前身為以台灣文史為主題的紙本刊物,當時團隊先將過去10年的內容上架,「但你從書本來看,可能有一整本書,你放到網路上,每個作品都幾話就結束了!」他轉到橘子集團營運「beanfun!漫畫星」網漫平台時,更有感資本的重要。陳宏睿舉例,韓國網漫平台在進入台灣前,多半已準備超過70部完整的作品,若以每天更新10部連載漫畫估計,一個月最保守也得支出超過150萬稿費,這還不包括工程師、編輯、系統、管理等建設及人事成本。

而LINE WEBTOON背後是韓國最大入口網站NAVER集團,KAKAO則以韓國最多人使用的通訊軟體起家,如今更擴展成橫跨影視、娛樂、網路內容服務的集團。韓國網路漫畫產業已發展20年,更有完整的工作室、經紀體系支持。龐大內容基底、龐大的資本,讓網漫成為「強者愈強」的舞台。

打分眾讀者、找世界級IP,韓漫平台各憑本事拓展各國版圖

自2014年7月,LINE WEBTOON和Comico成為首波進軍台灣的韓國網漫平台。這8年間,至少6家韓國平台前仆後繼進入台灣,包含以成人漫畫起家的TOPTOON、Toomics分別在2015、2019年來台;2021年,主打女性向
指偏向女性喜好的內容,在漫畫產業中,戀愛、BL等內容較常被歸類為「女性向」。
內容的BOMTOON也進入台灣市場,經營「分眾」讀者。

TOPTOON上高達9成為限制級內容,主要用戶呈現和LINE WEBTOON截然不同的樣貌:他們是一群20歲至4、50歲的男性。TOPTOON告訴我們,他們專注做成年人的生意,「這些用戶幾乎都是熟悉網際網路與行動裝置的世代,並且是負擔得起付費漫畫的一群人。」在台灣,TOPTOON的營收100%仰賴讀者付費,全台120萬月活躍用戶中,有35萬人願意掏錢購買漫畫。

而像是LINE WEBTOON、KAKAO WEBTOON這樣背後有龐大資本的平台,野心更大。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12
KAKAO WEBTOON執行長吳明修在台北101辦公大樓接受我們專訪。作為去年才入台的新進平台,他們看見台灣的條漫觀看人流約有2倍成長,相當看好未來市場潛力。(攝影/楊子磊)

KAKAO WEBTOON一入台就瞄準已有8年基底的LINE WEBTOON做對手,在台灣自僱翻譯、美工,台灣分公司成員達80人。KAKAO WEBTOON執行長吳明修拿出一本「內部設計規範手冊」,裡面詳細列出了對翻譯漫畫重製的要求:漫畫家以韓文手工書寫的狀聲字,小至畫面一角的報紙上的文字、角色在牆上寫的血書,都要一筆一畫重繪為中文。吳明修將這稱為「在地化」外來作品的閱讀體驗,為了確保內容更精緻、更能留住讀者的目光。

而做內容只是基礎,吳明修心心念念,集團在全球拓點的重點,是挖掘「Super IP」。2018年起,韓國漫畫出現幾個世界級IP,《未生》《與神同行》《梨泰院 Class》等網漫作品改編成影視後,紅遍全球,進一步帶動網漫原作進入讀者眼中。

今年2月韓劇《社內相親》的成功,就使得網漫原作、KAKAO WEBTOON上的《我和社長相親相愛》閱覽人次成長5倍以上。《社內相親》的製作公司,其實就是KAKAO WEBTOON的頂頭總部「Kakao Entertainment」。吳明修說,拿自家網漫IP影視化後,不只帶動網漫平台的知名度,更可回饋到製作公司、網漫作者。

「這種『一源多用』之後,其實是『一源多國』,」吳明修補充,除了早有經營的韓國與日本市場,去年起KAKAO WEBTOON向外擴張,在台灣、北美、印尼、泰國、印度、中國等6處拓點,「挖掘好的IP,不分國籍嘛。」

最終目的:把各國漫畫建成條漫形式,打造建立全球生態系

長期觀察漫畫迷群閱聽行為差異的李容慶就很感嘆:「其實看韓國平台的布局,比起推廣『韓國的條漫』,他們更傾向於去打造條漫的全球生態,更接近形式、商業模式的輸出。」

LINE WEBTOON對生態圈的建立很早,母公司NAVER集團旗下網漫品牌
NAVER集團旗下網路漫畫平台包含NAVER WEBTOON、LINE WEBTOON、WEBTOON、LINE MANGA等。
一路進到多國市場,在全球已有10種語言平台。而當LINE WEBTOON落地每一處,崔準榮說,他們以開發當地的作品、漫畫家為目標,光是在台灣,已培育超過百位本土漫畫家。而各國平台負責人定期會整理在地作品名單、簡介,送交他國平台評估是否引進。

LINE WEBTOON在全球開發條漫,不限畫風、題材,崔準榮表示:「我們希望每一個人進入到LINE WEBTOON,都可以找到他們喜歡的作品。」近年,他們也與美漫公司DC Comics合作,蝙蝠俠被搬上網路條漫,或將和新讀者群碰出全新火花。

Fill 1
泰國漫畫家Theterm創作《少女媽咪》,描述一位高中少女發現自己懷孕,不知所措的她決定暫時瞞過家人、遠赴異地就讀大學。(圖片提供/LINE WEBTOON)
泰國漫畫家Theterm創作《少女媽咪》,描述一位高中少女發現自己懷孕,不知所措的她決定暫時瞞過家人、遠赴異地就讀大學。(圖片提供/LINE WEBTOON)

打開LINE WEBTOON平台上的作品《少女媽咪》,每一話開頭,都寫著「作品故事以泰國為背景,請尊重不同國家文化差異」。泰國漫畫家Theterm以高中少女未婚懷孕為議題創作的漫畫,被LINE WEBTOON拿到台灣刊載,留言區的讀者熱烈討論「第一次在WEBTOON看到這麼現實的漫畫」。同樣,台灣作品《宅男打籃球》畫面中不乏在基隆山路飆機車、路邊攤吃海產的情景,也上架中國平台。崔準榮觀察,愈是貼近本土文化、社會議題的漫畫,反而愈能引起異國讀者的興趣。

《宅男打籃球》在今年成為台灣LINE WEBTOON第一個影視化的IP,影集正在籌備中。洪元建對IP經營非常有感,當初連載,他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要畫得長。宅男打籃球目前已出版19集單行本,在LINE WEBTOON上有18萬人收藏、近6,000萬人次閱覽,「開始連載時有些人國一,現在都大學了,對他來講,我就是陪他長大的作品,高度和價值就會不一樣。」

且LINE WEBTOON提供漫畫家稿費外,讀者付費閱讀收入、品牌合作、IP改編亦可分潤。今年40歲的洪元建說,身為紙本派,他也曾經糾結自己的作品被放在網路上免費閱讀;但後來發現,當讀者基數夠多,即便是「免費讀」,他們也可能之後消費周邊、IP衍生作品。他認為:

「漫畫有人看只是入場券,想辦法轉譯成影集或者動畫,才能真正打出去。」

借鏡韓漫IP思維,文策院:先天體質不同,單打獨鬥不如國際結盟

Fill 1
2019年成立的台灣文策院(TAICCA)取經2001年成立的韓國內容振興院(KOCCA),意圖吸取韓國在內容產業發展上的成功經驗,趕上IP、產業等項目上近20年的鴻溝。(攝影/楊子磊)
2019年成立的台灣文策院(TAICCA)取經2001年成立的韓國內容振興院(KOCCA),意圖吸取韓國在內容產業發展上的成功經驗,趕上IP、產業等項目上近20年的鴻溝。(攝影/楊子磊)

「韓漫走一條跟日漫不太一樣的路,而且滿成功的,藉著漫改劇等等在海外搶市,」文化內容策進院副院長、漫畫產業小組召集人盧俊偉回憶,更早任職台灣經濟研究院時,他就看見韓漫帶來的機會和可能,想探討它到底怎麼崛起的,於是赴韓訪談各網漫平台及官方機構,提出建議報告。

事實上,台灣的文策院就是參考韓國內容振興院的模式,連名字都取得像
台灣文化內容策進院2019年11月成立,英文名為Taiwan Creative Content Agency(TAICCA)。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Korean Creative Content Agency, KOCCA)成立於2001年8月,後將文化兩字刪除。
,在晚起步20年之後,力求趕上內容產業推廣和IP開發的腳步。

由文策院經營的《CCC創作集》數位平台,今年4月中從免費閱讀改為部分收費,並上架民間出版社作品──這一步棋,就是模仿韓國網漫平台的路徑,為的是拿出數據給投資者。盧俊偉說,讀者黏著度高、願意付費贊助的作品就代表有人氣:

「我們拿去遊說做影視、動畫、遊戲的民間投資者進場,他們比較容易願意,這是我所謂的市場驗證,也是韓國平台會做的。」

在韓國,小說、漫畫、影劇等內容經常互相轉換,盧俊偉認為,像KAKAO也在海外併購小說平台,尋找更多故事IP,台灣漫畫也應該成為影視改編的資料庫之一。近年包括阮光民的《用九柑仔店》、左萱的《神之鄉》都有授權改編為電視劇的例子。

但台灣漫畫產業環境和韓國還是有體質上的不同,最大落差,就是「產能」。韓漫產製如流水線,網漫平台與漫畫工作室合作,從企劃、編劇、繪製、上色都分工進行,甚至將部分工序委外給成本較便宜的國家。盧俊偉坦言,台灣目前的漫畫產製流程如「家庭手工業」,通常是漫畫家一個人畫、頂多找個助手,速度跟不上。

對台灣來說,韓漫崛起帶來的一課是「產業」的重要性,業內要有專業分工,不同內容領域也得「跨」過去。

盧俊偉表示,要讓台灣作品出海、甚至長出世界級IP,對內,文策院要做的是國內結盟,以《CCC創作集》做為基礎,讓內容「長出來」,並與其他同時也在培育台灣漫畫家的國內平台進行共同行銷、開發,一起養出優秀的台灣IP、養出讀者。對外,盧俊偉提出想像:

「(國外市場)不見得你自己要一條龍打到底,跟國外的平台合作,我覺得也是可思考的方向⋯⋯借用日本的出版社體系及韓國網漫等專業化的分工製作平台,共同開發作品,進到東南亞國家,將會更快。」

盧俊偉說,在扶植漫畫產業的階段,還是鼓勵發展各式內容,無論頁漫或條漫,只要有好故事的潛力,政府一定支持,「但最後還是讀者和市場決定一切。」

韓國條漫的商業模式不斷輸出各地,一步步改寫了漫畫的流行面貌和遊戲規則,來勢洶洶的平台和創作能量,對台漫是一場嚴峻的考驗,也是機會。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