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評論

董思齊/共同民主黨為何失去政權?韓國政權輪替的原因與對台灣的啟示

第20屆韓國總統當選人尹錫悅在首爾黨部外接受支持者的祝賀。(攝影/AFP/Jung Yeon-je)

第20屆韓國總統大選落幕,由於在野保守派最終整合成功,「政權審判論」的力量壓過「政權維持論」的主張而再度政黨輪替。全面執政的「共同民主黨」雖有進步派理念卻無法落實,不但無法解決居住正義問題而引發民怨,反讓年輕族群轉向支持保守派,而文在寅總統雖獲得4成支持度亦無法改變結果。這場大選對於台灣政黨應有許多對照與省思的空間。

這次韓國大選的事前投票率
開放正式投票日當天有事無法前往的選民到任一投票所行使權力。從3月4日上午6時開放投票至3月5日截止,共計1,632萬3,602韓國選民完成投票,事前投票率達36.93%。
雖然高達36.93%,但受到疫情突然激增之影響,使得最終總投票率77.1%不如預期,甚至比5年前還低了0.1%。不過整個過程仍舊熱鬧非凡,特別是選舉後期同屬保守派的「國民之黨」候選人安哲秀宣布退選、支持「國民力量黨」尹錫悅後,競爭局面回歸到韓國過往政治傳統,由進步派與保守派兩大陣營正面對決的狀態。

雖然在選前各家民調中,幾乎都是在野黨候選人尹錫悅領先執政黨候選人李在明,但因不少民調結果都在誤差範圍內,加上過往韓國民調也曾有多次失準之狀況,也因此投票結果難以猜測。選戰之激烈,也表現在選民投票後立即做出的兩份出口民調上。在兩份出口民調中,兩位主要候選人也僅有0.7%與0.6%的差距(韓國KBS、MBC與SBS三台的共同出口調查中,尹錫悅48.4%對上李在明47.8%;而另一家JTBC所做出口民調,則是李在明48.4%領先尹錫悅47.7%)。最終投票結果由尹錫悅以48.56%得票率、僅25萬餘票差距,勝過李在明的47.83%,另一位進步派候選人沈相奵則獲得2.37%的選票,這結果意味著在野保守派最終整合成功,「政權審判論」的力量,壓過「政權維持論」的主張。

民主化後,韓國「政權輪替」的模式

為避免再次出現威權強人長期執政的可能性,韓國現行《第六共和憲法》明文規定,總統任期只能一任5年,不得連選連任。雖說如此,在民主化後的韓國總統大選中,選民始終給執政陣營兩任執政的機會。

因此,韓國第六共和在最初保守派盧泰愚、金泳三的合計10年執政之後,接續的是進步派金大中與盧武鉉的進步派合計10年執政,接著則是李明博與朴槿惠合計9年的保守派再度執政。而在2017年朴槿惠總統被彈劾下台之後,現任總統文在寅打著「清算積弊」的口號,在三強鼎立的狀況之下獲得勝利。其後由於對內,韓國民眾在改革的期望之下給予極高的支持度;對外,透過協助美朝舉辦高峰會談與推動南北高峰會談,大幅改善與北韓的關係──於2018年4月簽訂了《板門店宣言》、9月簽訂了《平壤共同宣言》,還促成了美朝高峰會議──這不僅讓文在寅個人的支持度在6成以上,也讓執政黨接連於2018年的第7屆地方選舉於17個道、市中贏得14個,以及2020年第20屆國會選舉獲得6成席次的重大勝利。於此,共同民主黨可說是獲得中央完全執政與大多數地方執政的機會。

相較於保守派陣營,因受到朴槿惠與李明博總統先後因收賄濫權被捕的影響而聲勢大跌,甚至一時之間找不到強而有力的領導者,進步派陣營則是顯得人才濟濟,包括首爾市長朴元淳、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以及本次總統大選候選人的近畿道知事李在明,都被認為大有可為,且亦被認為,不論其中哪一位出馬,應有較高的機會可延續進步派政權。

從形勢大好到危機執政

Fill 1
董思齊、共同民主黨、韓國、政權輪替、台灣
韓國總統文在寅今年3月1日出席獨立運動103年紀念儀式。(攝影/AFP/POOL/JEON HEON-KYUN)

然而,2018年安熙正知事爆出職權性侵事件、2019年9月法務部長曹國亦爆發家族特權事件,加上2019年年底COVID-19疫情在中國爆發時,文在寅政府因考量韓中關係,並沒有適時關閉國門,2020年初病毒即透過教會活動由中國入侵;再加上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連任失敗、而疫情與對美關係的變化導致北韓中斷兩韓之間的聯絡,還有2020年中朴元淳市長因涉入性騷擾事件自殺身亡。種種事件不僅讓文在寅本身施政滿意度大為受創,執政黨支持度也受到很大的影響。

在疫情肆虐與美中競爭加劇之下,對內,文在寅總統先推出K-防疫以回應新天地教會的染疫事件,同時於2020年推出韓國新政、並於一年後再推出韓國新政2.0版,希望透過「數位新政」、「綠色新政」、「人的新政」以及「地方新政」等政策創新,希望能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同時盡速於後疫情時期恢復韓國經濟活力。不過由於房地產政策的多次失敗,造成韓國房價與房租大漲,而對持有房地產者增稅以補貼疫情之下財政需求擴張的作法,亦引起廣大的民怨。而近期防疫的大鬆綁,又造成每天超過20萬餘民眾染疫的狀況,讓社會大為緊張。此外,為推動民心整合而特赦前總統朴槿惠的做法,則讓部分進步派支持者難以接受。

對外,文在寅政府則期待能運用韓國企業具有優勢的生技(Bio)、電池(Battery)與半導體晶片(Chip)的「BBC產業」,在建構新冠疫苗夥伴關係以及北韓核議題解決方法上,取得與美國更多的合作。在2021年的美韓高峰會後,白宮與青瓦台的官網上具體列出4項韓美夥伴合作項目:

  1. 技術與創新
  2. 面對疫情下的全球健康合作
  3. 推進氣候與能源共同目標
  4. 建立多面向的夥伴關係

這裡所透露出的訊息是:不僅安全合作議題,文在寅政府更具體地加入美國包括疫苗生產、晶片、電池、核電廠、6G網路與太空開發等戰略領域的布局。只是除了與美國靠近之外,文在寅政府仍舊與中國維持良好關係,而由於2022年是韓中建交30年,雙方更設定2021、2022為韓中文化交流年。但在北京冬奧影片中,中國少數民族朝鮮族穿傳統韓國服飾的影像出現,加上韓國選手被判犯規失格後,中國網民在網路上的酸言酸語,更讓韓國社會反中情緒升高。此外,近期由民間團體「高句麗、高麗研究所」發表的《東北工程報告書》中亦指陳,韓中建交30年,但中國對韓國卻已進行了20年的歷史侵略,顯見韓中關係具有深層的矛盾。除此之外,近期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事件後,韓國因俄羅斯是僅次於美國和中國之外,出口汽車零組件的最大市場,因此並未第一時間加入制裁俄羅斯的行列,以至於也未被美國第一時間列入美國出口限制的豁免名單之內,更引起韓國民眾對政府外交反應過慢的批判。

政權輪替聲浪的興起

只是屢屢遭遇危機的文在寅政府,由於仍舊在某種程度穩住韓國的對外關係與經濟局勢,也因此即便即將卸任,其個人的支持度至今仍有4成左右,是民主化後歷任韓國總統任內最後一年最高的民意支持度。但由於執政陣營始終無法解決高房價問題,加上進步派人士關於權勢性侵與貪腐問題持續出現,等於直接打臉過去進步派陣營所主張的公平、正義與平權理念,也因此在民意調查中,竟有高達6成以上的韓國民眾希望「政權輪替」。

而原本沒有強而有力候選人的保守派陣營,最後竟由文在寅總統任命的前檢察總長尹錫悅出線,亦可說是一場意外。雖然李在明過去的作風被視為行事作風特別、個人色彩強烈的非傳統型政治人物,但相比之下,曾以特檢身分調查李明博與朴槿惠的尹錫悅,更加地「非傳統」。他不僅偵辦與保守派特權階級相關的案件,其以檢察總長身分,命令搜索法務部長曹國的作為,讓他以不分黨派打擊特權的形象,成為全國性知名人物。而雖然李在明與尹錫悅本人還有他們的夫人在內,都出現了爭議性的負面事件(尹錫悅的迷信巫術傳聞、李在明涉入大庄洞土地開發案的疑雲、尹錫悅夫人金健熙的偽造學歷與事業以及試圖煽動媒體、李在明夫人金慧京的使喚公務員事件),但顯然與李在明於城南市長任內有直接關聯的大庄洞開發弊案,除因涉及收賄外,亦與居住正義這個敏感課題有關,也讓李在明受到更多的批判。

爭議議題上的理念對決

競選過程中,雖然負面選舉議題不斷,但最終回歸到政策的討論上,兩大候選人又回歸到保守派與進步派的路線之爭,亦即:在外交政策上進步派親北(北韓)、保守派親美;經濟政策上進步派分配優先、重視平等福利、保守派成長優先、重視市場經濟。

這樣的立場差別,使得兩位主要候選人在「支持小企業主」、「發行政府債券和關鍵貨幣國家」、­「朴槿惠特赦」、「N號房防治法」、「終戰宣言」、「房地產稅」、「住房供給」、「租賃3法」(租金契約請求權、租金上限制、租金申告制)、「非核議題」、「外交議題」、「北韓核議題」、「募兵制」、「工作與育兒之間的平衡」、「性別工資差距」、「女性家族部的存廢」、「預防性犯罪」等重要具爭議性議題上,出現明顯不同看法。值得一提的是,原本政治傾向比較偏向支持進步派的青年族群,因疫情下青年就業困難以及執政黨租屋買房政策失敗,出現傾向支持保守派的趨勢,而由尹錫悅所提出的廢除女性家族部議題,又引起青年男性的注意與大量討論,連帶地使年輕男性族群出現較多支持尹錫悅的特殊現象

李在明與尹錫悅提出的十大政見承諾

這次韓國大選的選舉話題雖然非常多,但很多爭議都是候選人的即時與現場的回應,若要觀察選後的政策方向,最重要的參考指標應屬各候選人提交給韓國中央選舉管理委員會的十大政見承諾。而在李在明與尹錫悅所提出的政見承諾中,我們亦可觀察到兩者關心重點雖略有不同,但都以解決疫情下的經濟與社會問題為最優先議題。

李在明提交給韓國中央選舉管理委員會的十項政見承諾包括:

  1. 【國家任務】:徹底戰勝冠疫情,全力支持受疫情影響的小企業
  2. 【經濟、產業領域】:實現出口10兆美元,國民收入5萬美元,以股票指數5000進入世界第5位
  3. 【經濟、婦女、青年領域】:保障婦女基本經濟權利、安全平等社會、建設「青年機會國」
  4. 【房地產、均衡發展領域】:通過供應311萬套住房,實現自有住房和安居樂業,人居和諧的均衡發展
  5. 【社福安全領域】:老人、病人、殘疾人、兒童、嬰幼兒等國家責任制,實現國民安心
  6. 【勞動就業領域】:通過保障勞動者的權利和大量的工作轉換來實現發展中的社會
  7. 【教育科技領域】:實現成為世界第5大科技強國、培育未來人才、充實公共教育的教育大變革
  8. 【文化、資訊與傳播領域】:實現文化強國與傳媒創新成長
  9. 【政治司法領域】:為實現人民主權推進憲法修改、總統任期4年、政治改革和司法改革
  10. 【國防統一外交領域】:通過務實外交實現和平與安全

而尹錫悅所提交的十項政見承諾則包括:

  1. 【金融、經濟、福利領域】:克服疫情的緊急救助與疫後計畫
  2. 【金融、經濟、福利領域】:創造良好可持續的工作就業
  3. 【金融、經濟、福利領域】:供應超過250萬套房屋以滿足需求
  4. 【政治、行政、司法領域】:實施智慧公平服務的「數位平台政府」與改革青瓦台
  5. 【科技、資訊與通信領域】:從科技追趕國到成為源頭技術領先國
  6. 【金融、經濟、福利領域】:加強從分娩準備到產後護理和育兒的國家責任
  7. 【司法、行政教育領域】:一個年輕人能夢想明天與國民共感的公平社會——廢除女性家族部
  8. 【國防、統一、外交領域】:有尊嚴的外交,強大的安全
  9. 【環境、產業領域】:建設實現碳中和與建設核電廠強國
  10. 【教育、文化領域】:公平教育與培養未來人才,全民都能享有的文化福祉

如今尹錫悅勝出,他的十大政見主張將可看出韓國未來5年的大致走向。

影響選舉結果的關鍵課題

Fill 1
董思齊、共同民主黨、韓國、政權輪替、台灣
首爾體育館的計票現場,計票人員進行選票分類及清點。(攝影/AFP/HONG Yoon-gi)

若要指出此次影響選舉勝負的最重要關鍵議題為何,除了保守派陣營最終整合成功、進步派陣營未思考到整合的必要之外,絕大部分的韓國政治專家與學者應該都會選擇「增稅與房地產議題」

文在寅在全面執政的狀況之下,致力於打擊炒房與壓低房屋租金。然而,即便提出28次政策修正,首爾房價與房租仍持續上升,近兩年首都圈房價漲幅更高達87%,全國也有將近5成以上的漲幅,讓民眾大感不安。而為支付災難支援金與負擔福利支出,執政的共同民主黨選擇提高房地產相關稅金,甚至對股市交易與比特幣銷售徵稅的方式來增稅,但在房價與房租卻依然維持高點的狀況之下,同時得罪了20、30歲的年輕選民以及中產階級。這種對進步派執政的不信任感,連帶影響李在明的選情。

事實上,這種對進步派執政的不信任,還出現在諸多領域上,例如去核電政策的失敗。曾宣示韓國要成為非核家園的文在寅總統,為解決電力可能不足的問題,曾表示將從中國和俄羅斯進口電力作為核電的替代品。但一方面外交與中國和俄羅斯的靠近,引起保守派民眾的不安;另一方面在能源價格飆漲之際,文在寅又下令重啟核電廠計畫,又引起進步派支持者的不滿。如此政策方向的搖擺與政見承諾無法實現的狀況,給韓國民眾執政黨無法堅守價值理念的不良觀感,更增加選民不如換黨執政的政權輪替想法。

尹錫悅上台後,韓國對外關係會有何變化?

政權輪替之後,韓國的對外關係會有何變化?是否會影響牽動到韓半島局勢?又是另一個眾人關心的課題。尹錫悅在他關於外交安全的政見「尊嚴的外交,強大的安全」中,指出其政策目標在:透過北韓完全和可核查的無核化實現北韓半島的可持續和平與安全,並在實現無核化後締結和平協議;透過在韓美聯盟中恢復信任和加強面向未來的團結,以及對北韓的核和導彈威脅作出強有力的反應,遏制北韓的挑釁。而實施此一政見的具體作法則包括:

  1. 促進與北韓的原則和一致的無核化談判:提出可預見的無核化路線圖,並根據對等原則進行談判、維持對北韓的國際制裁,直到北韓完全無核化、即使在北韓完全無核化之前,如果採取實際的無核化措施,對北韓的經濟援助是可能的(使用聯合國制裁豁免等)
  2. 在北韓無核化的國際合作和雙邊和多邊談判中發揮核心作用:努力恢復與美國合作的無核化談判、領導執行聯合國安理會制裁決議的國際合作
  3. 在板門店(或華盛頓)設立南北韓聯絡處,建立永久的三方對話渠道
  4. 推動韓美外交和國防(2+2)「擴大威懾戰略協商小組(EDSCG)」的實際操作
  5. 正常實施韓美聯合演習(CPX)和戶外機動訓練(FTX)
  6. 加強韓美人工智慧科技聯盟:恢復韓國型三軸系統包括殺傷鏈、導彈防禦系統(KAMD)、大規模懲罰與報復(KMPR)等
  7. 額外部署薩德系統

從尹錫悅正式的政見承諾提案中可得知,韓美同盟關係絕對是其對外關係的核心,同時是希望以此來確保南韓的國家安全。事實上在2021年接受韓國《中央日報》專訪時,他就表示韓國的外交安全必須以鞏固的韓美同盟為出發點,韓美關係應該是不變的常數,只有韓美關係鞏固了,中國等其他國家才會尊重韓國的看法。

尹錫悅也認為國際競爭已不再是刀槍的較量,而是變成半導體技術的競爭,韓國不能繼續堅持模糊不清的外交路線,韓國政府應秉持「戰略清晰」的方式立足於鞏固的韓美同盟,加強與擁有相同價值體系的國家合作。也因此,尹錫悅亦曾表態支持韓國參與以美國為首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或「四方安全對話」工作小組以及「五眼聯盟」(Five Eyes)的多邊機制,甚至也表明希望加強韓美日三方的軍事合作機制。

在最後一次總統辯論中,被問及如果當選,會先與哪些外國領導人會晤,尹錫悅則給出了特定的順序: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然後是金正恩。事實上,今年開始,北韓除了北京冬奧期間外,已進行9次導彈的試射,加上俄羅斯侵入烏克蘭事件,使得近期韓半島安全議題更受到重視。面對國民日益強烈的安全需求,除更堅實的韓美同盟關係之外,如何強化韓國自主國防的實力,同時「以實力換取和平」,將是尹錫悅的對外政策的最高指導方針。

韓國政權輪替對台灣的啟示

對正常的民主國家來說,政權輪替是其政治邁入民主鞏固的重要證明。而原本韓國選民也給予執政陣營兩任的執政機會,不過選民對政治的耐心似乎有逐漸下降的跡象,也因此在朴槿惠還未完成其政權任期的狀況之下,南韓選民就運用彈劾的方式,將她拉下台。

而5年前,文在寅打著清算積弊的口號,希望終結貪汙特權、追求公平正義、打造平權社會;在三強鼎立的狀況之下,他以少數總統之姿獲得朴槿惠被彈劾後的政黨輪替執政機會。接著,在地方選舉與國會選舉上又獲得選民的信任與支持,得到壓倒性的勝利,成功帶領共同民主黨由谷底翻身,成為完全執政的政黨。

然而,得到全面執政機會的共同民主黨,雖有崇高理念,但不僅無法堅守與實踐其理念,甚至出現諸如貪汙腐敗、特權濫權、不尊重性別平等與爭權奪利(具聞,文在寅的人馬與李在明人馬極度不合)等,直接違背其政黨理念的行為,以至於雖然文在寅總統仍獲得一定程度的支持,但選民做出給予其政權輪替的審判。

也因此,此次韓國共同民主黨失去執政機會的過程,應已給予台灣政黨許多對照與省思的空間。特別是自選民手中獲得愈大的權力,就更應不時反省是否有堅持原先政黨之政治理念,同時避免貪腐與政爭腐蝕原有的政黨理念,方能保有得自選民的支持,持續執政與實現政治理念的機會。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