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全紀錄

評論

林蔚昀/從波蘭援助烏克蘭難民的溫暖與脆弱,看台灣真正該準備好的事

一位烏克蘭士兵在基輔東方的Velyka Dymerka檢查哨戒備。(攝影/AFP/Aris Messinis)

俄羅斯剛入侵烏克蘭那幾天,我丈夫谷柏威(Paweł Górecki)在某個半夜對我說:「妳知道嗎?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我和在波蘭的親友們通了電話,這些人平常不會表達自己的情緒,但是他們都突然對我說,他們很害怕,對這場戰爭感到震驚,很擔心波蘭接下來的變化。」

一、比疫情更可怕:侵烏戰爭喚醒波蘭人的夢魘和團結

一個親戚是做物流的,管理波蘭到波羅地海國家的貨運。因為戰爭爆發,物流生意受到影響。另一個退休的親戚說,大家都很絕望、緊張,你可以感受到身邊窒悶的氣氛,人們很憤怒,會為一點小事對彼此大吼大叫。平時很冷靜的大學教授朋友,和丈夫講了一小時電話,訴說她的恐懼不安。像許多好心的波蘭人一樣,她準備把她家裡多餘的房間讓出來,讓烏克蘭難民入住。但是她也擔心,幫助別人會不會讓他們自己被拖垮?若是戰事擴大,會不會接下來就輪到他們需要尋求別人幫助了?一個音樂人朋友也用了「沉重、窒悶、緊張」來形容最近的氛圍,還說城市裡雖然熙熙攘攘,但每天都很安靜,雖然沒有像封城時那麼安靜。另一個媒體界的朋友也提到了「安靜」,不過他說這比較像是沉默,人們會對某些議題避而不談。

過了一星期,丈夫再次打電話去關心他們,也希望從他們口中探得更多消息。親友們依舊害怕。退休的親戚說,已聽說有人收拾好行李,汽車也加滿了油,準備隨時逃亡。管理物流的親戚說,城市裡人們自願提供給烏克蘭人住的公寓正在慢慢減少(畢竟人很多,房子總有一天會住滿
這個親戚說的事,我後來在波蘭媒體報導上也有看到。 波蘭第二大城克拉科夫副市長安傑.庫利格(Andrzej Kulig)說,克拉科夫接收了7~9萬難民,無法負擔更多了。他又說,難民喜歡待在大城市(如華沙、克拉科夫、弗羅茨瓦夫),因為他們覺得這邊生活比較便利,工作機會比較多。
),之後烏克蘭難民就只能住在集體的收容所。給他們的工作機會也減少了(畢竟,市場能提供的工作機會有限)。她說,最糟的是戰爭對孩子的影響。她12歲的孩子,對入侵的俄羅斯人很憤怒,曾說要拿刀殺死他們。雖然她不想讓戰爭影響到孩子,但他在學校也會看到別人在看戰爭的新聞。

「這一切,比COVID-19還糟。」她下了結論。

2014年獨立廣場革命頓巴斯戰爭後,許多烏克蘭人因為渴望一份較為穩定的生活而移民到波蘭。近幾年,波蘭變得愈來愈仰賴來自烏克蘭的經濟移民(客服中心很多都是烏克蘭人,建築工人、清潔人員也很多是烏克蘭人,烏克蘭人也在波蘭開餐廳),兩者已成命運共同體。然而,波蘭人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恐懼不安,似乎不只是因為戰爭本身以及戰爭對經濟的影響,也不只是因為難民可能給波蘭帶來負擔。我想最主要的因素,是它喚起了波蘭人最深的夢魘,也就是俄羅斯的威脅。

歷史上,沙皇俄國曾和奧匈帝國、普魯士帝國一起瓜分波蘭,造成波蘭亡國(1795 ~1918),二戰期間蘇聯又和納粹德國聯手佔領波蘭(1939~1945),戰後則讓波蘭赤化(1945~1989),成為蘇聯附庸。長期活在俄羅斯掌控宰治下,波蘭人對俄羅斯特別戒慎恐懼,或許這也是為何他們比起西歐國家的人民更能和烏克蘭同仇敵愾,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全民齊心投入協助烏克蘭人。

波蘭如何全體動員,援助烏克蘭難民、小孩和寵物?

帶著寵物從烏克蘭南方港口城市敖德薩(Odesa)往波蘭撤離的烏克蘭人,在火車上稍作休息。(取自馬格蘭攝影師張乾琦IG)
我們看到,波蘭政府開放了國界,讓所有在烏克蘭的戰爭難民(不只是烏克蘭人,也包括在烏克蘭工作或求學的亞非族群)進入波蘭。住在波蘭的烏克蘭作家札娜.斯沃紐絲卡(Żanna Słoniowska)回憶,在戰爭剛開始時,有朋友打來問說他養了好幾隻貓,要怎麼離開?「我查了後發現,波蘭邊境的移民官會讓烏克蘭的動物進入,即使牠們沒有文件。最重要的是,他們也讓沒有護照和沒有疫苗注射證明的人進來。對烏克蘭人來說,這扇通往西方的門原本不是很友善,現在它大大敞開了。」(註)
出自札娜.斯沃紐絲卡(Żanna Słoniowska)的〈烏克蘭戰爭──分娩的折磨〉(Ukraine-Krieg – Die Qualen der Geburt),這篇文章也有法文版本和波蘭文版本(我讀的是作者給我看的波蘭文版本)。

不過,波蘭人並沒有忘記疫情,根據波蘭衛生部及國家健康基金資訊網(Serwis Ministerstwa Zdrowia i Narodowego Funduszu Zdrowia),從烏克蘭來到波蘭的難民可以在波蘭注射COVID-19疫苗,也可以享有基本的健保。

在國界上,也有許多溫情。我們在網路新聞上看到,許多波蘭人自願提供烏克蘭難民住宿,或捐金錢、物品和保暖的衣物到邊境。駕駛人開車到烏波邊境載人,火車也不斷從烏克蘭把難民載到波蘭。在普熱梅希爾(Przemyśl)火車站
普熱梅希爾是波蘭東南部一個城市,許多從烏克蘭開到波蘭的火車都會在這裡抵達終點,想要轉車的人可以在這裡轉車,因此這裡是個重要的中繼站。
,一名車掌把免費的車票交給那些要去下一站的烏克蘭難民,還對想掏出護照證明身分的人說:「把護照收起來吧,我看眼睛就好。」「護照收好,不要掉了。」

在波蘭各個車站,政府單位設有資訊中心,也有非政府組織和志工幫助初來乍到的人,協助難民安排住宿、生活。電信公司也會在那裡發免費的波蘭SIM卡給難民

波蘭當地的LGBT組織,為了讓烏克蘭的LGBT+能在波蘭賓至如歸,不會受到歧視(對同志和跨性別的歧視,在波蘭頗為常見),貼文公告說提供同志和跨性別友善的住宿。有許多免費語言課程,以及免費的法律諮詢服務,好讓烏克蘭難民在波蘭找工作、適應環境、申請合法居留。人們也想到了小孩,許多地方都有給小孩的免費足球課程

搭起語言的橋梁,以翻譯詩歌給予希望

除了出錢出力,波蘭企業也提供了一些看起來不那麼具象,但同樣重要的支持。比如,T-Mobile波蘭分公司宣布從3月2日開始,提供在波蘭的客戶無限制的、打到烏克蘭的國際電話及簡訊,而客戶如果在烏克蘭使用該公司的SIM卡,也不會有國際漫遊費。對於那些住在波蘭、但有家人留在故鄉的烏克蘭人來說,這無疑是很有幫助的。克桑妮亞.柏瑞澤夫絲卡(Ksenia Berezowska)告訴我,她定期打電話給在基輔的父母,這樣他們心情可以好一點,雖然講電話的過程很困難。「有時候他們會和我說抱歉,他們必須躲到走廊上,因為俄軍又開始攻擊了。他們會在走廊上遇見鄰居,他們會一起躺在地板上,直到外面的砲彈聲過去⋯⋯。」

文化界也沒有忘了要讓烏克蘭作家/詩人的聲音被聽到。多年來翻譯烏克蘭詩歌的波蘭詩人安內塔.卡明絲卡(Aneta Kamińska)說她在獨立廣場革命和頓巴斯戰爭時,曾經懷疑:「當人們在戰場上死去,翻譯詩歌是否有意義?」但很快她發現,在這樣困難的時刻,人們會在抗爭現場上使用她翻譯的詩,表達對烏克蘭的支持。就像以前一樣,她在這次戰爭爆發後,也不眠不休地翻譯烏克蘭的詩歌,向波蘭讀者傳達戰場上烏克蘭人的聲音。

卡明絲卡對我說:

我認為讀到這些詩的波蘭人,會感到和烏克蘭人更緊密,可以更瞭解我們的鄰居正在經歷什麼。他們可以找到字句去描述現在發生的事和他們的感覺,而這些字句現在通常是很難找到的。他們可以藉此表達對烏克蘭的支持。而這對烏克蘭作者們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他們可以覺得自己被聽到,可以向世界說一些什麼。他們可以感到自己並不孤單,世界上有人支持他們。我想要相信──即使只有一瞬間──這樣的支持會在這夢魘般的時刻給他們希望。關於戰爭的詩作被寫下,我馬上翻譯,某個人可以立刻發表或在電台上朗讀。國界彷彿消失了,距離縮短了,語言不再是陌生的。當實際的橋梁不斷被毀滅,建立這樣的橋梁對我來說是很痛苦的事,我流著淚,但很高興,透過翻譯詩,我可以有用處。」

二、當亞非難民被攻擊:種族歧視和假訊息危機

Fill 1
林蔚昀、俄國、烏克蘭、波蘭、台灣
在波烏邊境的梅迪卡(Medyka)城鎮,等著要搭車撤離到波蘭普熱梅希爾(Przemyśl)的難民。(攝影/AFP/Wojtek RADWANSKI)

這次波蘭人全民動員,團結又有效率地對烏克蘭鄰居伸出援手,令人驚訝、感動、佩服。畢竟,波蘭和烏克蘭的歷史充滿了各種愛恨糾葛,在歷史上也曾有彼此屠殺的慘劇。然而,在這團結背後,並不是沒有隱憂和挑戰的。

根據波蘭記者皮約特.吉特尼茨基(Piotr Żytnicki)在波蘭東南部一座城市的報導〈武裝警察在普熱梅希爾。警察破除網路關於暴力事件的謠言〉,2022年3月1日晚間,在普熱梅希爾(Przemyśl)市中心,發生了攻擊難民的事件。3名從烏克蘭逃到波蘭的印度難民,被當地的足球流氓騷擾、打傷。事件的證人、一名來自克拉科夫(Kraków)的志工菲利普(Filip)說,他在開車送捐獻物品到一間學校時,遇上印度難民和他問路。交談期間,有幾輛車子開到他們身邊,有人搖下車窗叫囂:「滾出波蘭!」印度人逃走了,之後,菲利普又遇見了這群難民,他們站在一間連鎖商店前,說他們被一群拿著球棒和玻璃瓶的人攻擊。菲利普報了警,警察來之前,他和難民躲進商店,商店裡的客人開始控訴難民攻擊波蘭人、強暴女人,氣氛變得緊張。後來警察來了,處理了難民被攻擊的事件,也在車站外部署了大量武裝警力,保護難民。

在普熱梅希爾,流傳著各式各樣關於亞非難民的傳言。人們控訴這些黑皮膚的難民,說他們會闖空門、攻擊志工、拿刀威脅商店主人,還強暴了兩個女人。然而,根據警方的說法,在這些傳言中,只有拿刀威脅商店主人是真的,發生在邊境梅地卡(Medyka)。熱舒夫省警察局(Komenda Wojewódzka Policja w Rzeszowie)發言人瑪爾塔.塔巴什—里戈(Marta Tabasz-Rygiel)說:「人們說在邊境的暴力事件增加,這完全子虛烏有。我們並沒有接到強暴、性騷擾、闖空門和破壞事件的報案。我們也沒有注意到偷竊事件增加。」

雖然普熱梅希爾市政府在3月1日下午就在官網上公告,聲明這些關於亞非難民攻擊他人的訊息是假新聞,目的是用來阻止人們幫助難民。不過,不實訊息引起的攻擊事件還是在當天晚間發生了。除了這起事件,在普熱梅希爾市還有其他攻擊事件,在足球流氓的論壇上,有一段一群白人追趕黑皮膚難民的影片。而在另一段影片中,一群足球流氓大叫:「普熱梅希爾是波蘭的!」「普丁王八蛋!」

煽動排外心態的假訊息,目的在於分化

事件過後,吉特尼茨基去訪談當地的居民,居民依然重複著謠言的內容,說亞非難民很野蠻,會騷擾女性,說足球粉絲俱樂部的成員沒有打難民,只是把他們趕到車站⋯⋯還有人說:「普丁這招真高,把軍隊送到烏克蘭,然後和(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一起順便把難民送到我們這裡(註)
2021年下半年,白羅斯將一群來自中東的難民送到波蘭邊境,波蘭政府拒絕讓他們入境,而白羅斯也把他們趕回波蘭那一側,最後他們只能卡在無人地帶受凍,許多人死於低溫。當時,波蘭政府受到很多批評。
。」
吉特尼茨基在文中提到,這些攻擊者會在一個叫做「普熱梅希爾的工程師
「普熱梅希爾市的工程師」指的是普熱梅希爾市的亞非難民,歧視這些難民的人不相信這些難民是在烏克蘭就學、工作的人,不相信他們有受高等教育,因此用這個稱呼來嘲笑他們。
」(Inżynierowie Przemyśl)的Facebook社團互相交換訊息。社團的介紹寫著:「如果你看到一群不是來自烏克蘭的難民,留下訊息和照片,警告他人。讓我們一起保護他人的安全。」事件剛發生時,我去「普熱梅希爾市的工程師」的網頁看過,上面充滿針對亞非難民的敵意留言,也有人對攻擊事件叫好。過了幾天,我再次在Facebook上搜尋這個社團,但已經找不到了,不知道是被關閉了還是隱藏了。

亞非難民應該會往歐洲其他地方去,或是回家,這次攻擊亞非難民的事件在波蘭或許不會重複(希望如此)。但波蘭社會浮動不安的氣氛,以及部分波蘭人輕信假訊息,容易被假訊息挑起排外心態,進而產生攻擊行為,這點倒是需要高度警覺和小心,因為可能會被俄羅斯利用來分化波蘭,而波蘭現在沒有分裂、自亂陣腳的本錢。

TOK FM電台的訪談中,網路及社群媒體研究中心(Instytut Badań Internetu i Mediów Społecznościowych)的專家米豪.費德羅維奇(Michał Federowicz)指出,在戰爭開打初期,網路上就出現波蘭可能缺汽油的假訊息,造成大批民眾去加油站前排隊,而現在則出現亞洲難民威脅普熱梅希爾人民安全的假訊息。費德羅維奇分析,一則關於邊境非烏克蘭難民的貼文獲得了72,000次分享,也就是說,千萬人會讀到它。網路及社群媒體研究中心懷疑有5個獨立的團體在YouTube、Twitter、Facebook等空間散播假新聞,他們會互相煽動,並且會安排明顯是親俄宣傳的行動。

費德羅維奇警告:

「據點式的行動已經開始了,這行動的目的是為了干擾波蘭人對來自烏克蘭的難民的態度。更廣泛地說,它要改變波蘭人對整場戰爭的觀感。它想要暗示我們,這是一場不屬於我們的戰爭,我們不應該關心它。

三、世界已不可逆地改變:沒有人是局外人

這是一場不屬於波蘭人的戰爭嗎?它和波蘭人沒有關係嗎?記者、Podcast節目「世界之聲」(Brzmienie Świata)製作人帕威爾.德羅茲德(Paweł Drozd)不這麼認為:「這場戰爭改變了我們熟悉的歐洲,而波蘭也在其中。」戰爭爆發後,德羅茲德到了波蘭和烏克蘭的邊境,從那邊帶回第一手的現場報導。

關注烏克蘭多年的記者、Podcast節目「就是東方」(Po prostu Wschód)製作人皮約特.波古哲斯基(Piotr Pogorzelski)認為,這場戰爭和所有波蘭人都有關,對所有人的生活都產生了影響,也引起了所有人的關注,因為「波蘭人很清楚,如果烏克蘭和國際社會擋不下普丁,波蘭就是下一個。到時候,俄國的炸彈毀壞的就不會是布查(Bucha)或伊爾平(Irpin),而是馬佐夫舍地區格羅濟斯克(Grodzisk Mazowiecki)或普魯斯科夫(Pruszków)。」

關於這場戰爭和波蘭人的關聯,作家、旅遊節目主持人彥哲.馬伊卡(Jędrzej Majka)的說法最直白:

「今天我們在波蘭(以及全世界)談論這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方式,是說它在2022年2月24日發生。這是謊言,或者說,這種說法是一種幫世界開脫的意圖。俄羅斯在2014年就入侵烏克蘭,奪走了克里米亞和一大片烏克蘭東部的土地。世界對此沉默。不,世界感到不安。世界寧可不安,也不願制裁俄羅斯。今天這場戰爭應該和每個波蘭人有關,每個歐洲人有關。我很強烈地感受到,烏克蘭人(也就是歐洲人)是為了整個歐洲對抗俄羅斯。

我們要活在「拳頭夠大,謊言也變真相」的新世界嗎?

事實上,這不只是一場歐洲人的戰爭。正如許多政治分析家指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終結了後冷戰時代。世界已經不可逆地改變了,我們(自以為)熟悉的世界一去不返了,不只是歐洲而已。在普丁想要建立的新世界,任何國家都可以出於任何理由攻打任何其他國家,不管那些理由聽起來多荒謬、多不可信、多麼無法自圓其說。這樣的世界秩序代表獨裁威權勝利,自由民主掃地,拳頭大的人贏,只要拳頭夠大,謊言也可以變成真相,而其他人為求自保,只能唯唯諾諾。這是一個沒有公理正義的世界,我們準備好要活在這樣的世界了嗎?

如果答案是「不」,那我們就應該支持烏克蘭。這也是為什麼,這場戰爭正如住在波蘭的烏克蘭作家米可拉.曼科(Mykola Manko)所說,有著「世界性的意義」。他並且說:「烏克蘭是為了現代的價值、 歐洲的價值,而和獨裁統治及不自由而戰,我們準備好為了價值和自由而死,但是我們不會投降。」

在這新世界,沒有人是局外人,而台灣更不可能是局外人。不管是作為國際社會的一員、一個民主國家,還是一個有潛在被侵略可能的國家(我們旁邊也有一個對我們虎視眈眈的大國──中國,它也認為我們是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說我們的國家和文化不存在,一如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否定),都無法置身事外。我們必須睜大眼看仔細現在發生的事,並且從中吸取經驗和教訓。

四、「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準備好,成為運作良好和堅強的國家

Fill 1
2022年3月6日,在台烏克蘭人及支持烏克蘭的台灣人,聚集在自由廣場,表達對烏克蘭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勇敢人民的支持。現場有許多民眾自製標語、旗幟,也有俄羅斯公民舉牌,表達反對戰爭,聲援烏克蘭。(攝影/陳曉威)
2022年3月6日,在台烏克蘭人及支持烏克蘭的台灣人,聚集在自由廣場,表達對烏克蘭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勇敢人民的支持。現場有許多民眾自製標語、旗幟,也有俄羅斯公民舉牌,表達反對戰爭,聲援烏克蘭。(攝影/陳曉威)

從烏克蘭身上,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國家被侵略時,會發生什麼事,我們看到敵人如何摧殘一個國家,也看到人民的勇氣和智慧,以及公民的組織能力和行動力。而在波蘭身上,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國家的人民團結幫助另一個國家(我們不要只看他們「很團結」,而是要看他們「如何」團結、用什麼方式),但也看到團結背後的分裂、不安及脆弱。

我們必須開始思考,如果是我們遇上同樣的問題⋯⋯

  • 在民眾自發性的行動過後,政府是否能夠將這些行動系統化?(現在已經看到波蘭民眾的熱情和力量逐漸捉襟見肘,如果沒有政府系統性的支持,好心民眾和志工很難撐下去)
  • 提供專業協助的律師、翻譯、志工、醫護人員可以動起來嗎?
  • 我們有準備好面對假新聞的分化嗎?
  • 我們的凝聚力是否大過內部的矛盾分歧?
  • 我們可以確保我們的經濟可以維持人民的基本生存,並且支撐軍民的抵抗嗎?
  • 我們有足夠的國際盟友可以給予支持嗎?
  • 我們能夠在災難來臨時,照顧到弱勢族群(動物、老人、女人小孩、LGBT+、東南亞移工)的需要嗎?
  • 我們有文學外譯,可以讓想支持我們的人在抗爭現場使用嗎?
  • 我們有哪些科技可以支援我們?有哪些物資?

這些問題必須現在就思考,不要等有事發生時才來想,那樣太遲了。

烏克蘭戰爭爆發後,許多人常喊「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也有人說,現在要開始鍛鍊身體、準備急難包、知道防空洞在哪裡。但是面對可能來臨的戰爭,應該準備的不只是這些。我們也需要學會判斷事實、對話、團結、知道如何組織公民、使用外交手段。所有這一切,會讓我們成為一個運作更良好、更堅強的國家。

運作良好和堅強,在災厄降臨的時刻,比其他任何時刻都來得重要。

索引
一、比疫情更可怕:侵烏戰爭喚醒波蘭人的夢魘和團結
二、當亞非難民被攻擊:種族歧視和假訊息危機
三、世界已不可逆地改變:沒有人是局外人
四、「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準備好,成為運作良好和堅強的國家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