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全紀錄

倫敦現場

一人開戰,兩國悲劇:海內外俄羅斯人的反戰聲援

2月26日倫敦的撐烏克蘭遊行現場,現場民眾手持「阻止普丁」等反戰的標語。(攝影/陳映妤)

在俄羅斯境內,反戰遊行在50多個城市遍地開花,人們冒著可能被判上最高20年刑期的風險,上街表達對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的怒吼;俄羅斯的諾貝爾獎得主、女性主義者、銀行巨頭、知名鋼琴家和西洋棋棋士等公眾人物也在海內外公開發表反戰立場。根據俄羅斯獨立人權組織OVD-Info統計,自2月24日至今,已有超過13,000位反戰示威者在俄羅斯境內被拘捕。

《報導者》特派記者在倫敦的反戰現場,採訪站出來的俄羅斯人。在他們眼裡,這一人的戰爭,為何已成「兩國人民的悲劇」。而來台多次的知名演奏家說:「人民不斷在死去,為此發聲是身而為人很基本的事⋯⋯。」

戰爭爆發第三日,在倫敦午後的唐寧街上,幾千人聚集在英國首相鮑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辦公室外,舉著反戰、支持烏克蘭的牌子,一起喊著口號,手拿著烏克蘭國花向日葵,唱著烏克蘭國歌,人群裡除了烏克蘭人,還有來自與烏克蘭同一陣線的國家,這裡頭還包括中國人、白羅斯人和俄羅斯人的身影。

「我覺得這真的是莫大的恥辱,一個糟糕至極政府的決定,和俄羅斯的民意完全背道而馳。我是俄羅斯人,我與烏克蘭人站在一起。」

32歲的博士研究生亞力桑德拉和她的伴侶出現在遊行現場,她一邊說一邊激動地掉下眼淚。她要求不要透露她的姓氏因為她的家人和朋友還在俄羅斯,「我很幸運我現在在這裡,不用擔心被捕,我可以理解在俄羅斯的人們為什麼有些人不敢上街。」

另外3位在英國讀書的俄羅斯學生,因為一個Telegram上的反戰群組中認識,一齊來到現場。

Fill 1
倫敦、俄羅斯、烏克蘭
英國倫敦,32歲的俄羅斯人亞力桑德拉和她的伴侶,出現在2月26日倫敦遊行的街頭。她舉著的牌子上寫著:「俄羅斯人不想要戰爭!普丁,放開烏克蘭!」(攝影/陳映妤)

西方經濟制裁、普丁政府各種禁令影響,不少俄人陸續離開家園

「錯了就是錯了!」念社會科學的19歲俄羅斯學生凱特說,在遊行隊伍裡高舉著一張「我是俄羅斯人,我反對戰爭」的牌子。在她一旁20歲的俄羅斯學生艾琳娜也接著說, 「我來之前,坐在家裡盯著牆壁,我在想,我在莫斯科的朋友上街(遊行抗議)被毆打,有些根本不敢出門,怕丟了工作,甚至威脅到他們的生命。我在這裡有義務要站出來。」

許多俄羅斯人和艾琳娜一樣,在俄羅斯的家人和朋友也是這場戰爭的受害者。艾琳娜的23歲男友,知道俄軍的死傷人數持續增加,擔心俄羅斯全面戒嚴,不讓適齡從軍男性離境,他已連夜逃離俄羅斯到以色列。艾琳娜在電視台工作的叔叔,在前幾日當局大規模禁播與清查媒體內容下,擔心再也沒辦法提供家庭足夠的經濟支持。而她一位本來在外國公司工作的朋友,因為跨國第三方支付平台PayPal暫停在俄國境內營運,已領不到薪水扶養他的家人,離開前往泰國。許多其他人,則是開車至芬蘭邊境,準備離開。

「我的媽媽和奶奶陷入深度的憂慮,她們只想要一件事:就是停止戰爭。」艾琳娜在遊行過後傳訊息給我們。

俄烏戰爭爆發後,世界各地的俄羅斯人,包括在國內有影響力的銀行家、資本家、科學家等紛紛站出來反對普京單方的全面開戰,目前已有超過7,000位俄羅斯學者簽了反戰連署。俄羅斯兩名億萬富翁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以及弗里德曼(Mikhail Fridman)也向普丁喊話,希望能即刻停止對烏克蘭的入侵,並稱這場戰爭是「兩國人民的悲劇」。

曾經來過台北、高雄表演數十次的俄羅斯知名鋼琴家瓦洛金(Alexei Volodin)也向《報導者》表達,他過去從未對政治公開表態,但這次他在Facebook上強力譴責普丁發動戰爭

「我沒有辦法再沉默,這已經不是政治問題,是有人民不斷在死去,為此發聲是身而為人很基本的事。」

拘捕、毆打、威脅,止不住俄羅斯境內的反戰遊行

而在俄羅斯境內,有至少50個大小城市持續發起反戰遊行,根據OVD-Info統計,有超過13,000人在2月24日後因參與反戰遊行遭到拘捕,其中包括在烏克蘭駐俄大使館前拿著反戰牌子、獻上花束的孩子。在俄羅斯公開集會遊行,可能會面臨高達20年的刑期。

「這是一場自殺式的抗爭,人民可能已經感覺到這或許是他們最後一次上街,」28歲的蘿絲曼 (Ella Rossman) 說。她是俄羅斯組織「女性主義反戰抵抗」 (Feminist Anti-War Resistance) 的其一核心成員。

蘿絲曼是一名女性主義者、也是研究俄羅斯性別歷史的學者,她出生於莫斯科河畔的舒科夫斯基市,過去8年在莫斯科生活,直到2021年才離開俄羅斯。2月24日戰爭爆發後,對她來說是非常震驚:「我們以為普丁只是要向西方展示他的權力罷了,真的沒有人想到他真的會入侵烏克蘭。」

她與分布在國內外的9名俄羅斯女性主義倡議者,在2天內決定共同組織反戰行動「女性主義反戰抵抗」,還在國內的成員成為俄羅斯境內最開始主動反對普丁攻打烏克蘭的團體之一。她們號召俄羅斯各地超過45個草根女性主義團體上街,以及在各個城市張貼反戰傳單和海報。她們發表反戰聯合宣言,希望世界各地女性主義者能和加入她們,一起要求普丁收手。其中一段寫道:

「身為俄羅斯公民和女性主義者,我們嚴厲譴責這場戰爭。女性主義作為一股政治勢力,絕對不會站在侵略戰爭與軍事佔領的那一方。俄羅斯的女性主義運動是為了弱勢的群體而奮戰,並努力創造一個沒有任何暴力與軍事衝突,擁有平等機會與可能性的正義社會。」

3月6日,她們再次與其他草根團體組織起反戰運動。首先在近萬人的Telegram群組裡發布響應反戰遊行的方式,但不提供細節,也不直接與各個組織聯繫,藉此降低風險。各城市的團體自行透過封閉的小群組,各自組織,決定他們的行動。

「像是一個城市裡,一小批人會先聚集,當警察來了,就跑!可能一些人被抓,其他會到約定躲藏的地方,然後其他群組會在其他地點再出現。像這樣,很流暢的接續,」蘿絲曼描述她們的策略。這樣快速而強大的號召力,組織也很快成為俄羅斯當局鎖定的目標。與蘿絲曼約訪前一天,3名參與反戰活動的女性主義者被逮捕,其中2位是她組織中的成員。

「警察通常會在清晨到住處突襲,破壞你的家門,搜查你家,然後逮捕你。我們其中一位成員,她說她在睡夢中因為家門被撬開的聲音而驚醒,她竟然用電腦放俄羅斯國歌,她在被逮捕時刻意放超大聲,有夠勇敢,」蘿斯曼說。

這3位女性主義者被以「不實通報地雷與炸彈」為由遭俄羅斯當局逮捕(註)
當局說她們打電話給警察,謊報地雷或是炸彈的位置,結果沒有。
,蘿絲曼解釋,這個無中生有的指控,在俄羅斯是屬於刑事犯罪,也就是說她們直接被視為潛在的犯罪分子。「很明顯就是個謊言,他們要鎖定的就是反戰的倡議人士,只是找一個理由逮捕你。」組織裡還在俄羅斯境內的其他成員,目前也已暫時離開家躲避警察的追捕。蘿絲曼在海外,也會在網路上收到不明人士傳的死亡威脅的訊息。

這不是俄羅斯近年第一次針對遊行的大規模拘捕。2012年俄羅斯最有影響力的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發起了全國性的反政府示威遊行,要求選舉舞弊的普丁下台,數萬民眾在50多個城市與警察爆發劇烈衝突,多位反對派領袖包括納瓦尼在內被捕,該次示威在當時被視為是蘇聯解體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也從那之後,當局更加嚴厲執行示威禁令。

Fill 1
烏克蘭、俄羅斯、聖彼得堡、鎮壓
2月27日,在俄羅斯聖彼得堡中央廣場,大批警力拘捕反對俄國入侵烏克蘭的示威者。(攝影/AFP/Sergei MIKHAILICHENKO)

2020年,俄羅斯聯邦安全局派人在納瓦尼的衣物下毒,他在醫治後仍選擇回國,2021年1月在機場直接被俄羅斯當局逮捕入獄,並判了終身監禁。支持納瓦尼的示威者再次上街表達憤怒,要求釋放納瓦尼。該次造成超過1萬人被捕,其中20幾位被判刑,上千位被要求繳交高額罰鍰。而媒體言論的空間也再遭擠壓。

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當天,納瓦尼在聽證會上用錄影方式向世界表達他堅決反對這場戰爭。知名政治社會學家尤丁(Grigory Yudin),在2月底參與反戰遊行時遭警察毆打至失去意識並短暫住院。被釋放後他接受俄國獨立媒體《Meduza》訪問時說:「你可能被打到腦震盪,可能被拘留過夜被要求脫下內褲(檢查),你可能會被起訴,目前不排除很快會因此被判20年甚至是死刑。這些情況下,這次上街的人數,一點都不少。」而他相信,即使冒著這樣的風險,人數還是會繼續增加。

軍事等級的資訊審查:外媒全封,獨媒被關,「違規」言論最高囚15年

然而在2月28日3月3日俄羅斯兩家親政府的民調機構
第一家VTsIOM是國家所有,第二家FOM主要客戶為總統府。
分別發表俄羅斯民眾對普丁對烏克蘭發動「特殊軍事行動」的看法,其中仍有超過60%的人表達支持。英國艾希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鑽研量化社會學的教授貝蘇德諾夫(Alexey Bessudnov)特別針對這兩份民調分析,除了提出問卷本身的「用字」影響了結果(註)
民調問題是詢問民眾對俄羅斯的「特別軍事行動」──亦即官方指定用語──所抱持的看法,而非俄羅斯「派遣部隊」、「入侵」或「發動戰爭」等字眼。且民調是在2月25日到2月27日之間做的訪問,民眾的態度也可能已經改變。此民調是以電話調查,民眾也可能為保護自己的安全選擇不表達反戰的看法。
之外,民調數字仍反映了「在國內至少有上百萬人反對這場戰爭,在大城市、不看電視都從社交媒體上獲得資訊的年輕人是大多數」。他在英國與我們連線,告訴我們他認為,這已經足夠讓政府有一定程度的壓力。

即使兩份民調報告也顯示,看傳統媒體的俄羅斯長輩們受俄羅斯外宣影響,大多是支持普丁,但俄羅斯當局在戰爭爆發後,不只封鎖境內使用Facebook、Twitter等年輕人獲取戰爭資訊的主要社交平台,像是《BBC》、《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等外國媒體在境內播放也被封鎖。數十家俄羅斯電台、電視台和多個獨立媒體也被迫關閉,當局指控他們散播極端言論,及有關俄羅斯軍隊的不實謠言。

3月4日,俄羅斯議會通過一項法律,規定發表與國家宣傳相抵觸、有關俄羅斯對烏克蘭「軍事行動」的內容,最高可被判15年監禁。「跟2021年比起來,俄羅斯這次祭出的是軍事等級的資訊審查,」貝蘇德諾夫說。

諷刺的是,俄羅斯副總理切爾努申科(Dmitry Chernyshenko)利用《俄新社》(Sputnik)的Telegram頻道宣布推出一個新平台叫「我們解釋(We Explain)」,來打擊社交媒體上「龐大的假訊息」。

一場俄羅斯境內的媒體之爭在平行時空下展開。貝蘇德諾夫形容2月24日後,每隔一天對言論的管控程度都更加嚴重。「我不敢說普丁慌了,但現在的局面鐵定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貝蘇德諾夫說。

60%裡那些可能被強迫支持的人們

「 有這樣一大部分的人,可能是被迫支持的,在這麼重大的災難發生時,他們只想完全和這件事情隔絕,心理上沒有準備好要怎麼應對,很難相信是真的、相信是自己的國家幹了這種事,」在倫敦的26歲俄羅斯人斯特凡夫(​Denis Stefanv)說,他是在倫敦發起俄羅斯反戰行動的召集人之一,他從2020年就開始發起支持納瓦尼的各項反政府行動。

這次他也快速與夥伴成立Telegram群組,集結在英國的俄羅斯人勢力,定期組織到俄羅斯大使館外的遊行,募集物資和款項到烏克蘭,也在群內隨時分享克里姆林宮不希望被民眾看到的訊息,包括與俄國官方資訊相左的俄軍死傷人數統計、烏克蘭境內俄軍轟炸平民的慘況,和世界各地支持烏克蘭的遊行現場等。

群內其中一個影片,是在俄羅斯的《自由歐洲電台》(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 RFE/RL)
在3月5日已宣布被迫暫停在俄羅斯的營運
記者,街訪人民、給他們看烏克蘭境內戰爭的影片,幾位中年婦女驚恐地說不出話,其中一位丟下一句「普丁不可能做那種事」後,憤而離去。

另一個影片,是在瑞典家具品牌IKEA宣布結束在俄羅斯的所有營運前一日,店裡面人們搶著各種家具,大排長龍。

各國的經濟制裁讓俄羅斯快速陷入經濟危機。​美國最大的金融服務機構摩根大通集團​(JPMorgan Chase & Co.),在2月28日預估俄羅斯的經濟在第二季將收縮20%,通膨率預估在年底達到10%。而根據多個俄羅斯媒體的報導,該國的街頭、超市,已經出現屯糧搶食的現象,人民也開始出逃到其他國家,擔心有更壞的情況。

「普丁在做的是策略性地毀了俄羅斯的中產階級。經濟蕭條到一定程度後,人們就是想著明天的食物在哪裡,要怎麼存活。從家裡去工廠工作12小時再回家。坐在客廳看著國家的大外宣,然後吃晚餐,上床睡覺。」

但斯特凡夫相信,他們這群海內外俄羅斯人在做的事情是有意義的。「我們希望可以終止戰爭,換來和平,我們已經對政府大外宣筋疲力盡,我們會持續分享資訊,讓真相傳播出去,繼續支持獨立媒體,支持反對派的領袖。希望能在不久的將來,完全地拉下普丁。」

「我是俄羅斯人,我以身為俄羅斯人感到驕傲。而這與普丁毫不相干。」

Fill 1
倫敦、普丁、烏克蘭、遊行
上千位來自世界各地的示威者出現在2月26日倫敦的反戰遊行現場,一位小朋友舉著普丁吐毒蛇圖樣立牌,跟著群眾喊著停止戰爭。(攝影/陳映妤)

註:基於安全考量,俄羅斯學生們(包含亞力桑德拉、凱特和艾琳娜)因仍有家人在俄羅斯,只提供名字,未提供姓氏。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