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台灣COVID-19第二役

休巿免談、人員進出零管控、打疫苗和篩檢有黑數

被冷藏的疫情熱區──揭開北農群聚風暴,大到追不了的隱形傳播鏈

疫情下的北農第二果菜市場的拍賣實況,人潮難以保持社交距離。(攝影/楊子磊)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北農)是全台唯一具有中央股份的果菜批發巿場,由農委會、北市府、農會、販運商共同持股,歷來北農人事改選往往牽動各方勢力權鬥,全力搶奪經營權;然而,COVID-19(又稱新冠肺炎、武漢肺炎)下,每日人流數萬、運輸鏈串連南北的北農批發巿場,第一巿場就位於5月中社區疫情大熱區的萬華,5月12日亦爆出第一起案例,竟淪防疫「三不管」地帶:人員進出零管控、未設篩檢站、疫苗接種排不上、提議休巿消毒也被否決。

截至6月24日,北農旗下一、二市已有65名相關工作者確診,距一市5分鐘車程的環南綜合市場也累積25例確診。《報導者》連日進入一、二巿訪查發現,這起已悶燒月餘的群聚疫情,北農至今仍無法掌握進出拍賣市場的確切人員身分和數量,甚至從產地來的卸貨工人都沒有確實量體溫、實聯制;備援的二市相關工作人員,仍和一市工作者一起混雜排隊在萬華快篩。從內部人員管控不良,到拍賣市場間交叉感染,北農漏接運輸業者危及全台產地,讓隱形傳播鏈一層層外擴。

6月21日早上9點多,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帶隊,與台北農產運銷公司董事長黃向羣、總經理翁震炘等20多人浩浩蕩蕩,來到台北第一果菜批發市場(俗稱一市)視察快篩站地點時,大門右手邊排著一台台來自全台各地的菜車,等著下午3點半進場卸貨。當天北市府宣布,在北農場內工作的4,790人
北農祕書路全利表示,4,790人包含北農所有員工581人、有申請的承銷人(一市約2,200人,二市800人)、助理承銷人、送貨員(拖工)、外包的卸貨員、外包的清潔工,但不包含頻繁進出場內外的攤商、承銷人幫手等等。
全都可以打疫苗,並信誓旦旦保證5月中就嚴格管控進出人員量體溫、實聯制、噴酒精。

然而《報導者》記者當天早上和深夜都在北農現場觀察,並實際訪問貨車司機,卻發現警衛僅請司機開門量額溫、實聯制,車上其他從產地來協助卸貨的工人,沒有進場管理和消毒措施,北農根本完全沒有掌控實際的進出者,也無法透過實聯制發簡訊警示,遑論一旦確診要如何匡列,指揮中心要求北農提出貨運司機和卸貨工名單,但北農從未清查過。從門口就開始失守,正是過去一個月北農防疫的寫照。

Fill 1
北農第一果菜市場大門外,載運農產的大卡車排列等候進場。(攝影/許𦱀倩)
北農第一果菜市場大門外,載運農產的大卡車排列等候進場。(攝影/許𦱀倩)

送貨司機:5月中就聽說有疫情,但進出北農卻「零管制」

一巿是全台最大果菜拍賣市場,位於北市萬華區,每天平均成交量約1,600噸,位在中山區民族東路的第二果菜批發市場(濱江果菜市場,俗稱二市)約670噸。黃向羣指出,包括裡面的工作者和一般消費者,一市每天平均進出2.5萬人次,假日3萬人次,疫情後一市下降到1.6萬人次,二市則從1萬人次下降到5千人次,兩市場六、日會再增加1、2千人。

一巿正位於北巿5月中爆發嚴重社區感染的萬華區,每日進出人潮如此龐大,農委會和台北巿政府,竟沒有任何單位進行疫調和篩檢工作清查與防範。果菜批發市場的中央主管機關是農委會,地方主管機關是縣市政府,北農總經理翁震炘是農委會由農金局借調而來為實際營運者,但董事長黃向羣則是由北市府任命。面對北巿嚴峻的社區疫情,兩個上級單位竟都讓北巿每天最大群聚地、運輸輻射範圍最廣的果菜巿場成了「防疫化外之地」。

北農5月12日出現第一例確診,到6月22日累計已有20名員工、18名在一市、二市工作的承銷商、拖工等確診,另有7名二市派遣工包裝員確診。23日和24日再公布20人確診,目前總計65人,其中40人住新北市、23人住台北市、2人住基隆。但進出果菜市場的上萬名工作者都被矇在鼓裡,直到市場內的工作者接二連三跟議員投訴,6月端午連假整體疫情才曝光。6月21日北市府設置快篩站後,4天內4,933人快篩15人陽性,其中4人PCR確診。

「我們進場,一直都只有司機掃QR Code、量體溫。」住在嘉義的大貨車司機阿明(化名),每天傍晚會開著17噸的大卡車,從嘉義載水果北上一市。阿明不只載蔬果,也要負責卸貨,通常他會在產地找好1、2位卸貨工人來協助,業界俗稱「捆工」,結束後再原路載回。相較北農員工、承銷人活動足跡多半在大台北地區,這些貨運司機和捆工南來北往,接觸高齡長者居多的農村,影響層面比其他拍賣市場工作者都高。

「我們是邊緣人,第一波篩檢、打疫苗都沒份」

阿明說,萬華疫情爆發以來,從沒有被任何單位通知篩檢過,5月中時就聽同行說拍賣市場有疫情,但北農從未說明,「我們只能看新聞。」北農也沒有管制哪些車輛才能進來,捆工入場更連實聯制都不用。

雖然大多數產地司機和捆工在正式拍賣前就進場卸貨,群聚人數較少,但他們動輒搬運上百箱2、30公斤的蔬果,打赤膊是家常便飯,口罩不到半小時就被汗水溽濕,工作中也無法時時消毒雙手;若當天到貨量較多,卸貨時間拉長,便會和凌晨1點多進場的上千位承銷人共處同一空間,讓原本就只有5.26公頃的市場擠得水泄不通。

北農不透明的防疫作為讓產地司機和捆工人心惶惶,只能想辦法自保。一名從南投來的捆工,一邊揮汗卸下貨車上的紅龍果,一邊對《報導者》記者氣憤表示,現在送貨途中連買便當都不敢,一路餓肚子開回南投,回家直衝廁所洗澡,第一波篩檢、打疫苗通通沒份,他和司機不約而同說:「我們是邊緣人。」

Fill 1
來自各產地的司機和捆工正在卸貨。5月中疫情爆發時,他們沒有被疫調、篩檢,至今北農和農委會也無法完全掌握進出市場的名單。(攝影/楊子磊)
來自各產地的司機和捆工正在卸貨。5月中疫情爆發時,他們沒有被疫調、篩檢,至今北農和農委會也無法完全掌握進出市場的名單。(攝影/楊子磊)

農會供銷人員:每個果菜運輸司機,都可能曾載貨到北農

全台空心菜產量冠軍的嘉義新港農會,主要流向就是一市拍賣,跟新港農會配合的貨運司機和捆工大約有15~20人,供銷部主任陳銘仁表示,他們不只承接新港農會工作,還會到其他合作農場載貨,除了送貨到北農,還到台中、桃園,以及新北板橋、三重的果菜市場,司機要輪休,每個司機都可能載貨到北農。「貨車司機和捆工要納為疫苗優先接種對象,否則全台灣可能因此擴散病毒。」

有些縣市意識到危機,緊急追查曾去過北農的貨車司機和捆工。高雄市22日成立「北農防疫專案」,篩檢150人,目前結果皆為陰性。高雄市長陳其邁在當日記者會上直言北市府沒有及時通知其他縣市,若5天算一個週期,慢了20天,一個個案就會演變成625個,「我非常、非常、非常擔心雙北的疫調。」

指揮中心最新定調:司機和捆工要造冊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23日凌晨與衛福部長陳時中巡視一市、二市、三重、板橋果菜市場時指出,指揮中心評估讓貨車司機和隨車捆工打疫苗,因他們停留在市場的時間比較短,因此篩檢、疫調和疫苗的施打將在居住縣市執行,責成北農及新北農產運銷公司造冊提供給指揮中心。

不過北農和農委會從未掌握這些人的名單,車輛過磅時也只有留下車輛資料,沒有人員名字,一名拍賣場的第一線北農員工就坦言,根本沒辦法掌握從各產地來的司機和搬運工,「今天是這家送,明天就換人,只能由產地篩檢、造冊。」他更不滿透露,去年(2020)內部曾討論市場若有人確診要停工,現在卻都當作沒看到。

農委會副主委陳駿季坦言,大約可以掌握8~9成固定在跑的司機和捆工,但少部分是產地臨時叫車送貨,這1成多的人比較難掌握,仍在估算人數。

Fill 1
進入北農果菜市場的卡車駕駛來自全台各地,有些在固定的貨運行工作,有些則是論件、論趟計酬。(攝影/許𦱀倩)
進入北農果菜市場的卡車駕駛來自全台各地,有些在固定的貨運行工作,有些則是論件、論趟計酬。(攝影/許𦱀倩)

隱形傳播黑數:無法掌握的流動攤販、捆工、拖工、逃跑移工

拍賣市場的出入人員身分眾多,包括下午3點半後進場的產地運輸司機和捆工,由人力公司派遣的卸貨工,凌晨1點開始核對進貨明細的北農理貨員,凌晨3點多主持拍賣的北農拍賣員,向北農申請取得喊價資格的承銷人,協助承銷人載貨的送貨員(俗稱拖工),由人力公司派遣的清潔工,以及各種前來和承銷人買蔬果的批發商、攤販、餐廳採購業者,一般民眾也可以進出。

此外,大貨車排隊卸貨時必須顧車,許多司機和捆工的飲食仰賴俗稱「小蜜蜂」的流動攤販,在大門口車道和卸貨區附近,經常會看到騎著機車,後座載著保麗龍箱的小蜜蜂,掂起腳尖,為固守駕駛座的司機送上便當和冷飲,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被遺漏的黑數有多少?北農、農委會都說不清楚。司機和捆工許多人是農保身分、自營工作者,更有人連身分證都沒有。一位農產運輸業主管表示,這行是領現金,論趟或載運的件數計酬,中南部從事這行者有些是社會底層、甚至失聯移工,可能不敢去篩檢,政府應該要趕緊出來承諾,抓到違法者、失聯移工不會送辦,協助這些人出來篩檢。

另一個無法掌握的是拖工。如果說拍賣員和承銷人是拍賣市場的心臟,拖工就是遍布整個巿場的血管,他們協助將承銷人拍下的貨堆上電動拖車,送到承銷人攤位或貨車,換取一箱6元~10元的微薄報酬。

Fill 1
北農第二果菜市場內駕駛電動拖車的拖工,他們的工作是論件計酬,搬運一箱蔬果約6~10元(照片非文中當事人)。(攝影/楊子磊)
北農第二果菜市場內駕駛電動拖車的拖工,他們的工作是論件計酬,搬運一箱蔬果約6~10元(照片非文中當事人)。(攝影/楊子磊)

北農22日提供一份4,790人疫苗名單給台北市府,北市府強調這份名單包含北農所有工作人員,但北農祕書路全利表示,這些人僅包含北農所有員工581人、有申請的承銷人(一市約2,200人,二市800人)、助理承銷人、送貨員(拖工)、外包的卸貨員、外包的清潔工,但不包含頻繁進出場內外的攤商、承銷人幫手等等。

不過,有些拖工合法向北農繳交管理費,申請電動車牌照,也有些是自營、承銷人聘僱,用沒有動力的拖車進場拉貨,北農無法掌握人數。另一位拖工也私下表示,自己是跟有牌的拖工承租這輛車,疫情期間蔬果買氣下滑,許多拖工都轉租,造冊名單不一定是實際進場的人。

有承銷人直言,一個牌照包含許多工作人員,有些是全家大小一起帶來工作,這些人不會在北農的名單上。到底這份名單內各類別的人數有多少、不在名單上的人又有多少?北農不願提供數字,路全利表示,對於接種疫苗的造冊名單,北農「有聽到不同聲音」,所有意見都會納入參考。

台北市蔬菜公會:曾建議休市消毒,遭農委會、北農雙雙拒絕

台北一、二市,跟新北管轄的三重(俗稱三市)、板橋果菜市場的距離半徑都在10公里內。前北農祕書、《水果政治學》作者焦鈞解釋,一市、二市、三市主要提供蔬果給北部700萬人口,接近三分之一台灣人口,三個市場猶如命運共同體。陳吉仲在5月中接受媒體專訪時指出,若一市出問題暫停營業,會由二市支援,延長交易時間,若兩個都有問題,還有新北的果菜市場可以調度。

一市拍賣場在5月爆發疫情,二市則是6月發生包裝派遣工、營業部員工群聚感染,但兩個市場間的人流、車流,在發生疫情後並未嚴格分流、消毒,產地來的貨車司機在一、二市間流動卸貨,卻沒有任何車輛消毒措施。許多產地農會也表示,從去年爆發疫情以來,農委會沒有和產地溝通過批發市場停擺的沙盤推演,僅發文請產地注意清潔衛生。

台北市蔬菜公會理事長林長平表示,過去一週調查旗下1,000多位承銷人,9成5以上的人同意批發市場拍賣場、零批場可以暫時休市,清空消毒,公會也在上週即發函給北農與市府,希望啟動應變措施,新增週四休市一天,但被農委會和北農拒絕。

Fill 1
北農第一市場週一例行休市的情景,攤販間的距離近,每攤至少2、3人一起工作。(攝影/楊子磊)
北農第一市場週一例行休市的情景,攤販間的距離近,每攤至少2、3人一起工作。(攝影/楊子磊)

陳駿季22日接受《報導者》訪問一再強調,休市對產地影響大,目前沒考慮,希望媒體不要一直談休市,會讓產地有心人士藉此壓價,若疫情到了要休市的地步,「疾管署會有專業判斷。」

3年前(2018),春節後市場買氣疲弱,蔬果因天氣回暖產量上升,又遇到初九天公生和傳統休市日,北農連休3日,開市後蔬果爆量,賣價直直落,當時引爆一場台北市政府、農委會互摃的政治風暴。「休巿」在蔬果產銷和政治責任上,都成為最敏感的一條神經。

不過目前休市的決定權在北市府,但市長柯文哲這次多次強調,北農群聚是「小危險」,休市是「過猶不及」,認為北農疫情由北市府處理即可。但北市府從疫情爆發到浮上檯面,都沒有為兩個市場築起防火牆。

遲到的快篩站:陰性證明才能入場,各巿場卻不同調

指揮中心和北市府21日定調,24日凌晨起,所有進入一、二市的人都要持快篩陰性證明,但僅在一市附近的萬大國小設快篩站,二市工作者必須自己抽時間去篩檢,或是等待市府派車前往聯合醫院仁愛、中興院區。

Fill 1
台北市政府為篩檢北農公司及相關人員,於萬大國小設立專門篩檢站。(攝影/許𦱀倩)
台北市政府為篩檢北農公司及相關人員,於萬大國小設立專門篩檢站。(攝影/許𦱀倩)

《報導者》記者在22日凌晨進入二市,每隔兩、三步就看到二市工作者聚在一起討論要去哪裡快篩,不少人說要去一市的篩檢站,或者回新北住家附近的醫院,甚至有人打算花1千多元買居家快篩試劑;也有貨運司機因為上工時間難以配合篩檢站,自費1千元到醫院快篩。

一名拖工疑惑表示,二市4、5樓明明有閒置的停車場,為何不設快篩站?「簡直把我們當次等公民。」事實上,指揮中心也建議採檢站一定要就近建立,提升方便性和意願;直到23日,北市府眼見來不及篩檢完所有工作者,才緊急在二市4樓設站,但期間有多少二市人員流通到萬華篩檢,數量不得而知。

Fill 1
同樣位於萬華,距離第一果菜市場不遠的環南綜合市場,以家禽批發為主,目前累積25例確診。(攝影/余志偉)
同樣位於萬華,距離第一果菜市場不遠的環南綜合市場,以家禽批發為主,目前累積25例確診。(攝影/余志偉)

萬華是大台北人飲食心臟,除了供應蔬果,因應市場改建而臨時搬遷的台北市魚類批發市場(萬大路魚市),就設在一市不到500公尺處,以家禽批發為主的「環南市場」離一市也僅有5分鐘車程。北市議員許淑華揭露,環南市場5月25日就有3人確診,至今已累積25人,但這兩個市場僅需實聯制、量體溫。魚市員工透露,許多人進北農買完菜後會順路買魚,「魚市沒有全面篩檢,不用陰性篩檢證明就能進來,我也很怕。」

陳駿季則表示,快篩陰性證明進場只針對雙北4個果菜市場,農委會正在研擬其餘地區是否比照雙北。

聯合國一年前就提出參考指引,建議延長批發市場營業時間、分散人潮

降載、分艙分流是台灣過去控制疫情的利器,但一市在1974年啟用,原先設定的吞吐量是每日600噸,現在早已超過一倍;即便疫情期間到貨量減少,實際走訪一、二市,人潮仍摩肩擦踵,拍賣時間一到,承銷人紛紛擠到拍賣台前,無法保持社交距離,拍賣員僅有簡單的醫療口罩,沒有護目鏡或面罩。許多承銷人和北農員工都說,根本不可能分流。

然而,過去一年,美國、日本都曾爆發批發市場群聚感染,相較於北農消極的防疫方式,國際上早就建立防範機制。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在2020年6月15日就公布了一份批發市場的防疫指引,從空間、人流、車流各方面著手防疫,例如消毒進出場的車輛;南非的茲瓦尼(Tshwane)市場明確劃定了場內的高風險區,不管是消費者、承銷人或是搬運工等,特定時間進入市場的人數都有所限制。這份指引也建議延長市場營業時間,避免出現短期壅塞的情形,有效分散人流物流。

一名運輸業者指出,台灣的畜牧產業為了防止車輛傳播病毒,進場前會先消毒車輛,蔬果產業應該比照辦理,並且劃分清潔區、汙染區,規劃人流、物流動線,「這不只是農業單位的事,衛福部要擬定批發市場清潔消毒規範,交通部則針對車輛載具。」

聯合國糧農組織針對批發市場的防疫建議方向
  1. 市場內拍賣交易區與販售區應有所區別,並且強制保持社交距離。
  2. 市場應嚴格控管員工與場內工人的輪班順序,以減少市場工作區域遭遇廣泛的感染。
  3. 擬定應變計畫,例如在葡萄牙,市場內的每家貿易公司(無論其規模、營業額或員工人數如何,或是當地衛生單位有哪些衛生指引),都必須要準備自己的應變計劃,提前為各項狀況做好準備。
  4. 嚴格出入控管,發放通行證(例如電子通行證)給市場貿易商、工人和運輸商、入場卸貨的卡車與一般車輛等,對車輛消毒。
  5. 可以考慮限制消費者不得進入較為敏感的區域,如倉庫、穀倉等,避免食物存放處遭到感染。
  6. 定期清運垃圾並確保排水系統運作正常。
  7. 延長市場營業時間,避免市場出現短期壅塞情形,分散人流物流。

能否試辦「預約交易」?

焦鈞則建議,拍賣市場可以提高「預約交易」的比例,消弭現場拍賣人流雜沓所帶來的風險。預約交易是由承銷人至少在交易前兩日,向拍賣員遞交「預約訂購單」,單上需載明訂購者、交易日期、產品名稱、品種、等級、規格、包裝方式、箱重、訂購數量及價格等。預約訂購單收受後,拍賣員會以電話、傳真、LINE或其他方式聯繫供應人,經供應人確認、同意交易價格後交易生效,供貨方即於指定交易日期供貨,完成交易程序,貨品即可搬離預約交易區,不需要再透過現場拍賣。

高雄市美濃區農會在4月即看到疫情風險,試行了預約交易。供銷部主任鍾雅倫表示,當時是為了防範疫情影響拍賣交易,想測試預約交易的出貨流程、物流、金流怎麼跑,一共賣出了800箱木瓜,結果相當成功,未來會繼續嘗試,不過預約交易非常考驗產地的集貨能力,農會必須有完善的分級包裝能力,農民也要努力符合規格要求,目前在台灣仍不是常態。

黃向羣23日陪同柯文哲視察一市時,當場允諾會積極輔導農民預約交易,但相關的輔導或獎勵方法仍未公布。

北農疫情爆發逾月,北巿未上傳疫調足跡,指揮中心將立跨縣巿資訊平台

Fill 1
新北市於6月22日在三重果菜市場(三市)內設立快篩站,全面篩檢市場工作人員。(攝影/陳曉威)
新北市於6月22日在三重果菜市場(三市)內設立快篩站,全面篩檢市場工作人員。(攝影/陳曉威)

21日,柯文哲對北農事件強調要「暴力性處理」,與其週週快篩,不如直接打疫苗。不過疫苗接種後必須要14天才會生效,施打完仍可能染疫。當日,陳時中接著在疫情記者會中提醒,疫苗不是治療藥物,不能當作現階段控制疫情的方式,還是要做好篩檢、匡列、相關疫調。

連日北農疫情持續擴大,指揮中心、農委會和北巿府在補強疫調、擴大快篩和疫苗防疫不斷駁火交戰。必須負責疫調的台北巿府,被爆出根本沒有上傳確診者足跡。我們點閱疾管署的「各縣市確診個案公共場所活動史」,台北市的欄位寫著「暫無資料」,疾管署副署長、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受訪時證實,台北市政府的確一直沒有上傳確診者足跡,在過去爆發案例較多時,有些地方政府疫調可能來不及做。

23日晚間,柯文哲和農委會、指揮中心共同開會後,達成「縣巿聯防」的共識,將以身分證字號為基礎,建立資料庫,讓疫調資訊成為跨縣市共同資訊,避免彼此資訊落差造成防疫破口。莊人祥也表示,會成立跨縣市資訊整合平台,掌握果菜市場的員工居住地及工作地等資訊。

台灣大學公衛學院教授陳秀熙提醒,北農群聚感染已有一段時間,要追回感染源有點困難,現階段接受篩檢的,可能是已經在名冊上的人。要如何抓出隱形黑數?他建議一定要跨縣市合作,「不要當作一個縣市的事,要看到農產運銷的產業鏈」,例如北北基桃應形成聯合快篩監測機制,產地也要滾動式、不定期稽查,讓不在名冊上的產業人員有機會被篩出來。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