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南鐵東移下的公私權戰役

再看她一眼:消失的激情與地景,沒入時光的南鐵抗爭

2021年8月21日晚間,鐵道局工人以圍籬將開元陸橋旁的黃春香住家徹底包圍。(攝影/楊子磊)

2021年9月8日,黃春香終於返回自己被徵收而拆毀一半的住家。半個多月前,交通部鐵道局中部工程處第三度強拆南鐵最後抗爭戶黃春香家。拂曉中約60名聲援者的吶喊與黃春香的眼淚,擋不住警方強力破門,長達近10年的台南鐵路地下化引發的迫遷、開發爭議,終沒入寂靜。

城巿新的一天依然規律展開。預計2026年,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正式完工,現代化的都巿將把舊的瘡疤緊緊縫合。《報導者》攝影記者8年前開始接觸這場抗爭,沒料想竟目睹一場台灣最漫長的公、私權對抗8年間,從政策轉折到拆遷者、聲援者起落,鐵道邊的老社區未來勢將成一則都巿傳說,我們重新整理這一場抗爭影像紀錄,為都巿轉型的陣痛留存永恆的證據與記憶。

2012|號角響起

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2009年9月由原軌案大轉彎為東移案後,沿線土地也由「暫時租用」變成「永久徵收」。2012年8月,不願被徵收的323戶居民組成「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

2013年8月14日,自救會成員北上,與南鐵居住正義青年小組等民間團體,共同於民進黨中央黨部召開記者會,這一場抗爭自此升溫,一路走了長達8年,許多年紀較大的居民最後因健康因素而退出。

Fill 1
2013年8月14日,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南鐵居住正義青年小組、台南市促進鐵路地下化合憲正義協會等民間團體共同於民進黨中央黨部召開記者會,呼籲黨中央不要提名時任台南市長賴清德參選連任。(攝影/楊子磊)
2013年8月14日,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南鐵居住正義青年小組、台南市促進鐵路地下化合憲正義協會等民間團體共同於民進黨中央黨部召開記者會,呼籲黨中央不要提名時任台南市長賴清德參選連任。(攝影/楊子磊)
Fill 1
現場民眾希望時任民進黨黨主席的蘇貞昌出面給予回應,當時的中央黨部副祕書長林育生(右二)僅一再表示黨主席目前正在開會。(攝影/楊子磊)
現場民眾希望時任民進黨黨主席的蘇貞昌出面給予回應,當時的中央黨部副祕書長林育生(右二)僅一再表示黨主席目前正在開會。(攝影/楊子磊)
Fill 1
民眾於大廳久候多時,仍不見黨主席蘇貞昌出面對鐵路東移之迫遷問題表態,於是決定上樓前往中央黨部,過程中遭到民進黨糾察的攔阻,一度爆發推擠衝突。(攝影/楊子磊)
民眾於大廳久候多時,仍不見黨主席蘇貞昌出面對鐵路東移之迫遷問題表態,於是決定上樓前往中央黨部,過程中遭到民進黨糾察的攔阻,一度爆發推擠衝突。(攝影/楊子磊)
Fill 1
當陳情民眾終於得到允許,順利來到民進黨中央黨部所在的10樓後,卻見黨部大門上了鎖,完全不讓任何一個試圖表達訴求的民眾進入。(攝影/楊子磊)
當陳情民眾終於得到允許,順利來到民進黨中央黨部所在的10樓後,卻見黨部大門上了鎖,完全不讓任何一個試圖表達訴求的民眾進入。(攝影/楊子磊)
Fill 1
一名反南鐵東移自救會的成員同時亦為民進黨的資深黨員,他見民進黨黨部大門深鎖,派出的代表遲遲不願正面回應民眾訴求,當下燒毀自己的黨證。(攝影/楊子磊)
一名反南鐵東移自救會的成員同時亦為民進黨的資深黨員,他見民進黨黨部大門深鎖,派出的代表遲遲不願正面回應民眾訴求,當下燒毀自己的黨證。(攝影/楊子磊)

2019|誓死捍衛

隨著南鐵安置宅的落成,部分反對戶妥協搬離,鐵道地下化工程也開始進行,拆除沿線民宅,再度引發居民誓死捍衛的衝突。這一階段,反對戶抗爭白熱化,當時的火車進出台南站,皆可看見沿線居民紛紛在住家外牆貼上抗議布條;如今,已化為城巿的塵埃。

Fill 1
2019年4月6日,青年路南側鐵路沿線正在清拆的房舍。(攝影/楊子磊)
2019年4月6日,青年路南側鐵路沿線正在清拆的房舍。(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19年4月6日,台南市青年路的平交道旁仍可見到大幅的反對鐵路東移看板。(攝影/楊子磊)
2019年4月6日,台南市青年路的平交道旁仍可見到大幅的反對鐵路東移看板。(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19年4月6日,從一輛北上的區間車往外看,鐵路沿線住民懸掛的標語十分顯眼。(攝影/楊子磊)
2019年4月6日,從一輛北上的區間車往外看,鐵路沿線住民懸掛的標語十分顯眼。(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19年5月4日,鐵路沿線部分房屋已遭拆除。(攝影/曹馥年)
2019年5月4日,鐵路沿線部分房屋已遭拆除。(攝影/曹馥年)
Fill 1
2019年9月15日,青年路緊鄰鐵路旁的不少住家牆面上都還有反對鐵路東移的文宣。(攝影/楊子磊)
2019年9月15日,青年路緊鄰鐵路旁的不少住家牆面上都還有反對鐵路東移的文宣。(攝影/楊子磊)

2020.06|神明也請走了

在巿府推出「台南市鐵路地下化專案照顧住宅」安置條件後,2020年6月,南鐵抗爭戶僅剩不到10戶,鐵道局再度進行強拆,首先突襲張文耀的住宅,其他抗爭戶害怕也會突然遭到強拆,趕緊「先請走神明」。

民俗信仰敬天敬鬼神,人還沒搬離,要先請走公媽與神明,再貼上大大的紅紙,代表著神靈已請走,安頓了祖先,人才算正式離開居住數十年的家園了。

Fill 1
2020年6月11日,位於前鋒路的張文耀家在被斷水斷電後,於清晨時遭鐵道局強行拆除,此為反台南鐵路東移事件中第一起遭強拆案例。(攝影/楊子磊)
2020年6月11日,位於前鋒路的張文耀家在被斷水斷電後,於清晨時遭鐵道局強行拆除,此為反台南鐵路東移事件中第一起遭強拆案例。(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7月18日,部分鐵路沿線的建築陸續遭拆除。(攝影/楊子磊)
2020年7月18日,部分鐵路沿線的建築陸續遭拆除。(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7月19日,最後4戶拒遷戶之一的呂瑞成,家裡的神明桌已先將神像移走並貼上紅紙。(攝影/楊子磊)
2020年7月19日,最後4戶拒遷戶之一的呂瑞成,家裡的神明桌已先將神像移走並貼上紅紙。(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7月20日中午,黃春香接近百歲的母親因擔憂住家遭強拆,匆忙中不慎跌倒,家人不停在旁安撫。(攝影/楊子磊)
2020年7月20日中午,黃春香接近百歲的母親因擔憂住家遭強拆,匆忙中不慎跌倒,家人不停在旁安撫。(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7月22日,反南鐵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陳割、陳蔡信美與陳文瑾(由左至右)在住家前合影。(攝影/楊子磊)
2020年7月22日,反南鐵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陳割、陳蔡信美與陳文瑾(由左至右)在住家前合影。(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7月23日晚上,在青年路225巷的陳家外,黃春香摟著陳蔡信美為她打氣。(攝影/楊子磊)
2020年7月23日晚上,在青年路225巷的陳家外,黃春香摟著陳蔡信美為她打氣。(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7月24日,最後同意點交的拆遷戶之一陳秌沛家,外牆仍可見到已褪色的舊時抗議標語。(攝影/楊子磊)
2020年7月24日,最後同意點交的拆遷戶之一陳秌沛家,外牆仍可見到已褪色的舊時抗議標語。(攝影/楊子磊)
Fill 1
陳秌沛與妻子周秀茹在北園街老家的樓頂望著一列經過的區間車。在住家頂樓看火車曾經是他們家人獨特的回憶。(攝影/楊子磊)
陳秌沛與妻子周秀茹在北園街老家的樓頂望著一列經過的區間車。在住家頂樓看火車曾經是他們家人獨特的回憶。(攝影/楊子磊)

2020.08|搶救家當

此時,抗爭戶僅存3戶在做最後抵抗、不願遷移,鐵道局再度開啟另一波的拆除行動。面對強制執行的公權力,他們趕緊把家當搬出,冰箱、衣櫥堆在戶外,堪用的物品如門、窗、鐵件、瓦斯爐,值錢的東西能搬一件就搬一件。

Fill 1
2020年9月20日,黃春香家的屋前聚集了過去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的成員,許多人見面後激動地緊握彼此的手。(攝影/楊子磊)
2020年9月20日,黃春香家的屋前聚集了過去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的成員,許多人見面後激動地緊握彼此的手。(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9月23日,位於北園街的陳秌沛家已遭拆除。(攝影/楊子磊)
2020年9月23日,位於北園街的陳秌沛家已遭拆除。(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9月29日,始終拒遷的曾肇陽回到已遭半拆的住家,收拾一些必須載走的物品。(攝影/楊子磊)
2020年9月29日,始終拒遷的曾肇陽回到已遭半拆的住家,收拾一些必須載走的物品。(攝影/楊子磊)

2020.10|撕下的那頁日曆

鐵道局再度下達公文,要最後的3戶(陳致曉、呂瑞成、黃春香)搬離──10月1日是房屋點交的最後期限。居民捨不得走,只能撕下家裡最後一頁「屬於自己時光」的日曆、或是在月曆上標註記號,過了9月30日這天,就再也無法回家。人生像那張撕下的日曆,與過往的歲月斷捨離。

Fill 1
2020年9月30日傍晚,呂瑞成撕下前一日忘記撕的日曆,隔日他就要完成點交的程序,離開這個曾與父親同住的家。(攝影/楊子磊)
2020年9月30日傍晚,呂瑞成撕下前一日忘記撕的日曆,隔日他就要完成點交的程序,離開這個曾與父親同住的家。(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10月11日,許多黃家聲援者聚集在開元路橋旁的公園,繪製巨幅的看板。(攝影/楊子磊)
2020年10月11日,許多黃家聲援者聚集在開元路橋旁的公園,繪製巨幅的看板。(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10月13日上午,霹靂小組破壞黃春香家的後門,開始抬離現場擋拆的聲援者。(攝影/楊子磊)
2020年10月13日上午,霹靂小組破壞黃春香家的後門,開始抬離現場擋拆的聲援者。(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10月13日,滿面愁容的陳蔡信美與陳割坐在家中,身旁是匆忙整理的家當,此時陳家已遭大批警力包圍。(攝影/楊子磊)
2020年10月13日,滿面愁容的陳蔡信美與陳割坐在家中,身旁是匆忙整理的家當,此時陳家已遭大批警力包圍。(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10月15日,陳家的建築本身遭機具搗毀。(攝影/楊子磊)
2020年10月15日,陳家的建築本身遭機具搗毀。(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10月15日,聲援黃春香的學生前往台鐵台南站,針對13日黃家遭到強拆以及警方動用霹靂小組清場一事向台南市長黃偉哲陳情,黃偉哲則建議學生應用抗爭市府的百分之一的力量聲援香港。(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10月16日,鐵道局無預警強行破壞黃家當時仍屬徵收爭議範圍的樓梯,學生與鐵道局人員隔著鐵柵欄對峙,切割樓梯的火星不斷自樓上落下。(攝影/楊子磊)
2020年10月16日,鐵道局無預警強行破壞黃家當時仍屬徵收爭議範圍的樓梯,學生與鐵道局人員隔著鐵柵欄對峙,切割樓梯的火星不斷自樓上落下。(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10月26日,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的住家已遭鐵道局拆除,僅剩圍牆部分。(攝影/楊子磊)
2020年10月26日,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的住家已遭鐵道局拆除,僅剩圍牆部分。(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0年10月27日上午9點,台南地政事務所人員前往黃家進行鑑界,釐清徵收範圍的拆除界線。(攝影/楊子磊)
2020年10月27日上午9點,台南地政事務所人員前往黃家進行鑑界,釐清徵收範圍的拆除界線。(攝影/楊子磊)

2021.08|最後的一面牆

今年8月20日,最後一戶拒絕搬遷的半拆戶黃春香住宅,在300名警察警力戒護下,鐵道局工程人員強制接管,工程機具連夜加緊施工,把半拆的房屋打破一道牆,鋼筋裸落在外宛如廢墟,另一面牆壁映射外面照進來的光線,家園終變鐵道。

Fill 1
2021年8月19日下午,黃家遭到第三度強拆的前一日,黃春香坐在客廳內,正煩惱屋內許多私人物品不知該移往何處。(攝影/楊子磊)
2021年8月19日下午,黃家遭到第三度強拆的前一日,黃春香坐在客廳內,正煩惱屋內許多私人物品不知該移往何處。(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1年8月19日,強拆的前一夜,數次怪手破壞後,緊鄰工地的黃家不僅屋內時常受粉塵與漏雨困擾,夜晚時屋內還會映入市區的燈火。(攝影/楊子磊)
2021年8月19日,強拆的前一夜,數次怪手破壞後,緊鄰工地的黃家不僅屋內時常受粉塵與漏雨困擾,夜晚時屋內還會映入市區的燈火。(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1年8月20日清晨,警方與鐵道局出動大批人力包圍黃家,現場進行擋拆的聲援者陸續被抬離,僅剩4樓的聲援者做最後抵抗。(攝影/楊子磊)
2021年8月20日清晨,警方與鐵道局出動大批人力包圍黃家,現場進行擋拆的聲援者陸續被抬離,僅剩4樓的聲援者做最後抵抗。(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1年8月20日上午10時許,黃家現場聲援者與記者全數遭警方排除至屋外,鐵道局全面接管黃春香家。(攝影/楊子磊)
2021年8月20日上午10時許,黃家現場聲援者與記者全數遭警方排除至屋外,鐵道局全面接管黃春香家。(攝影/楊子磊)
Fill 1
2021年8月21日晚間10點後,鐵道局的機具仍加緊腳步拆除黃春香家的被徵收範圍。(攝影/楊子磊)
2021年8月21日晚間10點後,鐵道局的機具仍加緊腳步拆除黃春香家的被徵收範圍。(攝影/楊子磊)

2021.09|再看她一眼

被公權力碾壓過後的房子,像被利刃畫過,伏貼著一片鐵皮;半拆的家已毀,屋內雜亂不堪,消失的樓梯,再也找不到通往二樓的路。經過半個月後,黃春香終於能重新回到自己的家,再看她一眼,卻已不是完整的家⋯⋯。

Fill 1
9月3日,工程人員以鐵皮覆蓋拆除徵收範圍後的黃家。(攝影/曹馥年)
9月3日,工程人員以鐵皮覆蓋拆除徵收範圍後的黃家。(攝影/曹馥年)
Fill 1
9月8日,鐵道局交還房屋,看見半拆後的家,黃春香忍不住落淚。(攝影/曹馥年)
9月8日,鐵道局交還房屋,看見半拆後的家,黃春香忍不住落淚。(攝影/曹馥年)
Fill 1
9月8日晚間,黃家一樓的室內一片凌亂,由於樓梯遭到拆除,黃春香無法確認二樓以上的屋內狀況,房屋的切割面上僅可見到鐵道局封上的鐵皮。(攝影/楊子磊)
9月8日晚間,黃家一樓的室內一片凌亂,由於樓梯遭到拆除,黃春香無法確認二樓以上的屋內狀況,房屋的切割面上僅可見到鐵道局封上的鐵皮。(攝影/楊子磊)

未來|消失的鐵軌和嶄新的市景之間

鐵路地下化工程有著都市縫合的使命,沿線被徵收的居民家園消失,換取都市更新的未來。不久的將來,鐵軌將沒入地下、鄰近鐵道邊的社區將成消失的市景,古都台南將有新的風貌,或許交通更便利、都巿規畫更新穎。

但在朝向未來美好生活想像的路途中,由南鐵地下化工程引發的漫長官民衝突、社會撕裂,確實付出了極高的代價。我們至少不該遺忘的是,政策溝通的「現代化」思維,比「現代化」建設,更能展現一個城巿的進步和偉大。

Fill 1
2020年10月16日下午,當鐵道局正在拆除黃春香家時,一列普悠瑪自黃春香家旁駛過。從高處可見到鐵路東移範圍的房舍多已遭到清拆。(攝影/楊子磊)
2020年10月16日下午,當鐵道局正在拆除黃春香家時,一列普悠瑪自黃春香家旁駛過。從高處可見到鐵路東移範圍的房舍多已遭到清拆。(攝影/楊子磊)
索引
2012|號角響起
2019|誓死捍衛
2020.06|神明也請走了
2020.08|搶救家當
2020.10|撕下的那頁日曆
2021.08|最後的一面牆
2021.09|再看她一眼
未來|消失的鐵軌和嶄新的市景之間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