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COVID-19第二役

致我們還能這般生活的日常──與病毒共處的攜運者【系列之六】

(攝影/黃品維)

台灣原本相對穩定的COVID-19疫情,在今年5月中突然爆發,台北市的防疫分隊,從原本一個高級救護分隊,擴增到4個,也有多個一般分隊加入防疫陣線。為了解決確診者大量增加的載送需求,不僅消防員站上載送患者的第一線,專責防疫公車與計程車也陸續加入,協助載送快篩陽性患者、輕症或無症狀者、居家隔離和檢疫者臨時就醫或解除隔離返家者。他們在疫情最緊繃的時候,24小時排班待命,穿著悶熱的防護裝備東奔西跑,把病毒的擴散與接觸限縮到最小範圍,以自身安危為民眾守住每條潛在的病毒傳播鏈。

隨著疫情趨緩,這個臨時的載送編組已暫時解編。《報導者》攝影記者在解編之前,以影像記錄下這群默默的載送者工作身影。

8小時不吃不喝不如廁,守護社區的防疫救護員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攝影/許𦱀倩)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楊子磊)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陳曉威)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陳曉威)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黃品維)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黃品維)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黃品維)

疫情期間,台北市的確診者主要由建國高救隊負責載送。但5月中疫情爆發後,防疫救護車的勤務量暴增,從原本一天大約10趟的勤務量,隔一天突然增加到近30趟,單一分隊難以負荷。消防局緊急將其他高救隊、一般分隊升格為防疫分隊,也加派了15人座的消防局小巴支援(一般分隊隊員駕駛,EMTP高級救護技術消防員隨車)。5月底,小巴則更換為民間公車(民間司機,EMTP高級救護技術消防員隨車)進行載送。

建國高救隊隊員廖振廷回憶,疫情最嚴峻的時候,防疫救護車載送量暴增,車都還沒回分隊,就已經被排單等著下一趟載送。隊員王鉅強表示,協助公車載送確診者/疑似確診者的時候更是辛苦,常常因為公車太大台,只能停在鄰近的大馬路邊,隊員們必須穿著密不透風的防護衣,在大太陽下、拿著地圖進到小巷內找尋PCR陽性個案住處。隨著勤務時間拉長,鞋子愈來愈重、身體也愈來愈疲倦,等到送達檢疫所時,雙腿往往已經酸到沒力,只想直接在地上躺平。

華山消防隊隊員曹世昕回憶,因為隨車出勤的時間不固定,有些同事會直接穿著尿布在防護衣內,以防萬一。有次勤務時間長達8小時,上午11點出門,至晚上7點才結束,這段時間,同事沒吃沒喝也沒上廁所,等到返回分隊、脫下防護衣後,才發現尿布已經濕透,手腳也都因為泡在汗水裡而一片慘白,整個人像虛脫了一樣,令人十分心疼。

在華山分隊任職超過20年的資深消防員林俊廷說道,當華山確定要改編為防疫分隊時,馬上出現當年SARS的既視感。為了不讓住在台中的家人陷入染疫風險,立刻告知他們將暫不返家,住在分隊宿舍就好。沒有想到,這一待就是38天,雖然有些鬱悶,但畢竟是為了保護家人,這一點犧牲還可以接受。

最高單日載500人次,駕駛防疫專車的公車司機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林彥廷)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林彥廷)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楊子磊)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楊子磊)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黃品維)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黃品維)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黃品維)

5月底,包括首都客運、欣欣客運等民營公車加入戰線,成為專責防疫公車,分擔第一線載送的壓力。駕駛們會在消防分隊待命,當消防隊收到載送名單後,會指派駕駛、消防員出車載送。任務結束後,車子也會回分隊進行清消,等待下一次的任務。

專責防疫公車的任務主要有兩種,一種為接送快篩陽性者至檢疫所/防疫旅館。會在固定時間出勤,到快篩站載送快篩陽性者,每次出勤載送人數最多10人,疫情爆發時,每天共需載送高達500、600人。

由於防疫要求,出勤時都沒辦法開冷氣,有時在檢疫所排隊等待時,駕駛和乘客們都很難受。而在疫情剛爆發的那段期間,每天快篩陽性的患者更是多到送不完;消防員才剛回到消防分隊清消,下一趟就已經在等著自己,6小時跑個3、4趟都是常態。

另一種任務,則是接送確診者至檢疫所或防疫旅館。PCR檢驗塞車那段期間,許多人做完快篩,必須返家等候PCR結果,若之後被通知為確診者,就必須由專責防疫公車載至檢疫所或防疫旅館。在疫情巔峰時,同時有十幾位公車駕駛在消防分隊待命。

有消防員笑稱,專責防疫公車就像是大型娃娃車,載送的範圍涵蓋台北市所有行政區。曾經載送到凌晨4點半,隔天6點又要繼續出班。

點對點接送,計程車運將機動上陣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鄭宇辰)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鄭宇辰)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鄭宇辰)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林彥廷)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黃品維)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到了6月初,「專責防疫計程車」也加入分流陣線,載送快篩陽性者、確診者或高風險民眾往返檢疫所、防疫旅館、醫院、住家等地,大大降低專責防疫公車和防疫救護車的勤務量。

專責防疫計程車司機潘大哥表示,自主封城後,大家幾乎不出門,生意一落千丈。當時,車隊透過自薦、推薦的方式,招攬司機加入專責防疫計程車的行列。一開始,他覺得自己活得好好的,為什麼要加入防疫陣線?但後來在督導的勸說下,得知有固定薪資補助,也可疫苗施打、提供防護衣,才會選擇加入。

不過,儘管已經打過疫苗,司機們還是會擔心家人。回到家就是趕快洗澡,家裡若有住校的孩子,雖已放暑假,也請他們先不要回來,等自己結束這段時間的勤務後再相聚。也有司機家裡人多、選擇暫租在外
計程車專案是由特定的計程車隊接案,一次一個月,一個月中會搭配在外住宿的補助跟費用。
,若家人要補充物資,也都放置臨時租屋的門口,盡量不做接觸。
Fill 1
防疫日常、病毒、攜運者
(攝影/許𦱀倩)

7月之後,疫情降溫許多,不再有大量患者需要載送,消防隊緊繃的氛圍漸漸和緩。有時,甚至一整天都不會派出一輛專責防疫公車,與當初一天派車十幾趟的盛況形成鮮明對比。

「我們沒出車,就是台北市的好事。」其中一位擔任專責防疫公車的駕駛,笑著跟我們說。而就在採訪後的幾天,這個臨時編組也解編,相關人員陸續撤離駐點分隊,各個分隊也慢慢回到疫情前的日常。

這兩個月,我們的生活大多受到影響,甚至工作受到了疫情的衝擊。但為了讓一切回到正軌,還是有許多人站上第一線,串起防疫之鏈,齊心控制疫情,走過這段最艱困的日子。如今疫情降級,大家都能回家相聚,抱抱最親愛的家人,重拾往日的生活。

索引
8小時不吃不喝不如廁,守護社區的防疫救護員
最高單日載500人次,駕駛防疫專車的公車司機
點對點接送,計程車運將機動上陣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