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

台語正潮?流行文化領頭後,台語能走向正常化嗎?

近年台語伴隨流行影視掀起流行,在社群媒體颳起旋風,許多台語社群也百花齊放。圖為新中和社區大學台語課程。(攝影/蘇威銘)

近年流行文化領域再度掀起一股台語風潮,從2016年李英宏推出熱門歌曲〈台北直直撞〉、2017年茄子蛋樂團的〈浪子回頭〉走紅、盧廣仲主演的《花甲男孩轉大人》風靡全台、2019年公視台語台成立,到今年(2020)《做工的人》、《炮仔聲》、《若是一個人》、《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等台語劇百花齊放,台語版《小王子》登上博客來新書排行榜榜首⋯⋯。

台語真的復興了嗎?已有更多年輕世代說台語嗎?學者專家認為應該如何推廣台語文化?

「帶某囝鬥陣,浪子回頭⋯⋯」

茄子蛋樂團主唱阿斌的煙嗓裡,台下的年輕聽眾像著了魔,用台語齊聲呼喊歌唱。

不只茄子蛋〈浪子回頭〉在YouTube上觀看次數破億,近期不少和台語有關的創作也受到歡迎:台語版《小王子》,成為博客來首本登上文學新書排行榜榜首的台語書籍;阿華師的「足英台三聲道磅米芳」影片在Facebook上瘋傳;話題歌手李英宏,找來饒舌歌手蛋堡推出台味十足的新歌〈水哥〉⋯⋯。

1987年台灣解除戒嚴後,曾迎來一波台語流行熱潮,尤其在音樂方面,黑名單工作室、林強、陳明章和伍佰等人帶來的「新台語歌運動」影響深遠;近年,台語再度掀起流行,台語不再是學校鄉土課堂上的枯燥練習,而是在社群媒體與年輕人的圈子裡颳起旋風,聲量大起。

少年仔的身分認同

「產品融入台語的話,就我個人而言很加分,」來自嘉義,北漂的八年級生曹詠涵認為,工作與生活中有些文案或企劃,用台語來念特別有感覺與親切。

從小偶爾會跟家人說台語,也常和媽媽一起看鄉土劇的她,認為台語就是一種溝通手段。對長輩說台語時,會覺得對方比較親切與和顏悅色;遇到比較不常講的字,卡詞時也會有些挫折,有種「說不好自己母語的惋惜感」。

曾在台北念書、回到家鄉彰化擔任「磺溪文化永續協會」理事長的八年級生楊子賢,則日常多數時候都說台語。

他觀察,說台語某種程度上會被用來當作「身分認同的形塑」,如美秀集團有首歌〈一隻雞〉,講的就是母語被威權時代的文化政策禁止。雞不會飛,也意味著母語被禁的困窘,所以歌詞寫著「啊!台灣人不會用台灣話啦!」由於不少獨立樂團的年輕人嘗試用台語寫歌,自然增加大眾接觸台語的機會。

楊子賢強調,「只要認同台灣,使用哪種母語都可以是台灣人。」但他也坦承,有時跟中南部北上就學就業的朋友用著台語聊天,多少可以增加連帶感,隱隱有一種道地的、親近的本土認同,語言與身分認同仍有藕斷絲連的關係。

昔為反抗權威,今日台語潮承載語言流失焦慮

對年輕世代來說,這可能是第一次見證獨立樂團等帶動的台語流行風潮,但早在1990年代,台語就曾風靡一時,當時更出現新台語歌運動。這兩波台語流行文化有什麼不同?

長期研究民族主義的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汪宏倫觀察,1990年代出現的台語風潮,是對過去台語長期被打壓與歧視的文化反撲,其中也蘊藏了用本土意識來對抗中國和威權體制的意涵。例如他在留學時參與的台派聚會,也多鼓勵用台語發言交流。

汪宏倫認為,近年台語的再度流行,與民進黨執政後台灣意識與台灣人認同高漲有關,年輕人逐漸有了語言流失的危機意識。「當時(1990年代)想像反抗的他者是國民黨,現在的他者是中國跟北京政權,」他比較。

但他強調,這僅是年輕人說台語的眾多原因之一。用語言當做劃分你我的標籤,有危險性和不足的地方,易造成不必要的對立。他建議以公民民族主義為典範,不要以語言、血統和族群作為認同的基礎,而是只要有公民身分,就能夠彼此認同,如此才能朝向國族認同更健全、且更包容的社會。

1990年代的台語風潮無以為繼,原因至今仍未有定論。中山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葉高華認為,流行原本就是一陣一陣,話題有時候炒起來,有時候沈寂,但多數人的母語能力都是一代不如一代;公視台語台台長呂東熹則推測,1990年代台語風潮無法持續,很有可能與兩岸開放,交流逐漸頻密有關,愈來愈多演藝人員考量對岸市場而少用台語,也讓整體台語風氣勢弱。

流行文化領頭,拔除刻板印象

公視台語台推出《逐工一句》節目單元,用貼近現在年輕人的視覺風格、喜劇編排,教網友們學習台語單詞、句子。

公視台語台節目《逐工一句》的主持人涂又仁觀察,音樂和戲劇作品讓年輕人對台語改觀,是近年台語流行的一大關鍵。

「李英宏這些歌手出現,讓年輕人對台語逐漸改觀,覺得很酷很獨特,」今年30歲的涂又仁表示,2016年李英宏推出〈台北直直撞〉,這首歌不只成為許多人都能琅琅上口的熱門歌曲,也入圍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和最佳男歌手。

緊接著,2017年茄子蛋推出專輯《卡通人物》,歌曲如〈浪子回頭〉逐漸走紅,加上當年風靡全台的戲劇《花甲男孩轉大人》等,這些讓年輕人有共鳴的作品,成為台語流行的轉捩點。

如今,《逐工一句》也成為社群媒體上的流行節目。涂又仁與節目導演周佳穎反思,受歡迎原因可能包括用喜劇和風格化的方式呈現、劇情編排活潑、使用貼近現在年輕人的視覺風格。「開場和結尾音樂,是定邦老師用月琴彈奏,」新舊元素的交錯帶來新鮮感,成功吸引觀眾目光。

涂又仁解釋,過去不少節目或作品,詮釋上讓許多人對台語有比較不好的刻板印象,像是講台語的角色,多半是「流氓」或受教育不高的平民,使台語顯得粗魯與粗俗;但上述這些影音作品與人物,都是年輕人跟隨的新指標,也在潛移默化中改變大家對台語的觀感,減少刻板印象。

實用、富美感,台語當然可以很文青

Fill 1
台文作家鄭順聰指出,近年台語流行的原因不一而足,實用、感情認同、政治認同、語言美感都是原因。圖為台語字音典。(攝影/楊子磊)
台文作家鄭順聰指出,近年台語流行的原因不一而足,實用、感情認同、政治認同、語言美感都是原因。圖為台語字音典。(攝影/楊子磊)

「來,我們去比較角落的位子,」怕吵到其他顧客,說話豪放大聲的台文作家鄭順聰受訪時走進咖啡店,第一件事就是向店員尋覓合適的座位,標準台語挾著細膩體貼。

一般人對台語常常充滿著江湖氣的刻板印象:菜市場、宮廟、工地、鄉土劇,台語好像只有在這些地方發生與發聲,在過去影視作品中也常與黑道、鄉下等連結,但鄭順聰並不這麼認為。

「前幾個月受訪,我特地跟受訪者約在信義區,」對他來說,各種語言都平等,在東區逛街吃飯跑酒吧,一樣可以用台語。推廣它,不是希望有天可以超越華語,而是讓台語「日常化」。

鄭順聰舉例,今年可以有像《做工的人》跟《炮仔聲》這類台語作品,同時也可以有像《若是一個人》這類愛情偶像劇。兼容並蓄,而非呈現單一面向。他認為,近年台語流行的原因不一而足,實用、感情認同、政治認同、語言美感都是原因。

因此台語劇集迭傳捷報,公視台語台6月初上檔的《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就再度引起風潮,呂東熹表示,除了網路上討論度高,收視率也逼近4,緊追商業電視台如民視或三立等八點檔的5到6收視率,出乎他意料。

不只影視文化,台語還有不少固定市場與受眾,近期又有更多應用與衍伸產品出現:桌遊、紙膠帶、電影、電玩如《夕生》與《打鬼》、字體如「金萱體」
金萱體開發團隊Justfont在字體內加入台語羅馬拼音、客語羅馬拼音、台客語常用漢字。
等。

鄭順聰認為,要向世界展現台灣特色,台語可以是很好的武器。如各OTT平台都有提供字幕,過去被視為隔閡的語言已經不成問題。韓國、泰國和印度的影視作品,儘管使用母國語言,仍成功找到自己的特色,在全球影視圈立足。

嘗試不同可能,台灣迎來第一部台語偶像劇

然而,想拍出不同風味的台語作品,過程並不如想像中容易。

「上台語課那段時間,我每天快要發瘋,都在想要不要換角,」回憶起開拍前的準備工作,台灣第一部台語偶像劇《若是一個人》編劇兼導演杜政哲仍能感受到當時的焦慮與壓力:部分演員過去不說台語,卻忽然要在短時間內全程用台語演戲。

為了跳脫觀眾對台語劇的既定印象,戲的設定與選角格外重要。他坦言在尋覓角色時,就曾有演員因為不會說台語,或擔心台語給人的印象「太low」而拒絕。所幸,他找到了有些台語基礎的女主角孫可芳,和完全不會說台語的宋柏偉等人。

戲裡大部分的演員過去都不大說台語,為此他們先開了密集的台語班,大家輪流上課;針對重要角色,則會一對一找台語老師家教,拍戲時也有台語老師現場指導。

在演員的努力下,大家的台語程度都達到一定水平。「好萊塢裡面也有很多英語講很爛的,真正生活裡本來就會有人台語講不好,」對於劇中部分不標準的發音,他認為這其實也是另一種寫實。

杜政哲希望觀眾看戲時可以忘記語言,語言是傳達情感的工具,情感若是真的,就不用太刻意去在意語言使用。

推廣各面向常民經驗,台語社群遍地開花

台語應該要呈現不同面向,教學經驗超過12年的台語老師林良儒也有類似看法。「只說台語美,或只說台語粗魯,那都是在傷害台語,」他解釋,台語有粗魯跟美的不同面向,想做什麼人就說什麼話,像華語一樣,不只有單一面向。

2016年,他成立Facebook粉絲專頁「失控的台語課」,希望可以吸引「少年仔」注意台語,分享與台語有關的各式活動與教學,如今已吸引近6萬人按讚,成為具代表性的台語粉專之一。

陽明大學醫學系肄業的他,平時到陽明大學、榮總、慈濟等學校機構開課,教授醫用台語。「醫生會聽跟說台語,才能了解病人的痛苦,」他舉例,台語有許多描繪細膩的語彙,比如孕婦常說肚皮「砧砧(tiam-tiam)」,是皮膚被撐開後有點刺刺的感覺;眼睛「豉豉(sīnn-sīnn)」,是像眼睛接觸到海水或傷口上灑鹽的那種感覺。這些詞很難用華語直譯,但如果醫護人員能理解,就能做出更精準的判斷。

不只醫護人員,許多智慧也因語言隔閡而被埋藏。比如西裝師傅或撿骨師,他們能用流利的台語說明專業手法,但當用華語論述時,往往僅能說個大概,許多珍貴的知識與專業可能因此失傳。

坊間有愈來愈多人意識到台語流失,各類活動遍地開花。他觀察,疫情爆發前,台北每個禮拜都有好幾場與台語有關的主題講座,常常可以看到年輕人的身影;也有一群媽媽組成台語共學團,開設粉專「牽囡仔ê手 行台語ê路」,定期聚會打造全台語的交流空間。

「台語復興」會不會只在網路?本土語言沒落危機仍在

但是,台語成為年輕人之間的文化流行,真的能夠滲入年輕人的生活經驗而讓台語復興?

「我上課用台語跟大家說早安,一半以上的同學臉都很茫然,」談到是否愈來愈多年輕人說台語,葉高華並不樂觀。他曾在中山大學做過民調,儘管學校位處南部,仍僅有約2成的同學會講台語。

葉高華指出,觀察整體趨勢,在2013年中研院進行的「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中,會發現本土語言走向沒落,愈年輕的世代愈常說華語、愈少說閩南語,一代不如一代:

他認為,台語近年之所以看起來流行,與網路傳播有很大原因:部分使用台語的影音或文章,因為有趣與機遇順利跨過同溫層,但這與真正的台語復興是兩回事。「打球打不好,但會喜歡看球打得好的人,」他形容,許多年輕人會欣賞或崇拜這些用台語創作的內容,但回歸到日常生活,仍沒有足夠的機會與誘因學習台語。

以教育為例,華語作為強勢語言,家長都會希望不要輸在起跑點,從小就和孩子說華語,不少阿公阿嬤也會配合使用「不輪轉」的華語。儘管目前有愈來愈多的台語比賽,可以提供高中生作為大學面試時的加分項目,但很多都是硬練出來的,「他們面試時講一兩句台語就講不下去,那跟日常生活是脫節的,」葉高華說。

然而,葉高華也強調,根據他以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為基礎做出的「幼時家庭語言對教育與職業取得的影響」研究可發現,考慮親代的教育年數與社經地位,幼時家庭語言對教育成就幾乎沒有影響。

教文化、不是教語言,「台語正常化」是當務之急

本土語言走向沒落,有什麼振興台語良方?鄭順聰提出3項政策做法,包含公視台語台、設立台語委員會和台語學校。林良儒則鼓勵大家日常多用台語,遇到使用華語的人時,也不用硬性要求對方說台語,自己多說比較重要;對方台語若說得不好,也不用急著指正發音或用字,以免打壞學習興致。

觀察整體台語復興狀況,呂東熹樂觀認為,儘管緩慢,但一階段比一階段進步:1990年代有新台語歌運動,是音樂方面引起關注;在社群媒體助攻下,現在不只是台語音樂流行,台閩漢字與羅馬文的學習漸起,坊間已有相關課程,台文刊物和文學作品漸受重視,在音樂外多了文字上的推廣。

呂東熹強調,與其說要「復興台語」,他更想做的是讓「台語正常化」:可以自然地用台語演戲、科普和做綜藝。公視台語台成立的初衷不是要教語言,而是在教文化。文化要傳承與擴散,需要語言作為載體,透過語言把文化的精神與知識展現出來,文化才不會流失。

台語台剛過1歲生日,呂東熹自評有達成階段性目標,原先預設要先吸收年紀較長的台語族群打觀眾基底,如今已有一定成效;未來期待能更積極地朝網路進攻,吸引更多年輕族群。

自由與包容,幾乎是所有受訪者都提到的關鍵字。台語推廣者並非希望有朝一日能取代華語,成為國人語言使用的公約數;而是讓所有台語使用者,能夠不用受到歧視與拒絕,在任何情境下都能自在說台語。

2018年年底《國家語言發展法》三讀通過,期能保障台灣各固有族群之自然語言和台灣手語的傳承、復振及發展。但時間一天、一天地走,台語復興卻如漸行漸遠的浪子,近年這股台語流行風潮是它停下歐兜賣的短暫駐足,還是會帶某囝鬥陣好好回頭?2020年的人口普查、2023年的台灣社會變遷調查所顯示的最新台語使用趨勢,也許能給我們一個答案。

註:什麼語言能被稱為「台語」仍是爭議,部分客語和其他本土語言推廣者並不認同將閩南語/河洛話視為台語。本篇文章僅採用社會大眾較常使用的說法,也期待客語和其他本土語言能健全發展。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