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書摘

熊貓如何滲透大象之國:拆解中對泰政治作戰的多路攻勢
2023年11月6日,在泰國曼谷舉辦的國防安全展(Defense & Security 2023)所陳列的中國武裝車輛與無人機模型。(攝影/NurPhoto/NurPhoto via AFP/Anusak Laowilas)

文字大小

分享

收藏

【精選書摘】

本文為《中國滲透:揭開中共不戰而屈人之兵的隱形攻勢》第6章書摘,經今周刊出版授權刊登,文章標題、內文小標經《報導者》編輯改寫。

「中共的方法是透過顛覆、滲透、收購媒體、媒體戰、心理戰、法律戰來分裂和征服我們。」曾在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擔任訪問學者的凱瑞.葛宣尼克(Kerry K. Gershaneck),現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歐洲盟軍最高司令部派駐亞洲的研究員,他指出中共一直在台灣和美國的社會中播下不和的種子,使人們忙於應對內部矛盾,而意識不到他們所面臨的外部威脅。

葛宣尼克也曾任泰國國立法政大學高級研究員、泰國朱拉隆功大學陸軍學院和泰國皇家海軍學院的傑出客座教授。在本書中,他深入研究旨在破壞台灣和泰國體制的中共政治作戰案例,除了從歷史爬梳泰國為何從親美轉向親中,更一一條列現今泰國政壇、商界等各層面,如何被中共滲透?有哪些軟肋和反抗點?

以下分析是對當前中國對泰國發起的政治作戰行動的詳細檢驗,包括其目標、目的、戰略、戰術和主題。其中大部分基於我與現任、前任泰國官員,以及學者和記者的廣泛討論,當中很多人同意接受採訪,但要求不透露姓名或職位。每位受訪者都回答了一系列問題,他們的答案摘要如下。此分析還基於對許多文件、書籍和報告的檢驗,這些文件、書籍和報告將在本文中引用;更基於我在泰國國立法政大學、泰國皇家陸軍學院和泰國皇家海軍學院工作了6年多的時間所獲得的經驗。

中國對泰國進行政治作戰的目標、策略和對象

中國主要的政治作戰目標是確保泰國政府成為一個順從、可信賴和支持的盟友。其策略包括如下:

  • 運用傳統的統戰行動、聯絡工作和其他政治作戰工具,必要時配合使用暴力、經濟脅迫、軍事威嚇和外交。
  • 在所有方面與泰國進行全面性交往,包括經濟、政治、外交、軍事、王室成員以及其在東南亞國家協會的成員國,以便任何一個領域的衰退都能被其他領域的增長所彌補。
  • 利用強調歷史上的種族、意識形態、貿易和安全聯繫的主題,並強調「中國的勝利勢不可擋」,建議加入中國陣營是最佳的選擇。因為中國現在處於最強大的位置,而美國正在變得愈來愈弱、愈來愈無關緊要和不可靠。
  • 鼓勵泰國的統治者採用基於中國模式的專制治理,包括抵制「腐敗的西方理念」,如民主、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
  • 透過增加軍事參與和軍售,使美國的軍事存在變得無關緊要,並說服泰國支持中國的努力,以推動美國退出泰國地區。

讓泰國本質上成為一個附屬國,完全符合中國的戰略目標,並支持中國在東協、南海和其他議題上的外交、安全和經濟目標。具體來說,中國力求確保以下幾項工作重點:

  • 泰國在有爭議的問題上提供支持或保持中立,例如中國針對國際對其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引起的憤怒所做的宣傳活動;在印度洋、東海和南海的爭端;以及其遵守中國的「一國兩制」政策,該政策呼籲吞併台灣並控制西藏和香港。另外,還有關於中國在湄公河上游和區域進行一帶一路的合法性。
  • 泰國充當中國的「代理人」並協助中國進行政治作戰行動。即使泰國的直接支持不可行,那麼至少讓泰國不會進行抵抗或干涉。
  • 使泰國與美國的聯盟完全分裂。
  • 泰國支持中國在泰國地區內取得無可挑戰的政治、軍事、經濟、外交和文化主導地位。
Fill 1
中共、海報、大外宣、泰國、東南亞、共產黨
「美帝必敗!」這張1965 年的海報反映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東南亞和全球廣泛使用的宣傳主題:美國捍衛其朋友和盟邦被視為「帝國主義」,且必須被擊敗。(圖片提供/今周刊出版社)

中國主要政治作戰主題包括以下內容:

  • 中國對泰國來說不是威脅和競爭者,而是經濟成長的夥伴。
  • 中泰兩國人民不僅是朋友,更是兩國一家親。
  • 中國是強大的,同時美國已衰弱且靠不住。
  • 「亞洲是亞洲人的」。以中國為例,古老的西方價值觀並不適用於亞洲地區。
  • 泰國應採用「中國模式」的政治和經濟政策作為「泰國模式」。

中國在泰國的主要滲透對象,包括國家和地方民選官員、與北京關係密切的王室成員、高階軍事官員、樞密院以及華裔泰人菁英。二級受眾包括有影響力的記者、社群媒體使用者以及學者,而三級受眾則包括學生和一般泰國公民。有趣的是,儘管佛教在泰國影響力很大,但中國似乎不太重視宗教領袖。

從產官學界到網路,熊貓如何影響大象?

中國專家馬蒂斯(Peter Mattis)指出,「中國使用許多行動來影響和形塑世界,並利用一切國家力量來實現這一目標。外交和經濟工具至少與統一戰線工作以及宣傳一樣重要。」 這是一種採用主動手段,如暴力和其他形式的強制性、破壞性攻擊的總體戰形式。

以下是中國用來塑造泰國某些政治軍事活動的簡要概述。這些例子旨在證明,即使對中國有相當好感的國家,中國仍然定期對其進行政治作戰行動。在泰國,其結果與世界上許多國家類似:泰國政府經常屈從於中國對各個領域的要求、泰國學者避免討論中國認為敏感的話題、泰國學生受到言論自由的威脅、泰國媒體和學者則會進行自我審查、泰國商界和有影響力的機構會噤聲以討好中國,以及逾7,000萬泰國公民每天都受到由中共經營的網路、電視、出版品和廣播媒體傳播等宣傳活動的包圍灌輸。

審查和恐嚇

根據法國國際關係研究所(French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的蘇菲.迪羅謝(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報導,泰國政府被廣泛認為願意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審查,其中包括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描述。迪羅謝擔憂地寫道:

「來自民間社會對政府的憤怒聲音,指責政府未採取強而有力的措施來對抗病毒(部分原因是為了不冒犯中國)的擔憂,這些聲音可能會因『顛覆』罪名而被送入監獄,或者因陰謀或煽動的指控而遭受打壓性的起訴。」

她還指出,為了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宣傳運動,試圖歸咎於中國以外的國家導致新冠肺炎大流行,「泰國首先指責『骯髒的高加索人種遊客』感染泰國,因為他們不洗澡且不戴口罩。」

泰國政府在支持中國方面的審查行為,也體現在一系列廣泛的舉動中,包括2016年10月拘留和驅逐香港民運人士黃之鋒,以及總理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威脅要禁止2016年中港合資電影《湄公河行動》的上映。該電影描述了一起涉及中國地下組織和泰國軍隊因走私毒品而起的屠殺事件,其中包含可能冒犯中國或泰國軍政府的場景。

泰國可能已經仿效中國對言論自由的審查和限制,透過網路的「單一門戶」(類似中國的「金盾工程」,俗稱「防火長城」),以及針對報導會惹惱政府議題的記者及相關人等的再教育營,並迫使記者們自我審查。 某些出版物,如《曼谷郵報》(The Bangkok Post),在涉及中國方面仍保有一些編輯自由,但這種寬容度似乎正在消失。

學者經常進行自我審查,因為他們經常受到來自行政部門和其他教職人員,以及中國和華裔泰人的壓力。中國駐曼谷大使館毫不猶豫地試圖審查來自現任或前任泰國高階官員的批評。例如,2017年10月,泰國前外交部長在台灣發表有關中國地區統治前景的演講後,中國大使館猛烈抨擊泰國外交部,迫使其噤聲。

另外,中國特工和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事的人,悄悄地恐嚇泰國學者和其他公民,然後迫使他們成為事實上的中國影響力代理人。我觀察到的一個公開例子是,2016年6月在法政大學舉行的一次論壇上,華僑崇聖大學(Huachiew Chalermprakiet University)的一位資深法學教授情緒激動地堅決主張,泰國必須支持中國宣稱對南海大部分地區擁有主權。該教授的論據是,中國代表告訴他們,如果泰國不支持中國在南海的立場,中國可能會宣稱泰國灣為其「核心利益」,因為中國自古就在該地區存在。

其他泰國學者表示,中國的學者曾告訴他們,泰國必須支持中國在泰國的克拉地峽興建克拉運河,因為這對中國的貿易和安全至關重要,並為中國提供一種懲罰新加坡的方式,因為新加坡未能支持中國的立場。這些泰國學者理解這樣的論述意味著,如果泰國未能支持中國的政策和行動,中國可能對泰國實施類似的懲罰。

驅逐、綁架以及無法公開的賄賂敲詐
Fill 1
熊貓、大象之國、政治作戰
2016年10月,香港民運人士黃之鋒應邀至曼谷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演講,但到曼谷機場後即被驅逐出境。兩天後,泰國當局允許黃之鋒用視訊演說,前提是他必須同意不在通話中批評中國。(攝影/AFP/LILLIAN SUWANRUMPHA)

據報導,泰國政府參與將中國異議人士列入黑名單、驅逐和協助綁架等積極手段行動。

例如,泰國曾應中國要求,於2016年10月將香港民運人士黃之鋒拘留並驅逐出泰國,當時黃之鋒應邀在曼谷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演講。被驅逐出境兩天後,泰國當局允許黃之鋒與朱拉隆功大學的觀眾利用Skype 進行通話,但前提是他必須同意不在通話中批評中國;當黃之鋒通話時,武裝警察在擠滿學生的房間內以確保他遵守規定。

其他例子包括一位香港異議書商、也是入籍瑞典的公民
指2015年10月在泰國芭達雅被中方人員帶走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
,曾在泰國被綁架並帶到中國接受審判;以及烏魯木齊維吾爾人們被強制遣返中國,並引起國際特赦組織的譴責。

關於這位書商,據報導是中國從同一家書店中綁架的5個人之一,「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評論道,「中國明目張膽在泰國和香港綁架人,並明顯有泰國政府配合,這種跡象令人十分擔憂。」

如今,泰國許多批評中國的人都相信「到處都有中國特工」,並認為他們自身並不安全。這顯示了中國在心理戰中取得了非常重要的勝利,因為它傳達出強烈的訊息:

「如果你讓我們不悅,泰國與我們同一陣線,我們可以隨時隨地找到你。」

2017年,泰國斥資12億美元購買一艘中國海軍製造的元級S26T潛艇,有關腐敗的指控問題經常出現在社交媒體和新聞媒體上,並在我與各種消息來源間的私下對話中提及。

雖然有大量關於賄賂、勒索和敲詐作為中國政治作戰行動的使用工具,並對泰國造成顯著影響的軼事證據,但出於眾多原因考量,這些資訊在本書中並未採用。這些原因包括隱私問題、泰國憲法嚴格的第44條、冒犯皇室(侮辱統治者、叛國)以及其他法律的法律後果;這些法律曾用來起訴記者、研究人員和公民。

對新聞媒體伸手拉攏、操縱或持有

中國在泰文、中文和英文新聞媒體的內容和觀點方面占據了日益重要的地位,被稱為「泰國新聞的中國化」。中國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就占據了新聞主導地位,正如一家新聞媒體報導的那樣,「泰國媒體正在將大部分冠狀病毒報導外包給北京。」

2019年,中國新聞媒體擴大了在泰國的既有影響力,這一年被泰國政府命名為「東協與中國媒體交流年」。自那以後,中國「已經在泰語新聞領域取得巨大進展,並開始出現在泰國英文報紙上」。泰國至少有12家最受歡迎的新聞機構,免費提供了60至100篇由中國《新華社》編譯成泰語的文章,讀者通常沒有意識到這些文章是由中國提供的。更有影響力的是,泰國的《新華社》Facebook頁面擁有7,000萬名追蹤者。

泰國新聞媒體人員經常可以免費前往中國,這項計畫與中國在其他國家大使館所進行的計畫沒有什麼不同。在培養泰國記者和編輯人員的同時,中國宣傳機構購買了報紙版面,主題諸如中泰友誼、加深兩國基礎設施和軍事合作,以及中國旅遊和投資在泰國日益重要等主題。中國大使館也向泰國媒體機構提供資助,條件是受助者須參加對中國重要主題的研討會和培訓。

舉例來說,2018年10月,泰國《民族報》(The Nation) 以附錄形式刊登《中國日報》的周刊版報導,封面標題為〈抵制來自美國的風險:不當的美國作法升級了與中國貿易的緊張關係,對亞洲的健康增長帶來不確定性〉。這份31頁的附錄中充斥反美文章,標題包括「北京宣布捍衛貿易舉措」「前美國特使表示:關稅有害」「美國徵收關稅挑戰全球商業」「雅克(Jacques)表示美國正在回到過去」,以及「美國零售商為不確定的未來做好準備」。除了這些大量的宣傳內容,附錄中還包含了關於中國藝術、文化和餐飲的輕鬆花絮。

同一期的《民族報》還刊登了一整篇滿版報導,標題為〈川普的「干預」言論助長中國的貿易論述〉,這篇文章原先是幾天前在美國《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發表的。文章指出:「川普總統聲稱中國干預美國期中選舉,但沒有提供證據,這不僅升級了雙邊關係的緊張,還為中共高階成員提供了強而有力的支持,他們說川普的真正目的是阻止中國崛起為全球強國。」

泰國《民族報》的「觀點分析」版面還刊登一篇四分之一版面的文章,標題為〈別人說什麼〉,內容是「美國的單方面貿易政策可能會減緩經濟增長」。然而不出所料,這篇文章的訊息來源是《中國日報》。

中國駐曼谷大使館,以及其駐清邁、宋卡(Songkhla)和孔敬(Khon Kaen)等城市的總領事館,在過去10年中開展了日益複雜的媒體公關活動,採取直接行動來說服或懲罰那些不聽從中國路線的媒體。例如,中國大使館官員經常聯繫泰國新聞委員會(National Press Council of Thailand)和泰國記者協會(Thai Journalists Association),敦促泰國記者必須按照中國希望的方式報導某些主題,例如:發表讚揚泰國或批評中國敵人的報導。不過,自2018年以來,中國大使館改變策略,在與泰國媒體的接觸中改採較為溫和的方式。儘管仍要求泰國記者遵循中國的論述,但中國大使館已建立一個形式上與美國大使館類似的正式公共事務部門,並開始無條件提供資助。其中一項專注於中國社會和文化的補助金額已超過100萬泰銖(約新台幣89萬元),並允許受助者選擇要報導的主題和訪問城市。

諷刺的是,中國國營廣播電台──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自1950年首次針對泰國政府和美國進行宣傳活動以來,仍然以泰語進行廣播。然而,該電台現在致力於「向泰國人介紹中國和世界」,以及「促進中國人和泰國人之間的理解和友誼」。目前它的新聞報導節目是與一些泰國教育機構的廣播站合作,包括著名的朱拉隆功大學、納黎萱大學(Naresuan University)和瑪哈沙拉堪大學(Mahasarakham University)等教育機構。

關於透過資金和廣告進行的媒體操控,中國自由地向某些組織捐贈資金,如泰國記者協會。還有明確的跡象顯示,與中國有關聯的商業利益團體利用廣告資金作為「胡蘿蔔加大棒」的手段,以確保泰語和其他的媒體中不會出現對中國的批評。據報導,與中國商業和政府組織有著深厚關係的主要泰國商業集團的策略中,包括提供廣告投資以投放宣傳中國論述的新聞媒體,並威脅要從不支持中國自我審查的媒體中撤回廣告。

2016年,中國的電玩遊戲龍頭騰訊公司併購了Sanook.com,它是泰國最大的新聞和娛樂網站之一。儘管該網站的報導內容仍然以泰國為主要導向,並且沒有明顯聚焦在改變泰國對中國的看法,但它的新聞報導通常會避免任何可能被認為是「反華」的內容。

相反地,一些泰國媒體機構明顯隸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熱門網站Thaizhonghua.com,是泰國中華網(Thaizhonghua)的媒體平台,該網站的大多數文章是由泰國中華網編輯部和其母公司《中國日報》發布的,後者是泰國最大的中文報紙。根據泰國中華網的說法,《中國日報》與中國國營的《新華社》《中國新聞社》,以及泰國主流新聞媒體機構建立了長期的合作關係。

教育、文化和軍事課程的宣傳和心理戰
Fill 1
熊貓、大象之國、政治作戰
2011年12月24日,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問泰國時,部分朱拉隆功大學學生手持孔子學院布條、揮舞兩國國旗。(攝影/AFP/PAIROJ)

中國也將教育作為影響泰國的重要武器。雖然孔子學院、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 CSSA)和中國文化中心是這些教育工作的主要工具,但也應該注意到,自2014年泰國政變以來,中泰軍事教育計畫已取得顯著擴展,這都將對未來幾代泰國軍事領導人的態度和認知框架產生巨大影響,其中一些人將無可避免地繼續領導這個國家。

孔子學院的設立是為了促進中國文化和語言在世界各地傳播,而這些最終都是政治作戰運用的工具。泰國共設立了26所孔子學院,是亞洲國家之最,其總數也超過所有東協國家孔子學院的總和。一些報導稱,自該計畫於2006年在泰國啟動以來,已有超過7,000名志工,其資金是來自中國政府機構──漢辦(全稱為國家對外漢語教學領導小組辦公室,即孔子學院總部)。據美國智庫研究報告指出,該計畫限制了中國認為敏感話題的討論,例如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或西藏當前的政治情況。中國利用孔子學院向學生和教授灌輸親中觀點,塑造泰國未來領導人的思想。此外,該課程被設定為「暗中影響公眾輿論和傳授半真半假的消息,旨在以最有利的方式呈現中國歷史、政府或官方政策」。

孔子學院的語言課程在泰國很受歡迎,但獎學金是該計畫的主要吸引力。每年許多泰國學生透過泰國孔子學院向中國「國家留學基金會委員會」申請獎學金,以便他們能夠到中國學習。因此,泰國派遣留學生到中國的數量在所有國家中名列前茅。中國每年也對數百名泰國教育官員提供資助,讓他們到中國進行課堂觀摩和訪問。因此,這些學生和官員帶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教義和觀點回到泰國,此種作法是非常有效的宣傳。

孔子學院還在泰國各地贊助了各種活動,例如2018年10月在清邁大學(Chiang Mai University)舉辦的中國文化節,來自清邁地區16所學校的學生參與了這項活動,其中包括:時事問答、書法課,以及與中國語言和文化相關的團體表演比賽。

根據《環球時報》和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 VOA)報導,2016年至2017年約有3萬名中國學生在泰國念書,這一數字是2012年入學人數的2倍。

這些學生被視為「中國軟實力的延伸」,通常都是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的成員,該組織是管理在中國境外就讀外國學院、大學和其他教育機構的中國學生和學者的機構。許多各地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都存在爭議,因為它們與中國大使館之間有著明顯的資金和權力關係。

根據《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和《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進行的調查發現,中國領事官員「定期與CSSA溝通,按地區劃分小組,並為每個地區分配一名大使館聯絡人,負責傳遞安全訊息──以及偶爾的政治指令──給小組主席們」。此外,一些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根據意識形態明確審查其成員,排除那些持不同觀點的人」以符合中共核心利益。

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也會施加直接的政治壓力,例如,在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被告知,即將參加CSSA選舉的中共黨員候選人將「受到優先考慮」。

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還與北京合作,推動親中議程並打壓西方校園中的反華言論。這些組織會對有關中國人權侵犯的演講進行抗議,騷擾對西藏主權和中國對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鎮壓等問題發表立場的演講者和同學,並試圖審查有關中國與香港關係論壇上的評論。在某些情況下,CSSA和其他中國學生團體的成員,甚至被指控為北京從事間諜活動。有證據證明,這些組織在泰國的運作方式也非常相似。

最後,在泰國出現愈來愈多由中國政府和中國商業團體支持的泰中文化中心。中國文化中心於2012年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曼谷成立,是東南亞地區的第一家。這些中心主要舉辦提升泰國對中國的文化欣賞活動。儘管慶祝文化本身並沒有什麼不對,但經驗顯示,這類機構經常被用來支持更大力度的中國政治作戰和影響力行動,而這些行動有損其所在國家的利益。

高層訪問、會議和間諜

如前所述,中國和泰國官員之間的高層互訪在今日很常見,自2014年5月以來,互訪頻率大幅增加。這些場合包括:泰國總理帕拉育訪問北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曼谷,以及許多泰國高級官員定期訪問中國。這些訪問還擴展到其他雙邊關係,幾乎包括了所有泰國和中國各部門的內閣官員、企業和銀行負責人、教育工作者和新聞工作者。

當然可以說,這只是正常的外交活動,不一定是政治作戰。然而,這些類型的訪問是統戰工作的核心,並且在北京被視為在泰國運用政治作戰成功的指標。訪問者經常呼籲共同的經濟利益以及兩國人民間的共同文化和親情聯繫。例如,根據泰國華文報紙《世界日報》報導,在2018年11月,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張春賢訪問泰國期間,強調泰國將從一帶一路中獲得的「實際利益」,並「鼓勵海外華人利用 『距離優勢』 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加緊合作」。

此外,當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於2019年2月在清邁與泰國外交部長董恩.帕瑪威奈(Don Pramudwinai)進行「戰略磋商」時,王毅表示「中國和泰國是全面戰略合作夥伴」,可以「密切戰略溝通,加強戰略合作,攜手為『該』地區和平穩定與發展做出積極貢獻」。他還表示,「中國願意攜手泰國推動『一帶一路』與東協的連接總體計畫,促進區域連通性和可持續發展,成功舉辦中國東協媒體交流年,提升國防和安全合作水準,推動中國東協關係和東亞合作的發展,並取得更大的進展。」在這些戰略磋商中,王毅邀請帕拉育參加在北京舉行的第二屆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表示他希望帕拉育的訪問「將為兩國進一步推動互利互惠的友好合作提供機會」。

同樣地,在泰國主要教育機構和大學舉行的會議和其他論壇中,時常會看見中國的積極參與和觀點。通常,中國會有一支龐大的官方隊伍,很少或根本沒有美國或其他反對派的聲音被邀請參加。一個名為「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的智庫,會資助、協調和參與各種此類軍事和學術會議以及其他論壇和交流。然而,這個智庫實際上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部的一個分支,國家安全部是中國主要的間諜組織之一,以其對全球性進行的假訊息和情報行動,以及其他合法研究和分析而聞名。

不一樣的風向:中泰社群媒體攻防戰

除了一些例外,通常泰國社群媒體不是親中的,因此如果讀懂泰語,通常很容易辨別中國贊助的「網路大軍」的帖子。一些部落客付費發表的文章常被廣泛閱讀,旨在改變對中國的負面看法。由於在社群媒體上抱怨中國遊客是一個主要議題,因此建議的帖子主題通常類似「中國人總是視泰國人為朋友,所以泰國人也應該這樣做」或「泰國人應該了解中國人的心理:中國人以前很窮,所以我們應該理解他們現在的行為方式」。

一些在泰國頗受歡迎的網站和部落格,例如「新東方展望」(New Eastern Outlook),據報導是由俄羅斯贊助的,但包含親中的宣傳主題和訊息。還有一些證據顯示,與中國結盟的「五毛黨」或「五毛網軍」,是由中國付費的線上評論員組成,他們受僱操縱輿論並攻擊中國的批評者和其他目標。在中共的支持下,他們確實試圖影響泰國輿論;然而,就目前而言,這些評論員並沒有被認為具有強大的影響力,因為他們的評論往往寫得很糟糕,而且「措辭幼稚」。

有時,中國極端民族主義的網路酸民(trolls),被戲稱為「小粉紅」,他們會以一種引起泰國網民反彈的方式來影響泰國。2020年4月,一名泰國演員對推特(Twitter,現已改名X)上一張將香港列為國家的照片「按讚」後,中國小粉紅們淹沒了他的社交媒體平台;最終,該演員為自己「談論香港時不夠謹慎」而道歉。但中國網友在《環球時報》等大型宣傳媒體的幫助下,持續攻擊這位演員和他的女友,並挖掘出其他涉嫌違法行為。就在那時,泰國人開始在網路上反擊,這場惡搞活動最終失敗了(編按:即 #nnevvy 網路罵戰)。

《中國滲透:揭開中共不戰而屈人之兵的隱形攻勢》,凱瑞.葛宣尼克( Kerry K. Gershaneck)著,余宗基、簡妙娟譯,今周刊出版
《中國滲透:揭開中共不戰而屈人之兵的隱形攻勢》,凱瑞.葛宣尼克(Kerry K. Gershaneck)著,余宗基、簡妙娟譯,今周刊出版
索引
中國對泰國進行政治作戰的目標、策略和對象
從產官學界到網路,熊貓如何影響大象?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