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黃之鋒/從李波事件看被失蹤的香港
香港的書局報攤向來總有一角擺著各種中共政壇的揭秘書藉,什麼周永康獨家內幕垮台之路、習近平崩盤危機後院失火、太子黨財閥高官秘密交易等……,以中共政壇人物大頭照作封面,附以誇張得不能再誇張的大字粗體標題,香港人故然對這些真確程度成疑的書籍提不起什麼興趣,但當作政治花邊以獵奇心態閒時一讀,一直也頗受遊客歡迎,特別自中國政府在十多年前實施港澳個人遊(亦稱自由行)以後,隨著大陸訪港旅客持續增加(2014年達5千萬人次)。遊客區的書局報攤總愛把這種書藉擺在當眼處吸引遊客購買,甚至漸漸成為大陸旅客的常見手信。
位於香港市中心購物區的銅鑼灣書店,表面聽起上來只是一間普通書店,但當它的店門擺著《2017習近平崩潰》和《江澤民大勝習近平》,可想而知整店對政治敏感書籍的重視程度,終令它成為近日政治風波的源頭。自去年10月起,銅鑼灣書店4名股東(桂民海、呂波、張志平和林榮基)先後「被失蹤」,雖則傳媒在事件曝光以後仍有跟進報導,但或許4人是在大陸和泰國發生事故,最終只引來本地零星關注。
本以為事件就此不了了之,想不到操縱整場「被失蹤」的黑手,終從大陸和外地伸往香港,書店股東李波自上週三(2015年12月30日)下午離開書店倉庫後便失蹤,他的妻子待至當晚收到丈夫致電表明「自已需要配合調查,沒有那麼快回來」,根據來電顯示為「廣東深圳」,才得知丈夫身處中國大陸境內,但香港警方卻表示入境處並沒有李波的出入境紀錄,而他本人的護照和回鄉證卻尚在家中。
因著出版敏感政治題材書籍,下午身處香港境內安然無恙,晚上便被不明人士軟禁於中國大陸境內,終引來全城輿論聲討以及國際傳媒報導,即使李波後來親筆撰寫「平安信」,被詮釋為幕後黑手意圖為事件降溫的作法,但當信裡聲稱「我急需處理有關問題,不能讓外界知道,已採取了自己的方式返回內地」,反證實李波在缺乏身份證明文件的情況下,突然以「自己方式」成功進入大陸境內,多少可證實內地人員非法在港擄走港人,實在教人心寒。

曾以為香港兩字,是最佳保障

「被失蹤」本來是偶爾翻閱報章中國版,或在六四燭光晚會才會聽到的術語,與香港人也有頗大的距離,即使在一河之隔的大陸維權人士常因發表不利於政權的言論或刊物,換來被拘捕、監禁,甚至人間蒸發的下場,實在從來沒人會想過類似事情會在香港發生。這次「被失蹤」事件,比那些電視劇集人物在被蒙面兇徒軟禁在隱蔽地方的橋段更為可怕,因為目標人物是被內地人員從香港越過邊界關口,強行擄至中國大陸,跨越邊境才是關鍵所在。
曾經,我們以為「香港」二字就是最佳保障,不論你支持結束一黨專政,抑或香港獨立建國,甚至是天滅中共云云,只要一切言論和活動留於香港境內進行,而非跨越邊界進入大陸宣揚相關政治訴求,均不會受到人身安全和性命的威脅。然而,「被失蹤」事件發生至今,連同李波合共5名銅鑼灣書店股東和員工尚未恢復人身自由,本來《基本法》列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和出版自由,「除國防和外交事務以外,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更是中英兩國在《聯合聲明》給予港人的承諾,但今天內地人員居然離譜得跨境擄走香港居民,只引證一國兩制終將逝去,因它已被中共摧毀得體無完膚。
更甚的是,「被失蹤」事件讓我們驚覺港中兩地的執法邊界,原來在大陸眼中只是虛有其表,公安和內地人員不能來港執法是普通常識,但當北方政權覺得香港特別行政區裡的某些異見份子需要「整治」一下,自然有無視司法程序和法官裁決的旁門左道,正如中共黨報《環球時報》在社評清楚表明︰「如果是內地警員去香港對李波採取強制行動,把他五花大綁塞進警車帶過檢查站,那肯定不行。然而全世界的強力部門通常都有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既達到開展工作的目的,又不跨越制度的底線。」
此時此刻,什麼法治精神、三權分立、無罪假定的原則通通可以置諸後腦,對中共來說連香港警察和行政機關亦不須忌諱,只需要派幾個並非直屬執法機關的彪形大漢來港,以近乎綁架的方式帶走異見份子,再疏通一下擄回大陸境內,事就這樣成了。 縱使過往我們因著中共對港加強干預,以及民主進程停滯不前,早就控訴一國兩制危在旦夕,但《中英聯合聲明》所給予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卻勉強容讓這城由1997年至2046年裡保持相對程度的司法獨立,因為司法獨立正正保障香港的異見份子不會遭到「被失蹤」和「被自殺」的下場,至少香港和中國大陸還有這明顯的分別。
怎料,在銅鑼灣書局跨境被擄事件發生以後,我們卻發現香港這個城市連一個居民的人身安全也不能保障,香港領土邊界以外的不明人士可入境隨意擄走異見人士,即使我曾言香港餘下不足31年時間,便要在2047年迎接「一國兩制」在五十年不變結束後的大限,並呼籲港人爭取住民自決,處理香港二次前途問題下的主權爭議,可惜殘酷的現實是中共根本不會給予香港人有31年時間慢慢準備。
香港之所以是香港,是因為香港擁有高度自治和司法獨立,但當「一國兩制」下的《基本法》根本不能保障港人的政治權利,甚至是最基本的人身自由,只慨歎李波「被失蹤」,不只證明香港異見份子也會突然跨境被擄,更顯示香港也「被失蹤」,因為最難能可貴的地方,已隨著李波被擄已被中國因素消逝。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