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讀者投書
羅冠聰/從香港認同看周子瑜事件
16歲藝人周子瑜因揮舞中華民國旗而被大陸民族主義狂熱份子指責為「台獨份子」,及後被迫拍下如ISIS人質般的道歉片段。事件曝光後,堅持「一中各表」、「九二共識」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稱「周子瑜,歡迎回家!」彷佛好像周子瑜揮舞中華民國旗是走了「歪路」,悻悻然道歉、稱自己為「中國人」才是走回「正路」。
這個情景讓我想到一個地方的歷史──香港。80年初香港前途談判,鄧小平明言香港前途問題的討論不是「三腳凳」,只有中國和英國能夠制訂香港未來路向,香港人在主權移交時對自身的前途是不具備任何話語權。早在前途談判前,中國希望取回香港的主權,而英國的佈局是希望加速香港發展,以香港作為籌碼,換取來自中國大陸更大的經濟利益。這樣的格局,與以黃安為首的大陸網民(中國)、周子瑜(香港)和韓國經紀人公司JYP(英國)的陣容相映成趣。
從事件發展推演,基於其母公司JYP害怕被中國封殺,周子瑜因環境壓力而出面解釋,並稱自己是「中國人」,承認只有「一個中國」。周子瑜不情願的演出,正正象徵著她的命運其實是落在中國群眾和其公司的共謀協定中,只能夠跟從他們的指示表演。
香港在1997年經歷主權移交,「回歸」一詞是中國和香港兩地的官方定性,以示香港這個殖民地時期迷失的「兒子」終於「回歸」到母親的身邊,投回中國大陸的懷抱,貫徹一個中國、不容分裂的民族主義大夢。類近「遊子歸家」的國族主義修辭,其實與朱立倫的「歡迎回家」和黃安在周子瑜道歉後表示的「我們終於等來這一天!我們又爭取回一個認同祖國的好孩子!」有異曲同工之處。
這種修辭的內涵,正正指涉著本身被指責的目標是在迷失和過渡至「中國人」的中間狀態,沒有一個清晰和立體的身份認同。這也是香港主權移交時與周子瑜的根本分別,周子瑜的一代本身就有著「天然獨」的身份認同。在國際層面,台灣是「主權備受挑戰的國家」,國家內部已形成一種扎根本土、與中國無關的身份認同,國旗是其象徵和代表。
這種身份認同教育,除了在正規政治歷史教育中,亦是透過日常生活直接內化在普通市民的價值觀內。揮舞中華民國國旗以示國籍,對周子瑜而言是合情合理、稀疏平常的事,具體地展示自己為「台灣人」。這個舉動最後卻被暗示是走了「歪路」,說是「台獨份子」,正正揭穿了「一中各表」的假象:中國共產黨不容許台灣主權在「備受挑戰」的狀態,而是以戰爭心態一舉將其殲滅。
但中共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中共無形的手不能完全伸進台灣的社會,唯一的作用就是以樹立民族敵人來消弭和掩蓋內部矛盾。周子瑜就是被鎖上戰靶的敵人,或者在「回到正途」後快速輕鬆地置換為迷途知返的形象,中國沙文民族主義者以獵食這些真正/被扣帽子的「台獨份子」獲得莫名的快慰和獲勝的自豪。
這種中國國族主義色彩濃厚的修辭技巧,是我們需要認真審視和警惕的一環。香港和台灣都有相當獨特的本土歷史,我們不需「迷途知返」,反而是「繼續上路」,尋找自身的本土定位。從修辭對抗這種中國官方意識形態,香港不是「回歸」,而是「被移交」;周子瑜不是「回家」,而是「被迫遷」。
政治和娛樂圈,都是靠群眾吃飯的事業。在商業邏輯下,周子瑜被迫捨棄自己的基本價值,來取悅在中國大陸國族沙民主義薰陶下的網民;但在政治上,我們可以以此作為槓桿效應,把守護本土的台灣選民、甚至香港人吸納過來。
這種層面的爭論,已超越藍綠對抗的範疇,成為每個人如何定位自身身份、關於「存在」的問題。只要對台灣,甚至香港有感情,都必然會有反抗的情緒滋生,對抗中國的霸權。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