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董思齊/「子瑜道歉事件」的民族與性別思考
在許多民族主義的研究中我們可以清楚發現,女性一直是民族受難的最大證據。以韓國來說,我們清楚地看見「慰安婦」就是韓民族受到外來壓迫的重要象徵,亦是凝聚韓民族團結的重要議題。 
然而,在由女總統領導的韓國,韓國民眾積極抗議爭取慰安婦權益的同時,我們卻發現韓國的人氣藝人經紀公司「JYP娛樂」竟然仿效伊斯蘭國的作法,讓年僅16歲的旗下台灣女藝人周子瑜一邊看稿,一邊用顫抖的聲音發表認錯聲明。 
子瑜在影像中憔悴的容顏與遲疑的語音,實在是令人難以相信其認同「一個中國」的言論會是出自肺腑之言。而另一方面,韓國經紀公司的這番作為亦顯示,即便已經出現女總統,韓國仍是個對女性壓迫與極度不尊重的社會。 
這段道歉影片一推出之後,隨即被台灣的網友們瘋狂轉傳。從民族主義的角度來看,這段影片造成狂大的反彈聲浪的理由在於:身為未成年女性的子瑜,她所受到的委屈,儼然已成為「台灣民族」巨大受難的象徵。 
雖然整件事件的始作俑者是過氣的前台籍黃姓藝人,但子瑜所屬的韓國經紀公司的表現也非常耐人尋味。在子瑜道歉影像公佈之後,JYP的社長朴軫永隨即發表聲明表示:「我及我們公司沒有替子瑜的父母培養好子瑜(作者按,此處韓文原文其實是教導而非中文譯文中的培養之意),是我和我公司的巨大失誤。」 
而細觀全文,我們可以發現這個沒有教導好的失誤,指的則是:「對於給中國朋友們造成的傷害,我真心地表示深深地歉意⋯⋯(中略)。和一個國家合作,應該尊重其國家的主權、文化、歷史以及人民的情感」。 
簡單的說,朴社長想表達的是:「我感到很抱歉,因為我和公司沒有代替子瑜的父母好好教導周子瑜,讓她體認到自己身為『中國人』的這個事實。」雖然大家都知道朴軫永社長的這番話是為了保留巨大的中國商業利益,但這番言論卻明明白白地傷害了台灣人的感情,因為他並未考慮到應該尊重台灣的主權、文化、歷史以及人民的情感。 
姑且先不討論朴社長與其公司是否有能力與資格代替子瑜的父母教導子瑜成為中國人,在子瑜道歉影像在網路上出現的同時,幾位友台的韓國朋友(女性)竟不約而同地在她們的臉書上貼出一張黑白照片,並說子瑜的道歉模樣,讓她們聯想到以下這張照片的主角。 
Fill 1
韓國選手孫基禎在1936年柏林奧運馬拉松賽贏得冠軍。(圖片來源:https://namu.mirror.wiki)
韓國選手孫基禎在1936年柏林奧運馬拉松賽贏得冠軍。(圖片來源:https://namu.mirror.wiki)
這張照片的主角是獲得1936年柏林奧運馬拉松冠軍的孫基禎選手。1936年,在日帝統治之下出身於朝鮮的孫基禎選手,奮力地奪下了馬拉松賽的冠軍。然而站在頒獎台上的他卻全無喜悅之情,因為即便獲得了無上光榮,但頒獎典禮上演奏的是日本國歌,他身上的運動服則繡著日本的太陽旗。孫選手默默地低下了頭,並且用手上的橄欖枝葉遮住了運動服上的太陽旗。
在韓國獲得日本向慰安婦道歉的同時,JYP幫子瑜寫稿並強迫子瑜道歉的當事人,顯然都忘掉了那被壓迫的歷史曾帶給韓民族的傷痛。更可恥的是,他們甚至還協助壓迫者將類似的傷痛複製在其他民族的身上,而這個受害者還是位未成年的女性。不論背後有何理由與動機,實在都應該接受最嚴厲的道德譴責。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整個子瑜事件其實就是因為男人搞出亂子(黃安與製造九二共識的政客),以及男人沒有承擔的勇氣與guts(JYP的朴軫永社長)之下,使得一位無辜女子因而受到迫害。這不禁讓我想起台灣女性政治專家黃長玲教授的一番言論:台灣和韓國為何會出現女性總統,還不都是因為男性政治人物留下了一堆無法收拾的爛攤子,才會讓兩個國家有機會出現女性領導人。 
雖然子瑜道歉的影像令人萬分不捨與義憤填膺,同時也傷害到台韓兩國之間維持不易的情誼。但選前一夜所發生的這件事再次凝聚了台灣的人心;而選後台灣的未來,則很可能將由女總統來帶領前進。 
我想,這正是所謂的「天佑台灣」吧!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