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聲音地圖/No.005:吳朋奉
攝影

No.005

Name:吳朋奉/台灣演員

Location:臺北市,中山區

Date:2016年6月1日,晚上7:53

Text:〈死金龜仔〉/吳朋奉(改編)|〈俯視〉/辛波絲卡(原作)

錄像長度:1’37”

聲音長度:1’13”

「我卡早是文青,真正的、寫詩的那一種,當年很多報紙都刊過我的詩,那時,30出頭歲吧,真的是詩人,而且我是用台語寫的。」吳朋奉說。
吳朋奉這樣的演員,戲好得無庸置疑,角色上身,渾然天成,從舞台劇、電影到電視,眾家搶著要,聊起戲劇,他全然自信,坦率真切。至於他是文青、詩人這件事,身邊親近點的朋友都知道,但一說起這塊,他卻用了太多過去式。
還記得電影《父後七日》,吳朋奉飾演一位會寫詩的師公,是真實的他與戲中的他的融合角色,讓人印象深刻。其中讓人絕倒的一幕,是他掏出寫滿創作的筆記本、朗誦起詩作:「我幹天幹地幹命運幹社會/你又不是我老爸/你給我管這麼多?」氣口飽足,慷慨激昂,還有押韻,讓人捧腹,一時間,大家都讚他演得入裡,台味十足。於是,他的詩人本色又模糊了、為人淡忘了。
「很奇怪吧,吳朋奉要唸辛波絲卡。」
面對一般人可能會產生的好奇,他索性也自嘲,其實,吳朋奉改編辛波絲卡,源自一部戲。2005年,在兩廳院實驗劇場,吳朋奉演出《浮浪貢練習曲:黑俠,碰風真人solo講古》,一部三個段落構成的獨角戲,「那時要處理最後的8分鐘段落,我想起辛波絲卡,她〈俯視〉裡的意象:死亡、絕望,但其實沒發生什麼事的。」
小時候,他在一部漫畫裡看過末日景象,一眼瞬間,「那時起,我就很喜歡人類社會即將滅絕、被恐龍還是其他什麼摧毀過夷為平地的那種意象,那種人類就剩下沒多少時間可活的情境,直到現在,還很喜歡。」
幾回閒聊,總感受到吳朋奉的隨性、豁達,「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這句話,他說過好幾次,可能末日滅絕的意象也太深植他的心底,「我沒有留下什麼的想法,不像很多人,還專門訂個櫃子來裝作品啊、檔案啊,我有什麼作品、剪報,就塑膠袋一裝,放在角落牽蜘蛛絲,久了看到,撥一撥,也不知道撥乾淨沒。」他笑開了。
這次【聲音地圖】的邀約,其實一度勾起他過去曾萌生的「留下一些聲音」的計畫想法,畢竟表演是他的吃飯傢伙,其中聲音的表現,自然也是他引以為豪的。但才開了個頭,他又說:「啊我其實不那麼care,沒有就算了,不見就算了,反正帶不走。」
這樣的吳朋奉哪!直到最後,他擺手跟我們說再見,轉身也毫不留戀,叼著煙,穿越馬路,瀟灑背影。
0:00 / 1:40

聲音地圖_吳朋奉

吳朋奉朗讀自己創作的〈死金龜仔〉一詩,改編自辛波絲卡詩作〈俯視〉。(聲音長度1分13秒)

〈死金龜仔〉/吳朋奉(改編)|〈俯視〉/辛波絲卡(原作)
水雞停落來看  路邊一隻死金龜仔 翻腹 曝到乾 繼續死底日頭內底ê蟬仔聲 趴哩趴哩ê西裝也擱穿甲好勢好勢 六隻腳囥甲整整齊齊置頂八卦和下八卦 死甲安份守己  沒人知影也沒人吵 沒血沒目屎 沒哀傷ê死亡 m̄免送出山 連作鬼嘛不會輪到我 沒感染性彼種物件 人才會講:今仔日發生一件重大ê代誌 代誌若雞規  m̄是消風就破去  忘記變空氣 藍色ê今仔日ê天 真水 死一隻金龜仔  沒什米代誌
Fill 1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聲音地圖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