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地圖╱No.002:黃健瑋
攝影

No.002 Name:黃健瑋╱台灣演員 Location:台北,中興橋下沙洲 Date:2016年1月29日,下午1:34 Book:《長路》(The Road)╱戈馬克.麥卡錫(Cormac McCarthy)著、毛雅芬譯╱麥田出版 錄像長度:1’21” 聲音長度:3’30”

「這本書,2008年出版的時候我就看過了,我對末日題材有興趣,自己以前也試著書寫過類似故事。我想是因為對於物質文明的毀壞歸零(原始)感到嚮往,身邊被安排好的事情太多了。
2015年10月中,我出發中國一個半月的舞台劇巡迴旅程,帶了幾本書,想重看這本,也帶了。最後是在武漢大學校門口外的一間咖啡廳看完的。整個旅程孤身一人的時間很多,很容易思考。我在那咖啡廳,看到我所選擇唸的那段,安靜而激動了起來,哭了。
那時候我正對面有一個男學生,正帶著透明塑膠手套吃手扒雞。咖啡廳有手扒雞很屌。我不敢哭出聲,很荒謬。我當然想起女兒,知道我終有一天不知遠近會離開她。我希望在那之前我對她想說的話能說完,覺得焦慮,因為有些想對她說的話我還在尋找,希望來得及。
約莫如此,所以選擇這段。不過其實,我最初是想選張愛玲傾城之戀的末段,但書我借人了,不在身邊,這是另一件事了。」
「報導者!我知道。」跟黃健瑋介紹報導者、邀請他參與聲音地圖時,他是這樣回應的。幾乎是第一時間,他就選定了《長路》。
科班出身,有型也認真,但他不是花美男,沒有富背景,他是一步一步,穩踏著一條名為職業演員的長路。
演員是戲的靈魂。2015年年中,僅6集的電視劇《麻醉風暴》備受矚目與討論,將劇中醫師主角的頹廢、敏感、邊緣與失語滯澀詮釋得絲絲入扣的,就是黃健瑋。而在此前,在電影《白米炸彈客》、林奕華舞台劇《恨嫁家族》、《紅樓夢》等作品中,黃健瑋的表現早讓人難以忽視。
懷抱著對3歲女兒的情感,對終將到來的未來的焦慮與易感,他是這樣為大家朗讀出《長路》的。
0:00 / 1:40

聲音地圖╱No.002:黃健瑋

聲音地圖╱No.002:黃健瑋

孩子在風裡嗅出溼塵,便走上大陸,自夾道棄物撿拽一方層板,拿石塊釘立木桿,搭就晃搖不實的斜頂篷;然而天未落雨。他留下火槍,攜手槍遍尋郊野探找食物,卻空手而回。男人牽握他手,吁喘不已。
你得自己走下去,我不能陪你了,但你要繼續走。你不知走下去會遭遇什麼,但我們一向幸運,所以你自己也能交上好運。走下去你就懂了,沒關係。
我不行。
沒問題的。走了這麼遠走到這裡,你要繼續往南,照以前的方法過日子。
你會好好的,爸爸;你要好起來啊。
我不會好了。記得隨時帶槍;去找好人但不要輕易冒險,不能冒險,懂嗎?
我想陪你。
不行。
拜託你。
不行;你有你的使命。
我不會做。
你會。
是真的嗎?真的有神派的使命?
是真的。
在哪裡?我不知道在哪裡。
你知道啊;使命在你心裡,它一直一直在那裡;我看得見。
拜託帶我走。
不行。
拜託,爸爸。
我不行。我不能攬孩子一起死;我以為我能做到,但我真的不行。
你說你永遠不會離開我。
我知道;對不起。但我全心全意愛你,永不改變。你是世上最好的人,向來是世上最好的。我不在你還是可以跟我說話;你跟我說話,我會回答,慢慢地你就懂了。
我聽得見你嗎?
會啊,你會聽見;就跟你想像的對話一樣,你會聽見。多練習,不要放棄,好嗎?
好。
好。
爸,我好怕。
我知道。但你不會有事的;我相信你會交好運。我不能再說話了,不然又要咳嗽。
好,爸爸,你不要講話;沒關係。
他沿大路行走,到不再有勇氣繼續為止,便返回營地。爸爸睡著了,他走進板篷落坐他身邊,看顧著他。他閉上雙眼對他說話,其後猶閉雙眼側耳諦聽;其後又練習一遍。
Fill 1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聲音地圖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