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兒童新聞專題:戰爭與和平

圖文故事

戰火下的黑暗之光──被迫離開家的烏克蘭孩子和他們的新家

(插畫/鄭涵文)

「男孩在吃拉麵的時候,

隔壁的花斑貓在打哈欠。

隔壁的花斑貓在打哈欠時⋯⋯

隔壁的小米在按遙控器。

隔壁的小米在按遙控器的時候⋯⋯

遠在山上的一個國家的男孩倒了下去。」

這是日本作家長谷川義史的繪本《我吃拉麵的時候⋯⋯》說的故事。

同一個時間,在世界上不同的地方,許多不一樣的事在發生,有的孩子在吃拉麵,有的孩子在看電視,有的孩子在拉小提琴,也有的小孩在打水、在放牛、在街頭賣麵包,也有的國家的孩子可能因為戰爭,失去家園、甚至生命。在此時此刻的現在,便有許多烏克蘭的孩子因戰爭而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從2022年2月24日,已有高達400萬的烏克蘭人民離開家園成為難民,其中近150萬難民是孩童,他們被逼離開自己的學校、家園。但世界最殘酷最黑暗的時刻,往往也是最能展現人性善美光彩的時刻。

以下10張照片,是《報導者》攝影記者楊子磊在收容烏克蘭難民最多的國家波蘭,以鏡頭紀錄下殘酷戰爭中溫暖的一面,被迫離開家的烏克蘭小朋友,在波蘭人對他們展開的溫暖雙臂裡,有志工陪伴、有玩具物資提供,有人也找到了暫時的新家。

Fill 1
2022年3月13日傍晚,在烏克蘭與波蘭的邊境關口,一群帶著孩子的女性正要徒步通過國界,由於戰爭爆發後烏克蘭限制18至60歲的男性公民離境,因此逃亡的隊伍中多數都是母親與孩子。(攝影/楊子磊)
2022年3月13日傍晚,在烏克蘭與波蘭的邊境關口,一群帶著孩子的女性正要徒步通過國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爭爆發後,烏克蘭限制18至60歲的男性公民離境,因此逃亡的隊伍中多數都是母親與孩子。(攝影/楊子磊)
Fill 1
3月13日,在氣溫接近零度的深夜裡,一群剛抵達波蘭國境的烏克蘭孩子在公路旁烤火取暖。(攝影/楊子磊)
3月13日,在氣溫接近零度的深夜裡,一群剛抵達波蘭國境的烏克蘭孩子在公路旁烤火取暖。(攝影/楊子磊)
Fill 1
在波蘭東部接近烏克蘭邊界的公路旁,來自世界各地的志工準備了各種物資與食物,讓方才抵達的烏克蘭家庭能夠在此歇息。3月13日晚間,一位烏克蘭女孩在志工的協助下挑選自己喜歡的布偶。(攝影/楊子磊)
在波蘭東部接近烏克蘭邊界的公路旁,來自世界各地的志工準備了各種物資與食物,讓方才抵達的烏克蘭家庭能夠在此歇息。3月13日晚間,一位烏克蘭女孩在志工的協助下挑選自己喜歡的布偶。(攝影/楊子磊)
Fill 1
在接近烏克蘭邊界的波蘭城鎮梅迪卡(Medyka),許多烏克蘭難民通過國界後在這裡搭上了前往其他城市的巴士。3月15日中午,一個孩子搭上車之後望著窗外的景色。(攝影/楊子磊)
在接近烏克蘭邊界的波蘭城鎮梅迪卡(Medyka),許多烏克蘭難民通過國界後在這裡搭上了前往其他城市的巴士。3月15日中午,一個孩子搭上車之後望著窗外的景色。(攝影/楊子磊)
Fill 1
在梅迪卡的一處公路旁的物資站,一個抱著布偶的烏克蘭孩子試圖與人分享他手中的糖果。(攝影/楊子磊)
在梅迪卡的一處公路旁的物資站,一個抱著布偶的烏克蘭孩子試圖與人分享他手中的糖果。(攝影/楊子磊)
Fill 1
在波蘭邊境的梅迪卡,許多烏克蘭的民眾在此等待巴士,一個志工與等候搭車的隊伍中的孩子玩耍。(攝影/楊子磊)
在波蘭邊境的梅迪卡,許多烏克蘭的民眾在此等待巴士,一個志工與等候搭車的隊伍中的孩子玩耍。(攝影/楊子磊)
Fill 1
波蘭東南方的城市普熱梅希爾(Przemyśl)在戰爭爆發後湧入大量逃難的烏克蘭民眾,而地方議會會堂如今已作為難民收容中心使用。(攝影/楊子磊)
波蘭東南方的城市普熱梅希爾(Przemyśl),是波烏兩國來往的重要交通關卡。在戰爭爆發後,此地湧入大量逃難的烏克蘭民眾,而地方議會會堂如今已作為難民收容中心使用。(攝影/楊子磊)
Fill 1
華沙市中心的霍爾大型體育場館如今作為烏克蘭難民的收容中心使用,許多孩子在臨時設置的遊戲室裡玩耍。(攝影/楊子磊)
在波蘭首都華沙市中心,霍爾大型體育場館如今作為烏克蘭難民的收容中心使用,許多孩子在臨時設置的遊戲室裡玩耍。(攝影/楊子磊)
Fill 1
法比安(Monika Fabjan,右4)與來自烏克蘭的漢娜(Hanna,左2)兩家人在法比安住家的客廳裡合影。戰爭爆發後,許多波蘭家庭決定打開家門接待逃難的烏克蘭家庭。(攝影/楊子磊)
波蘭的法比安(Monika Fabjan,右4)與來自烏克蘭的漢娜(Hanna,左2)兩家人,在法比安住家的客廳裡合影。戰爭爆發後,許多波蘭家庭決定打開家門接待逃難的烏克蘭家庭。(攝影/楊子磊)
Fill 1
羅曼紐克(Agata Romaniuk)的家中有一幅圖畫,是她接待的烏克蘭家庭中一個6歲的女孩迪娜(Dina)所畫,畫中有許多她在這個屋子裡認識的事物。迪娜與母親如今已啟程前往丹麥的哥本哈根。(攝影/楊子磊)
羅曼紐克(Agata Romaniuk)的家中有一幅圖畫,是她接待的烏克蘭家庭中一個6歲的女孩迪娜(Dina)所畫,畫中有許多她在這個屋子裡認識的事物。迪娜與母親如今已啟程前往丹麥的哥本哈根。(攝影/楊子磊)

進入更多新聞現場,請看: 〈俄烏戰爭日誌:報導者在波烏邊境見證戰火下的面容〉 〈【波烏邊境影像故事】逃離戰火的人們,跨越國界後遇見的「第一條街」〉 〈「這也是我們的戰爭」:三組波蘭家庭,與他們接待的烏克蘭「客人」〉 〈成為新前線的波蘭面對歷史性抉擇:更擁抱民主,或支持獨裁化極右政府?〉

誰幫我們完成了這篇文章

攝影/楊子磊 學過畫畫,直到有天發現自己總是在畫照片裡的人事物,於是轉而拿起照相機,將人的故事留在照片裡。 設計/鄭涵文 曾任記者寫很多字,現下更專心畫畫。平生無大志,喜用圖像化繁為簡、嘰嘰喳喳說故事。成就感來自觀者看圖後的會心一笑。 文字、核稿/楊惠君 從沒有手機和電腦的時代開始當記者。記者是挖礦人、是點燈人、是魔術師──要挖掘世界的不堪,為喪志的人點燈,將悲傷的事幻化成美麗的彩虹⋯⋯常常會失敗,但不能放棄去做到。 責任編輯/陳韻如 新聞系畢業後,就投入編輯這份工作,非常努力讓每一篇報導都美美的呈現在讀者面前,希望你也喜歡這篇文章。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