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週年

遊行、合唱、悼念

「不遺忘」的一週:反送中屆滿週年,全港遍地集會再起

(攝影/陳朗熹)

反送中運動6月9日屆滿週年,根據港警近期發布數據,過去一年內,有近9,000人被捕、超過16,000顆催淚彈被發射。在滿一年的這一週,香港各處都發起了集會活動,人們以遊行、合唱〈願榮光歸香港〉、悼念致意等方式,紀念在運動中受傷、被檢控、甚至喪失生命的人們。

一年前,609大遊行有103萬人上街、616大遊行200萬人集會,一年後,在港府因應COVID-19疫情頒布的「限聚令」,以及緊縮的言論自由和警察治理下,上街的人減少了、遊行更持續遭到警方驅趕,與一年前的香港,已不可同日而語。

6月9日:反送中一週年,流水集會式遊行再起

6月9日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一週年,香港網民在網路上發起「香港人抗爭一週年港島區大遊行」,號召民眾在下班後,以流水集會的方式遊行,港島的夜晚閃起點點亮光。

2019年的6月9日,港府強力推動《逃犯條例》修例,引發香港人不滿,當天有超過103萬名港人,身穿白衣,沒有準備任何裝備,上街遊行,要求港府撤回條例。但一年後,上街的民眾大幅減少,人人戴著口罩或面具,遊行持續遭到警方驅趕甚至逮捕,與一年前不可同日而語。

香港網民從數週前就已經醞釀集會遊行的活動,準備紀念香港反送中運動一週年。從下午開始,香港各個區域都有數十至上百不等的民眾,自發性地發起「抗爭一週年七區聯合和你Lunch」的活動,在各地商場舉起抗議標語,高喊口號,以及合唱〈願榮光歸香港〉
〈願榮光歸香港〉是一首香港連登網友為反送中共同創作的原創歌曲,2019年9月11日被改編成管弦樂團與合唱團版,MV上傳到YouTube後一夕爆紅,成為反送中運動代表性歌曲。
等歌曲,以快閃的方式表達對香港與中國政府的不滿。
Fill 1
9日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一週年,香港網民在網路上發起「香港人抗爭一週年港島區大遊行」,號召民眾在下班後,以流水集會的方式遊行。中環的夜晚因而閃起點點亮光,部分民眾高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手勢。(攝影/陳朗熹)
9日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一週年,香港網民在網路上發起「香港人抗爭一週年港島區大遊行」,號召民眾在下班後,以流水集會的方式遊行。中環的夜晚因而閃起點點亮光,部分民眾高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手勢。(攝影/陳朗熹)
Fill 1
近千位帶著口罩的市民高舉開啟手電筒模式的手機,喊著「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也有人舉著「香港獨立」的旗子在遊行人群之中,喊出「香港獨立,唯一出路」。(攝影/陳朗熹)
近千位帶著口罩的市民高舉開啟手電筒模式的手機,喊著「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也有人舉著「香港獨立」的旗子在遊行人群之中,喊出「香港獨立,唯一出路」。(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警方部署動作收緊,甚至截查富德樓行人

由於港府仍維持「限聚令」,對於抗議民眾的聚集亳不寬容,也不給予不反對通知書,反送中運動一週年的遊行,網民採取的是「流水式集會」。

香港網民雖然在網路上號召「香港人抗爭一週年港島區大遊行」,但因擔心警察提前在網民號召的區域部署警力,所以一直沒有宣布遊行地點。到了下午5點30分左右,網民才在Telegram與其他的社群網路上宣布集會地點在中環的遮打花園。港警得知集會地點之後,隨即在遮打花園部署警力,從下午6點左右開始在現場拉起封鎖線截停並搜查路過的民眾,並且也多次用麥克風表示民眾的行為屬於「非法集結」,要求民眾離開。

網民得知警方已在遮打花園部署後,隨即改變集會地點到皇后大道。於是,近千位民眾在傍晚7點左右開始,手中打著手電筒的手機,並高舉手機,開始在皇后大道遊行,讓港島的傍晚閃起點點亮光。港警也改變部署地點,並且多次在皇后大道、德輔道與中環的地區衝鋒,驅散聚集的民眾。

此外,警方在遊行前也在部分地點派駐大批警力,包括灣仔軒尼詩道上的富德樓就被警方駐守、截查進出者證件,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和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都被查。富德樓裡有香港眾志的辦公室、一些異議性社團還有獨立書店等。

Fill 1
港警在街頭部署,準備截查驅離參與遊行的民眾。(攝影/陳朗熹)
港警在街頭部署,準備截查驅離參與遊行的民眾。(攝影/陳朗熹)
Fill 1
港警在遮打花園周圍部署警力,從下午6點左右開始在現場拉起封鎖線截停並搜查路過的民眾。(攝影/陳朗熹)
港警在遮打花園周圍部署警力,從下午6點左右開始在現場拉起封鎖線截停並搜查路過的民眾。(攝影/陳朗熹)
Fill 1
港警在遮打花園周圍搜查路過的民眾。(攝影/劉貳龍)
港警在遮打花園周圍搜查路過的民眾。(攝影/劉貳龍)

中環53人遭逮補

傍晚7點左右,近千位帶著口罩的市民出現在皇后大道上,高舉開啟手電筒模式的手機,喊著「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五大訴求分別是:
  1. 徹底撤回《逃犯條例》修例。
  2. 撤回612遊行暴動定性。
  3. 承諾必不追究反送中抗爭者。
  4.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權濫暴(包括612暴力清場721警黑合流811血腥鎮壓)。
  5. 全面落實雙真普選。
、「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也有人舉著「香港獨立」的旗子在遊行人群之中。傍晚7點30左右,防暴警察在德輔道中衝鋒,民眾隨即散去,混亂中也有數人遭到逮捕。

防暴警察驅散遊行參與者不到10分鐘後,民眾又再回到馬路上;雙方來回多次,但因人潮四處移動,警方也無法阻止民眾零星佔領街頭。

在傍晚8點左右,警方為了追捕市民,一度追入港鐵中環站內,並且短暫將中環站的出口封閉。接近9點時,警察在港鐵香港站截查市民,暫時封鎖香港站的出口,阻止記者進入採訪。在中環與德輔道,不少民眾仍零星在馬路與人行道上聚集,並且喊口號示威,部分區議員持續在警察防線前調停和爭取空間,但也持續有年輕男女被警方截查。警方再度在德輔道中衝鋒驅散市民時,發射胡椒彈,並有數人遭到壓制逮捕。

晚上10點多,港警於德輔道中一帶截查、逮捕多人,皆雙手上索帶,包含義務急救員和兩位區議員。警方在Facebook表示,截至凌晨在中環一帶拘捕共53人,涉嫌參與非法集結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

Fill 1
防暴警察帶走被截查的民眾。(攝影/劉貳龍)
防暴警察帶走被截查的民眾。(攝影/劉貳龍)
Fill 1
防暴警察在德輔道中衝鋒,混亂中有數人遭到逮捕。(攝影/劉貳龍)
防暴警察在德輔道中衝鋒,混亂中有數人遭到逮捕。(攝影/劉貳龍)
Fill 1
流水般的民眾散布於中環皇后大道、德輔道等處,警方不斷截查路人。(攝影/陳朗熹)
流水般的民眾散布於中環皇后大道、德輔道等處,警方不斷截查路人。(攝影/陳朗熹)

6月12日:全港同唱榮光,台北連線聲援

6月12日,則是2019年港警發射第一發催淚彈一週年的日子。網民們在網路上發起了「全港同唱〈榮光〉
指〈願榮光歸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示威者創作的代表歌曲。
」的運動,號召民眾晚上8點於香港島、九龍、新界的指定廣場與商場合唱,表達對港府以及對中國政府強行制定《國安法》的不滿。另外,香港市民也跟部分泛民派區議員合作,在各區舉辦反送中一週年的影像與照片的展覽。

一年前的今天,香港民眾為了反對《逃犯條例》的修例,自發從2019年的6月11日深夜11點,以包圍金鐘立法會的方式阻止《逃犯條例》修例二讀;而在去年6月12日下午3點40分左右,警方向群眾發射了第一枚催淚彈,開啟反送中運動衝突的起點;根據香港警察近日統計,港警截至2019年底,已發射超過1萬6,000顆的催淚彈,逮捕了近9,000人。故今年6月12日,香港民眾發起紀念這個改變香港的重要日子。

Fill 1
民眾在沙田廣場聚集並喊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口號。(攝影/劉貳龍)
民眾在沙田廣場聚集並喊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口號。(攝影/劉貳龍)
Fill 1
民眾在商場觀看反送中運動展覽。(攝影/劉貳龍)
民眾在商場觀看反送中運動展覽。(攝影/劉貳龍)
Fill 1
沙田廣場裡,不少民眾帶著旗幟和標語。(攝影/劉貳龍)
沙田廣場裡,不少民眾帶著旗幟和標語。(攝影/劉貳龍)

立法會議員被捕,記者與市民遭人持刀攻擊

6日晚上7點左右開始,在旺角、沙田、銅鑼灣等地有民眾聚集。在旺角,民眾手舉5與1的手勢,表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在銅鑼灣SOGO廣場聚集的民眾則是以手機手電筒,照亮了香港的夜晚;在沙田,民眾揮舞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獨立」等旗幟。而各處商場都唱著〈願榮光歸香港〉,這首歌目前被許多反送中支持者視為香港國歌。

防暴警察在各地駐守,並且以麥克風擴音要求民眾離開,截查路過的民眾,大量警察站崗也讓人群不敢聚集。在旺角,警民多次發生口角,警方數次舉起藍旗企圖驅散民眾。而在銅鑼灣,警方在晚點8點忽然衝鋒,並逮捕2位民眾。而在8點半左右,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在銅鑼灣勸警方冷靜時,被警方拉到封鎖線內搜身,最後被逮捕、帶上警車。過程中有人向許智峯道謝,而他在上警車前大聲說道:「香港人加油!香港人撐住!」

另外,晚間9點半左右,警方舉起藍旗後衝入銅鑼灣東角道的金百利商場,在推擠過程中將幾位原在附近擺設街站的「中學生行動籌備平台」成員壓倒在地,包括用膝蓋壓住一名女學生的肩頸。同一時間在觀塘地區,當紀念活動結束、人們正要散去時,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忽然衝出,持刀欲襲擊香港《大紀元時報》記者,另一名保護記者的市民因而中刀流血;砍人的男子隨即遭到一旁的市民和警察制伏。事後證明該疑犯曾為民建聯前社區幹事。

Fill 1
民眾在旺角展開遊行。(攝影/陳朗熹)
民眾在旺角展開遊行。(攝影/陳朗熹)
Fill 1
旺角街頭。(攝影/陳朗熹)
旺角街頭。(攝影/陳朗熹)
Fill 1
警方晚間開始舉藍旗警告。(攝影/陳朗熹)
警方晚間開始舉藍旗警告。(攝影/陳朗熹)

言論自由緊縮,學生聲援被解職老師

從12日下午開始,各地都出現小型反抗港府介入言論自由的活動。位於九龍塘的香島中學,因為一位藝術老師准許學生在音樂考試時演奏〈願榮光歸香港〉,最後被學校以不續聘的方式解職;為了聲援這位老師,香島中學學生自行組織的「學生本土關注組」發起了中學生人鏈的活動,數十位至百位身穿黑衣與中學制服的學生在下午2點左右,於該校外圍拉起人鏈,手持標語,高呼口號。但在人鏈開始10多分鐘後,港警抵達現場後,學生則平和散去。

另外,過去兩天,曾任保安局局長、現任新民黨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提出,港版《國安法》通過後,香港應該要成立「行政長官安全委員會」與解放軍交換情報,嚴密控制香港社會。她認為成立「行政長官安全委員會」後,該單位的人手可以參與軍事演習,與解放軍更加深入合作。

Fill 1
警方在旺角街頭設置許多禁聚點,禁止民眾聚集。(攝影/陳朗熹)
警方在旺角街頭設置許多禁聚點,禁止民眾聚集。(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一年間近9,000人遭捕,最年輕11歲

根據港警在9日公布的數字,反送中活動一年來已經有8,986人遭到逮捕,其中未滿18歲的未成年人有1,609人,占了被捕人數的17.9%,年紀最輕的是11歲;其中有一位17歲的未成年人,從去年11月至今年5月為止,總共被警方逮捕9次。而在這將近9,000位遭到逮捕的人裡,有1,808人遭到警方起訴,控訴的罪名包括:暴動罪、襲警與藏有攻擊性武器等。

而台北12日晚間也有十多個民間團體在西門町舉行「反送中一週年,煲底
香港立法院會示威區的俗稱。
來相見」的紀念活動,連線聲援香港;與會者頭戴象徵香港示威者穿戴的黃色安全帽,拉起「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以步行繞著西門商圈,為香港禱告。他們並喊著「拒絕國安法、台灣撐香港」的口號;各團體認為,台灣只有持續關注香港,才能不讓香港變成第二個新疆。
Fill 1
台灣數十個聲援香港反送中團體在西門町舉行步行禱告,響應香港。(攝影/楊子磊)
台灣數十個聲援香港反送中團體在西門町舉行步行禱告,響應香港。(攝影/楊子磊)
Fill 1
台灣數十個聲援香港反送中團體在西門町舉行步行禱告,響應香港。(攝影/楊子磊)
台灣數十個聲援香港反送中團體在西門町舉行步行禱告,響應香港。(攝影/楊子磊)
Fill 1
台灣數十個聲援香港反送中團體在西門町舉行步行禱告,響應香港。(攝影/楊子磊)
台灣數十個聲援香港反送中團體在西門町舉行步行禱告,響應香港。(攝影/楊子磊)

6月15日:反送中首位犠牲者逝世週年,近萬港人悼念

6月15日,是反送中運動第一位犠牲者梁凌杰逝世一週年的日子,晚間香港民眾穿著黑衣、戴口罩在各地舉行悼念。悼念的人群從下午5點開始聚集到梁凌杰逝世的太古廣場附近,4人一組輪流獻花致意,一直到晚間10點左右,太古廣場仍聚集大量悼念的民眾,排隊的人龍看不見盡頭。在香港各區也有數百至千位舉行悼念的民眾,人手一支蠟燭、讓香港的夜晚燭光閃閃。

2019年6月15日,梁凌杰一個人在太古廣場綜合商場的施工的棚架上,身穿黃色雨衣、架起標語與海報抗議香港政府企圖強行修改《逃犯條例》;當時警消到場多次要求梁凌杰離開棚架,但在談判未成後,梁凌杰在當日傍晚9點左右爬出棚架墜樓,送往醫院後不治死亡。梁凌杰也成為反送中運動中,第一位死亡的示威者

警方後來也在梁凌杰的家中,發現一封控訴港府濫權的信件與交代後事的遺書。隔日激起200萬人參與遊行,打破香港史上遊行人數紀錄,遊行中首度提出五大訴求
當時的五大訴求為:
  1. 不能檢控示威者。
  2. 警方取消將運動定性為暴動。
  3. 追究警方開槍責任。
  4. 撤回送中惡法。
  5. 林鄭月娥下台。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黃色雨衣成示威標誌

梁凌杰逝世一週年的日子,香港網民在網路上號召民眾在晚間7點於太古、金鐘、屯門、天水圍等地舉辦悼念活動。港警在下午3點左右,在梁凌杰去世的太古廣場拉起封鎖線、截查往來民眾;在傍晚6點,香港警方在官方Facebook上表示有「可疑人士」在太古廣場「集結及叫囂」,要求民眾不要違反限聚令,儘快離開,但民眾晚間仍然在香港各地身穿黑衣、戴口罩參加悼念。

15日下午開始,香港各地都有民眾自發性悼念梁凌杰。在美孚巴士總站天橋附近的馬路上,有人留下黃色雨衣樣式的塗鴉,寫上「他墜落,但一切沒有落幕」。太古廣場從下午5點左右,就已經有近百位身穿黑衣、並在胸口上佩戴白絲帶的民眾帶著白色花束到現場致意、哀悼。

Fill 1
15日下午開始,香港各地都有民眾自發性悼念梁凌杰。(攝影/陳朗熹)
15日下午開始,香港各地都有民眾自發性悼念梁凌杰。(攝影/陳朗熹)
Fill 1
民眾自發性排隊獻花悼念梁凌杰。(攝影/陳朗熹)
民眾自發性排隊獻花悼念梁凌杰。(攝影/陳朗熹)
Fill 1
民眾在太古廣場獻花悼念梁凌杰。(攝影/陳朗熹)
民眾在太古廣場獻花悼念梁凌杰。(攝影/陳朗熹)

太古廣場千人排隊致意

大約在傍晚6點左右,來到太古廣場的悼念花壇前致意的人數約有千餘人,也有港媒稱逾萬人。也因為前來致意的民眾並沒有走到馬路上,有序的在人行道上排隊,這讓太古廣場輻射出去的人行道上,出現身穿黑衣的人龍,不斷加入的人潮超過百米,看不見盡頭。

傍晚6點30分左右,一位身穿黃色雨衣帶著V怪客面具的民眾來到紀念花壇旁邊,手裡拿著「永垂不朽」的紙板,靜靜站在一旁悼念,不少民眾上前與黃雨衣男子擁抱。一位戴口罩的市民拿著吉他抵達紀念廣場,自彈自唱〈唱哈雷路亞〉(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與〈願榮光歸香港〉等歌,悼念的民眾也一起合唱。

而在太古廣場商場的內部,6點開始就有民眾在商場裡揮舞「香港獨立」、「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並起有人拿著「他不是自己跳下去的,他是被政權推下去的」以及「只要未死、永不退場」等標語。還有民眾在商場的外牆上,掛上黃色雨衣,並在雨衣上寫下幾位在反送中運動去世的人名與日期。

入夜後,民眾開始在紀念花壇附近擺放蠟燭,也有民眾在悼念壇附近擺設了十個燈箱裝置,燈箱上分別有「R.I.P法治」、「R.I.P ONE COUNTRY TWO SYSTEMS」等字樣。一直到晚間10點左右,仍有大批民眾在排隊準備獻花致意,現場氣氛莊嚴平和。直至11點半,一群防暴警察敲盾衝往祭壇、踐踏白花,揮舞著警棍和胡椒噴霧,吆喝民眾和記者離開。

Fill 1
民眾自發性悼念梁凌杰。(攝影/陳朗熹)
民眾自發性悼念梁凌杰。(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索引
6月9日:反送中一週年,流水集會式遊行再起
6月12日:全港同唱榮光,台北連線聲援
6月15日:反送中首位犠牲者逝世週年,近萬港人悼念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