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強權與反撲.絕望與希望

令港人和世界催淚的一天

612的日與夜——香港反送中運動影像紀實

12日凌晨起,香港反送中的民眾逐漸走上街頭,太陽升起後,立法會綜合大樓、港鐵金鐘站周邊主要幹道都有滿滿人潮。無論是站在馬路上吶喊的人們,還是在天橋上默默注視的民眾,現場瀰漫出一種勢要阻止立法會《逃犯條例》修改草案二讀辯論的氛圍。多數人身著黑衣,配戴口罩、護目鏡,有序地佇立在立法會門前,不時有掌聲雷動,為運送物資、為開道、為站立在身邊的同道者鼓舞。路上有不少磚頭被挖出,除了延續「抗議者對抗警方」的象徵意義,也成為防禦工事的道具。

11點左右,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突然通知議員更改大會時間,但目前並無宣布接下來開會的具體時刻。

下午3點48分左右,警民衝突升高,示威者一直想挺進示威區,警方接著發出多波的催淚瓦斯,嚇阻示威者,立法會示威區冒出濃濃煙霧,十分嗆鼻,有些民眾和警察眼睛和背部受傷。也有不少年輕人試圖用水或其他物品降低催淚瓦斯功效。

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4點左右召開記者會時,原本以「騷亂」形容示威者用磚頭攻擊警務人員的行為「非常危險,可以殺人」,表示「示威者再不停止,將可能終身後悔」。但警方在5時42分發佈的新聞稿中,標題是「警方採取行動制止暴動」,以「暴動」來形容612民眾的示威活動。

5點到6點間,警方一路從龍和道、添美道逼近,並不斷發射催淚瓦斯、橡樛子彈、布袋彈,給立法會周邊清場。6點左右,示威人潮已退到夏愨道和紅棉路。地上隨處可見散落的催淚瓦斯空殼、彈殼。

傍晚8點後,示威者被警方各種方式逼退四散,人群一直退到金鐘、中環的美國銀行中心天橋。13日凌晨2點鐘左右,群眾散去。

這是香港人心痛且無法從記憶抹去的一天。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陳朗熹)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陳朗熹)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吳逸驊)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陳朗熹)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陳朗熹)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陳朗熹)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吳逸驊)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吳逸驊)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陳朗熹)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陳朗熹)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陳朗熹)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吳逸驊)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陳朗熹)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陳朗熹)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吳逸驊)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吳逸驊)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吳逸驊)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陳朗熹)
Fill 1
反送中、香港
(攝影/陳朗熹)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