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強權與反撲.絕望與希望

香港反送中運動分析

反送中運動與雨傘革命、魚蛋革命有何不同?

立法會附近添馬公園及龍和道被群眾佔領。(攝影/AP Photo/Kin Cheung/達志影像)

香港「反送中條例」抗議活動12日仍在持續,立法會周邊聚集大批民眾,與警力對峙。11時,立法會主席宣布延遲二讀會議,具體時間另行通知。

這次的反送中運動引起各國關注,它們和香港近年兩次社會運動:雨傘革命、魚蛋革命有何不同?《報導者》採訪經歷過前兩場革命與運動的專家,整理出反送中運動5大特點。

此次香港「反送中條例」的抗議活動,與2014年9月26日持續79日的雨傘革命以及2016年的旺角警民衝突(魚蛋革命)相比,有幾個不同。

1、示威者一舉佔下立法會南北主要幹道

2014年雨傘革命時,民眾的聚集是從香港立法會為核心,擴散出去,主要集結於立法會南邊的夏𢡱道、東西兩邊的添美道和添華道,範圍遠至東邊的灣仔與西面的中環。傘運期間,香港勇武派青年嘗試攻北邊的龍和道,但均很快被清走,未長時間佔領;但這一次反送中運動,立法會周邊4條主要幹道都有滿滿的人潮。12日上午連金鐘道也佔領成功,能否持續還要觀察。

反送中運動熱點

2、無領袖+全副口罩抗爭

2014年雨傘革命群眾佔領馬路時,多名學生已因前夜的重奪公民廣場行動被捕,人群和學生在928佔領馬路時,紛紛喊出「釋放黃之鋒」、「釋放學生」的口號,但這次反送中運動是無領袖抗爭與集結;一些面戴口罩、遮掩面容的青年持話筒向民眾作出留守呼籲,也獲得民眾的掌聲,但民眾已不會去質疑那些不願表露身分者是「鬼」(之前的運動民眾會質疑抗議者是臥底警察,此次這樣的指摘減少很多)。

年輕人大部分都戴上口罩、有的人甚至自備眼罩和安全帽。在樂禮街和夏𢡱道上,有人傳遞保鮮膜等物資,來防護警方施放的催淚彈。一來是擔心警方強勢的胡椒噴霧,另一方面他們也不想被認出,因為過往幾年對上街者加重的刑罰,讓年輕人有更多的心理準備。

Fill 1
反送中運動、雨傘革命、魚蛋革命、香港
在夏愨道進行防禦工事的示威者。(攝影/吳逸驊)

3、防線前出現被挖起的磚頭

磚頭的意義在香港的語境裡,是抗議者對抗警方的工具。第一次出現是在2014年12月雨傘革命中,試圖佔領龍和道那晚,有人撿起或挖出街上的磚頭,但被當時的學聯學生領袖阻止。2016年2月旺角警民衝突時,年輕人第一次向警方丟出磚頭。這次反送中運動,走在路上,能看到不少磚頭被挖出,也有年輕人推著單輪手推車,撿磚頭進車內。這顯示抗議者面對警方的布袋彈、橡膠彈,積極自保。

4、警察佈防未停歇且裝備更齊全

6月9日的反送中抗議裡,警方第一波就出動了俗稱「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小隊,速龍比防暴警察更兇,他們主力保護立法會及政府總部,以防有人佔領。警方刑事情報科負責監察及跟蹤「重點人物」,刑偵探員則負責拘捕行動。與之前兩次運動相比,反送中運動中警察的佈防更強大,到處是警車,警方裝備也不同,從布袋彈、橡膠彈,以及大型噴槍的催淚水劑,目標驅散示威者。此次驅趕記者和對記者搜身的例子也較之前多。

從11日晚上到12日凌晨,一直到現在,凌晨3點立法會前的警方曾有換班,警力沒有減少;不過面對上萬民眾聲援,警方未有積極阻止民眾佔領道路,僅嚴守通往立法會及特首辦公室等地的防線。

Fill 1
反送中運動、雨傘革命、魚蛋革命、香港
在夏愨道戒備警方發射胡椒水壓制示威者小規模衝突。(攝影/吳逸驊)

5、各種市民力量的升級與參與

此次罷市罷工罷課,各行各業都加入,而且有特別多的大公司默許員工彈性請休。而這樣的參與抗爭和佔領的升級,很快地在過去兩天內迅速醞釀起來,大家有默契地在612這個日期不上班,而是去立法會,這也跟之前兩次抗爭的路徑不同。此外,有不少人開著車故意把車熄火,停在馬路上。有公車、私家車、貨車等;也有人拆除路邊警方設立的防護欄,讓更多人進入這4條幹線,這在雨傘運動時也出現過。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