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強權與反撲.絕望與希望

現場直擊

彈擊爆眼、臥底抓人、地鐵催淚彈──港警811「血色鎮壓」

8月10日、11日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動中,香港警察的鎮壓力道大幅增強,警棍敲打盾牌的聲音、以及催淚彈刺鼻的味道,讓全城有如戰場。尖沙咀、銅鑼灣與灣仔等地原本是旅客到訪香港必去的地點,但在這個週末,鮮紅色的血,讓這些地方瀰漫著驚恐與不安;幾個地鐵站也遭警方無差別攻擊。12日,港澳辦記者會指稱「香港出現恐怖主義苗頭」,情勢詭譎。

10日晚間,港警在尖沙咀強行逮捕一位沒有穿戴示威者裝備的白衣女子後,民眾不滿警察執法標準的情緒持續發酵。11日上午,民眾在深水埗與港島東開始和平遊行示威,警方在傍晚7點左右,於灣仔地鐵站附近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示威者開始散布至尖沙咀、葵芳、太古、銅鑼灣多處進行「快閃」集結示威。

從晚間7點開始,香港多處開始傳出民眾遭到警方殘暴攻擊的消息。一位女性在尖沙咀疑遭布袋彈射穿眼罩,導致毀容、右眼恐永久失明。拒絕出示委任證的便衣在銅鑼灣假扮示威者,混入其中、挑起紛爭並協助抓捕,過程中以武力導致多位示威者受傷、血濺街道。

警方為了追捕示威者,追入新界的葵芳地鐵站並射擊催淚瓦斯彈,讓地鐵站及空調系統中充滿刺激性物質,無論是港鐵工作人員或民眾皆受到影響。防暴警察與速龍小隊也在港島的太古地鐵站追擊示威者,並且在手扶梯附近推擠導致民眾與示威者摔落手扶梯,並在與民眾不到一公尺的距離射擊鎮暴子彈,太古站內充斥呼救、斥喝及不斷的子彈射擊聲,有如殺戮戰場。

8月11日,香港警察殺紅了眼。

「他們已經不再只是遵守命令而已了,他們是真的想打人!」一位香港記者描述警察過度執法,他認為警方已經不是在維護治安,而是蓄意攻擊民眾,企圖製造恐懼。

隔日警方記者會上,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多次拒答有否警員曾裝成示威者,只強調警員在行動中曾喬裝成不同人物,「切合當時環境,就會扮那些人。」11日共拘捕149人,6月至今累計有700人被捕。而至於傷者眼睛是否因布袋彈而受傷,警方表示原因仍不確定。

社會上一般認為,會導致警方態度轉變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前警務處副處長劉業成回鍋。劉業成在升任警務處副處長前後主持過鎮壓雨傘運動、旺角衝突還有習近平訪港維安等事務,讓社會對他有鐵腕嚴厲的印象。

他退休後,8月9日又被招回任職於編制外的警方高官,加上中國政府在8月初明言表示支持香港警方「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才會令原本宣示維護香港民眾安全的警察的形象漸漸模糊、令人見而生畏。

8月12日下午,港民發起「黑警還眼」行動,表達對警方長期來過度使用武力的不滿。大批群眾往香港國際機場內集結,下午3點許入境大廳已被塞爆,香港機場管理局宣布,當日所有航班取消。6時許,原在機場的示威者陸續乘搭公共交通工具,或徒步往東涌方向,離開機場。後續行動規劃,仍在網路群組蔓延。

Fill 1
香港、反送中
8月11日遊行期間,多名示威者佔領深水埗馬路。(攝影/劉貳龍)
Fill 1
香港、反送中
反送中集會人士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閉目默哀。(攝影/陳朗熹)
Fill 1
香港、反送中
有一群自稱「福建幫」人士在北角地區聚集,聲稱要保衛家園,擊退黑衣示威者。(攝影/陳朗熹)
Fill 1
香港、反送中
遊行隊伍經過一面巨型屏幕,上面顯示正在飄揚的中國國旗。(攝影/陳朗熹)
Fill 1
香港、反送中
多名示威者佔領銅鑼灣馬路。(攝影/陳朗熹)
Fill 1
香港、反送中
有示威人士快閃金紫荊廣場,並噴上示威訴求字句和貼上標語。(攝影/陳朗熹)
Fill 1
香港、反送中
警方在尖沙咀使用催淚彈,示威者以水和鐵蓋反制。(攝影/劉貳龍)
Fill 1
香港、反送中
香港警方在銅鑼灣清場期間拘捕示威者。(攝影/陳朗熹)
Fill 1
香港、反送中
一群銅鑼灣街坊將警察喝退。(攝影/陳朗熹)
Fill 1
香港、反送中
警方在尖沙咀清場期間拘捕示威者。(攝影/劉貳龍)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