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續追蹤】看見《廢墟裡的少年》後 政府怎麼做?
攝影
《報導者》11月初推出《廢墟裡的少年》深度專題,揭露台灣高達兩萬名高風險少年,因家庭失能、社會資源未逮,不僅成為從事高危險行業的童工、部份少年甚至被利用淪為犯罪人口,報導引起相關單位重視。
立法委員劉建國、李麗芬今天(11月10日)與《報導者》共同舉行「廢墟裡的少年-看見他們,幫助增能」公聽會,會中專家建請勞動部成立少年就業輔導單位、並修改 《勞工保險條例》,讓微型企業也強制納保,從保障就業安全開始,逐步強化這些少年的社會保護網。
《報導者》本系列專題引發極大迴響,不少讀者寫信與電話詢問提供這群少年少女工作機會與教育經費的可能,特別對於故事裡噴農藥的「土豆」的處境感到不捨。今天公聽會中,全台近15個青少年NPO與會,陳述他們在全台各地看見的「土豆們」的故事。
來自台南永康的陽光真愛青少年關懷協會總幹事許素芬,投入風險少年的安置與照顧長達35年,她一上台就止不住淚水,她說,過去一周,她送走兩個輔導過的少年,「有兩個孩子自殺死掉,我希望我堅強。一個是國中籃球場自殺上吊死掉,他很認真在塑膠工廠工作,但沒有家庭,自殺了。另一個是小孩子(指少年)養小孩子,面對感情受挫,自殺死掉。」
許素芬反問:「我們(政府)鼓勵人家結婚生子,但現在已有的少年,失家的少年,我們為什麼不能好好照顧?」
來自台中的張秀菊基金會主任彭俊雄也表示,他輔導少年9年,也做過生輔員,他遇到太多的「都市土豆們」。他說,在六都,即使大台中市也只有一個青少年中心,「離開台北這個圈,我們是另一個國度的人」,他懷疑,政府的資源到底在哪裡?他說,社工是一群沒有工具與資源,就算石頭也得 拿來用的人。
長期協助少年的民間單位都認為,目前最大的困境是政府給少年的資源太少,而且是分割式、未整合,更未把少年當做重要的關注議題。
宜蘭得安關懷協會李建清執行長說,他們很努力地服務失學失業的「雙失」少年,但最大的困難是「我們很努力做,但很難撈到學生」。他說,儘管長期承接教育部青年署的計畫,但中輟及中離生通報屬於教育部國教署,而高職生又牽涉技職司,光是同個部會都沒有資料整合。
究竟怎麼「看見」邊緣少年並找出他們,提供他們就業與學習的需要,政府官員對民間團體的回應多半是「只要你們把孩子帶來政府部門,我們都有資源可以提供協助」;在場民間團體對於這個被動的回應感到無奈,也覺得荒謬。
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秘書長葉大華表示,長期以來,在政府資源分配裡,少年是最後的順序,政府只考慮到催生,但做為未來社會公民的少年們卻是被忽略或跳過的;此外,少年被視為保護性的業務,僅被納入衛福與社政部門,但也同樣重要的勞動部門,卻未曾把青少年當做業務主體。
失家與家庭失功能的少年,究竟最需要的是什麼?
長期陪伴少年的民間團體認為,少年跟兒童的需求並不相同,少年是要自立,要就業培訓 ,才能成為社會成熟的公民。
乘風少年學園副執行長李君儀說,少年可能只是需要一個長期穩定的社工,陪伴他們找工作、投履歷,但政府政策將少年切割成不同服務流程,第一線社工疲於奔命,難以做到預防性的家庭服務。
長期關心少年議題的監察委員王美玉也參與此次公聽會,她說將持續監督各部會落實少年照顧,一方面提昇兒少保社工人力與待遇,解決社工流動率、經驗無法傳承的問題,另一方面要求社家署以全人觀點看待少年服務,應重視少年的生命權與人格權。
建議未來必須強制納保,以確保面臨職災時有所保障 ;另外,公聽會也建議勞動部成立青少年就業輔導單位,統一規劃青少年就業政策、專責人力與預算,並協助弱勢青少年穩定就業、具體提昇職場能力。
劉建國表示此次公聽會不會流於形式,他會持續監督各部會推展少年服務。他也將行文行政院,建議將來衛福部主責,定期召開跨部門聯繫會議,協調、整合少年的服務資源。
廢墟裡的少年
兩萬名被遺忘的高風險家庭孩子們

廢墟裡的少年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