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裡的少年_(攝影/余志偉)

廢墟裡的少年

兩萬名被遺忘的高風險家庭孩子們

2018.9.12 最後更新
他們是一群被政府和社會忽略的存在,兩萬名活在「高風險家庭」下的少年。
這群少年,無法選擇自己的家庭、生活條件,他們因家人貧困或重病或入獄等各種的不幸運,而命運多舛。其中有為數不少的人中學就輟學,從學習脫隊;也有不少的少年進入政府設立的安置體系,但在結束安置後很快被丟回社會,連社工都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有些少年為了糊口、或為了脫離家庭施加的暴力和壓力,被迫成為童工或少年工。
他們在農場與工廠裡搬運、做水泥工助手、裝潢助理、舉牌人、婚宴廣場服務生、夜市叫賣者、洗頭小妹、便利店店員⋯⋯,他們完全逸出法律規定,在勞動體系裡被雇主或工作環境剝削。我們在這群少年身上,目睹貧窮如何一代代複製。
這系列的深度報導,從影像到文字,試圖帶讀者從少年的視角出發,了解他們在困頓中如何努力工作與生活。但除了看見和挖掘真相,我們仍要追問,台灣的社福體系、教育體系、勞動體系如何遺漏了這群邊緣少年?公部門能怎麼提供合其所需的政策?社會與企業如何為他們打開機會之門?
(本專題已集結成《報導者》第二本專書:《廢墟少年:被遺忘的高風險家庭孩子們》
報導獲獎紀錄

2018卓越新聞獎(Excellent journalism award) 【深度報導獎】《廢墟裡的少年—兩萬名被遺忘的高風險家庭孩子們》

2018曾虛白新聞獎 【公共服務報導獎】《廢墟裡的少年—兩萬名被遺忘的高風險家庭孩子們》

2018台海新聞攝影大賽 【台海人物新聞類金獎】「15歲起我這樣養活自己」/余志偉

監製|李雪莉
記者|李雪莉、簡永達、楊智強、張瀞文
攝影|余志偉、林佑恩
影片|余志偉、林佑恩
資料整合|陳貞樺
設計|黃禹禛、林珍娜
工程|李法賢、余崇任、曾涵郁
合作媒體|今周刊
Fill 1
廢墟裡的少年

廢墟裡的少年

台灣有群少年,過著和自己年紀極不相稱的生活,遭遇多數人一輩子也未曾面對的幽暗。他們多來自「高風險家庭」。
2017.11.1
Fill 1
【江湖篇】幫會裡的少年兄

【江湖篇】幫會裡的少年兄

少年原生家庭的根基不穩,他們就到別處,尋找尊嚴和安全,那地方可能是宮廟,可能是黑道與堂口⋯⋯。
2017.11.1
Fill 1
【後安置篇】離院之後,一個人的戰鬥

【後安置篇】離院之後,一個人的戰鬥

每位安置機構社工都竭盡心力地照顧著孩子,卻又不約而同地擔心:我們把孩子照顧好好的,但他們離開以後怎麼辦?
2017.11.1
Fill 1
【教育篇】學校KPI為何讓少年們脫隊?

【教育篇】學校KPI為何讓少年們脫隊?

需要被補救的孩子是什麼時候被放棄,再也不學習?對生命千瘡百孔的孩子來說,學好國語和數學,人生會有什麼改變?
2017.11.1
Fill 1
【香港篇】社工要比黑社會更有吸引力

【香港篇】社工要比黑社會更有吸引力

全香港每天24小時,都有一群外展社工在街頭,窮盡力氣找出那些不被看見,卻需要協助的少年。
2017.11.1
Fill 1
【南韓篇】Haja Center讓中輟生決定學什麼

【南韓篇】Haja Center讓中輟生決定學什麼

「在這個社會裡,到底學習的意義是什麼?教育的意義是什麼?我們現在就是在討論到底可以做些什麼。」
2017.11.1
Fill 1
【台灣篇】飛夢林搭屋  給脫隊生家的溫暖

【台灣篇】飛夢林搭屋 給脫隊生家的溫暖

「被友善對待和看重,是身而為人的重要需求。」飛夢林不僅給孩子生活照顧,更提供了孩子對「家」的想像和溫度。
2017.11.1
Fill 1
【圖文故事】15歲起,我這樣養活自己

【圖文故事】15歲起,我這樣養活自己

這是少年土豆噴農藥的故事。15歲起,水泥工、上山拔菜,什麼粗活都做過。
2017.11.1
Fill 1
【後續追蹤】看見《廢墟裡的少年》後 政府怎麼做?

【後續追蹤】看見《廢墟裡的少年》後 政府怎麼做?

我們(政府)鼓勵人家結婚生子,但現在已有的少年,失家的少年,我們為什麼不能好好照顧?
2017.11.10
Fill 1
後來的土豆呢——如何協助廢墟少年脫離黑工市場?

後來的土豆呢——如何協助廢墟少年脫離黑工市場?

我們持續追蹤土豆及那些很早就開始童工歲月的少年少女,卻發現法令與政策的保護,反讓他們進退維谷。
2018.5.30
Fill 1
一封燒毀的爸爸遺書──沉默的藍領單爸與下一代

一封燒毀的爸爸遺書──沉默的藍領單爸與下一代

面臨全球經濟結構重組,許多底層男性的權威受到挑戰、偏離了理想的人生,走入一個無解甚至絕望的命運。
2018.7.2
Fill 1
孩子墜落前的那張網——待修補的補救教學與中介教育

孩子墜落前的那張網——待修補的補救教學與中介教育

"It takes a whole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 "要拉起一個小孩,不單是一位老師或一所學校能成就,而是要傾集體的力量。
2018.8.20
Fill 1
社工與他的脆弱家庭們——如何合力送孩子回安全的家

社工與他的脆弱家庭們——如何合力送孩子回安全的家

她想像的安全網是同心圓,最核心的角色是社工,第二層是支援網絡的工作者,最外圈則是社區裡的每一個人⋯
2018.8.21
Fill 1
過度傾斜的機構安置──為什麼幫失家兒找家這麼難?

過度傾斜的機構安置──為什麼幫失家兒找家這麼難?

受傷的孩子進機構後,物質上被照顧,身體也不再有傷,然而有些東西仍是機構難以給予的,例如家人般的愛。
2018.8.21
Fill 1
李雪莉/看見被拋入廢墟的少年

李雪莉/看見被拋入廢墟的少年

直到那一夜,搭上少年土豆的改裝車,在漆黑的鄉間馬路上狂奔,那一刻,我才真正理解這群活在邊緣少年的心情⋯
2018.9.13
載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