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台北、新北的228故事:被強押上車,從此一去不復返
2月28日上午9時,民眾沿路敲鑼打鼓遊行至太平町派出所,圍毆平日仗勢欺人的主管黃某;10時許再至本町(今博愛路)專賣局台北分局圍毆警員致死,打傷4人,焚燒存放火柴、菸酒及汽車、自行車。下午1時民眾湧向長官公署(今行政院)時,竟然被露台上的機關槍掃射打死一兩人。下午3時,台灣省警備總部司令部宣布台北市臨時戒嚴。下午2時,民眾占領新公園內台北廣播電台,向全省廣播。
3月2日,台北附近已開始動亂,台灣大學、延平學院、師範學院、及各中學代表一千人在中山堂開會。11時左右,陳儀通知把「緝煙血案調查委員會」改為「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他已私下告訴柯遠芬:「余已電主席速調廿一師一個加強團來台平亂。」
3月3日,台北市臨時治安委員會派新竹大流氓許德輝組織「忠義服務隊」維持治安,還把學生拉進來,叫廖德雄擔任副大隊長。3月4日,台北市恢復秩序。3月5日,蔣介石電告陳儀,「陳長官,已派步兵一團,並派憲兵一營,限本月7日由滬(上海)啟運,勿念。」
3月6日,王添灯擬定《二二八事件處理大綱》,對處理方針(即《三十二條要求》)擬以國、台、客、英、日語同時對中外廣播。3月7日,陳儀怒拒《四十二要求》(註)
關於「三十二條」與「四十二條」的考證請參考此連結
,大罵代表們無恥。
3月8日,憲兵藉口王添灯找人而帶走林桂瑞律師,一去不返。當晚軍隊藉口圓山海軍辦事處被暴徒圍攻而打死一百多名學生。3月9日台北市再宣布戒嚴,林頂立成立「特別行動隊」。當天下午羅斯福路與汀州路之間仙公廟廟會,兵仔出動掃射,闖入民宅濫殺。《大明報》記者艾璐生死於台北橋下。
3月10日,四三八團快速挺進控制台北至基隆之間各要地。晚上起特務開始肅清「市內奸偽」,秘密逮捕國代林連忠及李瑞漢、李瑞峯律師,台北大千酒家頭家杜媽思被兵仔洗劫家中財物未果,下午再被兵仔叫出去打死於路邊。25歲的林進益及一些鄰居在11日被槍決於中山北路(牛埔仔)馬偕醫院附近。10歲的小學生廖心平在延平北路口遭兵仔射殺,台北市參議員陳屋失蹤。一輛軍車駛入金山沿街掃射。3月11日,王添灯、林茂生、李仁貴、徐春卿、陳炘被帶走。淡江中學校長陳能通和教師黃阿統、盧園等三人遇害。
3月12日,《新生報》日文版編輯吳金鍊、總經理阮朝日,台北市參議員黃朝生被捕永遠失蹤。吳鴻麒在下午3點於高等法院上班時被帶走,3月13日,淡水鎮民代表李祖山及林石定被槍決。警總查封《人民導報》、《民報》、《中外日報》等。3月14日,王育霖律師在自宅被帶走。3月15日,在台北教十年北京話的徐征被捕後失蹤。
3月9日,吳南的大哥、三弟、五弟被抓走後,3月10日他和鄰居一起被押至巷口從背後中槍。陳鵬雲參加糾察隊,逃亡1年7個月,後又涉入台灣省工委會案關押15年。建中學生黃守義冤死於路上。廖進平因為批判警察蠻橫,在八里坌碼頭失蹤。他的兒子廖德雄代表學生參加處委會,起先逃亡,而後自首遭關押50多天。
以上僅能列舉一些資料,因為太多人受難了。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王添灯。黃秀婉與外祖父王添灯特展專題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王添灯。黃秀婉與外祖父王添灯特展專題合影。(攝影/潘小俠)
王添灯(1901-1947) 籍貫:台北市 受訪者:黃秀婉 關係:外孫女
外公於日治時期加入台灣文化協會,對政治社會問題,一向直言不諱。戰後擔任台灣省參議員及《人民報導》社長,對時政更不時批評,得罪不少官僚。二二八發生期間,外公參與組織二二八處理委員會,並代表處委會對外宣讀32條要求,3月7日傍晚,外公最後一次向全省人民廣播,宣讀處理大綱及陳儀行政長官拒絕的實情,宣布「我們並無本省、外省之分,我們的目標是要打倒貪官污吏,希望全體同胞繼續奮鬥!」軍隊抵台後,他拒絕眾人勸告去避難,3月11日清晨,被人押上吉普車後音信全無,彷彿人間蒸發,什麼被殺,被燒死都全是傳言。
外公是「為民喉舌」而犧牲的烈士,不是受難者,我們以他為榮,以他為台灣人犧牲而驕傲。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林茂生。林忠志與祖父林茂生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林茂生。林忠志與祖父林茂生合影。(攝影/潘小俠)
林茂生(1887-1947) 籍貫:台北市 受訪人:林忠志 關係:孫子
阿公畢業於日本東京帝大,獲得哥倫比亞大學哲學博士學位。戰後出任台灣大學文學院代理院長及《民報》社長,經常揭露陳儀政府腐敗,雖參加二二八處委會,但無激烈言論,仍被當局視為眼中釘,而遭逮捕後「失蹤」。
我對阿公的印象都是從長輩得來的,父母親只告訴我阿公失蹤了,卻不知為什麼。直到我念高中時,某日父親看電視時大聲批判政府,受黨國教育洗腦的我還質問父親為何如此對政府不敬,父親氣得把他的房門關起來,後來母親終於告訴我阿公是二二八受難者。
作為受難者的第三代,我逐漸理解上一代受難心境。我們要求政府還給我們阿公受難的真相,他到底怎麼了?死,死在哪裡?再多賠償也換回不了阿公的命。政府要面對歷史,要做出交代!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林連宗。林信貞與父親林連宗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林連宗。林信貞與父親林連宗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林連宗(1904-1947) 籍貫:彰化市 受訪人:林信貞 關係:女兒
先父台中一中畢業,日本中央大學法學部畢業,大二即考上行政及司法雙料高考,1931年間台中開業,1945年8月底當三青團第一區隊長、省參議員,1946年當選制憲國大代表赴南京開會。1947年3月6日他被選為二二八處委會常委,3月10日無法搭車回台中,就去好友李瑞漢律師家借宿,傍晚4名特務及憲兵強行帶走李瑞漢、李瑞峯兄弟,先父一併被帶走,從此下落不明。
我是他唯一的女兒,在夢中一直盼望先父歸來,每晚問天空阿爸何時會回家。先母及我每日以淚洗面,我不敢向同學朋友甚至親戚透露先父的消息,如此可恨的政權,把一個忠黨愛國的正直人士弄得至今音信全無地過了65年,你說我不會恨國民黨嗎?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阮朝日。阮美姝手捧父親阮朝日照片,後方母親林素畫像為畫家郭柏川所繪。(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阮朝日。阮美姝手捧父親阮朝日照片,後方母親林素畫像為畫家郭柏川所繪。(攝影/潘小俠)
阮朝日(1900-1947) 籍貫:屏東林邊 受訪人:阮美姝 關係:女兒
先父自小聰慧過人,人稱「小孔明」,福島高商(今福島大學)畢業後,返台擔任阮家合股經營「長福商事株式會社」的董事長,並與友人合創屏東信託會社(華南銀行前身)。1932年赴台北任《台灣新民報》販賣部長兼廣告部長,1939年後為監事。期間又投資「朝日式木炭瓦斯發生爐自動車株式會社」,從事汽車製造。
戰後,應聘擔任《台灣新生報》總經理。二二八期間,他因氣喘臥病在床,未曾參加任何活動,卻在3月12日無故被捕失蹤。我還記得當時聽到外面許多社會人士被捕,情勢緊張,回娘家勸父親避風頭。他回答說:「我並沒有做什麼事,又沒有犯罪,為何要逃?」言猶在耳,當天即被捕一去不返,我這一輩子就是努力奔走找出他遇害的真相。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吳金鍊。吳蕭宏與父親吳金鍊、母親吳黃天賜全家福照片合影,照片右一為年幼吳蕭宏。(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吳金鍊。吳蕭宏與父親吳金鍊、母親吳黃天賜全家福照片合影,照片右一為年幼吳蕭宏。(攝影/潘小俠)
吳金鍊(1913-1947) 籍貫:台北市 受訪者:吳蕭宏 關係:兒子
先父台北師範學校及日本東京青山學院文學部畢業,戰後擔任《台灣新生報》日文版總編。由於日文版經常批判陳儀的失政,1946年10月25日被當局查禁,他改任報社副總編輯。1947年2月27日,憤怒的群眾包圍報社,要求他照實報導事件,他以政府禁止報導事件為由拒絕,群眾揚言火燒報社。李萬居社長遂同意刊登,不料3月12日他被人從報社強行押走,迄今生死不明。幾天後官兵至報社提供我們居住的宿舍,把所有家具、書籍丟在大雨中的路上。
從此母親避談關於父親的事情,我在彰化銀行工作,甚至連同受難者後代的同事也不相往來,並交代子女要謹言慎行,不可談政治。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蕭錦文。蕭錦文與青年照。(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蕭錦文。蕭錦文與青年照。(攝影/潘小俠)
蕭錦文(1927-) 籍貫:苗栗市 受訪人:蕭錦文 關係:本人
我曾去緬甸當日本兵,二二八期間於台北大明報社,住宿工廠內兼看管工廠。二二八當天我被鑼鼓喧天吵醒,我趕緊到專賣局分局時目睹專賣局「山仔」員工跳進大溝裡,被一些青年用石頭磚塊丟擲的場面。一名在台灣書店的上海人被我叫他別講話,護送他離開。在氣象局前一群警察持槍阻截,隊長反遭一些婦女用木屐痛毆而潰散。3月8日清晨,我突然遭特務逮捕,被刑求逼問社長鄧進益的下落未果,反遭羅織「承印反動傳單」罪名,和其他延平學院學生等人被蒙上黑布押上卡車後,又被載回羈押3個多月。後來得知白崇禧來台,下令「未經審判者不得亂殺」,我才撿回一命。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鄧進益。呂芳德與父親鄧進益受訪書籍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鄧進益。呂芳德與父親鄧進益受訪書籍合影。(攝影/潘小俠)
鄧進益(1911-1996) 籍貫:台北新莊 受訪人:呂芳德 關係:兒子
家父台北高等商業學校畢業,戰後在樹林開造紙廠,在台北市擁有3家印刷廠。後來板橋林家少爺林子畏要辦報紙,家父參與開辦了《大明報》。他為了歡迎中華民國政府派來行政長官陳儀,還在中山堂演戲一個星期,尤其演出話劇《壁》。並常為二二八前後的學生聯盟印刊物,二二八後有警察及謝娥女醫師通知家父避風頭,不久當局以二二八處委會財政組副組長罪名通緝家父,他與蔣渭川等逃亡中國上海各地,家母及親戚蕭錦文因而被捕。
1948年家父等人隨魏道明省主席回返台,經徐道鄰秘書長陪同赴法院自首才結案。1950年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以發行《光明報》等叛亂案被捕遇害,幾乎又牽連家父,家父回來後常一語不發,只有在極度憤怒時才會幹譙。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陳能通。連陳嫣婓與父親陳能通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陳能通。連陳嫣婓與父親陳能通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陳能通(1899-1947) 籍貫:台北淡水 受訪人:連陳嫣斐 關係:女兒
二二八發生後,父親(時任淡水中學校長)宣布停課。不料3月10日上午,學生郭曉鐘在郵局附近被軍人開槍打死。父親與訓導主任黃阿統立刻趕去收屍,置於體育館內儲藏室。第二天清晨,一隊士兵衝進校長宿舍,把只穿睡衣的父親強行抓走,對面宿舍化學老師盧園聽到有人喊救命,趕來營救,卻遭軍人開槍射中肩膀,血流如注,送醫後不治。黃阿統訓導也趕來,因為他會講北京話,不料也被軍人當場抓走。
我們全家陷入惶恐,祖父陳旺牧師在父親被逮捕時趕緊要他穿一件冬大衣,父親與黃訓導被械送油車口兵營盤問,士兵從他大衣口袋中搜出一張傳單,可能以此作為反政府的證據。3天後,我們全家在簷廊上看到父親坐在卡車內。這是最後一次見到他的臉。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盧園。盧富與二叔盧園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盧園。盧富與二叔盧園合影。(攝影/潘小俠)
盧園(1921-1947) 籍貫:台北三芝 受訪人:盧富 關係:姪女
二叔念過淡江中學後,1944年自日本長野縣的上田專門學校纖維化學科畢業。戰後回台,在淡江中學教化學。1947年3月11日他原本要訂婚而延遲,當日清晨聽到陳能通校長女兒來求救,他立刻起身走到外圍牆邊,遭兩個兵仔盤問後,用手槍打中右肩,傷及脊骨,用車送至北投急救,17日轉雙連馬偕醫院時,傷勢已惡化,18日不治身亡。
祖父在世經常怨嘆:「駛恁娘(Sai lin nia),一隻尚水的豬仔被掠去。」他是最有才氣的人。當時我才5歲,一切都是聽長輩所述。66年後我們感嘆著如有他,可能有所不同。如今剩下一張照片,由我祭拜。每見他的遺像,不勝哀傷。感謝基金會的好意與協助。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黃守義。黃守禮與哥哥黃守義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北、新北,黃守義。黃守禮與哥哥黃守義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黃守義(1929-1947) 籍貫:台北市 受訪人:黃守禮 關係:弟弟
1947年3月10日上午10時稍前,就讀建國中學高二的二哥,奉家母之命帶四弟黃守智(小學五年)去買早餐。自大正街十條通(現林森北路159巷)家,到林森北路119巷與長安東路一段53巷交叉口時,遇到3個中國兵正在搶路過人身上財物,他們見到身著建中制服的二哥,便叫他過來,當他靠近時竟突然開槍,聽住附近的人說,3個兵一人開一槍並大笑享殺戮之快感。
我們等兵離開後,將二哥遺體抱回家。經清洗詳驗,他身中3槍,一槍自肚臍射入貫穿腹部由後腰出,一槍由右臂射入自後背出,另一槍自右大腿射入由臀部出。三處槍傷皆進入彈孔小而後射出口洞如碗大,確認是用國際法禁用之達姆子彈(Dum Dum Bullet),死狀慘不忍睹。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見證228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