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桃園、新竹的228故事:終身的疼痛與傷殘,求不得公道

桃園

2月28日當晚,民眾聚集於桃園市大廟前廣場,攻訐陳儀的惡政,被警察驅離,反而更激起民憤。同時,8百多名復員青年及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分子與台北來的學生聚集於桃園戲院,決定組織學生隊。
3月1日上午,30多名台北來的學生會和青年攻擊黨、政機關,接收鐵路保安警察的武器,攔截北上火車阻止鳳山趕來的部隊。下午2時左右,「打阿山」行動展開。不久民眾攻占縣政府,包圍警察局,轉攻空軍倉庫奪取武器。至次日凌晨迫使警局內人員,包括警總調查室主任陳達元少將乘亂從後門逃逸北上。
4日,新竹縣防衛地區司令兼代新竹縣長蘇紹文下令新竹縣戒嚴。中壢、關西、竹東、竹南亦有民眾起義。3月1日,蘆竹鄉長林元枝率眾攻打埔心機場,被官兵擊退轉往大溪。2日,民眾圍攻大溪區署。3日,民眾接管中壢區署「宣布自治」。
3月10日至19日,軍隊開始鎮壓與清鄉,3月24日展開第二波掃蕩及清查戶口。鄉公所幹事黃玉枝隨林元枝開始接收武器,後來在南崁國小任教時被捕,1953年遭槍決。林元枝逃亡5年才自首,在1952年被捕後移送感化,1960年轉送綠島,10年後才重獲自由。李永壽曾在林元枝逃亡期間與其見面,於1950年以叛亂罪坐牢10年。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桃園,林元枝。林秀峰手持父親林元枝照片。(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桃園,林元枝。林秀峰手持父親林元枝照片。(攝影/潘小俠)
林元枝(1910-1982) 籍貫:桃園蘆竹 受訪人:林秀峰 關係:兒子
1947年二二八發生,林元枝出面組織地方自衛的「公安隊」,協助穩定地方秩序,3月1日接管桃園大園空軍機場,與國府軍隊對抗。但3月1日桃園、新竹地區開始實施戒嚴,林元枝開始逃亡,隱居鄉間。
1952年4、5月間,林元枝因健康關係擬出面自首,但仍以「已投案之匪諜」論罪,發配土城冷水坑「生教所」施行感化教育。1960年以「陸軍少校教官」派令調往綠島,直到1970年告老還鄉。
在二二八中與林元枝有牽連的桃園地方人士頗多,其中遭判死刑者包含黃玉枝(參加讀書會並吸收人員)、詹木枝、卓金生、李金水等人;張金順判15年徒刑;褚明順、戴連福等人徒刑12年;莊榮輝、李永壽、游昌雍、游石寶等人判10年。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桃園,黃玉枝。黃玉麟與哥哥黃玉枝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桃園,黃玉枝。黃玉麟與哥哥黃玉枝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黃玉枝(1927-1953) 籍貫:桃園蘆竹 受訪人:黃玉麟 關係:弟弟
1950年大哥被抓時,我只有9歲。大哥於桃農畢業後在鄉公所當幹事。二二八時,跟隨林元枝鄉長去大園軍用機場接管國軍武器,後來在南崁國民學校任教時被捕,父母散盡家財營救,卻遭詐騙。他在獄中遭受酷刑,但仍經常寫信並畫圖給爸媽和弟妹,1953年9月8日槍決前,還留下絕筆書,至今我還保留完好。
大哥被槍殺後,父親借了5百元領回他的屍體埋葬,從此父母抑鬱寡歡,常在半夜哭泣。大哥很孝順又體貼父母的辛勞,同時也愛護學生,50多年後,大哥教過的大竹國小的同學會,竟然邀請我代表大哥去參加。
我希望這件不幸的歷史,不會再發生,大家放下歷史仇恨,政府記取二二八教訓,讓大哥的犧牲變得更有意義。

新竹

2月28日,新竹民眾起義,3月1日蔓延至竹東。7百多名鳳山北上的部隊被阻於新竹市。2日,民眾聚集於城隍廟,20多名台北來的青年會和民眾打「福州仔」,進攻法院、市政府及公家宿舍。下午3時左右,憲兵與警察至旭町開槍打死8人,擊傷20多人。180多名員警除60名外省人,紛紛逃離崗位。學生與青年在處委會下成立自衛隊。5日下午,民眾奪占寶山派出所武器。竹東派出所在9日遭民眾攻擊,水泥廠及化學工廠亦遭焚毀,曾任日本大使的鍾謙順組織自衛隊。
3月6日,台籍少將蘇紹文宣布新竹地區戒嚴,10至19日展開大搜捕;3月24日再進行清鄉。
念新竹高商初三的仰再傳在新竹市府旭橋上中流彈。日本時代曾被關6年的施儒珍也在同地中流彈,1950年後躲藏在家中柴房的一道假隔間長達18年以至去世。竹北佃農陳盈甲被警察公報私仇被捕,慘遭刑求。高工學生陳煥洲帶同學至機場騙衛兵而奪取7把步槍,遭判刑12年,幾年後出獄流亡日本數年。關西西安里長陳慶泉被關10多天。15歲的楊昌達在縣府前中流彈。泥水工謝阿添無故被逮捕。
綏靖時間,新竹市被捕者計30人,包含圖書館長黃師樵及徐金枝、廖學強等人。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新竹,施儒珍。施美慧與父親施儒珍留下唯一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新竹,施儒珍。施美慧與父親施儒珍留下唯一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施儒珍(1916-1970) 籍貫:新竹香山 受訪人:施美慧 關係:女兒
我父親畢業於宜蘭農校,日本時代在新竹州廳擔任技工,因不滿日本人欺壓台灣人,受文化協會黃旺成影響,帶10多人密謀潛赴中國抗日,不幸被捕,關押6年。 二二八時他正在新竹檢驗所任職,3月2日下午2點群眾聚集中央路,家父在旭橋被兵仔打中右腿,送醫後因害怕而回家,用草藥治療卻落得終身殘廢。
1950年後他聽到其他同伴紛紛被逮,先逃至舅公陳秋貴家3天,舅公為此坐牢3年;他又逃到我家對面大伯父家的豬槽地下室2年,後來由叔父施儒昌帶回我們家裡,躲在柴房砌出的一道約一尺寬的假隔間18年,每天由嬸嬸或我送飯。家父終因黃疸辭世,家人匆匆用床板及石灰埋屍於樹下,不敢買棺材。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新竹,楊昌達。楊昌達手持腿傷X光照片。(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新竹,楊昌達。楊昌達手持腿傷X光照片。(攝影/潘小俠)
楊昌達(1933- ) 籍貫:新竹市 受訪人:楊昌達 關係:本人
我至今仍不太會講台語,只會講日語。二二八那年我15歲,正好小學畢業,3月初有一天我前往街上準備看電影,看到縣政府前圍著許多人,我一時好奇停在縣府後面大水溝旁的樹下看熱鬧,不料槍聲四起,我的左腿中彈,被送到新竹大病院急救,人們以為我是日本小孩受重傷。6個月後我回家,只好在東門市場附近擺香菸攤度日,每日由大哥用腳踏車接送,中午由母親送便當果腹。附近的縣府女職員及一些父老還以為我是可憐流落的日本小孩,所以生意特別好,卻遭到其他人排擠,最終被警察趕走。
一個才15歲的少年遭此空前浩劫,終身疼痛又傷殘,天理何在?公道何在?我更為那些被殺、被關的台灣青年感到不平。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見證228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