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基隆的228故事:他們被鐵線穿掌、丟下基隆港
2月28日晚上8時,基隆市第一警察分局遭民眾攻擊劫槍。要塞司令部官員外出被伏擊,6輛軍車在汐止遭攔截。從澳底上車在瑞芳與民眾爭執的9名官員被圍毆,至八堵站亦遭圍毆,落荒而逃,7人重傷,1人失蹤。
3月1日下午,參議會副議長楊元丁主持臨時大會,痛斥陳儀暴政。4日上午處委會基隆分會成立。3月9日,四三八團未上岸先掃射,下船後到處「搜捕亂民」,沿街瘋狂掃射。11日起,基隆秩序已告安定。
3月8日,赴基隆電信局支援的桃園人林漢強被捕,數日後尋獲其浮屍。3月9日高勉女士在煮飯時遭流彈打死;名醫楊阿壽的兒子周金波(3月9日)及楊國仁被捕,後者被丟進大海。郭守義醫生在3月22日遭槍決,楊元丁在3月10日被發現浮屍。
3月11日,要塞司令之弟史國華率2輛卡車包圍八堵車站,抓走13人,事後打死站長李丹修及張水連、蘇水木等職員。在海關工作的陳國銘去買菜的時候被兵仔刺傷;駁船船員陳傳浩路經火車站前圓環(3月6日)中流彈,傷及左腳掌。開雜貨店的蕭來福一家被兵仔騷擾,帶著弟弟蕭炳煌等7人找琉球船隻避難至與那國島,從此失蹤。
許多人目睹了基隆市民一卡車一卡車下來,被用鐵線穿掌,集體丟下基隆港的一幕。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基隆,李丹修。李文卿與父親李丹修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基隆,李丹修。李文卿與父親李丹修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李丹修(1910-1947) 籍貫:基隆市 受訪人:李文卿 關係:兒子
先父是八堵火車站站長,1947年3月1日,駐澳底中國兵在火車站上與乘客發生衝突,被追打到四腳亭,到八堵站後的兵仔藉故拿槍威脅司機,乘客怒而圍毆兵仔,一名兵仔跳車溺斃,先父協助受傷者敷藥,並安排搭車離開,不料3月11日上午,中國兵包圍八堵站,不分青紅皂白開槍掃射,用刺刀刺死下跪員工,現場殺死5人,把先父,3名副站長及4名職員,加上5名搬運工一併抓走,此後音訊全無。
自此鐵路局將全家趕出宿舍,親戚不敢伸手救助,四兄弟擠在一坪多廢棄雜物倉庫相依為命。每天去撿破爛,在火車上賣蠶豆、瓜子度日。我自學考上鐵路局電信科,派任五堵站務員,以後扶持三個弟弟有成就,期間我在台北市販賣水果、經營貨運公司及金屬建材廠。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基隆,蘇水木。蘇豐富與父親蘇水木畫像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基隆,蘇水木。蘇豐富與父親蘇水木畫像合影。(攝影/潘小俠)
蘇水木(1912-1947) 籍貫:台北瑞芳 受訪人:蘇豐富 關係:兒子
1947年3月11日國軍包圍八堵車站,現場殺害並強押一些鐵路局員工,當時擔任副站長的先父被抓後,母親四處找尋,心想就算死了也要見屍,只要聽說哪裡有屍體就會跑去看,遍尋不著又求救無門,這種經歷外人難以體會。
從此母親帶著7個小孩艱苦度日,當時大哥和我才15及12歲,兄弟倆嘗盡各種辛酸外出謀生設法養活全家。我們兄弟姊妹能平安長大,真是感恩老天爺的眷顧。
先父從四腳亭公學校畢業後進入鐵路局工作,前後也十幾年,自從二二八發生後鐵路局從未派人來家中探視、關心,更別說相關撫卹。只有在多年後於八堵車站設立一座二二八紀念碑,讓我們這些受難家屬得以憑藉悼念先父──這位當日上班失蹤至今都尚未下班,盡忠職守的台鐵人。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基隆,張水連。受難者張水連之女林張末仔手持八堵火車站二二八紀念碑照片。(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基隆,張水連。受難者張水連之女林張末仔手持八堵火車站二二八紀念碑照片。(攝影/潘小俠)
張水連(1907-1947) 籍貫:苗栗造橋 受訪者:林張末仔 關係:女兒
父親是八堵車站的站務員貨物司。3月11日上午,外頭太亂無法上學,我和玩伴去車站找我父親,當場目睹父親的一位年輕同事被兵仔射殺,兵仔威脅著趕走我們。傍晚時有人通知我父親死在車站第二月台下,我母親只好拜託幾位歐巴桑用門扇板把父親的遺體抬回來。父親膝蓋上的三層褲管已磨破,父親手指甲內留有煤渣,可見多痛苦掙扎。父親被刺刀刺及後腦共3刀,背後也遭刺13刀,但總算撿回全屍。
事隔4年後,看母親每每目睹父親遺留的衣服就哭泣。我念小學時偷偷地把那些遺物帶到造橋談文湖外公家裡。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基隆,王貴良。王潔波與父親王貴良青年時期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基隆,王貴良。王潔波與父親王貴良青年時期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王貴良(1917-1947) 籍貫:苗栗後龍 受訪人:王潔波 關係:兒子
先父是八堵火車站調車員,1947年3月1日,駐澳底兵仔上火車橫行霸道,與其他乘客從瑞芳打到四腳亭,到八堵車站後,乘客繼續追打兵仔。3月10日基隆要塞司令部行文八堵站要抓人,李丹修站長據實報告,無法查出是誰打人。
3月11日要塞司令部史宏熹之弟史國華率兩輛卡車包圍八堵站,抓打站長、3名副站長等7人及8名捆工前,已先射殺數人。
駐八堵中學的高砲隊司令少校王勵固趕來調停,仍放任兵仔抓走13人,押上軍車,從此一去不返。後來王少校的兵仔說,人都死了。另一名司機許尖山在八堵街上被捕,雙手被鐵線反綁,浮屍基隆港。
先父死後全家沒法度生活,年僅13歲的我得清晨3點自後龍赤腳擔蕃薯,翻山越嶺到苗栗市場賣,日子非常艱苦。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見證228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