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彰化、雲林的228故事:抹不去的鐵窗記憶

南投

南投鎮公所戶籍員蘇義春偕同張深港(作家)、陳青天、黃天保等收繳警局武器。
鎮長李百顯及耆老李春盛出面成立治安糾察隊,保護分局長宿舍。新高區營部書記黃伯虎與水里坑農業會長徐坤厚領導水里坑義勇隊,並連絡原住民下山支持台中戰鬥。埔里士紳成立「雙九會」與埔里隊。竹山區長王美木組織治安維持委員會,楊昭璧醫師為副主任。3月6日,竹山隊參加攻打虎尾機場戰役,張昭田陣亡。3月7日,在林內觸口,由竹山初中教師穆錫恩指揮抵抗國軍,約有十餘人遇難,包括廖昌、廖如賓、曾祧承、林淑照、黃木林、黃星、陳清南等人。
事後,陳金灶被捕,獲釋後10月結婚,12天後又再次被拘捕關押。經營雜貨店的張秋琳以「參謀長、鼓勵暴動」,與竹山鎮長張庚申於4月7日被捕。張庚申在1948年又被械送綠島管訓至1952年。初中教員江朝澤因議論省籍、教職問題而在清明節被捕,1950年12月遭槍決。南投鎮公務員張慶章、書記林衡權也被捕。竹山鎮公所職員陳為言、埔里鎮公務員童榮宗等人也先後被捕。楊昭璧、王美木、副鎮長陳望雄等亦被拘捕。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南投,張庚申。張洋豪與父親張庚申(前排右)及同為二二八受難者友人李水岸(前排左)、 林開基(前排中)事件發生前合影照。(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南投,張庚申。張洋豪與父親張庚申(前排右)及同為二二八受難者友人李水岸(前排左)、 林開基(前排中)事件發生前合影照。(攝影/潘小俠)
張庚申(1907-1983) 籍貫:南投竹山 受訪人:張洋豪 關係:兒子
家父公學校高等科畢業,曾參加台灣農民組合、台灣文化協會,1932年被日本警察逮捕關押5年。1946年他擔任竹山鎮長。二二八時他正在台北的台灣省訓練團受訓,3月5日回竹山,在竹山治安維持委員會上報告台北的狀況。1947年清鄉後,4月7日他被台中縣警局刑事逮捕,移送台北監獄,1948年1月判無罪。8月又遭竹山警局逮捕,移送綠島管訓至1952年5月才獲釋。
父親為人正直,好打抱不平,得罪民眾服務站的人,而被檢舉。他慘遭冬天坐冰塊、夾手指、用針刺指甲縫、電擊等刑求,出獄後一顆牙齒也沒有,才中年已老態龍鍾。出獄後每逢各項選舉,如為非國民黨助選,必遭情治單位恐嚇「張某某,監獄的滋味你忘了嗎?」而退避三舍。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南投,張昭田。張宗憲與祖母張陳彩霞、大伯張昭田學生照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南投,張昭田。張宗憲與祖母張陳彩霞、大伯張昭田學生照合影(攝影/潘小俠)
張昭田(1927-1947) 籍貫:南投竹山 受訪人:張宗憲 關係:侄子
我的伯父3月6日由屏東原住民的日本少尉軍官、體育老師穆錫恩率領,支援進攻虎尾機場,主要擔任衛生兵工作,他在6日不幸中流彈身亡,遺體運回竹山公祭。3月中旬,謝雪紅與楊克煌離開埔里途經竹山時,曾親至我家拈香祭拜伯父,並停留過夜。
父親張烽民當時從新竹回家,在林內車站看到竹山義軍往虎尾機場的卡車上,伯父和吳登山醫生共披一件雨衣,兩兄弟在世間的最後一面竟是如此擦身而過。
當時全台灣人民與政府作為的格格不入,民怨已深,對政府處理二二八的橫行霸道,為維護台灣人的尊嚴才響應攻打虎尾機場,不料伯父卻第一個陣亡。但其守護台灣人尊嚴的偉大志節,將永垂不朽。

彰化

3月3日彰化市各界成立「彰化市善後處委會」,下午2時一群從台中來的人至市政府搶走30餘支槍。11日,處委會奉命解散,30多名青年攜械逃上八卦山,經參議員呂世明、蘇振輝勸導而在次日下山繳械。員林前區長林糊、省參議員楊陶呼籲青年響應台中、彰化兩市的行動。隨後大批民眾脅迫縣政府交出警察槍械予地方士紳保管。3月3日員林人成立自衛隊。溪湖人也組織「青年自衛隊」,推日本航空學校出身的林才壽向溪湖糖廠借21把三八式步槍及卡車,並赴台中空軍三廠索借一卡車的武器,以維持治安。北斗區署民政課長吳來興伙同黃埔軍校三期畢業的林文騰等人組織「人民委員會」,接管區員警所及武器,拘捕員警所長楊其秀,並派人至台中聯絡謝雪紅。
事後林才壽逃亡9個月才出面自新,二次判死刑,最後改以妨礙秩序關押一年多。三青團分隊長陳坤帖及田中鎮長、農會總幹事代表會主席等3人被捕。參加支援台中的蕭登乾判刑1年6個月。新生報員林分社記者賴維烜4月間逃走,1948年再被捕;員林《自由日報》分社長詹明政逃亡,北斗縣參議員吳望熊逃亡。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彰化,林才壽。林才壽與青年照片(右)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彰化,林才壽。林才壽與青年照片(右)合影。(攝影/潘小俠)
林才壽(1926-) 籍貫:彰化埔鹽 受訪人:林才壽 關係:本人
我日治時期高等科二年級畢業,1942年入日本航空學校(東京陸軍少年飛行學校)甲種第15期就讀,讀完兩年半即被分派到日本山口縣小月飛行場,官階兵長(上等兵之上,伍長之下)。1946年底考上今彰化縣代課教員。
二二八期間,我被溪湖地區青年推為青年自衛隊隊長,維護地方治安,後向溪湖糖廠、台中空軍三廠索借槍枝、子彈、手榴彈等武器及車輛,並將借用之武器當面交給謝雪紅,後轉交農學院學生吳榮興(後任彰化縣第7、8屆縣長)點管。所立下借據事後成為判內亂罪證,於是我逃亡3個月,後來在政府頒布「自新政策」下,出面自首,羈留台南地方法院看守所,受審3次皆被判死刑,但後來第三審時,改以「妨害秩序」判刑關押1年2個月。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彰化,賴維烜。賴維烜之子賴滄燦。(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彰化,賴維烜。賴維烜之子賴滄燦。(攝影/潘小俠)
賴維烜(1913-1948) 籍貫:彰化大村 受訪人:賴滄燦 關係:兒子
先父念過嘉義農校,是劍道二段,戰後當新生報員林分社記者。二二八時被推為員林隊指揮,因而遭當局追捕,4月間於員林分局被捕,假籍上廁所破窗而逃,潛入山中種水果。1948年初他第二次被捕,被打得吐血,移送台中監獄。他又乘放風時躲在電線桿旁,乘機逃走,不久又被捕,很快傷重身亡。
父親過世後留下孤兒寡婦,幸虧母親當過產婆,又考上醫生執照行醫,活到101歲。我19歲當小學老師,也當過兩任大村鄉長,身為公務員,只好不情願地申請加入國民黨。一個正直的知識份子就這樣被當局蹂躪,做為兒子的我豈能釋懷?我也教自己的子女知道他們阿公的生平,以告慰他在天之靈。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彰化,陳坤帖。陳坤帖之子陳儀慈。(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彰化,陳坤帖。陳坤帖之子陳儀慈。(攝影/潘小俠)
陳坤帖(1897-1981) 籍貫:彰化田中 受訪人:陳儀慈 關係:兒子
二二八期間,家父擔任三民主義青年團分隊長,4月在彰化縣田中鎮西路里自宅遭國軍逮捕,羅織「煽動暴動」等罪名,羈押台北警備司令部1年1個月,同時田中鎮長、農會總幹事、代表會主席等3人也遭國軍逮捕。家父出獄後在家鄉以代書工作維生。

雲林

3月2日晚上,斗六青年、學生搗毀區長謝堡丁及員警所長林永清的宿舍,奪占區署及警局,接管武器,眼科醫生陳篡地組織斗六治安維護會,由三青團團長黃清標任自衛隊長。3月4日黃率隊至嘉義市協助維持治安,奪取紅毛埤軍火庫,重新整編為「斗六警備隊」。3月6日簡清江指揮圍攻虎尾機場時陣亡。3月14日,陳篡地率眾逃往小梅。
3日,虎尾人攻擊機場警備隊,相持3日,獲得斗六、台中、竹山、斗南、西螺等各隊馳援,國軍部隊撤往林內。北港人許壬辰組成治安隊,余炳金、葉啟祥等人領導北港自治聯軍,先後馳援虎尾機場及嘉義紅毛埤與水上機場的戰鬥。
3月18日,北港隊撤往梅山,在嵌腳遭國軍伏擊,王天富回頭找後面卡車遇難者而被捕,與一名女播報員等6人在北港溪旁遭槍決。許壬辰及朴子人張榮宗18日當場中伏身亡。陳篡地在古坑樟湖解散隊伍,下山躲在老家大厝附近地洞6年才出面自首。傅秋炎自首先關一年,再以流氓管訓至台東岩灣2年。半山記者黃漢書勸虎尾機場內勿開槍,3月24日遭槍決。蔡武考自新後加入軍士大隊,1950年被誣陷而坐牢兩年多。余炳金在3月18日被捕,遊街示眾後遇害。王甘棠沒行動仍被關一年多,再去岩灣管訓2年。林後天在台西擔任義勇警察大隊長,逃亡澎湖後在龜山島被兵仔欄截,全船11人遭用布袋綁石頭丟入大海慘死。陳國仁判刑3年6個月。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雲林,許壬辰。許林玉英與先生許壬辰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雲林,許壬辰。許林玉英與先生許壬辰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許壬辰(1919-1947) 籍貫:雲林北港 受訪人:許林玉英 關係:妻子
我先生是北港地方望族,念過台南長榮中學、日本九州熊本市立中學和日本拓植大學經濟系,1942年我們結婚,我是台中潭子的富家女,念過日本東京目黑的日出高等女學校。戰後他擔任嘉義警察局督察,因揭發局長歪哥並發動罷工而辭職,後任職嘉義地方法院書記官,但只教柔道。二二八後,3月17日他率北港隊100多人,乘4輛卡車退入小梅,18日當場被埋伏的兵仔打死。
我才嫁他4年,先生晚上不在家,老是外出找人,動用娘家每月寄來的500元,我不知道他的行動,還以為他在外面胡搞,事實上我們見面只有吵架,早知道他在行動,也許我就不會那麼不滿了。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雲林,陳篡地。陳彥文與父親陳篡地、母親陳謝玉露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雲林,陳篡地。陳彥文與父親陳篡地、母親陳謝玉露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陳篡地(1907-1986) 籍貫:彰化二水 受訪人:陳彥文 關係:兒子
先父日本大阪高等醫專(現大阪醫科大學)畢業,回台後在雲林斗南開業,後來遷到斗六。二二八時組織「斗六治安維持會」,擔任總隊長,負責維持治安,保護當地外省人。後率民軍圍攻虎尾機場,蔣軍來襲街戰後撤往樟湖(古坑)繼繼續抗戰。最後解散部屬後下山,在老家的大厝附近地洞躲6年。其間當局不斷逼供親戚,沒人肯供出他的行蹤,有4人被當局抓去槍決,包括他的姑丈許聆音、堂兄陳昆崙、堂叔陳順辰,還有一位南部來的友人,1950年母親陳謝玉露也被關押一個多月。
先父被捕後在台北保安處關了9個月,當局叫我們全家搬到台北市後車站開業,就近監視。他賺來的錢幾乎都去資助為他受難的親友及老戰友,幸虧母親也是醫生,日子才過得去。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見證228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