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的228故事:含冤而逝的亂世犧牲者

台南

3月3日,台南市參議員召開人民團體大會。不久已有外省人及士兵遭毆打。3月5日成立處委會台南分會,韓石泉為主委,湯德章律師臥病在床,仍被選為治安組組長。6日,市面日趨安定。台南縣長袁國欽逃入阿里山避難,新營鎮長沈瓊南出面維持秩序,保護外省人,13日縣府恢復辦公。曾文區由顏德國、呂再登等受過特攻訓練的人士組織自衛隊。12日地方平靜下來,北門醫生吳新榮主張取消處委會,將武器交還警察所未果。新化地區有些騷動。3月12日,湯德章逮捕,翌日遊街示眾後槍決,憲兵逮捕台南工學院教授李舉賢會長,前教務主任孫炳輝等人。
3月20日至4月10日清鄉,共逮捕台南縣122人,並通緝44人。參加新營自衛隊的小學教員尤戌被關一個多月。吳新榮在4月26日自首,關至6月。世界館電影院服務員呂振忠被闖入戲院的兵仔搶劫。《興台日報》社長沈瑞慶被關一年多。沈瓊南以內亂罪逮捕。工學院學生張火山被羈押一個多月,1950年8月再以叛亂罪關5年。張旭昇律師被控於工學院「煽動學生及暴徒危害治安」,求刑12年關9個月。莊孟侯醫生關一年。陳端明無故被控「通匪」、「叛亂」。後壁郵局廖春田局長被捕;任教虎尾永定國小的廖森元老師參加虎尾支隊、事後自首,1951年被誣陷,1952年遭死刑槍決。羅天賀在1950年被捕槍決前仍保持笑容。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南,吳新榮。吳南圖手持父親吳新榮日記。(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南,吳新榮。吳南圖手持父親吳新榮日記。(攝影/潘小俠)
吳新榮(1907-1967) 籍貫:台南將軍 受訪人:吳南圖 關係:兒子
父親念過台南的總都府商業專科預科、日本岡山金川中學、東京醫學專門學校,1932年畢業後回台,接任叔父吳丙丁的佳里醫院。戰後擔任三青團佳里區隊長及台南縣參議員。
二二八期間,父親擔任北門區支會主任委員,維持地方秩序。3月14日起他開始逃亡,4月26日出面自新,以營救被捕的阿公吳萱草,反遭羈押,歷經軍警機關審訊,6月21日才獲判無罪出獄。出獄後,警總人員整天監視他,嚇得患者不敢來看診,家裡幾乎斷炊。
父親沒留給我們財產,卻留下豐富的文化遺產給台灣人,包括《震瀛隨想錄》、《震瀛探訪錄》、《震瀛詩集》、《震瀛文獻》及《日記》。60年的生命,像是蠟燭:燃燒自己,照亮別人。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南,王育霖。王陳仙槎與先生王育霖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南,王育霖。王陳仙槎與先生王育霖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王育霖(1919-1947) 籍貫:台南市 受訪人:王陳仙槎 關係:妻子
先夫1940年考進東京帝大法律科,在學期間即考上司法官高等文官,畢業後出任京都地方法院檢察官。1945年8月日本投降後,他被推為京都的台灣同鄉會會長,安排在日台灣同胞返鄉船隻。
1946年1月底我和先夫回台灣,去新竹地檢署擔任檢察官。新竹輕航空隊檢舉新竹市長兼軍區司令郭紹宗少將侵吞美援奶粉,王檢察官鐵面無私予以起訴,反遭市長誣指先夫率眾包圍新竹市政府,先夫憤而辭職到台北,任教延平學院,並擔任林茂生《明報》的法律顧問。1947年3月14日下午,突有6位便衣闖入家裡,綁架先夫,同時搶奪家中的衣服、細軟,至今仍未見人影。
如今我已90歲,但願台灣別再發生另一次二二八慘劇,我不能恨丈夫無端含冤而逝嗎?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南,羅天賀。羅美枝與父親羅天賀被槍決前仍保持笑容之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南,羅天賀。羅美枝與父親羅天賀被槍決前仍保持笑容之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羅天賀(1918-1950) 籍貫:台南學甲 受訪人:羅美枝 關係:女兒
先父在我7歲時槍決,他本來務農,後來到高雄開洗衣店和鐵桶店,因而結識李凱南。二二八時他曾參加抗爭而列入黑名單,逃回後屈山中躲避,由家人送食物度日。1950年代先父與李凱南都被捕遇害,當時堂叔曾勸阿嬤賣掉二塊田,但花錢仍無法救人。
後來家裡再也沒有餘錢,沒辦法去台北的殯儀館領回父親屍體,至今仍不知他的白骨流落何方。我的母親喝鹽酸自殺未遂,5個月後不幸去世,我和阿嬤相依為命,經常抱在一起痛哭。後來我向當局申請先父資料,得到一張先父臨刑前微笑就義的遺照。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南,張旭昇。張良澤與父親張旭昇、母親張陳誅全家照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南,張旭昇。張良澤與父親張旭昇、母親張陳誅全家照合影。(攝影/潘小俠)
張旭昇(1906-1978) 籍貫:台南歸仁 受訪人:張良澤 關係:兒子
先父家境富裕,先念台南師範,教3年小學,再赴日本念東京中央大學法學部,畢業後即回台南當律師。二二八時,先父及李國澤等3人到台南工學院(成功大學)要求學生停課2天,讓學生維持秩序,官方講法是先父擅自在大禮堂以日、台語演講,「煽動學生及暴徒危害治安」,發動罷課,組織學生治安隊,而被代理院長葉東滋向當局密報,3月11日被國軍逮捕,求刑12年,後來從台南移送高雄關9個月。
先父出獄後意志消沈,舉家遷至台北開業,抑鬱而終。軍方強占歸仁1,050坪作永康炮兵靶場,1988年更正式徵收,我拒領補償金,繼續打官要爭回祖產。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南,湯德章。湯聰模與父親湯德章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南,湯德章。湯聰模與父親湯德章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湯德章(1907-1947) 籍貫:台南市 受訪人:湯聰模 關係:兒子
我爸爸是日本人南化派駐所巡查部長阪井與台灣人湯玉的兒子,因為祖父早死而從母姓,他念台南師範,與校方衝突而退學回家種田,後來再考警察,派到台南警察局當巡查,升為警部,由於受到日本人的歧視,憤而辭職,去念日本念中央大學法律系,改名阪井德章,隨後考上高等文官司法人員,返台南開業當律師。
戰後父親出任台南市人民自由保障委員會主任,1947年3月6日,他當時正罹患瘧疾在家休養,仍被選為治安組長,3月11日當局以「率領學生占領警察局」莫須有罪名拘捕父親,他雖未參與起義仍一肩擔起所有責任,並將資料與名單銷毀,3月13日遭受酷刑後遊街示眾,在今台南市民生綠園槍決並予曝屍。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南,陳端明。陳灼華與父親陳端明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南,陳端明。陳灼華與父親陳端明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陳端明(1902-1984) 籍貫:台南東山 受訪人:陳灼華 關係:女兒
父親畢業於日本明治大學政治科及上智大學哲學科。他關心台灣話,1922年4月在《台灣青年》發表〈日用文鼓吹論〉,主張使用白話文,言文一致,改革文化,啟發民智。
二二八時在新營被捕,哥哥為營救父親,被當局人士騙盡家財、賣盡土地。父親在庭上被發現全無叛亂證據,甚至把哥哥的日文情書當「通匪」證據,荒謬至極。數月後獲釋,人事已非,再遭逢三七五減租、土地放領,以致山窮水盡,家徒四壁,全家擠在不到10坪的陋屋,飽受憂患煎熬,唯有日日清醒,夜夜喝酒配安眠藥,狂嘯賦詩。
他胸懷大志,卻遭逢亂世,晚年困頓仍幽默風趣,熱忱待人。至今我仍記得一家擠在陋室的悲歡景象。先父生前遺物皆毀於兵燹水災,僅留下柳堂詩集手稿,令人遺憾。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見證228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