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228

屏東、台東的228故事:無端獲罪,人生就此驟變

屏東

3月4日清晨,屏東火車站發生民眾毆打外省人事件,不久大批人聚集郵電局前。9時處委會開會,議決由各機關送出代表接洽警局武器移交事宜,為市長龔履端拒絕。市參議會副議長葉秋木已開始糾眾。

6日屏東成立處委會分會,9日,市區已恢復平靜,東港青年自組治安青年隊,與警察起衝突。林邊副鄉長制止青年攻占崁頂無線電台。枋寮發生2名外省人遭圍毆、鄉長董錦樹制止青年圍攻機場及槍械庫。

事後,有103人被捕,21人遭通緝。葉秋木被捕後遭割耳朵及生殖器,遊街示眾後被殺害。記者莊迎也遇害。警員王瑞琪以「鼓吹暴動」遭關押8個月。屏東工業學校英文教員黃西川勸學生別莽撞,仍被誣陷藏匿5百餘挺槍枝。市參議員顏石吉(處委會委員)到處逃亡。就讀高雄中學的劉昭明回恆春向青年報告高雄實況,而不久被捕。經營山林業的王金星為保護枋山鄉民而向恆春警局借槍枝子彈,事後被殺於北門。

其他遇害的還有滿州鄉醫生許祖㔤、恆春員警莊牛、水底寮三青團長趙永隆(死於陪清鄉軍隊巡視地方時),加上東港、林邊、枋寮一帶的張改、鄭桂樹、鄭清福、張中球及小學教員許朝意等人。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屏東、攝影、黃西川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屏東,黃西川。黃西川手持友人書寫被判處死刑後寫下之日文訣別詩。【訣別詩】在我死後/請在蟲鳴不停的下弦月夜裡/幫我豎立一座小小的十字架即可(攝影/潘小俠)

黃西川(1921-) 籍貫:屏東市 受訪人:黃西川 關係:本人

我在日本時代當過軍隊幹部候補生,戰後在屏東工業學校教英文。二二八後,我外出購糧途經屏東憲兵隊時,曾勸告手持不能擊發的訓練用槍之學生們棄械回家,免遭禍患,本人未曾參加其他相關活動。4月14日,我在家中批閱學生作業時,突遭憲兵抓走,誣指我藏匿5百餘挺槍枝,經嚴刑逼供,導致大腿至臀部幾至糜爛,不良於行。我雖未認罪,仍被羅織以「率眾持械,意圖顛覆政府」之內亂罪判死刑。

幸賴家人全力疏通,才獲保釋,暫住台北的神學院內,輾轉各地監獄候審,12月始經高院獲不起訴處分,身心嚴重受創,幾至精神恐慌,轉投神職,在道生學院教希臘文數十年。我並不仇恨,願政府致力還原二二八真相,並積極經營國家紀念館,作為後代之殷鑑。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屏東、攝影、王瑞琪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屏東,王瑞琪。王蔡梅與先生王瑞琪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王瑞琪(1921-1971) 籍貫:屏東枋山 受訪人:王蔡梅 關係:妻子

先夫是屏東警察局員警,二二八時因警局遭民眾占領、損毀,他與同事蔡開南逃到蔡的女友家避難。事後他被以「鼓吹暴動」關押8個月並撤職查辦。幸好他在避難期間寫下日記,我去憲兵隊探監時,告知有親人在高雄監獄當差。後來他去服刑時,才拿出此日記作為證明,因而獲得高雄法院的無罪判決,逃過一劫。但他從此終身被烙印記,經常遭受憲警單位的調查,即便兒子當兵,也無法當憲兵,也不能考警校,還經常被騷擾叫去問話。

這本日記目前已捐給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永久保存,作為傳承二二八真相與研究二二八現象的新歷史證據。

台東

一向偏遠平靜的台東,3月3日上午有本地青年「全副武裝」在縣府廣場舉行青年大會,要來改革政治,秩序頗為良好。夜間9時許,突有退伍軍人及流氓數十名及一部分台籍警察包圍糧食倉庫,進迫縣長官舍,謝真縣長率部屬逃至卑南山。該批群眾目的在阻攔米糧運往花蓮。

4日,台東地區成立「二二八處委會」,推縣參議會議長陳振宗、國大代表南志信為主委,處委會成立之目的在於維持地方治安。4日下午「暴徒衝入警察倉庫搶奪武器」,又至台東憲兵隊迫繳槍械,飛機場及砲臺武器旋亦被其劫走,「關山、新港兩警察所亦被暴徒侵占」。受訪者指出,武器清點後並未被擄走仍存放在原單位,或填具接收清單及保管條集中存放他處,並未散發出去。

台東相當平靜,3月10日縣長下令繳回武器,13日,各機關武器已絕大部分收回,海南隊、陸海隊均自動解散。但官方說法是「(3日)夜間11時秘密電台以日語播送煽動性新聞」,事後追究而逮捕台東、大武、新港測候所員工。王玉成只因為在馬路上唱日本軍歌就被警察逮捕;林玉樹因為得罪接收大員因而被公報私仇;張聞品騎腳踏車在街上巡視而事後被捕。陳文照老師被外省仔誣陷慫恿學生造反;陳昶叶只因當過日本兵而被懷疑;成功鎮副鎮長陳榮昇出面具保收繳武器;康樂國小校長鄭勤鳳被推為指導員;蘇金臺被控關押外省人,許多人遭羅織罪名後皆被關押。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台東、攝影、王玉成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東,王玉成。王玉成與妻子林碧玉合影。(攝影/潘小俠)

王玉成(1925- ) 籍貫:台東池上 受訪人:王玉成 關係:本人

我父親是基隆七堵礦工,母親因受父親家暴,傷心地帶著我搬到花蓮馬太鞍居住。之後母親經蘇阿均傳道介紹到台北淡水念神學院,留我在鳳林基督教長老教會,受到張七郎醫師特別照顧。不久母親因急性膽炎過世,頓時我變成無依無靠的孤兒,由蘇傳道胞弟蘇春茂收養。

二戰時我當日本兵,停戰後我們隊長說「中國兵來了你們會很慘」,果然一年半後即發生二二八。1947年3月間我在台東池上家中吃飯後,到街上散步時唱著日本軍歌,突然遭警察逮捕,在關山分局羈押十多天,得靠蘇傳道住在關山的姪女蘇貴妹每天送飯給我吃,還好最後查無罪證才被放出來。回想當年的恐怖情景仍心有餘悸。我現在住在花蓮市,擔任二二八關懷協會理事,熱心參與二二八事務。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台東、攝影、陳文照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東,陳文照。陳文照手持留影於圓山二二八紀念廟之照片。(攝影/潘小俠)

陳文照(1927- ) 籍貫:台東卑南 受訪人:陳文照 關係:本人

我念過田中的學校,隨父親至台東,我因學業優良保送台北第一師範。畢業後任職台東卑南鄉初鹿的國小教書。當時一名外省人老師黃忠肖想當校長,誣陷本人慫恿學生及村民造反。事實上我聽到鄰近警察局長及警員蕭先生的通知,說有軍隊從花蓮殺過來,我急得借一輛腳踏車到處通知村民和學生「緊走!緊走!」我先被調職,過一些日子再把我逮捕並扣押刑求20多天,後來再轉押花蓮的警總勞動訓練班一個多月,出來後再把我撤職。我回初鹿種田,直到女兒在台北教書,才接我北上。

我把二二八紀念廟祠板搬到圓山仔元寶巖下,募款集資40多萬元重新立祠,經常有受難家屬前來祭拜,連日本方面都有人來。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台東、攝影、鄭勤鳳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台東,鄭勤鳳。(攝影/潘小俠)

鄭勤鳳(1921-1990) 籍貫:屏東內埔 受訪人:鄭莊月英 關係:妻子

先夫是小學教員,1947年2月任職台東市康樂國小校長。二二八時村民至學校開會,他被推為指導員,以分組方式巡邏莊內安全,3月21日反被10多名軍人強押,在憲兵隊內強遭嚴刑拷打,關押17天後再械送花蓮軍法處監禁74天,獲釋後未能再任校長,意氣消沈,遂至高雄縣新埤國小暫任教員,飽受同事歧視,連寫的教材都被偷走。1949年回我娘家,起先必須整車(從事車行工作)還債,情何以堪?生活實在太苦,我是助產士,他逐漸習慣幫我工作,這才慢慢恢復平靜。

一個堂堂正正的小學校長,無辜遭殃,獲釋後一再被排擠,靠我一肩挑起家計,二二八對我一家影響太慘痛,但我們仍默默承受台灣人的共同苦難。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