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的228故事(二):手無寸鐵,魂斷槍彈下

高雄

3月3月,一批人由台南分乘卡車進入高雄市區,台南工學院學生也趕來。一〇五後方醫院獨立團第七連一個排遭攻擊;有人欲攻擊憲兵隊,警察局長童葆昭的座車被焚燒。5日,高雄成立處委會,以議長彭清靠為主委,任命郭萬枝為警察局長,呂見發為監獄長,呂見利為看守所長。6日上午,黃仲圖市長(半山)率彭清靠、凃光明、范滄榕、曾豐明、苓雅區林界,台電辦事處主任李佛續等6人上壽山見要塞司令彭孟緝,彭故意敷衍,下令逮捕范、曾、凃3人(事後處決)。下午2時彭孟緝下令攻擊市政府、火車站、高雄中學。雄中畢業生顏再策衝出長春旅社中彈身亡。
部隊向雄中開砲,另一隊主攻火車站,一隊攻進市政府先丟手榴彈再見人亂射,打死市議員許秋粽、黃賜、王定石及出面交涉的鹽埕區代表王平水、《新生報》主任邱金山、高田飯店老闆黃寬、陳金能律師等十幾人,兵仔封鎖火車站地下道兩端,打死兩三百人。彰化人郭農富中彈,死於兒子郭榮一的懷中。三塊厝居民全被叫出來跪下,統統抓到火車站前廣場,老弱婦孺被放走,把13歲的許連興和他的父兄及其他男丁統統用鉛線綑綁押進鼓山監獄。16歲的黃藍雄領導雄中的自衛隊,出門而一去不返。《國聲報》記者李言死於五塊厝附近,另一記者鍾天福死於採訪中。兵仔攻入雄中抓走林景元校長。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許秋粽。許芳子與父親許秋粽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許秋粽。許芳子與父親許秋粽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許秋粽(1900-1947) 籍貫:澎湖馬公 受訪人:許芳子 關係:女兒
我父親日本東京國民中學畢業後考上小學教員,之後警察學校學習,畢業後擔任刑警,退休後他應聘於台灣機械公司,負責人事管理,其後又經營報關行。二二八時,3月6日他以參議員身分到市政府開會,要求當局釋放被捕青年。不料下午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的部隊攻入市政府,父親被機槍掃射,頭部中彈時,立即用身體壓在大哥許國熊身上,大哥得以逃走,父親不幸身亡。
我家自此身陷困頓,全靠當助產士的母親許嫦娥辛苦拉拔、撫養我們兄弟姐妹。65年過去,儘管獲得補償,但永遠無法撫平喪父之痛。這個政府對人民太過殘暴,但願往後台灣人別再遭受二二八的屠殺。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許國雄。許德仁與父親許國雄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許國雄。許德仁與父親許國雄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許國雄(1922-2002) 籍貫:澎湖馬公 受訪人:許德仁 關係:兒子
家父是日本久留米醫科大學博士班學生,戰後任職高雄市立醫院。二二八時家父奉醫院派為救護隊隊員,3月6日下午2時,兵仔從要塞司令部衝入市政府,阿公許秋粽當場遇難,他老人家用身體壓住家父,使家父免難,趕緊用旁邊已遇害學生的血採在自己身、臉和衣服上裝死,沒被兵仔的刺刀刺中,躲過一劫。後羈押至壽山下的看守所3天後獲釋,因為他是彭孟緝母親的牙科主治醫師,彭母找不到人,才出面問市立醫院蘇院長,終於在她幫忙下,家父與孫醫師一起獲釋。
遭逢巨變,二叔許舜雄躲藏一年,阿嬤差點瘋了,三叔許劍雄念成大時又因白色恐怖時代被羈押5年。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陳金能。陳木晉與父親陳金能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陳金能。陳木晉與父親陳金能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陳金能(1903-1947) 籍貫:屏東東港 受訪人:陳木晉 關係:兒子
先父畢業於日本中央大學法科,在地方執業律師,甚有名望;戰後出任高雄市政府日產接收委員會主委。二二八時,3月6日中午,市政府內大家停止開會共餐時,彭孟緝的軍隊突然衝入市府開槍亂射,父親當場中彈身亡。他被曝曬3天後,才有人通知家人去收屍。他死狀甚慘,不僅死不瞑目,且手腳十分僵硬,身上西裝殘破,頭部中彈,胸部、大腿也留有刺刀痕跡。母親呼喚說:「金能啊,你安心去吧,你的孩子由我來照顧。」他聽罷方才閉目,手腳軟化而順利入殮。
此後,我們一家陷入困頓,僅有蕃薯簽加些許米煮飯,甚至三餐不繼。子女也無法受完整教育,歷經種種人生的苦難。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黃賜。黃吉志與祖父黃賜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黃賜。黃吉志與祖父黃賜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黃賜(1892-1947) 籍貫:台南市 受訪人:黃吉志 關係:孫子
阿公畢業於台北工業學校機械科,任職高雄鐵工所。1927年為台灣民眾黨中常委、高雄支部主任(主幹兼常務委員),領導高雄台灣機械工友會,發動淺野水泥廠罷工,次年被捕。1946年3月他高票當選高雄市參議員工人團體代表。
二二八發生時,阿公擔任二二八處委會宣傳組長。3月6日,彭孟緝派兵衝下壽山,包圍市政府,正當會議人士群龍無首之際,阿公在慌亂中提議:「只要舉出白旗,表明和平投降善意,大家暫時就會沒事。」並在他隨身攜帶的拐杖上綁白布條,由眾人公推為領隊,帶領著大家魚貫走出市府。不料立刻慘遭軍隊不分青紅皂白開槍掃射,他和其他手無寸鐵的人中彈身亡。阿公畢生為台灣勞工運動與民主奮鬥,就此平白殞落。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鍾天福。(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鍾天福。(攝影/潘小俠)
鍾天福(1904-1947) 籍貫:高雄市 受訪人:鍾弘年 關係:兒子
先父生前擔任《國聲報》記者,樂善助人,受助者遍及各省籍。1947年3月6日晨原擬赴市府採訪,但前晚友人告知一戶汕頭人家被群眾毆打,有生命之虞,期予援助。雖素昧平生,先父仍義不容辭,以救人為先,乃改變行程趕赴調解,事成已近中午,為盡職守又枵腹
意指空腹
轉往市府等候壽山交涉結果。不料下午2時,慘遭下山軍隊射殺。3月9日收屍,發現一刀穿心,一刀砍破右頰骨,兩腿三槍孔,全身血污。
日本推行皇民化,先父不畏失業脅迫,恪守「生為中國人,死為中國鬼」祖訓,堅拒改從日本姓名。不料光復後竟慘死於自己祖國軍兵刀鎗之下!越4年,4萬元換1元,遺蓄及投資皆化為烏有。住宅又被市府迫令遷離,全家5口棲身於4坪小陋屋,苦海中浮沈10年。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見證228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