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的228故事(一):受難無數的人間煉獄

高雄

3月3月,一批人由台南分乘卡車進入高雄市區,台南工學院學生也趕來。一〇五後方醫院獨立團第七連一個排遭攻擊;有人欲攻擊憲兵隊,警察局長童葆昭的座車被焚燒。5日,高雄成立處委會,以議長彭清靠為主委,任命郭萬枝為警察局長,呂見發為監獄長,呂見利為看守所長。6日上午,黃仲圖市長(半山)率彭清靠、凃光明、范滄榕、曾豐明、苓雅區林界,台電辦事處主任李佛續等6人上壽山見要塞司令彭孟緝,彭故意敷衍,下令逮捕范、曾、凃3人(事後處決)。下午2時彭孟緝下令攻擊市政府、火車站、高雄中學。雄中畢業生顏再策衝出長春旅社中彈身亡。
部隊向雄中開砲,另一隊主攻火車站,一隊攻進市政府先丟手榴彈再見人亂射,打死市議員許秋粽、黃賜、王定石及出面交涉的鹽埕區代表王平水、《新生報》主任邱金山、高田飯店老闆黃寬、陳金能律師等十幾人,兵仔封鎖火車站地下道兩端,打死兩三百人。彰化人郭農富中彈,死於兒子郭榮一的懷中。三塊厝居民全被叫出來跪下,統統抓到火車站前廣場,老弱婦孺被放走,把13歲的許連興和他的父兄及其他男丁統統用鉛線綑綁押進鼓山監獄。16歲的黃藍雄領導雄中的自衛隊,出門而一去不返。《國聲報》記者李言死於五塊厝附近,另一記者鍾天福死於採訪中。兵仔攻入雄中抓走林景元校長。
此後3天高雄淪為人間煉獄,梁張不背著3歲的兒子出門替丈夫抓藥,中流彈而勉強回家,第二天不治。煉油廠成立自衛隊,由簡奢兌指揮(後來被抓);南下火車在岡山被阻,長老教會牧師蕭朝金安頓學生。在中鹽服務的尤萬居被打死於門口。呂明義去市政府參加治安隊(3月6日)而失蹤;旗山名醫柯水發保護外省人而被恩將仇報遭關押二百多天。14歲的洪瑞生在市政府差點中彈跌進大水溝內。代替二哥去市府開會的許江塭一去不返。林界在3月23日被槍決。高俊明牧師師娘李麗珍的表哥楊榮州、江雲華及親大哥許宗哲死於愛河旁。獅甲派出所的員警陳永後被以陰謀論竊占國土顛覆國土罪判刑3年。逃出壽山的趙中秋躲在深山4年。煉油廠的簡奢兌判刑2年,再改保護工廠的「義民」開釋,但已坐牢10個月。蕭朝金牧師在3月10日與台大學生余仁德同時遇害於岡山。經營竹器生意的蔡得常在路上中彈身亡。馬公人的船長陳𥽋伯在3月7日被兵仔打死於苓仔寮河邊。高雄受難太多人,只能簡略介紹。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林景元、林有義。林有義與父親林景元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林景元、林有義。林有義與父親林景元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林景元(1910-1956) 林有義(1930- ) 籍貫:高雄市 受訪人:林有義 關係:兒子、本人
先父畢業於台北師範學校,戰前在台北第二中學擔任教學科教師共16年,戰後為省立高雄第一中學校長,曾與杜聰明博士等組織「台灣省新生教育會」。二二八期間,他曾勸阻學生參與抗議行動未果。3月6日彭孟緝派兵用槍砲攻打火車站及雄中一帶,我全家由宿舍逃往三塊厝的沈牙科診所避難,兵仔在3月7日下午包圍三塊厝,逐戶敲門叫裡面的人全部出來,並押到火車站前廣場,放回女人和小孩後,我也被鐵線反綁雙手並用老虎鉗絞緊,在鼓山國經歷3天後才解開,父親則被兵仔用日本軍刀身打前額流血如注,我用舌頭整夜舔其傷口。
後來他被撤職,歷任台南工學院教授,台北市立女中校長、省立教育廳督學、高雄醫學院等職,始終鬱鬱寡歡,55歲辭世。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顏再策。顏再延與同為醫師的女兒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顏再策。顏再延與同為醫師的女兒合影。(攝影/潘小俠)
顏再策(1926-1947) 籍貫:高雄市 受訪人:顏再延 關係:弟弟
我哥哥畢業於高雄州立中學,錄取至滿洲建國大學,因腳水腫病發而輟學,返台後在高雄三民國小教書,兼教北京話及當翻譯。
二二八後的3月6日,母親勸他別出門,哥哥不聽,率領學生自長春旅社開槍抗擊彭孟緝部隊,因火力不足,在冒險衝出時中彈,流血過多而去世。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許宗哲、江雲華、楊榮宗。高李麗珍與先生高俊明手持哥哥楊榮州(左起)、江雲華及許宗哲照片。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許宗哲、江雲華、楊榮宗。高李麗珍與先生高俊明手持哥哥楊榮州(左起)、江雲華及許宗哲照片。攝影/潘小俠)
江雲華(1929-1947) 許宗哲(1930-1947) 楊榮州(1926-1947) 籍貫:屏東新園、高雄市、屏東新園 受訪人:高李麗珍 關係:妹妹
當大哥宗哲就讀高雄中學一年級,雲華表哥就讀高雄高工三年級,榮州表哥當日本學徒,二戰時在南洋沒戰死,回國後在高雄找工作時被槍殺。
二二八後3月6日兵仔自壽山衝下亂射,他們3人都遇害慘死於市政府旁愛河邊,那時大家都嚇得不敢出門,父親也無法外出為兒子辦喪事,幸好前金教會李幫助牧師出面處理,並由林啟三醫師與女兒林雅卿協助尋找與買棺木,第二天終於找到表哥雲華的遺體,然後找到宗哲哥,最後找到榮州表哥。我們先將3人遺體安置在前金基督教長老教會,與李崑模等6人一同舉行告別禮拜後,再葬於基督教墓園。宗哲為我家長子,雲華是三姨的獨子,榮州為二姨的次子,二二八奪走大哥及兩位表哥年輕的生命,讓3個家庭同時痛失子。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黃藍雄。黃忠義與四哥黃藍雄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黃藍雄。黃忠義與四哥黃藍雄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黃藍雄(1932-1047) 籍貫:高雄市 受訪人:黃忠義 關係:弟弟
我四哥從小好打不平,既聰明又體格棒。家裡在苓仔寮(今苓雅區)開三井米商及天華戲院。生活富裕,四哥跳級念高雄中學。二二八時他才16歲,領導雄中自衛隊,有一晚我看到他拿著旗子回家。父母親都叫他不可出去,他回說雄中學生已經占領火車站了,他必須去幫忙維持秩序,保護民眾安全回家,而立刻出門。5或6日晚上有人看到他已被打死,家人不敢去收屍,聽說已經被運走了,至今仍找不到他的屍骨。事後報戶口時,登記上卻說「上學途中中彈身亡」,完全胡說。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凃光明。凃世文手持全家福照片,照片前排左為兄凃世功,右為凃世文。(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凃光明。凃世文手持全家福照片,照片前排左為兄凃世功,右為凃世文。(攝影/潘小俠)
凃光明(1913-1947) 籍貫:澎湖白沙 受訪人:凃世文 關係:兒子
先父生於澎湖,隨父母遷到台南、高雄。年輕時赴上海經商,戰後以接收委員身份回高雄,擔任高雄市日產清查室主任。二二八爆發,3月6日受高雄市二二八處委會推派與市長黃仲圖、議長彭清靠共7人赴壽山要塞司令部與彭孟緝談判,車上插白旗表示「和談代表」。於會客室相談中,士兵突然喊「有刺客」、「有槍」後,即將先父架出去,並扣留代表。
中研院許雪姬博士及我分別於1991年6月29日及1992年3月15日,訪問當年和談代表之一的李佛續先生,其皆表示沒見到凃光明拔槍,也沒看到槍,當時彭孟緝並未強力反駁此重要證詞,足證先父是被栽贓陷害,至今也不知屍體在何處?先父為和平壯烈犧牲情操崇高,盼歷史能還給真相,以慰先父在天之靈。
Fill 1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林界。林黎影與父親林界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高雄,林界。林黎影與父親林界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林界(1910-1947) 籍貫:高雄市 受訪人:林黎影 關係:女兒
先父公學校畢業後當過新和鐵工廠師傅,1939年奉派到台東都蘭東台糖廠當工務主任。1940年回高雄開黑板組鐵工廠。戰後投資碾米廠並出任臺灣省技術顧問團顧問。1946年為《台灣新生報》印刷廠長兼印報廠長,11月當選苓雅區長。
1947年二二八後他聞訊從中南部趕回高雄,3月6日受黃仲圖市長之邀與彭清靠議長、凃光明等人上壽山要塞司令部陳情,不料被捕,3月21日遭槍決。1992年2月,妹妹林黎彩連續向法院控告彭孟緝「非法處決林界先生」、「偽造文書」、「妨礙名譽」,最終皆以不起訴終結。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見證228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