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228

花蓮、宜蘭的228故事:倒吊拷訊,幾乎不能走路

花蓮

花蓮市於3月4日下午,三民主義青年團在花崗召開市民大會,馬有岳呼籲大家冷靜,5日上午成立處委會花蓮分會。當天有高砂族人集體侵入城內參加暴動。暴徒占領槍彈倉庫,「市內機關一切武器被移交,縣長及公務員均紛紛逃避。」身穿日本軍服,手持日本軍刀,唱日本軍歌的金獅隊、白虎隊「橫行市上」。
7日,許錫謙成立台灣青年自治同盟花蓮縣籌備會,「自任陸海空軍總指揮」。10日,處委會解散,17日,「國軍抵達本縣,展開綏靖工作」。12日,二十一師師長劉雨卿電報:「花蓮港秩序平靜」。
然而,張七郎、張宗仁、張果仁父子3人在4月4日突然被軍隊逮捕,夜間11時許遭槍殺於鳳林公墓。許錫謙避走台北附近,被誘勸回鄉於途中遭埋伏軍警打死。花蓮台電公司東區管理處的王天送被械送新店3個月。鐵路局事務課長池鏡傳被誣陷倡言「脫離政府獨立」坐牢100天。守護花崗山糖廠通訊所的李目燦被捕。鐵路局技工李桐圳與李目燦等人至機場保護武器,逃亡7個月。林務局員工林木盛參加青年隊而遭逮捕。
縣府員工林登松被視為白虎隊員關押100天並罰款1萬元。鳳林的花蓮分局代刑事組長邱運才被控參加處委會遭關押7天。糧商俞石南流亡琉球半個多月。里長柯天富及玉里機務報員工柯萬見父子雙雙被捕。參加處委會的東大興營造廠主徐土生被關3個月。鳳林警察所司法主任徐水源被關押5個多月再判緩刑4年遭免職。鳳林初中教員張芳堯因大兒子被兵仔逮捕而出面自首。張慶鴻因參加青年團逃亡3個月後「自新」。
《東台日報》記者陳金水因報導二二八事件而關押4個月;鐵路局工務課主任陳福星被誣陷而被逮。陳增慶與其他6人去基隆打拚,「一去不回」。地院法警游仁義奉命保護外省人,卻遭逮捕。電信局電話實驗所主任練正昌被關押5個月。蔡旺被控把國旗降下來撒尿,擔任白虎隊秘書及搶奪武器。當過花蓮市長的鄭東辛因出任處委會副主任而關押40多天。開碾米廠的王諒成,奉岳父之名到處採購米糧運回花蓮賑災而被捕,逃亡半年。市農會的張玉煆因組織與參與青年隊,逃亡一年多。鄭招生避難於秀林山區半年。國小教員鄭據被捕獲釋後逃亡10個月。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花蓮,張七郎、張宗仁、張果仁。2010年4月4日《花蓮鳳林二二八》新書發表會暨張氏父子、詹金枝女士紀念禮拜台北東門教會會場。(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花蓮,張七郎、張宗仁、張果仁。2010年4月4日《花蓮鳳林二二八》新書發表會暨張氏父子、詹金枝女士紀念禮拜台北東門教會會場。(攝影/潘小俠)
張七郎(1888-1947) 張宗仁(1916-1947) 張果仁(1928-1947) 籍貫:新竹湖口 受訪人:張安滿 關係:孫子、兒子、侄子
我阿公是漢醫之子,曾在廈門念3年私塾,再回台念公學校及總督府醫學校。1916年在淡水開業,1922年遷居花蓮鳳林以紀念曾祖父之名開設仁壽醫院。1929至1939年間數度至上海、旅順及大連考察。戰後他寫信叫三個在滿洲的兒子速返台服務鄉梓,並在花蓮市及鳳林鎮籌建歡迎牌樓迎接中國政府。
1946年3月他當選花蓮縣參議員及議長,4月創辦鳳林中學,10月底當選制憲國代。同時亦被地方人士推為花蓮縣長候選人,1947年4月4日他發高燒,囑咐鳳林初中校長張宗仁代為出席歡迎國軍第二十一師獨立團之晚宴。當晚會後軍隊逮捕張家父子4人,次男依仁因曾為軍醫而逃過一劫,阿公及父親、三叔張果仁在夜晚11時被押至鳳林郊外公墓槍決。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花蓮,陳金水。張寶貴、女兒陳秀玉與先生陳金水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花蓮,陳金水。張寶貴、女兒陳秀玉與先生陳金水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陳金水(1915-2011) 籍貫:花蓮市 受訪人:張寶貴、陳秀玉 關係:妻子、女兒
先父在《東台日報》當記者,由於報導二二八,而遭當局逮捕,家母就在花蓮監獄附近租房子,每天叫大哥送牢飯。4個月後,他獲釋在小學當代課教員,一年後又無故遭解聘,只好在花蓮大禹養鴨為生,我們從小未聽過父親受難經過,直到我30多歲獲悉去申請賠償金時,才第一次從父親口中聽到他的過去,他老人家因為害怕我們念書就業受影響,只告訴我們一點點受難情況。
家母至今仍活在二二八的恐懼陰影下,如今已老癡,每每半夜還開門說「你爸爸回來了,不要鎖門!」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花蓮,陳福星。吳淑珍與先生陳福星結婚照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花蓮,陳福星。吳淑珍與先生陳福星結婚照合影。(攝影/潘小俠)
陳福星(1926-1994) 籍貫:花蓮市 受訪人:吳淑珍 關係:妻子
我先生原是鐵路局花蓮辦事處工務課主任。1947年3月6日清晨準備乘火車回台北萬華時,在單身宿舍突然遭2名憲兵逮捕。羈押一個月後獲釋,原來是工務課一名木工在二二八期間庇護一位外省人長官,那人為了報答他而故意誣陷我先生,好讓那個木工升官。之後我先生回鐵路局,從此受盡排擠與迫害,默默承受人們把大小公文丟給他去處理。他一輩子不喝酒,只會在生氣時罵我出氣幾十年,17年前心臟病去世。台灣人不團結,至今仍受外人壓制。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花蓮,游仁義。游仁義手持與妻子張秀芸之結婚照。(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花蓮,游仁義。游仁義手持與妻子張秀芸之結婚照。(攝影/潘小俠)
游仁義(1925-2014) 籍貫:花蓮市 受訪人:游仁義 關係:本人
我在二二八時擔任花蓮港地方法院檢察處法警長,奉命保護外省人同事及維持治安。3月5日突然被捕,械送綏靖司令部,罪名是花蓮地區二二八處理委員會宣傳部主任。4月4日我被關進我當家的花蓮監獄內,同時被關押的有70多人。那些外省兵把我們雙腿猛壓,再把我倒吊拷訊,打斷一根木棍。幾天後家裡送來傷藥,我被打得幾乎不能走路。羈押28天後才告無罪釋放,但因此被免職。
出獄後,我又被調查,後來逃亡宜蘭及各地,2年多後才回花蓮,起先當小差事,後來在花蓮第一信用合作社工作,從基層開始一直當到總經理。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花蓮,鄭招生。鄭招生與妻子邱愛珠結婚照。(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花蓮,鄭招生。鄭招生與妻子邱愛珠結婚照。(攝影/潘小俠)
鄭招生(1922-) 籍貫:花蓮市 受訪人:鄭招生 關係:本人
我在花蓮經營木竹加工業,二二八時出任三青團花蓮分會小隊長,負責維持地方秩序,3月中旬避難於秀林山區6個月。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花蓮,鄭據。鄭金枝與先生鄭據合影照。(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花蓮,鄭據。鄭金枝與先生鄭據合影照。(攝影/潘小俠)
鄭據(1927-1994) 籍貫:花蓮市 受訪人:鄭金枝 關係:妻子
先夫是花蓮市明義國民學校教師,在花蓮縣二二八處理委員會主委馬有岳等人之號召下,參與青年隊伍組隊工作。同年3月中旬無故遭國軍逮捕,羈押於花蓮憲兵隊數日,慘遭刑求逼供,獲釋後他逃亡10個多月,並遭免職。

宜蘭

宜蘭在3月5日成立處委會宜蘭分會,推省立宜蘭醫院院長郭章垣為主任,以處委會名義要求陸軍倉庫、陸軍醫院的武器移交處委會保管。儘管宜蘭、羅東、蘇澳各地青年示威,但均維持秩序,平靜如常,無一人死亡。不料13日第二十一師獨立團進駐後,開始綏靖,及收繳武器。
3月19日凌晨,郭章垣與蘇耀邦(宜蘭農校代校長)、林蔡齡(台銀分行營業課長)等3名處委會主任、總務組委員及保安組委員,加上警員葉風鼓、賴阿塗、呂金發、曾朝宜等7人被捕而集體槍決於頭城媽祖廟前。更早有蘇澳水泥廠秘書張雲昌(未參與任何活動)被殺於白米甕橋下;牙醫陳成岳死於蘭陽橋下。外省人中學老師趙桐死於南方澳海邊。當過日本兵的余旺欉失蹤至今;郵局課長林金春撿回一條命。當過海軍的陳阿波遇害。中央旅社老闆陳滄海以收容許錫謙和王明進罪名而遭刑求並逃亡至10月。
鄭新福婉拒當宜蘭市代市長,不料3月21日兵仔到家裡,喝令所有男人出列,架走鄭新福,經其母湊足15萬元及40兩金飾送給徐副指揮官才獲釋。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宜蘭,呂金發。呂崧海與父親呂金發警員照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宜蘭,呂金發。呂崧海與父親呂金發警員照合影。(攝影/潘小俠)
呂金發 (1926-1947) 籍貫:宜蘭市 受訪人:呂崧海 關係:兒子
父親任職於宜蘭市警務課民族派出所擔任警員。當時市長朱政宗和警務課長羅大維派員至海邊抓走私品囤積倉庫。二二八後,代理課長葉風鼓將貯存之走私輪胎變賣,將所得發給員工以供安家。清鄉後羅大維對課內未參與抓走私的員警羅織罪名,交給軍方,家父3月9日凌晨於派出所備勤中被抓走。
聞知基隆多人被抓,祖父母等人與賴阿塗家人相約前往,豈知火車僅到頭城站,聽說媽祖廟口多人被殺,到現場發現寫著「呂金發」的皮帶,家屬央請頭城仕紳盧纘祥先生出面向軍方交涉,到半夜才挖坑收屍,父親臉朝下被五花大綁,右胸有兩個彈孔,左胸有三刀孔,原是槍殺未死,再刺三刀後活埋。父親是獨子,時年23歲,祖母傷心地交代,子孫若有嫁娶外省人者,不准祭拜她。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宜蘭,陳成岳。陳賴麗卿手持公公陳成岳、婆婆陳淑貞合影照。(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宜蘭,陳成岳。陳賴麗卿手持公公陳成岳、婆婆陳淑貞合影照。(攝影/潘小俠)
陳成岳(1904-1947) 籍貫:宜蘭羅東 受訪人:陳賴麗卿 關係:媳婦
我公公是羅東名醫的獨子,在日本念中學及日本大學專門部齒科,又修法科,娶日本太太,回故鄉開設台灣齒科醫院。他是地方名士,當過許多公職,戰後曾任台北縣參議員。
二二八時他任羅東地區治安委員會主委,維持地方治安,營救並安置40多名外省人,其他地區動亂,唯獨羅東地區平安無事。2個多月後公公被警察抓走,4月29日晚上7~8點,公公被抓到舊蘭陽橋上槍決,滾落橋下後,還被槍尖刺到死,軍人以他跳水逃跑為由,前往家里抄家,搶走古董、字畫及龍銀,洗劫一空。
婆婆經歷家破人亡嚇得從此不再講一句日本話,我家總是在悲傷、恐懼的氣氛下,從此沒人敢再開懷大笑。我衷心希望事件早日平息,台灣人別再恐懼,早日和平,以告慰公婆在天之靈。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宜蘭,葉風鼓。葉朝清與父親葉風鼓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宜蘭,葉風鼓。葉朝清與父親葉風鼓照片合影。(攝影/潘小俠)
葉風鼓(1908-1947) 籍貫:台北市 受訪人:葉朝清 關係:兒子
先父日本時代在宜蘭礁溪、員山、宜蘭各地當警察。
二二八後,宜蘭區警察課長羅大偉逃之夭夭,警察早已數個月未發薪,也未上班,地方人士請先父代理警察課長,先前他曾把走私進充公的日本輪胎賣掉以發薪水,可能為此惹禍。3月間羅課長復職,18日晚上,先父與其他員警呂金發、賴阿塗等人被抓,隔天與宜蘭醫院郭章垣等7人在頭城媽祖廟前被槍殺。他身穿黑色大衣,背部留有一個小槍孔,家人收屍時,腹部破裂,肚腸流出。大哥葉坤彰當時念宜蘭高中,曾參加學生隊維持治安。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宜蘭,賴阿塗。賴辰武手持父親賴阿塗警員證。(攝影/潘小俠)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宜蘭,賴阿塗。賴辰武手持父親賴阿塗警員證。(攝影/潘小俠)
賴阿塗(1919-1947) 籍貫:宜蘭市 受訪人:賴辰武 關係:兒子
父親念過公學校,曾被徵兵一年多,戰後在宜蘭當消防警察,後來正式派任民族派出所員警。二二八時,他婉拒宜蘭青年去參加示威遊行。3月19日凌晨有警察和兵仔在厝外叫他去集合「非常召集」,卻因此被捕,可能是頂撞上司抓走私之事擋人財路,而被點油做記號。
祖父和呂金發的父母一起搭火車趕往基隆,車卻只到頭城,下車時聽到噩耗,趕往頭城媽祖廟前,祖父看到他的警帽掛在樹上,軍方不准收屍,直到半夜才收屍。祖父常怨嘆:「人在飼子,我在飼孫。」戶籍登記「行方不明」,1989年他70冥誕時,宜蘭市公所還送來重來重陽節敬老禮物,令我家人哭笑不得。
潘小俠「見證228」影像計畫
台灣人權史上最黑暗的一頁

見證228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