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野島剛/3個原因,讓日本史無前例關注台灣地方大選

野島剛曾任《朝日新聞》駐台記者,長期觀察東亞的政治歷史發展,在台灣採訪過各大黨領導人,2017年出版《台灣十年大變局》(日本版書名為《台灣是什麼》)。這次九合一大選,野島剛也來台觀選,《報導者》特別訪談了這位日本知台記者,由他的視角觀察此次選舉對台灣及日本的影響。以下訪談以第一人稱方式表述。

Fill 1
野島剛。(攝影/余志偉)
野島剛。(攝影/余志偉)
這次台灣的九合一選舉,大批日本記者都進來關心。我之前外派台灣時,日本社會對於台灣縣市長選舉與地方選舉都不太關心,頂多是報紙上出現一小塊新聞。但過去3週,日本的大媒體都有報導,從來沒有像這次,台灣地方選舉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
主要原因有幾個,一是日本人對蔡英文有期待,蔡英文當選後,光是日本就已出版了4、5本她的傳記,日本民間向來對台灣政治沒太大興趣的,她大概是李登輝以來,最有知名度的,也對她的女性形象很喜歡。但在短短兩年半,蔡英文的聲勢受到重挫,大家很意外,拉高了新聞價值,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大部分的日本人對民進黨有好感,我們很關心台灣能否能與中國保持距離。畢竟對台日而言,強大的中國可說是共同的威脅。

民粹主義的共同潮流

第三點,我們看見民粹主義在台灣出現。民粹主義出現於日本,大概是在2011年底,上一任大阪市選出市長橋下徹(2011年底當選)最明顯。橋下徹原本是電視名嘴,自組日本維新黨,他出來批評日本自民黨和民主黨兩大政黨,這種訴諸超越既有黨派的方式,特別吸引人,就像是台北市長柯文哲一樣。此外,前年選出的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她本來屬於自民黨的非主流,後來退出自民黨,自組希望之黨並擔任黨魁,成功地走第三路線。東京與大阪類似於台北與高雄。
日本人現在看台北和高雄的情況,有種在看自己的感覺,台灣的改變只不過是這幾年間的事。所以,可以這麼大膽預測,從柯文哲到韓國瑜,以及未來兩年,台灣都會由民粹主義者壟斷話語權。只能說,這股潮流也終於吹到了台灣。
我們以為在政黨政治裡,能盼到新生代的出現,順利地世代交替。日本也曾經很期待,但結果沒有出現。這像是世界潮流,領導人的老年化,老年化的領導人,為什麼?因為能出來的年輕政治領袖經常是政二代或政三代,他們很難受到社會的信任,也許他們有專業或能幹,但在不滿的社會情緒下、對腐敗和權貴的想像下,民眾反而會喜歡那些看來很強的、草根的、有暴力性的、看起來很果斷的、沒有距離的政治人物。
老年化的政治領導人還存在的原因是,他們知道怎麼討好民眾,因為從年輕到老都參與政治,他們知道怎麼「騙取」民眾的喜愛。至於柯文哲或韓國瑜,選民先是覺得他們很有意思,「很有意思」在選舉過程這很重要,他的一句話,一個畫面,一個動作,吸引民眾的關注,能夠決定投票的傾向。未來,政治經歷夠久的資深領袖(像是小池百合子),或天然表演天才的(像是橋下徹),就容易在民粹主義下勝出。

「負之組」對權力者的抗議

目前各國都出現全球化下的失敗者,他們有很強烈不滿的情緒(日本稱之為「敗者」或「負之組」)。在這情況下,民眾對政治人物的判斷標準是「誰最能同理人民的苦」。過去那些看似有專業、有政治經歷的人,反而容易被選民看做「腐敗的當權者」。在日本,不只兩黨政治人物被罵,傳統媒體像《朝日新聞》或NHK也都被讀者罵到死,大家都視之為腐敗的權力者。
像林佳龍、陳其邁、蔡英文的包袱是他們太專業了,他們其實很認真,但他們看起來太精英、太有距離,讓人感受不到同理,以至於選民太無感了;這時,民粹主義候選人搶著機會大肆批評,就能在這一兩個月的期間內,讓選民看起來很爽。民粹主義者的策略其實不必得到過半者的支持,當投票率60%的時候,只要掌握3成的鐵粉就能當選,這是很聰明的策略。
支持韓國瑜與柯文哲的人,很多是新生代。他們有的是天然獨,新生代沒有看過台灣民主的歷史,不大了解兩岸關係,但只要他們找不到工作、工作不順利、薪資沒有起色,這些人聽到「就業機會」和「兩黨不好」是最有效的。
另一個這次民進黨苦戰的關鍵,是蔡政府這兩年半表現得很有問題。她忘記台灣總統的角色是什麼。台灣在國際社會裡應該扮演重要的角色,台灣總統有義務定期向外發聲,說台灣的故事,她不是單純的執政者,她是台灣的發言人、形象大使。可是她好像誤會台灣總統的角色,想專注政策,比較沒有出來表現自己。
台灣在國際上有這麼大的困難,台灣人口這麼少,但國際上仍關心台灣。台灣一直來都是有個性的總統,靠外國的聲音來支持。但這兩年,像她接受日本媒體的採訪
蔡英文於2016年10月6日曾接受日本媒體《讀賣新聞》專訪。 專訪問答全文可見於總統府網站
只有一次,國內外媒體的專訪也不多。在歷任的總統裡面,這幾乎是很少見。蔡英文的個性可能是太追求完美,她一直追求完美,以致於她很小心。我相信目前台灣對她的不信任,不是討厭蔡英文,而是看不到她,不知如何喜歡她,忘記了為何我們曾經喜歡她,慢慢地,這對她的形象不好。這不是不能挽回,但要把這次地方選舉的苦戰當作一番教訓,她一定要反思、檢討自己。
這次九合一選舉後,再1年3個月就是總統選舉。台灣選舉發動地很早,等於明年3月、4月就開始啟動,很多人是說這是蔡英文的期中考,但我覺得這是她的期末考。時間的壓力下,她要斷掉這個惡性循環,需要勇敢一點。

不要讓太陽花世代失去信心

台灣社會的核心價值在於台灣的民主自由、台灣不是中國、台灣不想被中國統一等社會共識,我想未來這是不會改變的。台灣人可以決定自己的未來,中國無法插手,如果台灣可以堅持這一點,我不會那麼擔心,看到金馬獎上大家對於台灣是民主國家的信念,這部份沒有什麼改變。
這些年讓日本人很感動的是,太陽花世代這群有理想的年輕人對政治的參與和關注。日本年輕人已失去對政治的興趣,很冷漠。我比較擔心的是,如果未來的地方或中央領導,草率地以經濟發展為理由,接受九二共識、接受習近平的說法,然後說服選民這樣可以增加觀光客、增加收入,這會使太陽花世代年輕人對政治失去信心,這是最恐怖的事。如果這群年輕人變成對政治不關心的現實主義者,對台灣是很大的可惜。這會很讓人難過。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2018九合一選舉結果觀察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