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里長篇2】前線觀察:一個里,為何七人搶破頭?
設計

你家所在的地方,這次有幾個人出來選里長?全國的里長選情中,以兩人參選及一人競選為最多,但也出現最高有7人參選的盛況。是怎樣的環境,讓不同世代紛紛踴躍參選?

2018九合一選舉進入白熱化階段,最基層的村里長選舉共有15,040人競爭,而全台7,795個村里中,有2,588個是一人參選,同額競選比例高達33%。
在村里長選情一片冷清之中,卻有台北市北投區關渡里、桃園市龜山區文青里、高雄市鳳山區中正里、澎湖縣馬公市案山里這4個里出現7人角逐,比上屆只有2個里出現7人參選更加熱鬧。
里長是距離你我最近的民選公職人員,更長期被視為重要選舉樁腳及地方和事佬。《報導者》深入歷史悠久的關渡里和今年才設立的文青里,了解最基層選舉的候選人故事與參選爆炸面貌。
激戰區之一
文青里
激戰區之二
關渡里

激戰區之一 文青里

「這裡就像西部墾荒」,新蓋合宜住宅問題待解

沿著國道一號南下,由林口交流道一路穿過長庚醫院,便轉進桃園市龜山區。據內政部戶政司統計,自2014年升格以來,桃園市一直是本島人口增加比例最高的地區,光去年人口增加率就高達18.7%,是第二名新竹市的兩倍之餘,而龜山區正是桃園人口增加最為迅速的地區,近兩年人口增加1萬5千多人。
其中,樂善里是龜山區主要的人口增加來源,龜山區戶政事務所資料顯示,今年2月樂善里人口達到11,274人,人口數已居該區之冠。隨著人口增加,桃園市政府也在3月正式將樂善里東半部另外劃分出「文青里」,截至10月底為止,文青里人口數也已來到7,689人,成為龜山區第三大里。
沿著唯一一條對外的文青路一路前進,舉目所及皆是高聳的大樓建築;比起新創設的文青里這個名字,「A7林口合宜住宅」則更廣為人知。鄰近機場捷運A7體育大學站的合宜宅,共分遠雄、皇翔、麗寶、名軒四大社區,3年內陸續交屋後,吸引大批居民移入,也是龜山區人口增加的主要原因。
作為近年來人口增長最快速的地區,此刻的文青里掛滿了各式各樣的選舉旗幟,橘色、白色、藍色,五花八門的布條上面繡滿了候選人的臉孔和標語。「貢獻」、「改革」、「服務」等字眼,填滿一整條鐵絲網區間的空白處。
不同於選舉布條帶來的熱鬧氛圍,在居民接連外出上班的平日午後,這裡唯一有人氣的地方,只剩下里長候選人的競選總部。不同陣營分別以各色旗幟作為區別,左一支右一支、散佈路肩的旗海串起整個社區。繼代理里長後,這次一共有7名候選人出馬,正式角逐文青里第一屆民選里長。
但7個人競相投入,到底爭什麼?戴著方框墨鏡、自稱競選布條數量滿天飛的里長候選人簡僑亨,一把將我們拉進服務處。直說競爭激烈,是因為這裡「百廢待舉」。

想照顧「LINE型新市鎮」的父親

幸運抽中A7合宜宅、帶著女兒搬來文青里2年多,41歲簡僑亨是當初帶領上百名住戶發起機捷票價抗爭的召集人。翻開手中厚達5公分的卷宗,裡頭全是向當地區公所調閱的地籍資訊,以及台北捷運各段價格和運量的比較。
「靠著自己找資料,我才發覺機場捷運的兩段式票價比一段式便宜,但合宜宅不是豪宅,是一般勞工和受薪階級的住處,這樣的價格配置不合常理。光票價問題,我就當面跟鄭文燦陳情了3次,」簡僑亨強調。
他說機捷作為大眾運輸工具之一,更是文青里對外聯絡的重要通路,應提供合理價格給通勤族使用。為了爭取合理票價,他人生第一次投入抗爭,頭綁布條、用「上數學課」的方式在抗議現場計算票價弔詭之處;幾經抗爭,票價問題才得以順利解決。
Fill 1
桃園市龜山區文青里無黨籍里長候選人簡喬亨。(攝影/李昆翰)
桃園市龜山區文青里無黨籍里長候選人簡喬亨。(攝影/李昆翰)
但合宜宅建設一開始就涉入諸多醜聞,如爆發遠雄集團行賄桃園副縣長葉世文弊案等。陸續交屋以來,居民更發現諸多不便,像是最基礎的交通、採買和道路問題不斷湧現。簡僑亨就形容,「住在這裡像是住在孤島,在台北和桃園之間漂流。」
「一般來說,公共住宅的規劃,不應該是基礎建設都做好了,才讓居民入住嗎?但這裡完全反過來,」簡僑亨問。
他也質疑,該處沒有機關用地,派出所等公家機關沒有進駐空間;此外,該處唯一對外的道路只有文青路,一來是與交流道相接容易塞車,二來是發生緊急事件救災車輛難以順暢通行,這些都嚴重影響居民權益。
住跟行都問題不斷,每天睜開眼就必須面對的吃食需求,更是難以滿足。簡僑亨說,文青里沒有市場,小型超市或熟食店幾乎都遠在數公里的長庚醫院院區旁,里內頂多就是便利商店,就連連鎖的星巴克都開不起來,進駐不到一年就火速收店。
「但大家還是要吃東西啊。怎麼辦?不如用LINE互相幫忙。」他於是創辦起各式各樣的通訊群組,有宵夜團、晚餐團、買菜團、買菸團,甚至共乘團;想外出搭車居民都可以互揪,省車錢也省去獨自一人的等車時間。
這直接導致文青里轉型成特別的「LINE型新市鎮」。
「光生活需求相關的群組,就有300多個。在這裡,每一間店家幾乎都有自己的LINE群組,想訂餐就透過手機,方便又省時,」簡僑亨說,文青里的共購需求極大,像某次只是一家人要去林口買速食,接連不斷的訂單,最後讓整台轎車都塞滿餐點,這樣的例子就凸顯當地生活的不便。
總是感覺精力滿點的簡僑亨說,自抗爭過後,得到不少民眾的支持,他的競選總部裡「每一樣東西都是大家贊助的」,包含辦公室的開設、長3公尺的半身海報、甚至他身上穿的透氣polo衫。
「選里長,就是想要解決上面林林總總的問題,所以每個星期我都用直播問大家對文青里有什麼想法。辦活動,可以。老人共餐,沒問題。提供法律諮詢,我想辦法。加速道路開通,好。」每一項里內事務,簡僑亨都像個急忙替孩子打點生活的父親,想步步到位。
簡僑亨說,從新北市土城搬到文青里,讓他自己的人生重頭再來過。過去幾年,大女兒患上全球罕見疾病,導致他必須支應龐大醫療費的日子過去了;現在他想多花時間陪陪家人,也想好好照顧文青里這個大家庭。
參選就必須面對挑戰與質疑,針對部分在地人士指控簡僑亨曾從事地下錢莊工作,他說自己是在當鋪上班,但他忘了自己上班的當鋪名,並提出「良民證」以示清白。

參加「里長特訓班」的政黨候選人

站在A7合宜宅的4棟大廈前,穿著競選背心向前揮手致意,43歲的陳健一,是文青里唯一有政黨背景的里長候選人。
Fill 1
桃園市龜山區文青里青年陽光黨里長候選人陳健ㄧ。(攝影/李昆翰)
桃園市龜山區文青里青年陽光黨里長候選人陳健ㄧ。(攝影/李昆翰)
感覺溫吞的陳健一,在自己的競選總部裡,擺了一張等身的文青里空照圖。包山包海、納入整個里的地景;那是5年前開始養成的習慣,從滿地的水泥地基到高聳入雲的大樓建築。他每兩個月一次、操作空拍機飛上飛下,記錄家園的興盛與變遷。
「2012年開放A7合宜宅抽籤,我抽中了。就想帶著女兒和妻子,一路從新北市搬過來。」談起這裡的優點,陳健一說,機捷體育大學站就在旁邊,也比A9社會住宅更靠近台北市,只要給這個社區5到10年,一定能發展成高生活品質的住宅區。
言談裡滿是希望,陳健一說,是因為自己從前擔任社區的第一屆主委,在整體建設還沒陸續上軌道之前,每週都會從板橋開著車到龜山,記錄社區的發展狀況。「從剛開始挖地基、灌漿、直到主體建築完成,好長一段時間,就像看著自己的孩子慢慢長大一樣,就連文青里的里名都是我發起的,」他說。
由一介外地的小電腦公司老闆,逐漸成為社區營造的推手,陳健一說,學習的第一步,是從發現問題開始。他直言4千多戶的合宜宅,卻沒有相對應的「污水處理設施」;唯一的污水處理廠,一期工程更要到明年年底才會完工,現在居民產生的生活污水,是沿著排水管一路排放到下新莊的十八份坑溪與啞口坑溪,早已造成污染,引起新莊區民眾抗議。
「現在的做法也沒有比較好,就是把管線接了往桃園地區排,污水轉個方向而已,」陳健一說,污水處理廠是社區相當重要的基礎建設,但現在看來卻遙遙無期。
除了上述食、衣、住、行的問題,教育及休閒所需的設施,文青里幾乎都有所短缺。
「直白地說,就是這裡沒有中小學。小孩要上學,起碼得開15分鐘的車送到林口去。」自己也帶著女兒搬到文青里,陳健一指出,這裡雖然涵蓋了國立體大、長庚大學和長庚科技大學三所大學,卻缺乏幼兒園及中小學,而會來抽公共住宅的居民,多是剛結婚的年輕家庭,因此基礎教育的缺乏,是文青里未來十分頭痛的問題。
疑難雜症叢生,沒有社區營造經驗,更不熟悉傳統里長事務,幾乎零經驗的陳健一,考量到該處居民幾乎都是30~40歲的年輕人,網路使用的比例高,且沒有在地人,所有居民都對當地不熟悉,於是選擇從「社群討論」開始著手。他成立文青里首個Facebook社團「IA7林口合宜住宅」,將兩千多名住戶納入,舉凡社區巴士路線、機車格設置到商店的位置及種類等,對於生活資訊的討論,幾乎都在社群網路中凝聚。
對於社區事務有了初步共識,接著想為社區付出,該怎麼做?考慮良久,陳健一認為應該先熟悉里長職務,由公職出發才能有效督促地方基礎建設的改良。於是他東選西選,挑上了青年陽光黨所開設的「里長特訓班」,學政治形勢、組織團隊、相關法令和媒體文宣,以及吸收現任里長的施政經驗。
「會想選青年陽光黨,是因為我不是政二代,也沒有任何選舉經驗,不想造勢也不想亂掛旗幟。這個黨感覺很能跳脫藍、綠以及過往的傳統印象,所以我才決定代表黨參選,」陳健一解釋。
主打「乾淨選舉」,青年陽光黨副祕書長潘裕宗指出,每個代表參選的候選人都有簽訂「乾淨選舉公約」,要求他們不能發送攻擊性文宣,也必須維持清新、清廉的作為,整個黨較偏向「社團傾向」。
今年推出18名候選人,靠著基層里長的出頭,青年陽光黨打算一步步進佔議員、立委甚至入主中央。不過對於陳健一來說,他強調自己其實並沒有長遠的政治考量,只是單純想要為社區做點事、讓這個里成為自己的驕傲而已。
就像他自己為社區作詞寫的歌:「文青里,我的開始在這裡。選擇這片土地,一起努力。文青里,我的未來在這裡。放下一切憂慮,昂首前行。我們一起創造生命的軌跡。」
不同候選人的旗幟和布條,沿著文青路數十公尺的圍籬迆邐不絕。每到週末,不同陣營拜票走動的聲響此起彼落,填滿了這個本來新生而冷靜的社區。
多達7位候選人競爭,不管簡僑亨還是陳健一皆表示,最大的因素,是文青里還是個「年輕的社區」。住這的居民多是受薪階級的年輕小家庭,期待未來5~10年內,自己的居所能有所發展,大家如同美國早年前往新西部拓墾的牛仔;激烈的里長爭奪,著實反應了居民參與基層政治的期盼。

激戰區之二 關渡里

老化社區,尋求新活力

淡水河左岸,涵蓋了發展中的新興地區林口與龜山;河的右岸,則是平埔族凱達格蘭人落腳之處:關渡。位於中心的關渡里,人口為11,901人,是台北市北投區人口數量最多的里,也是發展歷史悠久的舊社區,轄內知名景點關渡宮,成立於17世紀,是台灣北部最古老的媽祖廟。
新、舊發展交替接續,今年才創設的文青里和歷史悠久的關渡里,兩者相同之處,在於此次選舉同樣出現高達7名競爭者。其中關渡里更是藍、綠兩黨及小黨相爭局面,每個候選人都希望成為當地百年歷史發展的一小部分。
談及關渡的老,代表中國國家社會主義勞工黨參選的黃世豪說:「關渡里,就是一個很老化的社區,這裡有不少安養機構。最明顯的,則是藥局買不到尿布與奶粉。」
黃世豪解釋,關渡里居民中,45歲以上的人佔55%,大多數年輕人都是騎腳踏車經過關渡里,而不是住在這裡。所以36歲的他選擇投入選舉、嘗試改變,他的優勢就是年輕、有活力、有希望。
在關渡住了40年以上的關渡媳婦許瑩珠,此次則是背著國民黨招牌出來競選里長;Facebook頁面上滿是和前總統馬英九的合照,她說自己是忠貞黨員。至於關渡里的特色,她強調就是居住品質良好,大部分地區都是數十年的公寓式建築,地方也有養老院,形成較緩慢的生活步調。

連任里長時代落幕,出現破口

慢活、悠閒、甚至老化,構築成民眾對於關渡的印象。數十年以來,關渡里的里長人選變動也不大,前任里長陳竹林做了5屆21年之久,現任里長紀松鶴也已連任3屆,上屆同額競選更獲得全北市最高票數。
「尊重老里長,變成一種大家認同的舊有文化,這直接阻礙了新人出來參選的意願,」黃世豪說。
然而2014年選上後不久,現任里長不幸中風,里長事務全交由妻子代勞。
「這剛好給了老舊社區一個新的破口,不管是對於里內事務或是里長選舉都是,」在關渡住了6年、算是新住民的黃世豪指出,即便這個里有知名的台北藝術大學、關渡宮和關渡自然公園,但與在地的結合並不多;說到關渡,有的人甚至以為它隸屬新北市,「感覺這裡好像只是個邊陲景點,」他補充道。
Fill 1
中國國家社會主義勞動黨里長候選人黃世豪。(攝影/李昆翰)
中國國家社會主義勞動黨里長候選人黃世豪。(攝影/李昆翰)
為了促成關渡里改頭換面,即便藍、綠兩黨都有提名人選,沒有參政經驗的黃世豪也決定代表小黨放手一搏。
黃世豪強調,若順利當選,身為里長的他可扮演好的「勞資爭議平台」,將所有里民的勞工問題轉介給黨來處理。重視勞工權益,他能做到的就是勸導並鼓勵店家遵守《勞基法》,不要讓關渡里成為「違法過勞」的基地,本身還是會回歸到里長「服務」的本質。
想為鄉里服務,黃說多少是受到近年來「青年參政、素人參政」的氛圍影響,更是因為以往的黨派色彩逐漸暗淡,「選人不選黨」讓新人有更寬廣的發展空間。他認為,一陳不變的選情和既有的社區發展路線,限制了關渡的發展,這次里長選舉提供了改變的契機,這解釋了7人爆炸的最大原因。
對於里長競選大爆炸,在當地住了十多年的金先生表示,最明顯的地方,是在知行路或大度路這兩個對外出口上,總有人在揮手鞠躬,一個換過一個;再不然就是來來往往的腳踏車或摩托車上,總是插滿不同的競選旗幟和喇吧,起起伏伏的宣傳聲有時真的令人惱怒。

生力軍與老在地之爭

對於年輕勢力的萌芽,在地最久的許瑩珠也察覺到這股趨勢。她說老里長的退出是激發大家「企圖心」的主因,而這幾年選舉,的確也有越來越多生力軍投入,雖然這些人住在大樓裡,與鄰里的交流較少,但初衷還是為了替地方做出貢獻。
Fill 1
台北市關渡里國民黨里長候選人許瑩珠。(攝影/李昆翰)
台北市關渡里國民黨里長候選人許瑩珠。(攝影/李昆翰)
「因為這個地方不大,到處拜訪走動時,就容易遇到不同陣營的人。遇到了也沒關係,我都幫他們加油。畢竟里長還是要在地、時間夠長,才會對地方有所瞭解。」面對挑戰,許瑩珠顯得老神在在。
在關渡醫院、國小、國中和派出所擔任志工的她強調,長年深入基層是她的優勢,未來她不僅會從小地方著手服務,也會想辦法延續即將失傳的關渡傳統手藝:米粿雕(雞母狗仔)的製作。這是當地冬至的習慣,用在來米和糯米混合捏製、蒸熟,以祈禱來年豐產。
無論年輕或資深,代表小黨的黃世豪與代表傳統大黨的許瑩珠看似對立,但彼此卻又默契十足地將「改變現狀」放上競選文宣,希望一掃關渡里十多年來累積的老舊氣息。
有競爭才有更多進步,淡水河兩岸的新社區桃園龜山文青里、舊社區北市北投關渡里,此次分別展現了里長參選爆炸的新氣象,也為台灣最基層公職人員選舉注入了嶄新活力。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