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女性參選篇】歷經家庭小革命,「歐巴桑」要挑戰地方金權政治
攝影
設計

「歐巴桑來矣來矣/這遍 毋但是佇菜市仔/歐巴桑來矣來矣/這遍 欲入去議會啦!」(歐巴桑來了,這一次不但在菜市場,要前進議會啦!)

年底九合一選舉進入倒數時刻,來自「歐巴桑聯盟」9個縣市的21位女性縣市議員候選人組成,哼著〈歐巴桑ê歌〉,背著自製的競選旗子,走進市場裡握著每一雙手。然而,輕快舞步與輕鬆旋律的背後,卻是台灣親子共學團體的長期蘊釀,以及歷經選前的家庭小革命、籌措保證金,才能萬分艱辛走向選民。這群歐巴桑們,正在用實際行動挑戰台灣地方選舉的金權政治。

清晨7點半,歐巴桑聯盟新北市三重蘆洲市議員候選人翁麗淑準時出現在重陽橋下引道,站在梯子上向趕著上班的機車騎士們揮手:「懇請支持1號翁麗淑,我是鷺江國小老師,這次出來參選想改變政治。」面對一臉疑惑的上班族,她大聲的說:「小民參政,生活和工作都在三重蘆洲,想幫大家改變周遭環境。」
這是翁麗淑選前一個月的日常。
歐巴桑的覺醒
地方參政之難
保證金爭議

歐巴桑的覺醒

媽媽跳下來選,先得面對家庭劇烈拉扯

一個擁有21年資歷的公立國小老師,為什麼想參政?這個問題不只我們好奇,翁麗淑走在街上拜票握手,甚至碰到以前教過的學生,都問過她一樣的問題。
教社會科的翁麗淑舉例,今年跟另一位老師一起規劃課程帶學生到鄭南榕基金會參觀「查某人ê二二八」攝影展,沒想到事後校方接獲家長投訴「疑似政治活動」,校長更代表學校道歉,這也讓翁麗淑更清楚認知到,最單純的教學也無法完全擺脫政治,而鴕鳥式的躲避又不是她的作風。
「當你發現想要去改變的每一件事,最後都遇上政治卡住時,參選成了必然,只是從來沒想到是我自己跳下來選。」翁麗淑為自己的參選下了註解。
Fill 1
翁麗淑(右)克服許多家庭因素投入選戰。(攝影/吳逸驊)
翁麗淑(右)克服許多家庭因素投入選戰。(攝影/吳逸驊)
一家七口,原本經濟並不寬裕,因此當歐巴桑聯盟徵詢意願投入選戰時,翁麗淑很猶豫。一開始,在速食店當經理的先生楊鈞文並不贊成,還特別交代她「不能輕易點頭答應!」但當夥伴們願意幫忙籌募選戰期間的生活費、甚至連選舉保證金都開始有小額捐款,翁麗淑說:「好像不選不行,大家都在幫我想辦法,只希望我能代表歐巴桑。」看到資源湧入後,楊鈞文才放心支持太太參選。
但是,家中除了失智的婆婆以及照顧婆婆的外籍看護,還有3個小孩的照顧與教養問題。尤其是最小的孩子「海ㄤ」出生後,被診斷出罹患小胖威利症,肌力不足、發展遲緩、無法控制食慾,加上對體制內的教育有太多想改變卻無能為力的感嘆,決定參選的過程中,如何讓孩子們自學成長,也讓翁麗淑傷透腦筋。
由於楊鈞文正值轉換工作之際,夫妻倆長談後決定,由先生辭掉工作在家專心當奶爸,照顧「海ㄤ」並帶著兩個孩子參與親子共學。翁麗淑說:「老師是鐵飯碗,先生比我還會照顧孩子,因此夫妻倆選擇和其他人不一樣的路,由媽媽來賺錢養家。」
但問題還沒完,台南老家的雙親同聲反對,「政治很黑暗、千萬不能去碰。」甚至一度要衝上台北勸阻女兒,翁麗淑說:「因為父親是在小學當工友退休,一直對於自己有個女兒當老師感到驕傲,說什麼也要勸阻我參選。」直到以留職停薪保障教職,沒選上一定乖乖回學校教書,才讓兩老打消上台北的念頭,而且媽媽還偷偷塞了一萬元紅包,交代這是選舉經費,但生活費自己要想辦法。
談到參選過程各種掙扎與心酸,翁麗淑眼泛淚光,這也是她為什麼想出來參選的原因——台灣的選舉制度對小民參政很不友善,一個職業婦女想要投入選舉,面對家庭、經濟壓力與職場請假,處處都充滿了困難。
翁麗淑也大方承認,21年的教職,如果真的當選議員,4年任期可以計入年資,正好滿25年取得領到一筆上百萬退休金資格,否則一個七口之家根本無法承受這麼劇烈的改變。「連我一個老師都沒辦法,勞工階層更沒辦法,那種排山倒海的經濟壓力會讓人退卻,」翁麗淑感嘆。
這只是歐巴桑聯盟的其中一個家庭小革命,參選台中市西屯區議員的童葦翎也遭遇媽媽強力反對,如果參選甚至不惜斷絕母女關係,怎麼溝通都無效,最終和媽媽一起到竹山拜拜,媽媽連問神明3次都聖筊,才勉為其難的答應。童葦翎就說:「這時才真的知道,原來小老百姓有多畏懼政治這件事。」
從統計數字上,更可以看出女性參政有多麼不容易。長期投入婦女運動的前勞委會主委、律師王如玄指出,從行政院主計總處發布的「2017年性別圖像」統計來看,女性擔任民選首長的比例從2005年的6.7%增加至2015年的15.8%,雖然有提升,但相對於男性依舊有明顯落差,也凸顯這次歐巴桑聯盟由一群媽媽集體出來參選的特別之處。

親子共學經驗,發現日常改革脫不了政治

歐巴桑聯盟背後,是全台一千多個常參與環保、性別、勞工等各種社會議題的親子共學家庭。歐巴桑聯盟總召、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理事長張淑惠受訪時談到參選的起源,在於平常關注的議題,舉凡公園罐頭化、倡議台鐵增設親子車廂⋯⋯其實這些看似生活上的小事,最終都和政治脫不了關係,沒有民代的支持,很難推動成功,這也是為什麼親子共學團要組成歐巴桑聯盟參與這次選舉。
親子共學強調不打罵、父母與小孩一起參與學習,張淑惠舉例,親子共學不能騙小孩「不能去中正紀念堂玩,因為它關了」,這用來騙兩歲小孩或許可以,但在共學團中,不能這麼做,而是要講清楚為什麼現在不能去玩?這樣的堅持也反映在這次選舉上,歐巴桑聯盟連要製作什麼文宣小物都討論很久——面紙是最簡單也最實用的東西,但在媽媽們的眼中,這是資源浪費,而且面積太小無法把政見和理念寫在上面,因此被打回票。不斷的溝通與討論是共學的精神,參選過程也在實踐與學習。
Fill 1
歐巴桑聯盟參選的紙扇文宣品。(攝影/吳逸驊)
歐巴桑聯盟參選的紙扇文宣品。(攝影/吳逸驊)
結果歐巴桑聯盟的21位候選人,討論出只製作紙扇子,上頭寫滿候選人的政見,翁麗淑笑說:「連扇子要不要有塑膠柄都可以被提出來討論,最終因為塑膠難以回收而作罷,這就是歐巴桑們的堅持,比誰都龜毛。」此外,當某個第三勢力政黨來洽談合作時,也經歷過激烈論辯,在性別、共學觀念等議題無法妥協下,仍選擇以無黨籍方式參選,這是歐巴桑們的堅持。
張淑惠不諱言,未來不排除組政黨的可能,但現在一切都還太早,畢竟這是歐巴桑們的第一場選戰,就跟共學團一樣,在各種活動中不斷的學習,但真的很希望能有機會進入議會,哪怕只有一席也好,專心的將各種議會的黑暗面清楚地揭露,加上歐巴桑愛管閒事、較不容易對瑣事妥協讓步,或許有機會讓各界看到政治新的樣貌。

地方參政之難

素人女性走入基層拜票,是前人未履之路

面對決定參選後產生的家庭後座力,張淑惠感觸特別深。她強調,鼓勵夥伴們參選這件事並不容易,原本設定全台登記38位候選人,最後多位有意參選的媽媽因為另一半強烈反對、甚至還有婆家反彈而作罷。換作是男性,或許就沒這些問題,但既然媽媽們要站出來,歐巴桑聯盟在選擇候選人的過程中,刻意的排除男性,「 除了凸顯台灣政治對性別的不公平外,更希望藉由女性較不容易妥協的特質,防止進入議會後同流合污,」 張淑惠解釋。
社會民主黨召集人范雲就分析,實際參與選舉才知道,以台北市為例,形象清新的議員候選人競選至少要花一千萬元,非形象清新者甚至要花到上億元,這都是女性、素人、無黨參選人難以匹敵的,如果不是政治家族第二代,年輕人很難有足夠支應的資源,這也是台灣民主令人憂心的地方,逐漸淪為金權政治。
王如玄指出,2005年任務型國民大會修憲時,設定不分區立委婦女名額不得低於二分之一,也因為這項規定,讓台灣的女性國會議員比例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但地方政治就沒這麼容易,婦女保障名額從十分之一爭取到現在的四分之一,參政的性別平等是一條難走的路。
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尤美女以婦女團體代表身分進入國會,她接受《報導者》訪問時說:「婦女保障名額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今年婦女新知基金會提出『任一性別比例不低於三分之一』的呼籲,其實是考慮到,很多投票或會議需要三分之一才能具備影響力、甚至有決定權,不只對女性,也要同等對待不同性別,這是未來台灣必須更進步的地方,先求量變再質變。」
尤美女也觀察到歐巴桑聯盟的參選,她笑說:「這是我們當年沒有的勇氣,以前都是律師、婦女運動領袖參政,但也僅限於不分區立委;實際走到基層沿途握手拜票,還真佩服歐巴桑們的勇敢,也希望她們真能突破傳統的地方政治框架。」

保證金爭議

20萬、200萬門檻,合理嗎?

今年8月底,歐巴桑聯盟在中選會前召開記者會宣布募到388萬元,讓21位候選人有機會登記參選,小額募款從45元到數萬元不等,其中100元、150元是大宗,很多人把第一次的政治獻金獻給了歐巴桑聯盟。翁麗淑回憶當時的過程,本來以為20萬保證金很難,沒想到100、200、甚至開始出現千元以上的捐款,連同志諮詢熱線的朋友都主動募款,一次就是幾萬元,才驚覺原來小民渴望改變的力量這麼大,原本遙遠的保證金門檻變得沒這麼難。
只是歐巴桑聯盟還是刻意登記兩位沒有繳交保證金的候選人,命名為拆牆組,要挑戰保證金這堵高牆。雖然已經收到「因保證金不足,不受理登記」的處分書,但將由律師透過訴訟、再爭取大法官釋憲,讓參政權不因保證金的門檻而喪失。
張淑惠表示,直轄市議員保證金20萬元,一個年輕人得不吃不喝超過半年才能存到這筆錢,保證金制度等於是阻隔沒有深厚政黨奧援的人參選意願。
同樣遭受到保證金阻撓的還有范雲。她原本有意參選台北市長,但遇上200萬元的天價保證金門檻,最後選擇將有限的資源分享給該黨台北市5位市議員候選人,黯然退出台北市長選戰。范雲受訪時就說:「倫敦生活水準高出台北這麼多,參選倫敦市長只要新台幣40萬元;荷蘭阿姆斯特丹與紐西蘭威靈頓更是在1萬元以下,德國甚至在威瑪共和時期就已經宣告選舉登記費違憲。」

廢除保證金,也許是改變金權政治第一步

太陽花學運後,台灣出現不少素人或青年參政。范雲觀察,柯文哲是最典型的例子,在毫無政治背景的前提下,靠著高人氣拿下台北市長寶座,但除了柯P之外,其他的素人或青年參政就很難單靠人氣取得勝選,這都與缺乏雄厚資本與非現職民代有很大關係。
范雲舉例,一面看板在台北市每個月租金至少要價上萬元,更大型的看板甚至上看10萬元,社民黨的候選人能募到幾十萬競選經費已經很不錯了,光文宣、人事經費就耗去大半資金,根本無力承租大型看板;距離投票日越接近,與大黨政治人物的差距會因金錢而拉大,更別談早已經支付的20萬保證金,這是小民參政難以成真的最大主因。
其實,歐巴桑聯盟因為形象清新,曾經接獲不少企業願意贊助。張淑惠坦言,拒絕掉這些大筆經費確實有些掙扎,但換個角度想,一旦接受當選後要不要還?這與起初歐巴桑想要站出來參政的理念不同,因此堅持用最低的成本、最少的資金,打一場不一樣的選戰。
范雲強調,台灣民主發展至今,確實有逐漸傾向金權政治的隱憂,而且從選戰就開始拉大政黨與小民之間的差距;想解構這現象,先破除參選保證金門檻是必須走的路,否則好不容易募到的選舉經費,光第一關就先讓參選人精疲力竭,更不用談之後幾個月的選戰。
目前社民黨正委由律師提出行政訴願,等到窮極一切手段都無法翻轉保證金制度後,就會提出大法官釋憲。其實1996年已故作家施寄青有意參選第九任總統,就因保證金不足無法登記,當時由律師王如玄提出釋憲,1998年大法官做出釋字第468號解釋,認為連署與保證金規定不違憲。
但王如玄受訪時強調,當時解釋文中的最後一段「惟關於上開被選舉權行使之要件,應隨社會變遷及政治發展之情形,適時檢討改進,以副憲法保障人民參政權之本旨」,如今已經20年過去,當時社會環境和現在已經不同,或許透過這次多人挑戰保證金制度,可以再次叩關大法官釋憲。
范雲也深感認同,想要破除金錢左右政治,先從降低甚至取消保證金做起,如果中選會擔心參選爆炸,可以仿效公投案以連署證明一定民意基礎,技術上不難做到。否則若一位候選人競選期間接受鉅額贊助,選上後怎麼還?最終地方政治仍淪為金錢遊戲,沒有翻轉的可能。
—— 【後續與迴響】 落選但不悲觀 歐巴桑聯盟將繼續參政 (2018.11.25更新)
九合一選舉結果出爐,由親子共學媽媽們組成的歐巴桑聯盟在這次選戰中,21位候選人沒有1人跨過當選門檻,但歐巴桑聯盟統計,總共得票數86,380票,平均得票率3.09%,其實開出的得票並不差,也給這群歐巴桑繼續前行的力量。歐巴桑聯盟總召張淑惠今天接受《報導者》採訪時表示:「證明光靠努力和理念的街頭宣講,依舊能得到選民支持,我們不會悲觀,將會繼續參政這條社會運動的路線。」
歐巴桑聯盟指出,雖然前進議會的目標沒有達成,但過程已經變成歐巴桑們中重要的學習,這一場大型的社會實驗,沒有依靠政治資源,也沒有名人或明星拉抬,完全靠街頭對話,打輸了還是會繼續為台灣社會努力。
張淑惠表示,接下來參選的歐巴桑們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但持續關心政治參與社會議題的腳步不會停歇,甚至不排除以這次選戰的經驗累積,積蓄為下一次參與政治的能量,「尤其是這次選戰中,我們的候選人得票數可以拿回7成候選人的保證金,這將是持續推動社會運動的基金。」
張淑惠強調,包括挑戰保證金的律師費、各個候選人繼選超支的費用等等,將以親子共學互相討論的方式決定保證金如何運用,最後她更強調,「我們沒有因為想贏而放棄原本參選的原則,對於8萬多張選票的支持,深深覺得無愧於選民,並請大家繼續關注歐巴桑們的下一步。」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