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野島剛/走上「台灣化」的菲律賓選舉

伴隨現任總統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 III)的任期即將屆滿,菲律賓將於9日舉行總統大選,選情激烈。目前,由艾奎諾總統指派的執政黨候選人前內政部長羅哈斯(Manuel Roxas II,58歲)、知名武打明星Fernando Poe Jr.的女兒,現任參議員的波伊(Grace Poe,47歲)、副總統比奈(Jejomar Binay,曾任馬尼拉金融中心的馬卡蒂市Makati City前市長,73歲),以及南部民答那峨島的達沃市(Davao City)市長杜特蒂(Rodrigo Duterte,71歲)等4人角逐總統大位。根據最新民調顯示,杜特蒂以黑馬之姿暫領先群倫,而參議員波伊緊追在後。

菲律賓的選舉和台灣一樣,就像慶典活動般熱鬧滾滾,街上到處貼滿參選人的競選海報,網路上的留言擠滿了對參選人的讚賞和批判,還有高點閱率的諷刺模仿影片等,全國民眾的情緒沸騰,享受著民主主義帶來的歡樂氛圍。

雖然選舉政見很重要,但是要贏得選舉就不能輕忽形象塑造的重要性。其中,成功地塑造自我形象的非杜特蒂莫屬了,這也可以解釋他的支持率為何會急速上升,除此之外找不到其他更合適的理由了。最新的輿論調査顯示,他的支持率比其他參選人還高出10%,當選機會濃厚,可望成為第一個很久未出現的南部出身總統。

在貧困階層人數居多的菲律賓,近年來的選舉主要以解決貧窮問題最常見,像這樣子迎合大眾的民粹主義(populism)向來受到高度歡迎。

前總統艾斯特拉達在1998年總統大選上,以「為窮人服務的政治」為訴求,得到人民的廣泛支持。這次參選人波伊的父親Fernando Poe Jr.雖然在2004年的總統大選角逐失利,但是他主張的「在全部的餐桌上都能三餐溫飽」,讓他聲勢如虹,距離總統大位僅一步之遙而已。

這次的總統候選人裡面,最重視貧窮問題的是現任副總統比奈,因為他本身出生於貧困家庭,所以強調對貧困階層的救濟措施。例如月薪在3萬披索(相當於新台幣20,660元)以下的中低所得收入戶,免徵收所得稅,其實這應該是符合多數貧困選民的期望,但是比奈的支持率並沒有上升。可見「幫助窮人」的這一張牌似乎失效了,或許是貧困階層的人也厭倦了流於口號的主張吧。

取而代之的是,消滅犯罪和反貪腐成為有力的宣傳。

杜特蒂在達沃市的犯罪對策上有強勢的一面,雖然他口無遮攔的發言引起了不少爭議,但是他擁有親民的幽默感和人情味,散發出獨特的魅力。

同時,杜特蒂也展現了鐵腕的作風,嚴懲犯罪和貪汙,徹底取締毒品,他甚至直接表明說:「讓民眾痛苦的東西,我全都要消滅掉」。然而,他也受到國內外人權團體的批判,認為他助長了治安單位的「法外處決」不當行為,可是這些批評絲毫無損他水漲船高的氣勢。

杜特蒂給人的印象是「柔性的權威主義者」。一般而言,很多中產階級和華人經商者偏好這種類型的領導者,像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地或者是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用嚴格的紀律實施統治的強人,才能真正帶領國家邁向發展之路。實際上,杜特蒂在富裕階層和中產階級的支持率也逐漸擴大。

雖然艾奎諾政權推出的改革主義確實帶來了成效,但是未能從根本上解決積弊已久的社會問題。其他還有像每況愈下的交通壅塞、缺乏效率的政府機關、治安敗壞等諸多問題,民眾日積月累的不滿情緒早就瀕臨忍耐極限。

因此,在這次的總統大選裡,越來越多民眾期待出現強而有力的領導者,能夠一氣呵成地徹底改革菲律賓國內的社會問題。

而且,包括貧困階層的人對於杜特蒂主張用紀律消滅犯罪也表示贊同,貧民窟的小孩子也隨著hip-hop的節奏哼唱杜特蒂的競選歌曲,甚至連吸食毒品的年輕人也跳出來支持杜特蒂,認為「菲律賓需要的是紀律」。

菲律賓每年的經濟成長率約6%,即使對於貧困階層的多數人而言,包含法治主義在內,過去由菁英份子一手打造的國家和社會體制,也迫切希望能夠藉由嚴格的紀律來達到真正變革。

菲律賓是個平均年齡才23歲的年輕國家,有權投票的年輕選民透過網路等管道發佈競選歌曲或海報,並在社交網路SNS上迅速傳遞訊息引起熱烈迴響,像這樣利用手機或網路打選戰的方式,就連貧困階層的人也能夠很輕易地加入選舉活動,這一點和台灣很相似,都是一種國民全員參加型的選舉。

還有,揶揄候選人的模仿影片層出不窮,像羅哈斯就被抨擊為不知人間疾苦的權貴,而杜特蒂的聲勢則是水漲船高。這種情形若對照於先前的台北市市長選舉,羅哈斯簡直就像是連勝文的翻版,而杜特蒂就是受到民眾簇擁的柯P一樣。

其實,菲律賓是在貧富階級差距大的社會裡實行民主,這是今後台灣和日本也可能面臨的問題,在經濟上採取新自由主義政策,在政治上力行民主。換言之,現實的局面是經濟差距不斷地拉大,可是政治上卻又必須依循理想的平等原則進行,社會上產生的矛盾日益加深,像泰國的民主也是在這種情況下崩盤的。

「格差社會」一旦形成,民眾的不滿和怨懟就容易衍生出妒恨的政治,趁勢而起的政治家也逐漸增加。

對於這樣的問題,菲律賓一直以來不斷地在試行錯誤中學習,也透過人民力量革命推翻了馬可仕政權,經歷了風風雨雨。因此不難想像這一次的總統大選,許多菲律賓民眾開始期待杜特蒂的鐵腕,能夠一併解決政治貪腐和交通問題,所以支持率才大幅提升。

不是透過暴力或法外手段,而是希望能夠用選舉制度來改變政治,就像台灣人民在享受民主的果實之前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菲律賓也正朝著這個目標前進。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