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野島剛/菲律賓總統大選 「菲版川普」會是救世主?

菲律賓總統大選在9日進行投開票作業,雖然10日早上還沒開完票,但大幅領先的達沃市市長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實際上已確定當選。杜特蒂的對手也於10日凌晨晚間宣布敗選。他將在現任總統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 III)6月底任期屆滿後,接任成為菲律賓總統。此次選舉產生主張「強權」的總統,距離1986年「人民力量革命」推翻馬可仕政權,正值30週年,此時的菲律賓政局,也正進入未來動向難以預測的困難局面。

勝選的杜特蒂在中央政治核心其實毫無累積,個人形象是充滿粗暴武鬥派氣息的地方霸主色彩。相較於與擁有馬尼拉菁英份子形象,代表改革派、親美派的艾奎諾政權相較,杜特蒂是庶民、地方出身,並打算以強硬作風終結犯罪貪腐做為主要訴求。簡言之,這是一個不論在個性或背景,都與過去大相逕庭的新領導人。

政策方面,杜特蒂的政見也看不到艾奎諾政權的延續。杜特蒂主張的一院制(現行為兩院制)或強化地方權限的聯邦制等,都是須大幅改變菲律賓原有體制的激進主張。他的粗言和失言層出不窮,例如談及遭性侵女性時竟口無遮攔的說「我也想侵犯她」。他也曾說,若是當選總統,將會讓十萬犯罪份子屍陳馬尼拉灣海上。此話出自杜特蒂口中,就非毫無可能的誑語,因為當地盛傳杜特蒂在達沃秘密設有「私刑敢死隊(death squad)」,專門處理法律無法制裁的惡棍,但「法外處決」的私刑做法也遭到人權團體的強烈批判。儘管如此,杜特蒂在南部地方獲得壓倒性的支持,稱霸達沃近30年之久。

在菲律賓華人圈中,杜特蒂是擁有極佳風評的候選人。推測華人票大量流向了杜特蒂。杜特蒂具有華人血統,因其外祖母是華人。菲律賓華人有9成出身自福建省,其中又以晉江佔大多數。杜特蒂本人也說他「聽得懂中文」。不過他所指的可能是福建方言,或也有可能聽得懂台語。可以確定的是,杜特蒂和華人關係密切,例如在他身邊全權打點事務的所謂「親信中的親信」就是華人,杜特蒂在菲律賓南部的華人商界也有眾多友人。

有關南海諸島的主權問題,一直以來艾奎諾總統採取的政策是與美國步調一致,拒絕中國要求的「兩國雙邊對話」,並對國際常設仲裁法庭申請仲裁。

杜特蒂的中國政策則是曖昧不明。一方面釋放出可與中國雙邊對話的態度,一方面又口出豪語:「可以用遊艇衝浪的方式登島。」至少,目前看不出杜特蒂會優先考慮和美國步調一致,反而是,美國最頭痛的「完全無法預測」的風格,在他身上倒是非常鮮明。

在南海主權爭議上,身為最前線事主的菲律賓態度非常關鍵,未來菲律賓是否會繼續配合美國,成為「對中包圍網」的其中一角,需要密切關注杜特蒂對中國與對南海政策。

在這場總統選戰中,杜特蒂並非開始就一馬當先。事實上,在4位主要候選人中,杜特蒂最晚表態參選,初期支持率僅有10%,一直徘徊在第3和第4名之間。對馬尼拉的菁英階層而言,他不過是個地方級政治人物而已。早已搶先佈局的參議員波伊(Grace Poe)、艾奎諾總統指派的接班人羅哈斯(Manuel Roxas II)、副總統比奈(Jejomar Binay)這些競爭對手,過去可能壓根沒把杜特蒂放在眼裡。

杜特蒂的選情在2015年後半突然急起直追並一路走高,一舉超過羅哈斯、比奈,也在今年3月左右追過波伊。杜特蒂就像是賽馬場上,通過最後一個彎道後,突然竄出一鼓作氣領先衝刺的黑馬。

最具代表性的變化是在投票日前3天,選情進入最後倒數之際,艾奎諾總統突如其來地呼籲羅哈斯、波伊、比奈採取合作。顯而易見地,是已經預知可能無法阻止杜特蒂勝選,因而採取的緊急措施。翻盤關鍵在於棄保策略,波伊必須棄選,轉與羅哈斯合作。但此提議遭到波伊以「為時已晚」斷然拒絕,艾奎諾的計策徒勞無功。最後在羅哈斯、波伊雙雙敗陣之下,杜特蒂坐收漁翁之利,贏得選舉。

但實際上,杜特蒂的得票率沒有過半,勝選只能歸功於南部壓倒性的支持,是否獲得全國各地支持仍有疑問。不過在選戰接近尾聲時,一部分主要NGO及知識階層也開始表態支持杜特蒂,除了「西瓜效應」,這也代表菲律賓社會對艾奎諾政權的「保守性」出現質疑。

2010年上台的艾奎諾政權,是從反對當時貪腐敗壞的艾若育(Gloria Arroyo)夫人政權為出發,主張改革路線。對於反貪腐,艾奎諾政權的確提出許多有效對策,並交出經濟成長率年年超過6%的成績,外人看來菲律賓前景光明。

然而,菲律賓國內是否普遍感受到明顯變化呢?馬尼拉交通壅塞問題每況愈下,貧富落差絲毫沒有縮減跡象。菲律賓國民平均年齡只有23歲,非常年輕,存在著人數龐大的首投族,年輕選民在杜特蒂身上看到菁英階層欠缺的「顛覆常識的行動力」,對其抱有熱切期待。雖然艾奎諾總統在選戰倒數階段大力疾呼「請看看這6年來的政績」,但並沒有喚回選民的心。

杜特蒂帶出的訊息是「我和菁英階層不一樣」。在艾奎諾總統或羅哈斯、波伊等人所代表的部分菁英階層、富裕階層,已經和廣大的貧困層級存在巨大落差,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中,由下層發動,主張「變革」的民粹主義大受歡迎。這樣的現象不僅存在於菲律賓,在掀起川普旋風的美國、在日本或台灣都是共通現象。

同時,當今選民容易被網路上掀起的「共鳴」所吸引。在這方面,嚴肅且欠缺演說魅力的羅哈斯和波伊相形失色,長期身為地方政治家的杜特蒂則顯得充滿魅力及信賴感,足以擄獲貧困階層和年輕選民。這一點,讓人聯想到當年台北市長選戰中,素人參選的柯文哲擊敗國民黨權貴連勝文的往事。

菲律賓選民這次將選票投給了經濟用語中所謂的「風險商品」。之前,菲律賓選民也曾經支持同樣是「風險商品」的艾斯特拉達(Joseph Ejercito Estrada)總統,大家當初以為艾斯特拉達是貧困階層的救星,結果他任內被控貪污,菲律賓人民以「第二次人民力量革命」為訴求表達不滿,後超越法治,實現了政權和平移轉。但是繼任總統的艾若育夫人政權也是嚴重貪腐。由此足見民主主義中的「民意」未必是最合理的選擇,然而這也是政治動態變化裡的一部分。

當然,「風險商品」不必然會失敗。當初誰也沒有預想到,一名出身檢察官的男性,竟能將充滿貪腐與犯罪橫行的達沃改造成功。況且,杜特蒂也不見得無法以其天生強勢的領導力,將經濟成長已開始步入正軌的菲律賓,帶往更加繁榮的境界。這一次菲律賓選民做出的選擇,究竟是福是禍,恐怕需要觀察一年左右才能下定論。不論如何,可以確定的是,杜特蒂的行動難以預測,渾沌不明的菲律賓政治未來動向,仍直接影響包括南海在內的亞洲整體局勢,必須嚴密關注。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