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閱讀現場
陳蘊柔/當調查報導變成漫畫:德國《白狼》的震撼視覺和警示
(圖片提供/慢工出版社)
(圖片提供/慢工出版社)
(編按:本文轉載自紀實漫畫刊物《熱帶季風Vol.2》國際經典專欄 ,經慢工出版社授權刊登,標題及內文小標為編輯所改寫新增。)
為了探索議題傳播的更多可能性,德國一間調查媒體CORRECT!V
德國獨立媒體,以市民、基金會的捐款為資金來源,力求新聞的透明及獨立。為民主及自由努力,長期追蹤報導歐洲極右派、氣候變遷、高房價、工作歧視及媒體業、政界的腐敗等相關議題。目前有超過40名員工,在德國的埃森跟柏林皆設有辦公室,埃森辦公室除了編輯部外,還設有複合式書店,展售有他們的出版品及編輯推薦刊物。《報導者》曾於2018年3月拜訪CORRECT!V,相關紀錄可見《報導者》Medium
,試著把針對德國極右派恐怖團體的調查報導做了不一樣的嘗試:由記者兼發行人David Schraven
CORRECT!V的出版負責人,曾任職於德國《日報》(taz)及《南德日報》(Süddeutsche Zeitung),也曾於美國《時代》雜誌(TIME)擔任客座記者。
撰寫腳本、再由漫畫家畫製成。《白狼——極右派地下組織的圖像報導》(Weisse Wölfe: Eine grafische Reportage über rechten Terror)一書出版後,引起極大迴響,又再被他們帶到德國各大城市展出,共計數千人看過展覽。
《白狼》事件背景,起因於2006年德國北威州的大城多特蒙德發生重大刑案,一位土耳其裔庫德族商人庫巴斯克被發現多處中彈陳屍在自家的雜貨店。當時德國警方朝著死者交友、借款狀況及毒品交易的方向偵辦,死者家屬也被調查多年。2011年警方在東部小鎮艾森納赫發現兩名搶匪,但搶匪蒙德羅斯和伯恩哈特早已死在車內,且居然是蒙德羅斯殺了伯恩哈特然後自殺。他們的女性同夥查波向警方自首投案,這時警方才發現原來一切全是德國極右派組織地下國社(NSU)
Nationalsozialistischer Untergrund,中文全名為地下國家社會主義者,為德國新納粹恐怖組織。
做的案子。他們於2000年起在全國各地犯下多起種族殺人案,其中包括庫巴斯克在內的8名土耳其裔、1名希臘裔及1名德國女警。這項消息震驚德國,警方及各公家單位也因為沒能及時發現這起重大連環種族仇恨殺人案而遭到強烈批評,時任憲法維護廳長辭職下台。
身為記者的David Schraven在做調查報導時,產生了疑問:為什麼出身圖林根的新納粹,要跑到多特蒙德犯案(兩地距離387公里左右)?為什麼偏偏是這間雜貨店的老闆被殺?當大家都認為德東是新納粹較活躍的區域時,在德西的多特蒙德犯案,真的只是像當時的多特蒙德市長說的,因為「交通方便」?

融合報導、漫畫、小說的新嘗試,張力十足

從上述問題出發,他開始長年追蹤有關新納粹活動的消息,透過各種線人得到情報,甚至親自與一名新納粹成員接觸,寫成完整報導。
費了這麼大的力氣寫成的報導,卻不急著以傳統模式發布。David Schraven找了漫畫家,花了一些時間寫了腳本、繪製成漫畫出版。David Schraven解釋,漫畫能帶來一種特別的緊張感,這種緊張感是一般圖像所無法達到的,它能產生特別情緒,因此能吸引不同讀者。
經過了好幾個層次轉換的《白狼》雖是報導,卻展現了小說的張力。全篇黑白,敘事線分成兩條,一條為新納粹成員Albert S.的故事,另一條則是記者展開調查的過程。這種小說的張力除了來自故事內容,也來自敘事手法,刺激著讀者,挑戰讀者可以多靠近新納粹成員;第一人稱視角與第三人稱視角之間的轉換,讓我們置身在極右派暴力行為和言論之中,甚至視角有時跟新納粹成員合一,這種衝擊跟不安的營造,與另一條記者的調查敘事線達到平衡。
此外,漫畫中處處穿插真實文件及照片,所有提到的極右派成員、組織、案件、書籍和音樂都是真的;每一個案件的經過,他們的武器跟言論,都透過漫畫媒體及黑白處理,反過來變得比報章雜誌的文章來得立體。更何況,接受採訪的所有相關人士都不願被拍,以漫畫隔出這樣的距離,似乎是必然的精心安排。
書中的每一次敘事線轉換時,會出現一頁像是被人撕下的日記手稿——禁書《透納日記》德文版。在德國,引用大量的《透納日記》很可能會為出版社或媒體帶來麻煩,除了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內容,書裡更提供許多具體措施教人如何從頭組織開始壯大新納粹版圖,甚至引發戰爭。《白狼》故事中提到以4、5人為一派系,各自獨立搶殺外國人來籌備資金等,靈感都是出自《透納日記》。挪威爆炸槍擊案美國奧克拉荷馬市爆炸案的嫌犯還有地下國社都宣稱參考過這本書,記者的一位匿名線人特別強調這本書的重要,認為要了解新納粹的行為,這本書是關鍵,似乎新納粹各種組織成員沒有人沒讀過這本書。對照Albert S.的際遇與日記內容,情節吻合得讓人不寒而慄。
除了敘事線,本書有一個無法忽視的特點——充滿各種極右派文化作品的引用及象徵,宛如極右派文化大拼貼。令人不安,卻是了解新納粹的重要關鍵。書名《白狼》其實也是一個北威州極右搖滾樂團的名稱,內容也有引用這個樂團的歌詞。封面的Weiss(白色)故意將字母兩個S的風格與納粹德國親衛隊(Waffen-SS)風格設計成一樣,彷彿從封面就在扎大家的眼睛。
最終,《白狼》給出一個讓人不安的真相,那就是新納粹的火苗正不斷在各地延燒,勢力比大家所想像的還要龐大,地下國社只是眾多歐洲極右派組職之中的一小派。這本漫畫的出版過程卻因為「真相」幾經波折,CORRECT!V於是將整本書的電子版放在網路上供人免費閱讀,並提出許多具體訴求,希望各方單位能有所作為,畢竟納粹不只是二戰歷史,零星的新納粹攻擊事件也非只是單一個案。從德國其他媒體對此書的關注以及漫畫銷量看來,這本紀實漫畫所帶來的震撼與警示確實達到了效果。

身為記者,就要敢於呈現事情真相

以下為本文作者與David Schraven的訪談問答:
問:《白狼》在德國書市反應如何?
答:我們非常驚喜。這本書原本是想透過一間大出版社出版,但對方希望我們能夠把書的口味改淡一點,還想刪去許多內容,所以我們跟對方解約,把書拿回來自己出版。幸虧書賣得很好,期間已經再刷6次,賣出數千本。這本書得到的迴響極佳,我們甚至因這本書得到德國記者獎(Deutscher Reporterpreis),這對我們來說是極高的榮譽。
問:《白狼》是如何與漫畫家合作的?
答:我會和漫畫家仔細談過故事線的細節,一起製作、繪出故事中每個場景的草圖,那些場景都由我先以文字描寫出來。再來就是漫畫家繪成完整的圖稿,然後我再填上文字。我們靠這個方法,很快就完成整本書的製作。
問:歐洲編輯和作家因漫畫而受死亡威脅的例子很多,出版這樣類型的漫畫是否太冒險?
答:我們之前為這本漫畫辦了一場展覽,原本是希望在柏林的一間藝廊展出,可惜藝廊不敢展出我們的作品。在開幕前幾天突然決定取消,因為怕被襲擊。我們於是把展覽安排在自己的編輯部辦公室,邀請市民直接來我們這參觀。展覽相當成功,之後也在超過40個城市巡迴展出。我認為,我們身為記者不應該害怕,如果我們不敢呈現事情真相,那如何取信於一般市民。
問:您們還有計畫繼續出版圖像報導嗎?
答:有,我正在製作一本圖像報導,是關於德國聯邦議院裡面藥物濫用、貪污跟對女性的暴力行為。這本書會在2018年秋天出版。
(編按:關於CORRECT!V的更多介紹,可參考收錄於《報導者》Medium〈一東一西 非營利調查媒體的曙光〉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