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張鐵志/新聞、影像與藝術的媒體新實驗
面對這個數位時代的機會與挑戰,媒體不斷探索如何用新的語言去呈現新聞、報導世界,用不同方法去述說故事,尤其如何運用影像的力量也越來越關鍵。例如紐約時報發展了Op-Docs(短紀錄片作為一種報導),VICE News則用更年輕風格、一種搖滾精神,去從事國際新聞報導紀實,大受青年歡迎。
如今,又有一個全新的結合影像、紀錄片、藝術和新聞的平台出現。去年秋天,知名紀錄片導演柏翠絲(Laura Poitras)和電影工作者許奈克(A. J. Schnack)與製作人庫克(Charlotte Cooke)共同成立了一個新單位Fields of Vision,而他們可以說是一個致力於調查報導的新媒體The Intercept的延伸──後者是2014年柏翠絲和記者╱作家斯卡希爾(Jeremy Scahill)與《衛報》專欄作家葛林華德(Glenn Greenwald)在史諾登事件後共同成立的,由eBay創辦者歐米迪亞(Pierre Omidyar)出資,成立時引起很多關注。

走進並挑戰權力迷宮 

柏翠絲是當代一名重要的紀錄片工作者╱新聞記者,甚至藝術家。她此前最重要的作品是所謂後911美國的三部曲紀錄片:第一部《我的國家,我的國家》(My Country, My Country, 2006)是從一個伊拉克醫生的角度來觀察美國佔領伊拉克的故事,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提名;第二部《誓言》(The Oath, 2010)是透過兩個所謂恐怖主義份子的個人故事──其中一人被美國逮捕,監禁在關達那摩監獄囚犯──來反思美國的反恐戰爭。
她的第三部電影原本就是要探討反恐戰爭對美國國內的影響,亦即美國政府如何開始大規模地監控民眾。沒想到,由於她的前兩部片子,一個後來影響全球的揭密者主動找上了她,把資料寄給她,這個人就是史諾登(Edward J. Snowden)。柏翠絲的第三部電影《第四公民》(Citizenfour, 2014)記錄了史諾登在香港現身,告知世人美國政府監控計畫的過程,此片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柏翠絲透過史諾登揭露的資料和英國衛報記者葛林華德一起合作的報導,則獲得了普利茲獎。 
她正在拍攝的新片是關於阿桑奇(Julian Assange)的紀錄片《庇護所》(Asylum)。柏翠絲以作品揭露美國政府的監控,自己也成為一名被嚴重監控者。在拍攝第一部片《我的國家,我的國家》後,她每次回到美國都會被拘留和搜索,電腦和手機被沒收數十天,讓她不堪其擾,搬到柏林。不過她的感覺不是恐懼,而是看到一座複雜的權力迷宮。因此她說,「這不像是1984和思想警察,而像是卡夫卡式的。」
而且,她不甘心成為一個「被」監控者,因此她先根據美國的《資訊自由法》,要求政府提供給她監控她的各種資料,在政府沒有回應後,她控告美國政府,想要知道政府到底掌握關於她的什麼信息。 

新聞的銳利+影像的探索

去年秋天在紐約影展上,柏翠絲宣布成立Field of Vision,其特別之處在於他們類似傳統編輯部,但不養「記者」,而是邀請不同的電影工作者去從事新聞性質的報導──他們稱之為「視覺新聞報導」(visual journalism),或是「影像新聞報導」(cinematic journalism)。他們的目標是,相比於一般新聞報導影片,這些作品的影像風格更強烈,更有電影感(cinematic);相對於一般的紀錄片,他們更強調去報導當下正在發生的事件,且期待製作團隊可以更輕盈,可以隨時到事件發生現場,但是用影像工作者的獨特角度來捕捉。
他們深信相信影像在新聞報導中可以扮演的力量。柏翠絲跟媒體Indiewire說:「我常常看紐約客的文章,都會感到,天哪,我希望房間中有一部攝影機。」她相信影像力量,例如之前一個難民兒童在土耳其海灘上喪生的照片,「徹底改變了人們面對歐洲難民危機的態度。我相信影像比起印刷媒體更能建立理解與同情,並且不只是在智識上影響人們,而是情感上的。」 
Field of Vision計畫每年生產40到50支影片,大部分會放在Intercept網站上,但也有可能在影展乃至戲院上映。第一季從9月底開始每週播一部,第二季會在今年初開始上線。
目前,紙牌屋的編劇╱製作人波·威利蒙(Beau Willimon)已經答應會參與執導, 《神鬼認證:神鬼疑雲》(Bourne Supremacy)的知名導演葛林葛瑞斯(Paul Greengrass)也有可能參與。他的成名作其實就是關於一個真實事件,1972年北愛民眾的和平示威但被英軍血腥鎮壓,電影名叫《血腥星期天》(Bloody Sunday)。他們甚至希望邀請比利時知名導演、坎城金棕櫚獲獎者達頓兄弟(Jean-Pierre and Luc Dardenne)(達頓兄弟的電影都有很強的寫實感)。
「我們的興趣在於視覺出發的說故事,不需要很寫實。」「但另一方面,我們的核心是新聞報導,我們要的不只是詩意和視覺上好看,而是要新聞的銳利,但我也不想只有新聞的部份。」換言之,他們非常重視影像的表現與探索,把影像工作者視為藝術家,而不只是服務於新聞。
柏翠絲說,「我們不是把電影當做改變世界的工具:我們是對電影本身有興趣,但如果這些影像改變人們看待世界的角度,那當然很棒。」

古典和新媒材的真相探索

柏翠絲不只跨越影像與新聞報導,她也跨界到藝術。今年2月,她在紐約惠特尼美術館(Whitney Musuem)舉行個展:Laura Poitras: Astro Noise ,「Astro Noise」是2013年史諾登給柏翠絲關於國家安全局監控人民的加密檔案名稱。這是她第一次個展(之前她參加過威尼斯雙年展的電影部分)。對去年重新開張的惠特尼美術館來說,他們的新目標之一就是要呈現和真實世界有關的政治藝術,因此一拍即合。
展覽的媒材是以一系列相關的影像、照片和文件裝置為主,探討後911時代美國政府對民眾的監控、反恐戰爭、美國無人機、關達那摩監獄和虐囚問題。甚至她之前控告美國政府監控的她資料,也正好在展覽前寄給她,成為展覽作品和目錄的一部分。 
這個展覽雖然十分政治,但《衛報》評論說「具有一種奇異的美感」。你可以躺下看著伊拉克和葉門的夜空──天空佈滿了投影上去的無人機蹤影;或者,你在看展時,同時會發現自己被監控。 
無疑地,這個展揭露了國家的祕密,一個眾人皆知的祕密。在911之後,美國和英國政府以反恐之名,更廣泛且深入地對民眾採取監控,因此對民眾的監控、國家安全、個人隱私、新聞自由,成為這個時代最關鍵而迫切的議題。不久前,蘋果公開拒絕美國 FBI要求他們設計新的軟體來破解iPhone 的安全性就是這場對抗的新戰役。用史諾登揭露的資料寫報導的葛林華德,其男友在2013年在英國機場因為攜帶史諾登提供的資料而被拘留9個小時,直到今年1月英國法院才判定,那個依據英國反恐法對記者的拘留是違反人權的。
然而,史諾登依然流亡在俄國的旅館中。 
對於柏翠絲和她的夥伴來說,他們和史諾登一樣不在乎成為國家的敵人,而是希望去挖掘真相,深入這個世界真正重要的議題,並且他們相信影像和藝術可以以不同方式和新聞結合,以產生新的力量:
「我們不只是與電影工作者合作,也會與攝影記者、資料視覺化的藝術家,以及不同的藝術家一起合作,看看能否以更藝術的方式看待世界。我們真的是希望結合影像的語言和新聞報導,以生產出不同的敘事方式。」
堅持新聞報導的古典價值,結合對新媒體、新敘事的探索,正是我們也要不斷努力前進的方向。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