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禁令下的紅線交易
《報導者》獨家調查:台灣工具機流入俄羅斯軍工業和核子物理研究所
台灣現行的出口管制規範和實體清單存在漏洞,讓特定種類的工具機得以持續輸俄,也增加機器流入俄國軍工業的風險,恐讓業者誤踩紅線,亟需主管機關審慎正視。圖為基隆港東岸碼頭。(攝影/陳曉威)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前往專題

工具機是各種民用製造業和軍工業的重要基礎,而西方國家因俄烏戰爭對俄羅斯加重制裁後,俄羅斯取得工具機的難度也隨之提升,但進口商仍有門路取得台灣工具機。

《報導者》與俄羅斯流亡記者合作,獨家取得俄羅斯政府的採購資料,發現來自台灣的工具機,近期已流入俄羅斯國營的軍工企業和核子物理研究所,但台灣廠商根本無力管控流向。

此外,台灣現行的出口管制規範和實體清單也存在漏洞,讓特定種類的工具機得以持續輸俄,也增加機器流入俄國軍工業的風險,恐讓業者誤踩紅線,亟需主管機關審慎正視。

2023年1月,台灣經濟部國貿署針對俄羅斯擴大出口管制,所有符合管制標準
可參見台灣「輸往俄羅斯及白俄羅斯高科技貨品清單」的2B991章節;該清單基本上直接翻譯自美國工業和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的「商品管制清單」(Commercial Control List)。
的工具機,若要出口俄羅斯、白俄羅斯,都必須先向國貿署申請輸出許可。

一位研究工具機技術、不願具名的大學教授,看過管制標準後對《報導者》表示:「這種標準,基本上等於台灣產的中高階工具機,都不用想賣去俄羅斯了,因為有出口價值的,基本上都符合管制標準;不符合這些標準的,俄羅斯也不用來跟台灣人買。」

國貿署則對《報導者》表示,自從擴大管制範圍後,國貿署均以「最嚴格標準」審查申請案,原則上不予同意,至今也未核發過任何輸俄許可證。

然而俄羅斯的工具機大量仰賴進口,而工具機又是製造業和軍工業的基礎,俄羅斯終究需要尋找替代方案,設法取得機器。

台灣工具機暨零組件工業同業公會一位不願具名的職員,便憶起自己2023年4月去北京參加工具機展的經歷:「當時疫情剛結束,中國市場其實還沒回溫,但整個展場裡到處都是俄羅斯人,都是拿現金來直接交易,展覽一結束就要把現貨直接運回俄羅斯。」

《報導者》爬梳俄羅斯海關資料後也發現,出口管制終究無法阻止俄羅斯廠商,持續從第三地取得台灣工具機。更糟糕的是,《報導者》獨家取得俄羅斯政府採購紀錄,發現銷往俄羅斯的台灣工具機,一部分竟流入了核子研究所和軍工業。

Case 1:制裁下的暴利生意?俄國營軍工企業高價採購台製工具機
根據俄羅斯政府的採購資料庫ClearSpending
為了打擊貪腐、增加施政透明度,俄羅斯政府於2016年建立zakupki.gov.ru,公開政府採購標案;為了方便查詢,民間組織GosZatraty project則建立了clearspending.ru,以更友善的介面備份zakupki.gov.ru資料。本報導調查過程主要使用ClearSpending資料庫。
,俄羅斯的國營軍工企業「彗星公司」(Комета)曾於2023年9月,向總部位於莫斯科的貿易商「AMG公司」(Компания АМГ)採購一部台灣嵩富機械(Pinnacle)的五軸加工中心機BX900T,採購價格約9,774萬盧布(約新台幣3,420萬元)。
根據嵩富機械的官方網站,BX900T是現今市場上「最新型、最精密的五軸加工中心機」、定位精度達5µm,而且搭載德國知名的海德漢(Heidenhain)數值控制器
亦即俗稱的CNC(computer numerical control),可以透過電腦程式控制工具機,依據工程圖自動對工件進行精準加工。
,可進行五軸同步協調加工──從這些已知規格來看,BX900T確實落在台灣輸俄管制的範圍內。一位研究工具機技術的學者指出,五軸數控工具機最重要的用途之一,就是複雜曲面的加工,對航太、軍事、科學研究等領域都非常重要。
Fill 1

此外,採購機器的彗星公司來頭也不小。

根據彗星公司的官方網站,該公司是「俄羅斯軍工業複合體的領導企業」,專精於空間資訊管理和偵查系統,曾開發出俄羅斯第一個空對地導彈系統。

根據spark-interfax.ru最新的公開資訊,彗星公司有89%的股份,由俄羅斯最重要的國營軍工業集團「金剛石─安泰」(Almaz-Antey)掌控──該公司​​從事防空飛彈的研發製造,也是美國財政部和商務部的制裁對象

依據現有資料,《報導者》無法確定彗星公司取得的BX900T,是在何時、由何途徑進口俄羅斯的,但《報導者》比對貿易數據平台NBD
NBD貿易數據庫定期搜集各國海關資訊,但資料品質依不同國家、不同時期而有所差異。除了NBD之外,《報導者》亦比對台灣關務署統計之出口數據、以及另一個貿易資料庫ImportGenius,發現NBD資料基本可信。
的紀錄後發現,AMG公司曾在2022年,直接從嵩富進口至少9部工具機;台灣擴大出口管制之後,AMG又在2023年的3至7月間,分別透過阿聯、土耳其和中國的貿易商,另外取得9部嵩富的工具機。

這些由AMG採購的嵩富工具機,進口俄羅斯的單價僅6萬至18萬美元之間(約新台幣200萬至580萬元之間),和彗星公司在合約上支付的價格差距懸殊。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界人士指出,BX900T並不算特大機型,彗星公司折合新台幣3千多萬元的採購價格並不合理,或許也反映了制裁禁令下,俄羅斯取得工具機的難度增加,反而為「有門路」的俄羅斯進口商,創造出巨大的利潤空間。

不過曾任歐洲重建發展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現任巴黎高等政治學院(Sciences Po)經濟學及監管學系教授賽爾杰・古里耶夫(Sergei Guriev)告訴《報導者》,這種現象未必是壞事,因為那代表普丁的戰爭機器,必須付出更多代價才能取得關鍵資源,而這本就是制裁的目的之一。

「但我們需要做的不止於此。我們應該持續追蹤將機器運入俄羅斯的中間人,並要求歐美各國對這些中間人實施制裁。如果台灣廠商知情,蓄意參與繞過制裁的行為,那麼他們也應受到懲罰,」古里耶夫強調。

面對《報導者》詢問,嵩富機械的俄羅斯業務負責人黃正龍指出,AMG確實曾是嵩富在俄羅斯的代理商,但台灣政府2023年1月擴大管制出口後,嵩富便不再出口俄羅斯,也沒有與AMG繼續往來,直到《報導者》詢問才知道機器被賣給彗星公司。

黃正龍後續又對《報導者》說明,他與AMG聯繫確認後,對方供稱目前已改賣中國機種,但「為了好賣、賣好價格,所以才用嵩富的品牌和型號來銷售」,畢竟「他們也要生存」。

針對黃正龍的說法,一位不願具名的業界人士卻認為不太可信,因為他未曾聽過有外國廠商會這樣做,「而且如果廠商真的要賣高價,為什麼不乾脆貼日本的牌子?」

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將嵩富工具機供貨給AMG的阿聯貿易商──Amegino FZE,也已被美國財政部列入制裁清單。《報導者》多次詢問嵩富是否曾供貨給Amegino FZE,以及是否知道該公司為受制裁對象,但至截稿前都未收到回覆。

Case 2:出口管制漏網之魚?台製放電加工機流入被美制裁的物理研究所
Fill 1
線切割放電加工機內的電極與加工模板。(攝影/陳曉威)
線切割放電加工機內的電極與加工模板。(攝影/陳曉威)

除了嵩富之外,俄羅斯政府採購資料庫ClearSpending揭露的其他案例,還反映了台灣現行出口管制的另一個潛在漏洞。

2023年4至5月,俄羅斯的列別捷夫物理研究所(Lebedev Physical Institute,常以俄文名稱縮寫為FIAN)分別向俄羅斯進口商「Mashservis」和「Vybor」,採購了台灣徠通科技(Accutex)的線切割型放電加工機。

Fill 1
Fill 1

根據列別捷夫物理研究所的官方網站,該機構是俄羅斯最大的物理研究中心之一,研究核融合反應、半導體等尖端領域,已於2022年9月30日被美國列入實體清單

《報導者》比對NBD貿易資料庫,發現Mashservis確實曾在2023年2至7月間,從台灣進口8台徠通的放電加工機,單價介於6.5萬至8萬美元之間(約新台幣200萬至250萬元間);至於Vybor,則是從未出現在台灣工具機的貿易資料之中。

徠通科技的高層告訴《報導者》,徠通生產的放電加工機並沒有在出口管制的範圍內,因此無需特別申請輸出許可,即可正常輸出俄羅斯。他亦透露,2023年徠通的營運狀況確實不差,至今仍在趕尚未出貨的訂單。

針對列別捷夫物理研究所的採購,該名高層則表示,雖然Mashservis確實是徠通長期合作的代理商,但他們對於該採購案並不知情;至於另一家供貨商Vybor,則完全與徠通無關,也不是徠通合作過的代理商。

他亦強調,徠通一向配合政府要求,每次出貨都會謹慎偵查、向政府出示必要文件,對終端客戶的查核也很嚴謹:

「我們公司高層今年(2023)6、7月才特地去了一趟俄羅斯,要求代理商帶我們去看買家,確認機器還在不在。」
Case 3:代理商機密?終端客戶成謎

除了徠通科技之外,台灣的另一家放電加工機業者──精呈,也捲入了類似的案例。

根據ClearSpending,同樣被美國財政部列入實體清單的「巴德克核子物理研究所」(Budker Nuclear Physics Institute),曾於2023年6月向進口商Sodikom-centre採購精呈的「NP600L」和「VG500 Plus」兩款線切割機。

Fill 1

從貿易數據平台NBD的紀錄來看,Sodikom-centre也確實曾在2023年5月,從精呈進口過配備數值控制器的放電加工機。

精呈的俄羅斯業務主管陳先生接受《報導者》採訪時指出,2023年1月經濟部擴大出口管制後,他們便將外銷機種送交工研院鑑定──根據鑑定報吿,出現在採購紀錄裡的這兩款線切割機,都不在管制範圍內。

此外,雖然Sodikom確實是精呈長期合作的代理商,但他們對巴德克核子物理研究所的採購並不知情,出貨時也都會要求Sodikom不能販售給被制裁的買家。

陳先生也強調,對於台灣廠商來說,想管控機器流向並不容易:

「客戶名單就是代理商的商業機密,他們也怕台灣廠商會直接和終端買家聯絡,這樣代理商就沒得賺了。」

也是因為這樣,就算國貿署提供了被制裁廠商的「實體清單」,多數時候也於事無補,因為台灣廠商「連終端客戶是誰都不知道」。

若從營業額來看,俄羅斯市場只占精呈營業額不到10%,老遠跑一趟俄羅斯確認機器流向,就成本考量來說也不太划算──再說,自從俄烏戰爭爆發之後,俄羅斯政府對台灣就「不太友善」,陳先生自承連他「自己都不太想去」。由於精呈的主要市場位於歐洲,陳先生也擔心,這起交易紀錄會導致公司被美國列入黑名單,無法繼續銷售歐美市場。

為何放電加工機管制相對寬鬆?
Fill 1
工具機廠房內正在裝配測試的加工機組。(攝影/陳曉威)
工具機廠房內正在裝配測試的加工機組。(攝影/陳曉威)

然而話說回來,為何放電加工機沒有在出口管制的範圍內呢?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回過頭來先認識工具機的不同類型。

依照加工原理,工具機主要可以分為兩大類。

第一種較常見的工具機,加工原理簡言之就是「硬碰硬」,亦即直接用刀具對金屬進行切削或打磨,舉凡車床、銑床、磨床都屬於這個類別。這類工具機用途廣泛,大型的機台甚至能以一體成型的方式,製造出大型導彈。

至於第二種,則是所謂的「放電加工機」──這種工具機的原理是用電極放電、侵蝕金屬的方式,來對工件切割塑形,尤其適合進行精密的細部加工,也能做出車床、銑床無法切削出的複雜形狀,比如飛機引擎的渦輪葉片。

對於精呈的陳先生來說,台灣線切割型放電加工機出口俄羅斯的數量會增長,幾乎可以說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全世界有在生產線切割機的,主要就是日本、瑞士和台灣廠商而已。俄烏戰爭之後,日本、瑞士廠商已經不會出貨給俄羅斯了,需求當然流到台灣來。」

但陳先生也聲稱,和瑞士、日本廠牌相比,台灣的放電加工機相對落後,「一般都拿去做民生用品,軍用比較少。」

事實上,自從經濟部於2023年初擴大管制出口之後,放電加工機就是少數仍能持續出口俄羅斯的加工機,原因就是放電加工機的管制標準,明顯比其他種類寬鬆許多。

高階線切割機仍具戰略價值,台廠需防踩紅線

根據台灣經濟部制訂的「輸俄高科技貨品清單」,配有數值控制器的銑床、車床、磨床,定位精度若優於15µm,且具有2軸以上同步協調的功能,便落在管制的範圍之內。

台灣機械工業同業公會的工具機委員會會長莊大立對《報導者》表示,這個規範並非沒有道理,「如果要做出砲彈的曲面,就要3個軸的刀具一起運作;如果各軸無法同步作業,切出來的面只能是平的。」

一位從事飛彈設計工作、不願具名的科學家則告訴《報導者》,對於導彈製造來說,工具機的精度也非常重要,「燃料濾清器(fuel filter)如果不夠精準,燃料的使用就很難精準計算。」

相較之下,線切割型放電加工機的管制標準則寬鬆許多
和其他「輸往俄羅斯及白俄羅斯高科技貨品清單」2B991章節內的工具機一樣,線切割型放電加工機的管制規範,也是直接翻譯自美國的「商品管制清單」2B991章節,管制標準與美國、日本一致。
,必須具備5軸以上的同步協調功能才會受到管制,精度方面也沒有特別規範──徠通科技的高層認為,這可能是因為放電加工機的功能,主要仍以細部加工為主,無法製造出大型的軍用武器。

然而一位不願具名的工程物理學專家對《報導者》指出,線切割放電加工機依然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價值。「線切割機確實沒辦法製造出一整把AK-47步槍、或整個導彈,但它可以鑽出很細微的孔隙,所以可以用來製作燃料濾清器,也可以製造無人機和導彈所需的電路連結器(electric connector)──很多戰略物資的零部件都不能沒有它。」

烏克蘭的工具機產業專家、現為烏克蘭亞卜拉那普公司(Abplanalp Ukraine)執行長的米可拉・斯克里普尼克博士(Dr. Mykola Skrypnyk)則告訴《報導者》,目前管制較鬆的線切割機,對俄羅斯來說其實反而更加重要,因為中國製車床、銑床的品質,現在已和台灣品牌相去不遠,少了台灣還有中國機器可以買,但高階線切割機中國沒有生產,現在只剩台灣廠商可以供貨,如果來自台灣的零件、機器停止輸俄,短期內便能讓已在產線上的工具機無法正常運作。

「一般來說,一部工具機的使用壽命是5到20年,但如果無法替換零件,工具機最多只能撐1、2年。如果沒有保養維修,機器甚至只能撐1、2個月,」斯克里普尼克如此說明。

從徠通、精呈的案例來看,俄羅斯的軍工業和核子研究機構,也確實仍對線切割機存有需求──而目前相對寬鬆的管制標準,很可能便為俄羅斯提供了一個重要的供貨管道。

此外,上述被美國制裁的俄羅斯終端用戶裡,目前只有「金剛石─安泰」已被列入台灣國貿署的實體清單之中,而彗星公司和列別捷夫、巴德克等物理研究所則仍未列入。

以列別捷夫研究所為例,雖然美國商務部已在2022年9月底將其列入實體清單,而台灣國貿署亦明定「我國實體管理名單採滾動式檢討,三個月檢討一次」,但至本報導截稿前,該研究所都仍未出現在台灣實體清單裡──這種和美國實體清單之間的落差,可能也是台灣執行出口管制上的另一個漏洞。

Mashservis回覆《報導者》詢問時也指出,他們與徠通下單時,確實有將列別捷夫研究所列為終端買家,但由於該研究所並沒有在台灣的實體清單內,因此採購並無違反台灣法律。

針對實體清單與美國的落差、以及本報導所載個案,國貿署拒絕說明,僅對《報導者》表示,台灣面向俄羅斯的出口管制,皆和美國、歐盟、日本及英國等友盟國家採取「一致標準」,若工具機未達管制規格、未涉及軍事用途,且國外交易對象不在台灣「出口實體管理名單」內,便可正常輸俄,無須申請輸出許可證。

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外交發言人馬斯拉里(Nabila Massrali)則告訴《報導者》,台灣和歐盟的治理體制,同樣都建立在追求民主、法治和人權的基礎之上;儘管台灣在法理上並沒有義務這麼做,卻依然在努力遵守歐盟的制裁措施。然而針對本報導的案例,馬斯拉里僅強調,歐盟需要更多的證據,才能確認台灣廠商是否違反歐盟的制裁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俄羅斯政府的採購愈來愈不透明,公開資訊亦比過去難以取得,因此上述的案例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不過工具機的出口管制,確實也具體而微地反映了台灣政府面臨的兩難:一方面,台灣經濟高度仰賴出口貿易,必須盡量拓展外銷市場;另一方面,台灣在現有的國際局勢中又很難不跟隨美國腳步祭出制裁,從而限縮外銷市場。

對於廠商來說,國際政治瞬息萬變,要快速因應、移轉銷路並不容易,而台灣產業又以中小企業為主體,少有能力做到終端客戶查核──不願具名的台灣工具機廠商便無奈地說,「以前是有錢大家一起賺,現在就很多這種禁令、貿易戰,這些因素又是我們控制不了的。」

長期關注工具機產業的東海大學工業工程學系教授劉仁傑則直言,如此局面,需要政府和廠商一起適應面對

「隨著台灣工具機的高精度化,未來台灣廠商面臨的壓力和風險,恐怕只會愈來愈大。」

※至截稿前,AMG、Sodikom、彗星公司和列別捷夫、巴德克物理研究所皆未回覆《報導者》的採訪請求。

後續與回響

本報導刊出後,徠通於1月30日對《報導者》澄清,徠通在出貨給Mashservis之前已進行清查,確認列別捷夫物理研究所不在台灣的實體清單之內,並已調查該研究所主要營業登錄項目,為自然科學與技術科學相關的物理學術研究,亦曾要求研究所出示證明文件,確保機台之最終用途,並非從事軍武加工生產之用。

至於由Vybor供貨的採購紀錄,徠通則認為該採購案最後並未成立,因為Vybor並非徠通合作之代理商,無法對客戶提供售後服務,也不可能取得徠通貨品。

此外,徠通於2023年2至7月間出貨給Mashservis的放電加工機,單價介於6.3萬至7.7萬美元間(新台幣191萬至234萬元間),和俄羅斯海關的數據(6.5萬至8萬美元)存在些微落差。

索引
Case 1:制裁下的暴利生意?俄國營軍工企業高價採購台製工具機
Case 2:出口管制漏網之魚?台製放電加工機流入被美制裁的物理研究所
Case 3:代理商機密?終端客戶成謎
為何放電加工機管制相對寬鬆?
高階線切割機仍具戰略價值,台廠需防踩紅線
後續與回響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