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禁令下的紅線交易
揭開土耳其轉運網絡:出口管制下,台灣高階工具機如何持續流入俄羅斯?
圖為示意情境,未指涉特定廠商。(攝影/陳曉威)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前往專題

2022年2月底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西方國家進一步提升對俄羅斯的制裁,包括德、日在內的高階工具機生產國,紛紛停止對俄羅斯出口,導致俄羅斯對台灣工具機的需求大增,讓一部分台灣廠商在當年賺了一筆戰爭財。

然而台灣慢半拍的出口管制、以及工具機輸俄的暢旺貿易,終究還是引來了美方關切。2023年1月,台灣政府終於擴大管制範圍,使得工具機出口俄羅斯銳減,但仍無法阻止俄羅斯從其他管道取得台灣工具機。

《報導者》爬梳貿易數據、探訪台俄工具機廠商,一個透過土耳其轉運俄羅斯的貿易網絡昭然若揭。

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全面入侵,戰火旋即在烏克蘭各地延燒,不僅撼動了地緣政治板塊,也為世界經濟帶來不小震盪。

為了避免讓俄羅斯取得戰略性物資,戰爭爆發後,西方國家紛紛對俄羅斯加大制裁,實施多項出口管制。其中,和製造業息息相關的工具機,也被納入了西方國家管制出口的清單之中。

國際管制出口工具機輸俄,台灣跟進有「時差」
台灣中高階工具機為何在俄搶手、引來美方關切?

長年研究工具機產業的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陳良治對《報導者》表示,工具機被稱為「機械之母」,是用來製造各種機器或加工設備的機械,可以用切削、打磨和電流侵蝕等方式,將金屬原料打造成形,對於各項製造業來說都是不可或缺的基礎。

陳良治亦指,雖然大部分人一想到台灣,都會想起半導體產業,但其實台灣的工具機產業也非常發達,在全球市場占有一席之地,品質介於德日和中國之間,在海外以「物美價廉」著稱,也誕生許多「隱形冠軍」廠商。

根據台灣關務署統計,2022年俄羅斯是台灣工具機的第5大出口市場,占工具機出口總值近4%。近年來,台灣業者也積極開拓俄羅斯市場,而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亦曾多次組團,赴俄羅斯參加「工具機展」,就是看好俄羅斯市場的潛力。

對於俄羅斯來說,台灣近年來也已成為工具機的重要來源之一。

根據德國工具機製造業公會(VDW)的統計,在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前夕的2021年,俄羅斯進口的工具機總值達12億歐元(約新台幣400億元)。其中,中國雖然是俄羅斯最大的工具機來源國,但只能供應中低階機型,因此俄羅斯仍仰賴歐洲、日本進口高階機型;至於「物美價廉」、能供應中高階機種的台灣,則是俄羅斯採購工具機的第四大來源國。

台灣機械工業同業公會的工具機委員會會長莊大立直言,工具機產業不只攸關一個國家的工業基礎,製造砲彈、槍械和無人機也都用得到,因此每個生產國對高階工具機都「守得很緊」。

台灣工具機暨零組件工業同業公會一位不願具名的職員對《報導者》表示,經濟部國貿署曾在2022年底對工具機業者召開說明會,不料一週過後便宣布擴大管制輸俄
台灣原本即有「軍商兩用貨品及技術出口管制清單」,該清單並非針對特定國家,而工具機相關的管制載於2B001章節。
2022年4月台灣經濟部跟進西方國家,對俄羅斯擴大出口管制,公告「輸往俄羅斯及白俄羅斯高科技貨品清單」,並於2023年1月再次針對工具機輸俄擴大管制範圍,制定2B991章節。
比方說,根據2B001的規範,銑床可同時協調運作的軸數必須達5軸以上,才會落入管制範圍;而2B991則規定,具備數值控制器(CNC)的銑床,只要擁有2軸以上可同時協調運作,便會受到管制。 台灣的2B991章節內容,與美國「商品管制清單」(Commercial Control List)的2B991幾乎完全一致。
,讓許多業者措手不及,「顯然是受到美方施壓。」

該名職員亦指,日圓近年大幅貶值、日本工具機價格下降,已經讓台灣廠商很不好過,現在又要配合政策,放棄俄羅斯這樣人口龐大、需要「物美價廉工具機」的新興市場,簡直是雪上加霜。

此外,台灣的工具機產業還有一個結構性的弱點──其他工具機生產大國,比如德、日、義、韓都有發達的汽車工業,因此對工具機存在大量內需,但台灣汽車產業相對孱弱,因此比其他工具機大國更仰賴出口,受出口管制的衝擊也更大。

莊大立回憶道,「管制公告後,一個大廠還發公開信給(台灣)供應商,說有100多台機器的訂單無法出貨,請供應商體諒,原因就是擴大出口管制。」

總部位於台中、產線橫跨中高階機型的達佛羅,就是這波管制的苦主之一。

Fill 1
達佛羅的工作人員正在廠房裡裝配工具機。(攝影/陳曉威)
達佛羅的工作人員正在廠房裡裝配工具機。(攝影/陳曉威)

達佛羅董事長張錦鋒接受《報導者》採訪時無奈地說,他的公司進入俄羅斯市場已十多年,下了很大功夫經營,俄羅斯銷量占公司總營收約10%,然而2023年1月之後,達佛羅出口俄羅斯的業務便完全停擺。「我們的產品幾乎都在管制清單裡,要申請許可才能出口俄羅斯──但今年(2023)我們提出的申請,國貿署一張都沒有核發,」張錦鋒說道。

《報導者》在採訪過程中,也經常聽到業者間的傳聞:由於大部分工具機出口至土耳其都不需輸出許可證
出口土耳其的貨品,目前僅適用「軍商兩用貨品及技術出口管制清單」,該清單的管制貨品範圍較小。
,因此有些業者會透過土耳其,將機器轉賣至俄羅斯。
如土耳其的「第三地轉運」,成為規避出口管制途徑

這些業者間的傳聞,也能從貿易數據獲得佐證。

根據國際貿易數據庫NBD
NBD定期搜集各國海關資訊,但資料品質依不同國家、不同時期而有所差異。除了NBD之外,《報導者》亦比對台灣關務署統計之出口數據、以及另一個貿易數據庫Import Genius,發現NBD資料基本可信。
的俄羅斯海關紀錄,2023年3至9月間,俄羅斯至少進口了193部台灣製綜合加工機,總價值近2,900萬美元(約新台幣9億元)。

究竟,是哪些廠商的工具機,仍在經由第三地流入俄羅斯?這些轉運網絡,是如何串連起來的?

為了回答這些問題,《報導者》進一步爬梳貿易數據,發現在所有從第三地取得台灣工具機的俄羅斯進口商之中,進口量最大的,是一間名為「I Machine Technology」(Ай Машин Технолоджи,以下簡稱I Machine)的貿易商。

值得注意的是,I Machine經常參與俄羅斯政府的採購標案,甚至曾於2022年底,供應工具機給被美國財政部制裁俄羅斯科學院應用物理研究中心(Institute of Applied Physics of the 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

根據俄羅斯海關紀錄,I Machine主要進口工具機、以及和工具機相關的零部件──很特別的是,I Machine進口的工具機主要來自台灣,而且幾乎只和一間同樣名為「I Machine」的台灣公司進行交易。

《報導者》追查發現,台灣的「I Machine」是一間成立於2008年的貿易商,主要代理台灣廠牌的工具機外銷,中文名為「集盛國際興業」(以下簡稱集盛),負責人則是游明哲。

此外,集盛的官方網站只有英文版和俄文版
本報導調查期間,集盛網站上仍有俄文版連結,但《報導者》採訪集盛負責人後,該連結已被撤下。連結撤下前的網頁,可參見Wayback Machine的存檔:https://web.archive.org/web/20220812121418/https://www.imachine.com.tw/#
,且俄文版直接連結至俄羅斯的I Machine──種種跡象都顯示,集盛最重要的外銷市場就是俄羅斯,而且和俄羅斯的I Machine關係匪淺。

《報導者》查詢俄羅斯公司數據庫「SPARK-Interfax」後發現,俄羅斯的I Machine於2011年2月成立時,游明哲就是其中一位股東、持有公司30%的股份,直到2015年11月才出清持股。

「俄烏戰爭財」的受益者?

從俄羅斯海關的紀錄來看,集盛可說是「俄烏戰爭財」的受益者之一。

時間回到2021年,集盛對俄羅斯的出口總值還只有526萬美元(約新台幣1.5億元),然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的2022年間,這個數字卻竄升至1,847萬美元(約新台幣5.5億元),是前一年的3倍多。

若只看台灣出口最大宗的綜合加工機和車床,集盛確實也是2022年台灣廠商輸俄最多的廠商。

游明哲於2023年10月接受母校專訪時的自述,也側面反映了俄烏戰爭為他帶來的龐大利益──他在專訪中指出,他於2008年創業至今,事業已成長到4間公司,年營業額突破新台幣10億元。

集盛於2022年代理銷俄的工具機,主要由名陽、美克迪、油機、錡夆,以及游明哲於2021年和他人合資成立的赫騏
「赫騏精密科技」成立於2013年,從事工具機製造,負責人為陳祺睿;2021年游明哲與陳祺睿合資,另外成立「赫騏有限公司」,地址與「赫騏精密科技」相同。
所製造。在出口管制擴大前,這些機器都是直接由台灣運往俄羅斯,並由俄羅斯I Machine登記為進口商,而且至少有部分機器,會貼上「I Machine」的品牌在俄羅斯銷售。

然而2023年1月台灣擴大輸俄管制後,集盛直接出口俄羅斯的工具機便大幅減少,只剩零星低階工具機仍有供貨給I Machine。

誰是I Machine?繞道土中兩國,半年內進79部台製機

但這並沒有阻止I Machine持續取得台製的高階工具機。

根據多個貿易數據庫和俄羅斯海關的資料,I Machine曾於2023年3至9月間,至少分別從土耳其
很可疑的是,I Machine在2022年底之前,都從來沒有自土耳其進口過任何貨品。
和中國進口了35部和44部台灣工具機,總值近1,900萬美元(約新台幣6億元)。

其中,供貨給I Machine的中國貿易商是一間位於東莞的供應鏈管理公司,而土耳其的貿易商則名為「SSGCTM」,但兩家公司都沒有官方網站,公開資訊近乎空白。

值得注意的是,SSGCTM似乎是一家全新的公司,2023年2月起才開始出現在土耳其的貿易資料中,而且輸出對象只有俄羅斯一個國家,供應的工具機則全數來自台灣,且幾乎都是集盛於2022年代理輸出的台灣廠牌。

更可疑的是,SSGCTM登記的地址,竟和另一間知名工具機代理商AYTT的地址完全一致,顯示SSGCTM和AYTT關係密切,甚至可能就是AYTT另外成立、用來專門出口俄羅斯的公司。《報導者》進一步追查後發現,AYTT其實也是美克迪在土耳其的代理商
根據Wayback Machine的網頁存檔紀錄,2022年的美克迪官方網站上,也曾明確將AYTT列為土耳其市場的經銷商,但這份經銷商名單後來已遭刪除。不過根據美克迪的臉書貼文,美克迪於2023年底前往土耳其參展時,AYTT也一起出現在展場中,顯示美克迪近期仍與AYTT密切合作。
,而AYTT官方網站的首頁上,也能見到美克迪的品牌標誌。

事實上,2023年經由土耳其流入俄羅斯的台灣工具機中,美克迪就是占比最多的廠牌。根據官方型錄提供的精度、軸數資訊,美克迪生產的機器,幾乎都落在台灣的輸俄管制範圍內,若要從台灣直接出口俄羅斯,就必須先向國貿署申請輸出許可,而輸往土耳其則無需申請。

直到2023年6月為止,俄羅斯I Machine的網站上也都仍可見明顯由美克迪代工
雖然品牌為I Machine,但機器型號、規格都和美克迪的產品完全一致。
、再貼上「I Machine」品牌進行銷售的工具機──但這些資訊現在都已經從網站上消失。

對此,美克迪的業務對《報導者》表示,美克迪確實有出口到土耳其,但沒有出口俄羅斯;針對自家產品經土耳其流入俄羅斯一事,該名業務代表則不願多做回應。

集盛的負責人游明哲接受《報導者》採訪時則表示,台灣政府於2023年初擴大管制工具機輸俄後,他便再也沒有和俄羅斯的I Machine「配合」,但仍然和對方維持朋友關係。游明哲亦強調,俄羅斯的I Machine之所以與他的公司同名,只是因為2011年俄羅斯的合作夥伴用他的公司名,在當地成立了一間新的公司,但兩家I Machine是「不同的公司」。

此外,游明哲還指出,台灣擴大工具機輸俄管制後,俄羅斯勢必需要找尋替代產品來填補需求,因此俄羅斯的I Machine確實已經改為前往中國、土耳其採購,但這些採購與他無關,他無法評論對方在「其他市場找設備」的作法。

名陽的業務代表則對《報導者》表示,名陽確實曾透過集盛將工具機賣給俄羅斯的I Machine;台灣擴大管制輸俄後,名陽也仍有持續供貨給集盛,但都是賣斷給集盛、不清楚最後流向,「我們的理解是他現在都做印度的生意。」

針對土耳其廠商將名陽工具機出口至俄羅斯,該名業務則回覆,SSGCTM、AYTT都不是名陽在土耳其的經銷商,不清楚SSGCTM賣去俄羅斯的機器是如何取得的。

至於2023年才出現在I Machine進口資料中的永鉅,則對《報導者》澄清,SSGCTM和AYTT都不是永鉅在土耳其的代理商,也不曾透過集盛出口至俄羅斯。

I Machine不是個案,廠商稱「賣斷給經銷商、難控制終端流向」
Fill 1
俄羅斯位於黑海岸的港口新羅西斯克(Novorossiysk)是重要的軍港與貿易港,從土耳其轉運的台灣工具機,幾乎都會直接穿越黑海,在此上岸報關。(圖片來源/Wikipedia/Arthur Vanzetti/CC BY 3.0)
俄羅斯位於黑海岸的港口新羅西斯克(Novorossiysk)是重要的軍港與貿易港,從土耳其轉運的台灣工具機,幾乎都會直接穿越黑海,在此上岸報關。(圖片來源/Wikipedia/Arthur Vanzetti/CC BY 3.0)

除了美克迪和集盛之外,產品以類似模式流入俄羅斯的,還有「百德」(Quaser)這間台灣工具機廠商。

根據海關紀錄,百德於2022年期間尚能持續出口俄羅斯,賣給俄羅斯的經銷商SFG Baltika;然而2023年台灣擴大出口管制後,SFG Baltika便轉向百德在土耳其的經銷商,繼續進口百德的產品。

根據Wayback Machine於2022年11月的存檔畫面,百德也曾將SFG Baltika列為俄羅斯的官方經銷商,但今日在百德的網站上已不復見。

從俄羅斯的報關資料來看,這些從土耳其轉運俄羅斯的台灣工具機,從土耳其出口後,幾乎都會直接穿越黑海,接著在俄羅斯位於黑海岸的港口新羅西斯克(Novorossiysk)上岸報關,最後再以陸運或經內陸河系運抵目的地──這個路線不只距離短,也不用經過周邊國家和俄羅斯敵對的地中海與波羅的海水域。

Fill 1

值得注意的是,在所有經由土耳其流入俄羅斯的台灣工具機裡,知名的「台中精機」也名列其中。

台中精機總經理室協理黃怡穎對《報導者》表示,台灣擴大工具機輸俄管制後,台中精機便已停止出口俄羅斯市場,但確實也察覺到,2023年輸往土耳其的銷量有顯著增加,不過機器都是賣斷給經銷商,因此很難控制終端流向

此外,和I Machine相比,台中精機的案例也不太一樣,因為將機器轉運至俄羅斯的貿易商GNC Global Mühendislik,確實是台中精機在土耳其的官方經銷商,而且早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台中精機就有輸出給這家經銷商的紀錄,不是2023年台灣擴大出口管制之後,才突然出現的貿易路徑。

恐淪俄戰場幫兇?英美歐盟將加強處理土國轉運現象

安侯法律事務所的執行顧問翁士傑提醒,有些廠商以為「產品已經賣斷給經銷商」、「無法掌控經銷商或買家轉賣給誰」,就沒有違反出口管制的風險,但如果被美國政府認定蓄意供貨給受制裁的對象,那麼台灣廠商依然有被美國制裁的風險。此外,若出口貨品或製造貨品的生產設備,含有美國零件、技術、軟體的話,台灣廠商也可能會受到美國在民事和刑事上的處罰。

台灣國貿署則對《報導者》指出,只要是受出口管制的貨品,廠商就必須盡職調查出口後的終端流向,「賣斷後無法管控流向」並非免責依據;若廠商無法提出盡職調查的證據、證明自己有約束第三地業者不得轉運俄羅斯,依然有可能會被認定為「蓄意經由第三地出口俄羅斯」。

除了上述法律責任之外,違反出口管制也可能會以其他方式,為台灣廠商帶來營運上的風險。

烏克蘭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工程技術中心(Dnipropetrovski Engineering and Technical Center)的專家切爾尼許(Victoria Chernysh)接受《報導者》採訪時便指出,台灣工具機搭載的數值控制器
亦即俗稱的CNC(computer numerical control),可以透過電腦程式控制工具機,依據工程圖自動對工件進行精準加工,是高階工具機的關鍵部件。
多半使用德國和日本品牌,一旦被發現違法輸俄,德、日供應商也可能會終止供貨,對涉案的台灣廠商造成巨大衝擊。
Fill 1
台中精機廠房裡展示的多款工具機,大部分採用德國的海德漢及西門子控制器。(攝影/陳曉威)
台中精機廠房裡展示的多款工具機,大部分採用德國的海德漢及西門子控制器。(攝影/陳曉威)

事實上,自從西方加大對俄制裁後,土耳其早已成為管制物資進入俄羅斯的中轉站──從土耳其輸往俄羅斯的工具機裡,除了台灣廠牌之外,最常見的亦有德國廠牌。土耳其在地中海最重要的港口梅爾辛(Mersin),近年也因為轉口貿易的榮景,而登上媒體版面

專研俄羅斯政治和歷史的政治大學民族學系教授趙竹成對《報導者》指出,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土耳其作為北約成員國,之所以有底氣繼續和俄羅斯做生意,主因還是地理位置。「土耳其占著黑海出口,戰爭期間可以掌控俄國軍船的通行權,因此西方和俄羅斯都需要拉攏土耳其,也讓土耳其更有籌碼維持自主,持續與俄羅斯進行貿易。」

不過在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IISS)研究經濟制裁的資深研究員莎吉娜博士(Dr. Maria Shagina)也告訴《報導者》,西方盟國近期已經開始藉由外交、懲罰等途徑,處理土耳其成為轉運站的現象:「歐盟、美國、英國的代表,近期就聯合訪問了土耳其,成功讓土耳其政府承諾,會取締規避制裁的廠商和行為。特別是美國,近期也已經大刀闊斧,對土耳其公司和整個採購網絡進行制裁。」

但無論如何,美克迪和I Machine的案例,確實描繪出了台灣擴大出口管制之後,俄羅斯另闢蹊徑、透過第三地取得台灣工具機的轉運網絡,同時也彰顯出口管制在執行上的難處,商人逐利終究魔高一丈。

《報導者》進一步追查後發現,從台灣流入俄羅斯的工具機,一部分甚至落入俄羅斯軍工業和核子研究所手中,讓台灣廠商可能於無形之中,在烏克蘭的戰場上幫了俄羅斯一把。

更重要的是,台灣出口產業以中小企業為主體,除了仰賴外國經銷商、難以掌握產品流向之外,經常也缺乏資源查核終端客戶。然而隨著地緣政治角力加劇,制裁清單和出口管制勢必將更為常見,台灣中小企業終究需要學習因應,避免誤踩制裁紅線

※至截稿前,台灣百德、俄羅斯I Machine,以及土耳其的AYTT皆未回應《報導者》的採訪請求。

後續與回響

本報導刊出後,百德於1月26日對《報導者》澄清,台灣政府擴大工具機輸俄管制後,百德即與俄羅斯經銷商SFG Baltika終止合作,並依據商業慣例,將SFG Baltika的資訊從網站上刪除,絕無刻意隱瞞之意。

百德亦強調,2023年4月分便已要求全球經銷商切結,不得將高科技貨品清單內的貨品,轉賣至受管制地區,並針對受管制貨品的流向做「盡職調查」,未來也會考慮擴大範圍,對非管制貨品的流向進行掌控。

關於土耳其經銷商將機器轉賣至俄羅斯一事,百德亦已向經銷商關切詢問,但仍未獲得正式回覆。

索引
國際管制出口工具機輸俄,台灣跟進有「時差」
台灣中高階工具機為何在俄搶手、引來美方關切?
如土耳其的「第三地轉運」,成為規避出口管制途徑
「俄烏戰爭財」的受益者?
誰是I Machine?繞道土中兩國,半年內進79部台製機
I Machine不是個案,廠商稱「賣斷給經銷商、難控制終端流向」
恐淪俄戰場幫兇?英美歐盟將加強處理土國轉運現象
後續與回響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