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付贖金!宜蘭3度「戒」微軟Office
攝影
設計
2014年底,宜蘭縣政府的資訊人員正苦思隔年資訊經費的出路。微軟公司已經停止支援府內使用的Office 2003,理論上宜蘭縣應該要編列5千多萬元預算全數更新。然而,宜蘭縣的「資訊軟硬體設備」預算已從2010年的1億2千萬元,劇烈下降至2014年僅剩2千3百萬,財政捉襟見肘。
更令人絕望的是,宜蘭縣政府發現,就算買了新版的微軟Office,在宜蘭縣的Windows XP作業系統上也無法安裝,而就算增編預算來升級作業系統,舊的主機也跑不動新版的作業系統。只不過是想把微軟Office升級,就必須連帶更新作業系統和電腦硬體,超過1億元的龐大支出就這樣硬生生擋在宜蘭縣政府資訊人員的面前。
沒有錢是小縣市共同的悲情。同樣在2014年,台北市「資訊軟硬體設備」預算有3億7千萬,足足是宜蘭縣的15倍。「(更新微軟Office所需要的)5千萬對我們預算是很大的,我們一年的資訊預算還不到5千萬。如果對台北新北來說,或許就只是一點點。」宜蘭縣政府資訊管理科管理師黃啟全感嘆。
不過危機就是轉機,如果不斷花錢買軟體的循環是種毒癮,缺錢反而是改變慣性的契機。「就有點像吸毒,你永遠都一直在吸毒,你會上癮,你也離不開。你就一直要交保護費、一直要繳錢,」宜蘭縣政府資訊管理科科長莊翔筑坦白地說,作業系統綁著硬體,文書軟體又綁著作業系統,多數機關就這樣掉入不斷花錢升級的迴圈。「那我們就是不要了,我要節制,把它克制掉。」莊翔筑略帶微笑,神情卻相當堅定。
從這個關鍵轉捩點開始,宜蘭縣政府全面推動辦公室自由軟體LibreOffice,不只省下購買微軟Office的5千萬元,從2015年起也不再編列任何買微軟Office的預算,甚至業務單位要買一套兩套,也都不准核銷。當全國上下仍不惜冒著違法疑慮,每年花十數億公帑買微軟的產品,宜蘭縣政府究竟是如何下定決心,在這條人跡罕至的路上持續前行?

門檻:自由軟體生態系尚未健全

故事從來就不如想像中美好順遂。事實上,宜蘭縣過去曾在2006年、2008年兩度推動自由軟體,最後結果卻不盡理想。曾是柯文哲競選團隊網路部工程師、也自認是開源支持者的TonyQ(王景弘)就曾經在臉書表示:「宜蘭縣推行這麼多年,普及率有多少可以請他們自己出來說,不要拿失敗例子當成功例子。」他也曾多次批評OpenOffice或LibreOffice都不是合格的替代品,因此「堅決反對硬推OpenOffice(或是LibreOffice)」。
即使是早在2011年就開始導入自由軟體的財政部財政資訊中心,也確實看到自由軟體在推動上的障礙。資通營運組副組長謝明峯說,不管是在機關人員使用習慣,資訊業者支持的成熟度,或是第三方元件的支援度,LibreOffice都還趕不上微軟Office。換句話說,自由軟體在台灣仍未建立起一個使用者與資訊服務廠商共同構成的完整「生態系」。
「如果我是宜蘭,我也會這樣幹。因為(規模)小,外面廠商的能量能夠support我,我又可以省錢,Why not?」台北市資訊局長李維斌雖肯定宜蘭的經驗,但也說台北市目前沒有推動自由軟體的計畫,因為台北市與宜蘭縣的規模就是不一樣,國內廠商能否支撐這麼大規模的公務使用,仍有待評估。
宜蘭計畫處資訊管理科長莊翔筑。(攝影/余志偉)
宜蘭計畫處資訊管理科長莊翔筑。(攝影/余志偉)
面對種種疑慮,宜蘭縣政府並不否認自由軟體的產業仍不夠穩健。莊翔筑不諱言:「目前是這樣子(自由軟體廠商支援比較差)沒有錯,因為微軟還是有挾帶整片的優勢。」
但是,當多數地方政府把生態系薄弱的問題歸咎於自由軟體的業界,莊翔筑卻意識到,政府單位的畫地自限,很可能正是自由軟體生態系無法健全的絆腳石。莊翔筑認為,只要政府先行,民間就會風行草偃,「現在集體的力量focus在微軟上,但是假如有一天集體的力量focus在ODF上面的時候,我相信LibreOffice在改版、更新會更快,而且它功能會更強,穩定度會更好。」
而也因為看到政府機關與民間單位在軟體使用上的連動關係,莊翔筑更強調,改用自由軟體是關乎「資訊基本人權」的問題:「你買不起Office,你用盜版Office我要告你,對不對?但是你一定可以下載LibreOffice,因為它是不用錢,你可以自由去使用的。」

推力:當微軟業務來敲門

在內部使命與預算壓力之外,再度引燃宜蘭縣改變火苗的,還有再露骨不過的外在威脅。2013年,宜蘭縣政府買了新電腦,標案中有要求廠商要幫忙把宜蘭縣過去買斷的微軟Office裝在新電腦中。微軟公司看到宜蘭縣沒買新軟體卻可以裝Office,便派業務來查宜蘭縣授權有沒有買夠。
黃啟全回憶,當時微軟的業務還把宜蘭縣歷年買過的授權通通調出來,質疑宜蘭縣使用盜版。資訊管理科人仰馬翻,找到微軟漏掉的幾百套授權書後,微軟業務才善罷甘休,轉而向他們推銷新產品。「他知道已經沒辦法再叫我們補足的時候,他就開始在推,欸你們那Office 2003已經很久了,再來也不support了,你們要不要買Office 365?」黃啟全好氣又好笑地描述當時情景。
談起微軟這種嚴抓授權的商業策略,莊翔筑至今仍舊忿忿不平:「承辦人員可能要被告啊,要去跑法院啊,所以怎麼辦,你只好跟你的長官報告,我們要趕快編列經費趕快再繳錢給它。這個就是一種惡性循環,你的需求就只是打打字、編輯而已,為什麼你要感覺像被人家勒索?」
「其實就是那一年完之後,我們也更加強我們的決心啦,就是我們不想以後再受微軟這樣子的控制了。」黃啟全回顧起當初的歷史,不禁有感而發:「為什麼我們跟其他縣市,同樣一個計畫推動起來會有差別?就是因為我們曾經在幾年前,是被微軟這樣子來找過的。」

阻力:使用者抗拒

儘管已經下定決心推動自由軟體,「擺脫微軟綁架」的目標仍非一蹴可幾。單單是推動文書軟體LibreOffice的使用,宜蘭縣政府就已面臨了許多阻礙。「我們公家機關平均年齡都稍微大一點,他以前從不會電腦開始會用電腦,好不容易用了一個Office,你要改變他,要他再學習,一定會有抗拒的。」黃啟全清楚使用者習慣根深柢固,要改變絕對會面臨很大阻力。
宜蘭縣政府開始推動文書軟體LibreOffice時,受到各部門的排斥。(攝影/余志偉)
宜蘭縣政府開始推動文書軟體LibreOffice時,受到各部門的排斥。(攝影/余志偉)
最直接也最耗費心神的,便是來自四面八方的抱怨電話。小至一般基層承辦人員,大至宜蘭縣各局處首長,紛紛來電向資訊管理科的長官告狀。「如果編列5千萬,每個人買一套新的給你,是不是大家都沒有意見,電話很少?但是我們要推自由軟體、要省下這個經費的時候,啟全他可能要接一些電話,像我也會去接到嘛,人家也會來抱怨、會告狀,你們這個軟體又不好用,影響他們業務進行什麼的,都會有。」說到推動初期滿天飛的怨言,莊翔筑早已不以為怪。
但是,相比於2006、2008年的推動不順,這次宜蘭縣政府有了來自中央的有力靠山——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於2015年宣布要推動把「ODF」格式當作政府文件標準格式。由於LibreOffice產出的文件格式是ODF格式,許多機關收到ODF檔案,可能會因為打不開而跟他們抱怨。黃啟全說,這時候「我們就會把行政院的執行計畫搬出來,跟他們講,你打不開是你的問題,你去把LibreOffice或OpenOffice裝起來,就可以打得開。」
而對於機關內部的軟體使用,資訊管理科更是祭出了前所未見的強硬手段。有鑒於過去的失敗經驗,2016年開始,資訊管理科不僅禁止各單位購買及核銷微軟Office,甚至透過資產管理軟體禁止新購買的電腦裡面安裝、使用微軟Office,因為「除了不安裝之外,也怕他們自己偷安裝」。宜蘭縣政府也透過嚴格的KPI監督每個府內機關的推動狀況,要求各機關在公文的附件上每個月減少10%的非ODF格式文件。
雖然態度強硬,但莊翔筑也強調,推動的過程是循序漸進、且有配合教育訓練,「不是說這個月講完,下個月全部就全面不行(使用微軟Office)了。」從2015年推動至今,宜蘭縣政府共辦理了195場教育訓練,還會拜訪表現不佳之機關的主管或特地召開說明會,除了培養公務人員運用自由軟體的能力,也讓他們理解推行自由軟體的理由與價值。「在導入過程中,其實溝通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會花很多的力氣在溝通。通常依我們的經驗,經過說明會,大家接收度就會相對高很多。」協助宜蘭縣政府導入的軟體自由協會理事長翁佳驥說。
2016年7月1日,宜蘭縣推動自由軟體與ODF格式達成階段目標:資訊管理科修改了公文系統程式,全面禁止非ODF檔案格式上傳。莊翔筑本來預期,祭出最終手段後會接到許多同仁的抱怨電話,但結果卻出乎意料地平靜,一整天只接到2通電話。經過每日每月不斷的「疲勞轟炸」,確實讓府內人員漸漸面對政策現實,習慣改變。

軟體自由路漫漫,擺脫微軟綁架有可能嗎?

宜蘭縣政府推動自由軟體至今,看似已取得階段性的成功,然而,台灣公務體系離「擺脫微軟綁架」的目標,其實還很遙遠。關鍵在於,在改變文書軟體之後,能否進一步擺脫微軟的作業系統與後端設備,讓政府自己打造自己的資訊環境?
即使是有心擺脫微軟綁架的宜蘭縣政府,也認為現階段還無法把自由軟體的推廣延伸到作業系統上。莊翔筑就表示,目前宜蘭縣政府99%仍都使用Windows作業系統,因為很多業務系統在開發的時候,就已經「緊緊地綁在微軟的作業系統上面」,單憑宜蘭一個小小機關的力量,根本不太可能改變。
「我們其實是很期待像唐鳳政委他們,對自由軟體能夠再更大力地推廣。」莊翔筑估計,如果行政院或總統府統一推動開源的資訊系統,全國公務體系二、三十萬人加上民間對口的體系,影響可能超過5百萬人,「這時候就會是一個市場,中央就有它的立基點去投入研發,讓全國一致性地使用。」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