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作家褚士瑩與金馬影后陳湘琪的母校
油廠國小 燃燒塔下的綠化校園

作家褚士瑩與金馬影后陳湘琪,都念過高雄煉油廠區內的油廠國小。油廠國小緊鄰的宏南社區,是許多中油人安居樂業之處,往往一家三代都是油廠國小、國光中學的校友,也形成從小到大都是鄰居,從幼稚園到高中都是同學,連下一代都玩在一塊的特殊景象。

半屏山麓的高雄煉油廠幅員之廣,沿途駛過4個捷運站。站在油廠國小站的月台往下望,這一帶顏色最翠綠也最舒適,出站循著成排的白千層老樹走,是往油廠國小;順著成列的菩提樹走,是往國光中學。這綠意盎然的轉角抬頭一瞥仍可見,那顆畫著中油火炬的銀色大球,高高聳立。
高雄煉油廠內的幼稚園到高中,過去僅有中油員工的小孩才能就讀,現在採學區制,設籍於宏南、宏毅、和宏榮三里的學童皆能就讀。 
處於煉油廠之緣的謐境,許多中油人在此安居樂業。廠校一家的年代,一家三代都是油廠國小、國光中學的校友,十分常見。油廠國小緊鄰中油員工宿舍的宏南社區,位在煉油廠西側,至於後勁社區小孩就讀的和平國小,位在煉油廠北緣。
Fill 1
站在油廠國小站的月台往下望,這一帶顏色最翠綠也最舒適,出站循著成排的白千層老樹走,是往油廠國小;順著成列的菩提樹走,是往國光中學。(攝影/余志偉)
站在油廠國小站的月台往下望,這一帶顏色最翠綠也最舒適,出站循著成排的白千層老樹走,是往油廠國小;順著成列的菩提樹走,是往國光中學。(攝影/余志偉)
這天,油廠國小校友齊聚一堂。住在宏南社區的黃司聿,爸爸是中油管理階級,住在宏毅宿舍的陳玫如,外公和媽媽都在油廠服務直到退休。陳玫如回憶起小 時候,中秋節拿奶粉罐做燈籠,大哥哥大姊姊帶著小蘿蔔頭沿著巷子玩,週三、週六和週日固定在中山堂看電影,每到過年前,全社區一起玩賓果遊戲。大家從小到 大都是鄰居,從幼稚園到高中都是同學,連下一代都玩在一塊。
作家褚士瑩也是油廠國小的校友,褚士瑩的爸爸是陳玫如母親的主管。陳玫如聊起,某次有雜誌辦活動,邀請褚士瑩和微軟台灣區總經理施立成對談,他們都是油小校友,都在油廠裡長大。現任校友會會長黃司聿是褚士瑩的童年死黨,她想起往事,「印象中褚爸爸調到台北總公司,褚士瑩要轉學,他可能還沒想好怎麼跟同學說,只編了個理由,說我明天不會來學校囉!讓大家傷心了很久。」 

重回校園 串起記憶中熟悉的名字

油廠國小後方一排米黃色公寓是教師公寓,早期位在南四巷、南五巷的教師宿舍還是平房,年輕一點的老師就住南六巷的公寓。退休教師唐仕津談到,每年過年油廠都會在半屏山下的綠地辦園遊會,家長帶著孩子參加,半屏山腳下都擠滿了人,像是社區的年度大聚會。 
一打開話匣子,記憶的鎖頭鬆了。一群退休老師們七嘴八舌地說,原來歐陽金米教過第一任中油董事長、後來是經濟部長李達海的小孩。歐陽金米忽然喊了一聲「李達海的太太是老佛爺啦!」大家笑了起來,原來李達海怕老婆出名,宿舍裡都戲稱李太太為「老佛爺」。 
老師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說了一串名字,高雄煉油廠總廠長李熊標的兒子也是油小畢業,曾經當過經濟部長後來是副總統的嚴家淦,他的孫子也念油小,金馬影后陳湘琪既是油小也是國光校友,之前住在宏南社區。 
油小、國光畢業多年後返校任教的歐陽金米也附和著,早年,一些職員的孩子會看不起勞工的孩子,職員的孩子比較有優越感。油小的學生家長可分成三類,員工、職工和保警,家長的職位不同,孩子的心態也會受到一些影響。以前的油廠階級觀念很強,管理階層和職員住在宏南宿舍,勞工住在後勁宿舍。 
歐陽金米說,以前遇到家住宏南社區、態度很高傲的同學,心裡會想,「你不要太囂張啦!我再努力一點,以後我一定也可以住進宏南宿舍。」當了老師的她也遇過兩個 小朋友吵架,對話讓她哭笑不得。甲小朋友說,我要報告老師!乙小朋友說,我要報告校長!甲小朋友竟然回,你去告狀啊!我才不怕咧!校長也是我爸爸管的。油廠國小曾是私校,校長是透過董事會遴聘,可見小朋友心中自有一套位階。 
Fill 1
退休教師唐仕津(右)扶著退休校長張耀星回到校園逛逛,旁邊是轉成市立小學後的第一任校長吳慧珠(左)。(特約攝影/林聰勝)
退休教師唐仕津(右)扶著退休校長張耀星回到校園逛逛,旁邊是轉成市立小學後的第一任校長吳慧珠(左)。(特約攝影/林聰勝)
提到油廠國小,不能不講到民國39年夏天接任第三任校長的王琇。王琇的夫婿是煉油廠化驗室研究師俞慶仁,兩人一抵台灣便落腳住在宏南社區的西南角。第一任廠長賓果和俞慶仁研究80號汽油時發生爆炸因公殉職,廠方安排數理專業的遺孀王琇前來接掌油廠國小。個兒小小的王琇騎在巨無霸的鋁製腳踏車上,穿梭在宿舍和校區間,是油廠國小和國光中學師生們的共同記憶。
王琇曾在隨筆《半屏山下》提到,音樂美術都是藝術,不是一窩蜂的花大把的錢逼著送孩子去學,也提及「生活教育」是最難的一科。 
「油廠國小的最大教學特色是『正常化教學』,五育並進沒有偏廢,」當年負責帶隊參加比賽的唐仕津說,其他學校在督學訪校時,會叫學生把參考書藏起來,在油小從來沒有這樣。而游泳課是油小的必修課程,也是傳統,不會游泳不能畢業。中油廠內有兩座游泳池,無償提供給學生使用。當年的左營訓練中心還沒落成時,游泳國手也都到煉油廠的游泳池練習。 

昔日快樂時光 難以掩蓋環境污染的陰影

退休教師林素美笑稱,自己像是個開雜貨舖子,從舞蹈、縫紉、烹飪到修腳踏車等所有生活課程一手包辦,油小畢業的孩子也都會縫扣子、會煎蛋炒飯這些生活技能。生活是從很多小細節累積的,比起成績學歷,生活自理能力更重要。 
林素美在油廠國小服務了38年,民國52年,她在學校內成立舞蹈隊,「我們的社團時間很豐富,民國60年代還不興才藝班,在學校就可以學芭蕾、學鋼琴、練合唱、學體操」,陳湘琪也曾是舞蹈隊員。 
「後昌路上的各科診所醫師,幾乎都是油廠國小畢業,組合起來幾乎可以是一所綜合型醫院,油廠國小畢業生的大學教授,應該也可以組一所綜合型大學。」在場老師異口同聲說,油小的孩子不只會玩,而且成績也很好。煉油廠子弟參加考試或比賽都是搭專車,當時台南師專還流行一句話,「整車來整車都考上。」 
然而,老師們憶起,當年雞犬相聞的宿舍,也曾聽聞隔壁的老師家或較遠的住戶傳出家人罹癌⋯⋯。昔日快樂的時光,同樣存在環境污染的陰影,不會因為住在宏南、宏毅社區或後勁社區而有所區別。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五輕關廠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