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傳真〉

在「教」與「學」中成長──教學者的實踐之路

今年7月大暑,國境之南的屏東有一間學校沒有休息,早上7點準時敞開校門,老師們在路口協助導護、測量體溫、預備晨間暖身活動,迎接前來上課的孩子們。平日才有的上學風景,就這樣真實地在暑假期間展開。

一群參與TFT計畫、邁向教學之路的青年,剛結束兩週在台北扎實的培訓課程,經歷了6個多小時的長途巴士,在搖晃中來到恆春的陌生校園,像是職業球隊的移地訓練,展開5天密集的課程試教,進入上午實習、下午議課、晚上備課的節奏之中。提著行李進入校園,受訓成員們拿出早已備好的特製教具與美術用品,把教室打造成心中最理想的樣貌,以最充足的準備迎向未知的教學現場。

每個孩子在課堂中的表現並非只是學習上的反應,從孩子個人到學校、社區,乃至於社會都是不同層次的累積,也因此教育的挑戰比想像中更大、更深、更複雜。在恆春的教學現場,這群受訓成員們面臨了許多預期以外的困境:有人發現自己沒辦法準確地用孩子的語言引導下一個動作;有人來不及在課堂與課堂間切換情緒面對下一個發展;還有人面臨孩子間的情誼問題而傷透腦筋。大家從一道道襲來的難題建構出跨越的辦法,再被全新的挑戰解構,於是只好再重新建構。

眼前這些難題乍看來自教學技巧或經驗的不足,實則是對初心者的領導力養成與人性考驗,更甚者,孩子與教學者之間的難,可能源自孩子的家庭背景與學校環境形塑的學習經驗,影響了孩子的好奇心、求知慾、自信心與安全感。許多時候,當教學者蹲低身子與孩子的目光平視,才會驚覺孩子周遭的大人、文化、社會氛圍看似無形卻龐大地籠罩著。正因為看見這些,一名教學者才不能只是教,還要先學習領導自己的心,以面對錯綜複雜的挑戰。

記憶深處,總有一些我們抹滅不去的課堂記憶,它不一定會規律地出現在我們成年後的生活,但總會在某一些特定的時間點投射在腦中的布幕,而這些投射映象也塑造出更成熟的自己。

「坐在位子上,向著講台聽課」是大多數人普遍都有過的學生經驗,卻鮮少有機會成為講台上授課的人,如果對象是差距自己幾個世代的小學生,那更是難得。學習的歷程對誰都是艱辛,不論是對學生還是教學者,都在各自的角色努力著向前多跨出一步,最困難的部分都不是來自於外部壓力,而是當自己對自己有了期許,總想做到更多、更好一些。

生命碰撞的後勁無法測量,或許看似雲淡風輕的青青校樹,有許多啟發的種子正悄悄萌芽。在這個過程中,受學者有可能成為教學者,而教學者更是受學者。是教,也是學。

Fill 1
tft、教學者
Fill 1
tft、教學者
Fill 1
tft、教學者
Fill 1
tft、教學者
Fill 1
tft、教學者
Fill 1
tft、教學者
Fill 1
tft、教學者
Fill 1
tft、教學者
Fill 1
tft、教學者
Fill 1
tft、教學者
Fill 1
tft、教學者
為台灣而教:TFT計畫

TFT計畫是為台灣而教(Teach For Taiwan)教育基金會為期2年的教學與領導力培育計畫,培育具使命感與領導潛力的人才,至高需求的偏遠地區國小擔任全職教師,並與在地網絡協力,發揮從孩子、學校、社區到社會的層層影響力。

2年期間,不僅有穩定薪資保障,更是一份兼顧自我實現與影響教育不平等的工作。兩年後,承接第一線的現場工作經驗,TFT計畫成員轉換為校友的身分,持續在現場教師、學校領導人、社區營造、政策倡議、社會創新或企業等不同職涯共同回應教育不平等。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