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傳真

鄧毅駿/疫情下,返璞歸真的金門迎城隍

金門迎城隍於2013年成為離島地區中,第一個獲得指定為國家重要民俗的無形文化資產。它最早的發展源流來自14世紀末,明朝洪武年間。相傳明朝對城隍祭典規定,凡有地方官署所在之地,必設有城隍廟,而當時位於金門城的古地城隍廟,就是金門的第一座城隍廟。

直至清朝康熙19年(西元1680年),金門總兵衙門從金門城(舊金城)移駐遷往後浦,原先位於金門城的古地城隍廟也分靈至後浦奉祀。一般認為農曆4月12日是金門城遷署移駐後浦的日子,後浦浯島城隍廟便以此日為廟慶,或稱為「遷治紀念日」。這一天不僅是清朝政府在後浦設官治守的開端,也開啟後浦地區社會文化的蓬勃發展(註)。爾後,金門城隍祭典逐漸轉型為宗教文化觀光季活動,參與遊行及觀禮的對象也從金門地區擴散至對岸、甚至國際,象徵著傳統民俗文化祭祀空間的轉換過程。

2020年因應疫情關係,台灣及其離島地區大多的官方民俗文化慶典與遶境行程,皆延期辦理、縮減或停辦。而金門縣金城鎮也在今年4月對外宣布將取消其官方文化季觀光活動,這更是近數十年來,金門首次停辦,儘管如此,鎮公所並無限制傳統的「香路」遶境及祭祀活動。

因此,浯島城隍廟保留了農曆4月11日的夜巡及4月12日的遶境行程,前者也稱之為掃路夜巡儀式,意為掃路淨街,由四境境主一同出巡,在傳統中被視為把不乾淨的東西給去除。後者則是城隍爺出巡之日,遶境巡安,信眾一路持香跟隨城隍神轎之後,表達對神明虔敬心意。 與過往相比,今年迎城隍並無觀光性質的活動與藝陣演出,也因小三通關閉及入境限制的緣故,使觀禮人潮有所減少,卻讓金門迎城隍再次返璞歸真,回到較為單純的傳統儀式。

從夜巡至出巡之日,後浦地區的民眾並未因疫情而缺席,人們守候在宮廟及家門前,期望待神明路經此地時,能得到其祝福與保佑,同時在疫情瀰漫的環境中,尋求一絲的慰藉。

Fill 1
鄧毅駿、金門、迎城隍
Fill 1
鄧毅駿、金門、迎城隍
Fill 1
鄧毅駿、金門、迎城隍
Fill 1
鄧毅駿、金門、迎城隍
Fill 1
鄧毅駿、金門、迎城隍
Fill 1
鄧毅駿、金門、迎城隍
Fill 1
鄧毅駿、金門、迎城隍
Fill 1
鄧毅駿、金門、迎城隍
Fill 1
鄧毅駿、金門、迎城隍
Fill 1
鄧毅駿、金門、迎城隍
Fill 1
鄧毅駿、金門、迎城隍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