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圖文故事〉

王崴漢/追星記事:他們在K-pop愛豆中,追尋的青春和自己

(攝影/王崴漢)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K-pop愛豆(idol),又稱作偶像,一般大眾通常以名人視之,但在粉絲心中,那些唱著既陌生又熟悉的語言、在舞台上閃閃發亮的偶像,照亮他們無數個夜晚。之於粉絲,偶像是信仰、是人生榜樣,在心中的愛火燃燒殆盡前,他們願意投注大量時間追隨。

走在路上,隨處可見偶像生日應援廣告
指粉絲自發出資,為喜歡的愛豆投放實體(如公車、看板、電視牆)或虛擬廣告(如社群網站),表達支持、獻上生日祝福或為其宣傳新作的行為。
Cover Dance
或稱「Dance cover」,指主要從韓國流行音樂(K-pop)的盛行開始,舞蹈團隊「翻跳」韓團MV,重現或改作其原創舞蹈的流行文化實踐。舞者間會組成舞團,選擇人潮聚集的場景表演,並自行拍攝、後製成影片發布;也有Cover Dance團隊間的競賽。
等追星文化。在全球化的浪潮下,韓國流行文化從早期風靡亞洲,至今已席捲全球,20多年來也收攏大量台灣粉絲,以學生、青少年為大宗。年齡相近的偶像為何吸引人?
「一直支持我喜歡他的動力就是歸屬感。」

擁有5年追星資歷的雨陽這麼說道。不單是擁有光鮮亮麗的外表,偶像認真看待舞台、用心與粉絲互動的模樣,成為粉絲長期為其應援的理由。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今年剛從大學畢業的雨陽,從小學五年級就跟班上同學追少女時代,偶爾也看其他團體。他說,那段日子稱得上「看名人」,但若指「追星」,則是升高三的那年冬天。當最喜歡的偶像G-Dragon入伍,恰好男團EXO發佈新歌,成員伯賢在舞台上的身影抓住雨陽的目光,促使他踏上追星路。

「喜歡GD的時候只有遠觀的感覺,但追EXO讓我有種雙向的感覺。」雨陽眼中的偶像,必須擁有穩固的歌唱、舞蹈實力,並在粉絲面前展現陽光形象,向粉絲傳遞能量。伯賢作為團內主唱,同時耕耘舞蹈實力,成為團內接近ACE(王牌)的成員。不僅如此,伯賢不吝於分享生活,透過不同社交平台積極與粉絲互動,讓雨陽真正「入了坑」。

粉絲群體中,依照喜歡、支持的程度可分成不同類型,雨陽屬於「鐵粉級」的粉絲。買專輯是基本、官方周邊幾乎不曾錯過,現在K-pop流行的偶像付費互動平台Bubble
Bubble是韓國SM娛樂開發的社交App「Lysn」所推出的一種服務,粉絲可以透過付費訂閱韓團藝人,享有和偶像收發訊息的個人平台,體驗單獨聊天的感覺。Bubble出現後,許多其他韓國娛樂公司也讓旗下藝人進駐,成為韓國追星文化常見的消費形式。
,雨陽也花錢購買喜歡的成員,從平台收到偶像傳送的聊天訊息。
「你有身分認同就不會輕易地改變心意,因為喜歡他真的已經變成生活習慣了。」

花錢購買周邊加深雨陽對粉絲身分的認同感,但他強調這是為自己而買,並非為偶像好才買,否則這無形中會成為一種壓力,消磨對偶像的熱忱。有趣的是,在伯賢入伍後,雨陽開始關注同公司的師弟團NCT的成員楷燦。「當時有意識到,我要找一個新房子,」雨陽苦笑著說。同樣因為舞台魅力而喜歡楷燦,伯賢跟楷燦兩人陪伴著雨陽的學生時代,各自在雨陽的追星歷程裡扮演不一樣的人生角色。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平時雨陽在朋友面前展現開朗、熱情的一面,私底下的他給人一種安靜的氛圍。雨陽在Instagram上並沒有供所有認識的親友追蹤的帳號,僅有向特定朋友分享生活的「小帳」。升大學後,不太能適應環境的雨陽逐漸變得內向、在意他人目光,使用社群平台帶來的焦慮感讓他陷入迷惘。

直到大三喜歡上楷燦,他陽光直爽的性格影響了雨陽,「綜藝節目裡的楷燦即便是沒有很熟的團員,他也很大方地交流,轉換到自己身上,我就覺得,對啊,其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像他一樣就好了。」喜歡楷燦的這一年,雨陽逐漸開朗的個性周遭朋友也非常有感,他笑著提到最近正紅的「MBTI」人格測驗,原本很「I(Introversion,內向)」的他已經離「E(Extroversion,外向)」非常接近了。

除此之外,雨陽手臂上有著刺青,寫著「Be Brave Be Humble」,這是伯賢曾經發文提到的句子。當雨陽在職涯上找到明確目標,20歲生日那天,他刺上這句話。我問他為何後面的「Be Humble」漏了字,他回覆:「我希望現在的自己Be Brave,等到哪天有了一點成就,再將缺漏的 Be Humble補上。」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的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正處青春期、積極探詢自我認同的粉絲,面對生活中說不出口的壓力,同歲數的年輕偶像或許成為出口、成為榜樣。追著舞台上的那顆星星,追久了,也有不少人想像他們一樣站上舞台、閃閃發光。

K-pop粉絲文化中,有以Cover Dance向偶像表達支持的行為,從事Cover Dance並非單純模仿舞蹈動作,更要參考偶像在舞台上的表情、嘴形或是造型,盡全力還原表演。

跟雨陽同歲的孟臻,在大學期間與夥伴籌組韓國流行舞蹈社,以社長身分與社員共同籌辦成果發表。一場成發通常規劃幾十首K-pop歌曲的翻跳舞台,上台前,團員看著手機螢幕由官方上傳的舞蹈影片拆解動作、熟悉隊形,也對著鏡子練習表情,宛如自己就是偶像。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K-pop舞蹈讓孟臻從小實踐對舞台的熱忱,平時有空就會在家找個小空間練舞。他曾參加過3場韓國娛樂公司來台的招募選秀,一場選秀有上百位跟孟臻一樣有練習生夢想的青少年報名,通常費時3、4個小時不等的時間等待,進去後不到2分鐘就結束徵選。

「之前很純粹地覺得,我那麼喜歡(舞台),那我就要做一件有付出行動的事情。」

問到怎麼看待自己去徵選的那段日子,孟臻想了一下緩緩脫口而出。為了延續跳Cover Dance的興趣,孟臻大學畢業後加入在台中的舞團,團員們利用假日時間排練,並選定人流較多的場合快閃表演。

孟臻早期最喜歡少女時代的徐玄,他欣賞徐玄正直、善良的生活態度。追星時間長了,少女時代8位成員,孟臻一時挑不出最喜歡的,最後選了Tiffany,「有個從百人挑一位的音樂劇角色,Tiffany做到了,他不會因為自己是少女時代就止步,不會想安於現狀,這是很值得敬佩的地方。」語畢,我想起孟臻口中那位憑著對舞台的憧憬到處找機會表演,很有勇氣的他自己。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Fill 1
王崴漢、追星、KPOP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