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強權與反撲.絕望與希望

評論

劉細良/中共建政70年,香港人的兩大「賀禮」

遊客觀看香港移交的展出。(攝影/REUTERS/Jason Lee/達志影像)

今年十一是中共建政70年,例必一番歌功頌德,宣傳習主席領導偉大民族復興成就。過去10年的所謂國慶,大家當作放一天公眾假期,但今年恐怕不一樣,香港人史無前例地對「國慶」送出了兩大賀禮:第一是9月25日美國參眾兩院外交委員會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意欲強化監督一國兩制執行,10月上旬眾議院將安排全體表決;第二是9月29日香港掀頭發起全球反對中共極權管治遊行,本來這運動叫做Anti-Chinazi,反「赤納粹」運動。前者被中共視為叛國漢奸的勾結外國勢力行為,而後者,則被視為港獨、台獨、疆獨、藏獨、蒙獨及法輪功大合奏。

而親共團體也號召群眾,十一當日全港展開保護中共國旗的護旗手行動,恐怕十一全港會出現武鬥場面。相信我們自己一年前也無法想像,2019年中共建政70年,香港人會採取有史以來最尖鋭,最針對性的政治鬥爭方式去贈慶。

「勾結外國勢力」背後的心態轉變

兩大獻禮以法案的影響至為關鍵。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近日無異議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隨後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亦通過該法案的修訂案。提出議案的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表示,眾議院全體表決將安排在10月,很可能會在10月14日通過。中共面對這條美國法案無計可施,除了咒駡,就只有咒駡,港澳辦發表聲明指美國國會「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嚴重踐踏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凖則」;中國外交部表示法案「罔顧事實、顛倒黑白,公然為香港激進勢力和暴力分子張目,粗暴干涉中國內政。中方對此表示強烈憤慨和堅決反對」。

這是1997年之後首次美國直接介入香港事務。中共一直反對香港問題國際化,對任何外國政府的批評,一概視為干涉內政,即使英國是《中英聯合聲明》締約國,也被北京指責不容說三道四,官方更多次公開表示《中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獻,沒有約束力可言。

6月9號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中共幕後指揮特區警察暴力鎮壓,結果引起了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反送中運動全力向國際社會爭取支持,而美國在貿易戰方面正打得難分難解,面紅耳熱,林鄭月娥適時送上這張「香港牌」,美國哪會不趁機而上。《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是在雨傘運動中催生,但真正能排上國會議程,有機會通過,就從今年9月開始。法案的制裁機制,是當香港失去高度自治時,美國會取消有別於內地的一套對港政策,包括獨立關稅地位及戰略物資出入口管制。這是自1992年《香港關係法》通過之後,美國再進一步加強對香港一國兩制的國際監督角色。

香港人本來對於「香港問題國際化」存有戒心,在1989年六四鎮壓之後,民主派領袖李柱銘主力爭取國際支持,監督北京對港政策,《香港關係法》就是他推動的成果,當時中共官員及親共媒體力斥他為漢奸賣國賊,香港主流民意對此採取冷淡態度。時移勢易,今天《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背後有大量香港民意支持,紛紛向白宮進行聯署爭取,這是香港人對一國兩制心態的徹底改變。

拒共與民族主義矛盾

自1949年以來,香港是內地政治動盪的避難所,對於五、六〇年代持續政治運動,被標籤為黑五類的「國家敵人」用各種方式偷渡來港,1957、1962、1972及1979四次逃亡潮人數達幾十萬。這些新香港人本身存在「反共」意識,但同時又有民族主義,這形成了九七前香港對主權移交的矛盾心態——既對中共不信任,但又支持結束殖民地,因民族主義又不認同爭取獨立。於是在六四後催生了「民主抗共」、「民主拒共」的主流論述,認為香港在英治時代建立一套選舉及議會民主體制,便可以抵拒主權移交後中共的干預。九〇年代本土民主派崛起,在議會選舉中成為民意代表,背後就是民主抗共。

主權移交後香港立即陷入亞洲金融風暴危機,港人治港早已陰雲密布,沙士(SARS)疫情加上《基本法》23條國家安全立法,觸發了50萬人上街抗議,北京最後讓步,董建華稱病提早下台由曾蔭權取而代之。北京起用曾蔭權是為了緩和矛盾,爭取時間實施全面管治香港政策,擴大對特區自治的干預。政治上加強中聯辦第二支管治隊伍角色,控制議會,地區派系椿腳,也利用問責制滲透行政機關,在經濟上加快兩地融合,大規模跨境基礎建設上馬,開放內地自由行,令香港經濟命脈愈來愈依靠內地。在意識形態上,則大力高舉民族主義旗幟,宣傳內地經濟成就及民族復興。在2008京奧前北京對港政策所以成功,並非香港人已經「人心回歸」,支持中共領導偉大民族復興,而是走出亞洲金融風暴,全面經濟復甦下,人人感覺良好。2008年京奧前夕,民調顯示香港人對北京中央的支持度達到歷史高峰,甚至超越特區政府。

一切轉變來自2012年北京及特區同時進行領導人更替,習近平同梁振英上場,中聯辦第二支管治隊伍終走上台前。梁是執行香港共產黨幹部極左政策的傀儡,加上內地強硬鎮壓維權運動,意識形態控制加劇,雙方已經失去互信,結果2014年因為爭取真正雙普選而爆發了雨傘運動。這場79日的佔領抗議行動被北京用冷處理方式拖死,但由於政府及抗爭者均自我約束,沒有大規模流血衝突,2014年9月28日發射催淚彈後,鎮暴警察便退場。

北京以為勝券在握

北京自恃已經看穿了港人抗爭的底牌,認為不外如是,於是這5年下來全力在政治上收縮自治、以至自由空間,包括在各級選舉中引入參選人思想審查機制,為中共國歌進行立法,將侮辱國歌列為刑事罪行,中聯辦官員成為議會操控黑手,驅逐《金融時報》編輯,重判雨傘運動領袖,其中旺角騷亂本土派領袖梁天琦判刑6年。中共認為他們在特區這場尖鋭的政治鬥爭中已經取得全面勝利,於是支持林鄭月娥用快刀斬亂麻方式通過「送中修例」。

結果,這100天的抗爭,中共認為自己一如過去5年,節節進逼,勝利只是時間問題,繼續用強硬手段鎮壓。殊不知香港人經歷這5年的打壓,認識到同中共鬥爭已經是沒有退路,因為對手是一部永續專政的黨國機器,可以用時間去部署、拖延、收買、分化,甚至無節制行使暴力。香港人在持續的警暴下,無計可施,發現原來既有的一套文明制度,當遇上列寧體制時根本不堪一擊。由於運動沒有精英領導,於是草根民眾抬頭,嘗試用各種方式求助,「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百花齊放同時也「解放」了政治精英既反共拒共,又擁抱民族主義的內在矛盾緊張。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是5年前黃之鋒去美國爭取遊說,5年來受到冷待,結果今天終於得到香港人及美國國會議員支持。至於全球反共運動,則將香港反送中連結全球反對中共力量,這也是過去不能想像的「禁忌」,至少香港支聯會從來不會同西藏新疆拉上關係。

香港人一定會記得2019年中共建政70年這日子。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