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評論
郝明義/如果你參加過反核運動
攝影
1.
如果你曾經上過街反核,如果你曾經掛過反核旗,那麼最近一些事情的發展值得重新注意。
譬如,所謂「以核養綠」這個公投案。
我聽到很多人覺得不必理會,這個公投案是想廢除《電業法》裡民國114年核電廠全部停止運轉的條文,也就是否決2025年非核家園的目標,但是用了個婉轉的說法來包裝。因為大野狼改披了外婆的外套,很容易看穿,所以不必理會。
但我不認為如此。
這是一件應該從戰略上蔑視他們,戰術上重視他們的事情。
戰略上蔑視,是因為大家抗爭了幾十年,終於逼出了廢核日程,核電在台灣是即將消失的事。
戰術上重視,是因為從現在到核電真正退出台灣,是他們最後的掙扎期,必定無所不用其極。尤其從現在到下次大選期間。
而目前,因為一些情勢,不能說他們沒有反撲的機會。
不論最後這個公投是否成案、是否通過,都值得我們從頭仔細檢視一遍。
2.
與其說目前「以核養綠」有什麼機會,不如說許多對「非核家園」不利的因素突然集體呈現:
首先,是民進黨政府上台,2025非核家園列入《電業法》之後,許多人以為多年奮鬥的目標已經達成,不再積極。
但事實上民進黨政府從這次執政開始,一方面被老經濟官僚和台電綁架,一方面自己的能源、產業和環保價值觀,都暴露和國民黨同樣陳腐的氣息,所以一方面推非核家園,另一方面又推爭議極大的深澳電廠等,左支右絀。
但一些反核及環保的人士被民進黨政府延攬,或是成為立法委員,或是入閣,沒有像過去般嚴格監督民進黨政府的整體能源政策。
還有些人,過去對反核沒有清楚的認識,與其說是反核,不如說是反國民黨,所以國民黨下台之後,反而失去了目標,頭腦轉向。
偏偏近年來台灣空污嚴重,大家對空污都有恐懼,一些擁核的人有了偷渡的機會,企圖把核電裝扮為煤電的替代品,用新的話術來推廣核電。
媒體環境也有了很大的變化。以台灣4家平面報紙媒體來說,過去固然有2家偏向擁核的立場,但也有2家反核。但是進入2018年之後,其中一家突然轉向,由反核轉為擁核;另一家則雖然仍然反核,但是因為支持民進黨政府執政,在許多反核及能源政策的尖銳議題上,則經常閃躲搖擺。
加上時間過去,許多人對福島核災的記憶消退,尤其今天20歲左右的年輕世代,過去沒有參與過反核,對福島核災也記憶不深,就容易受到這些花言巧語的迷惑。
又偏偏,民進黨政府執政以來,太多作為不得人心,尤其和年輕世代原本的期待相反,不論在婚姻平權上的搖擺、《勞基法》上的倒退前瞻計畫上的落伍,感受遭受背叛。
所以,國民黨也就見獵心喜。一方面,國民黨打「反核食」的牌,對核電採取高標準的檢查;另一方面,也有像前總統馬英九為代表的人出來大力支持「以核養綠」,繼續緊抱核電的神主牌。
國民黨表面看來矛盾的現象,有可能是他們黨內對核電的主張有不同路線,但也完全不能排除他們是在分進合擊,互唱雙簧。畢竟,核電是國民黨幾十年來培養出來,和國民黨形成共生關係。
所以,「以核養綠」的公投案,對不論國民黨或民進黨都可以說是一個風向球。
對國民黨裡一些人來說,如果利用大環境許多人對民進黨厭惡、對空污恐懼的氛圍,可以讓「以核養綠」過關,那就可以統一內部陣線,下次來的就是「恢復核四」公投,為重返執政做舖墊。
對民進黨裡某些人來說,他們的能源政策也在搖擺,對核電也在觀望。所以如果「以核養綠」公投過關,加上這次大選如果選輸,影響到下次大選的時候,不能排除他們會延後「非核家園」,或來個政策上的大轉彎。
3.
民進黨執政之後,固然把非核家園寫進了《電業法》,也著手把核四的燃料棒送出國,但是他們的能源政策還是有搖擺和矛盾之處,至少有兩個原因。
原因之一,是有些認識不清。譬如,過去在擁核的國民黨執政時代,朱立倫在新北市長任內擋下台電的乾式儲存,算是為反核陣營做了很重要的一件事。但是等主張反核的民進黨上台,張景森卻對這件事情開罵,是其中一個代表。
原因之二,是被台電綁架。
2年前,我們進行「開放台電」的研究期間,和時任行政院院長林全跟台電連續開了2個月的會,最後在結論中指出:台電所有的問題,根源都在管理,他們在管理上存在十匹相互勾結作怪的狼,「如果我們任由這十頭狼繼續存在,那可以說,我們不但可能缺電,並且台電根本就會成為一個製造缺電的機制。上述講的每一頭狼,都會不斷地發嚎叫之聲。我們不但可能缺電,還可能面臨更惡劣的災難。」
開始的時候,民進黨政府也做出一些要改革的姿態,林全做了些宣示,要切斷台電在核電資源利益分配上的糾葛,杜絕不當利益群帶聯繫等等。但是其後就完全沒見行動。並且經常有些自我矛盾的施政,做些騎虎難下的事情。他們會聽從台電的建議,提出爭議這麼大的深澳電廠,就是一個例子。
為什麼一個長期主張反核,一路和反核、環保團體走得如此之近的政黨,到了全面執政之後,在能源政策上卻坐視舊時代的積弊和舊習繼續發生?
我思索了很久。最近因為讀了一本書,韓國記者李容馬所寫的《我相信未來可以改變》,找到他山之石的借鏡,民主化過程還不久的國家所必然會發生的結構性問題。
李容馬回顧韓國民主化之後,儘管政黨輪替3次,但是種種改革難以推動,社會停滯不前。
他的分析是,不論誰當總統,提出什麼遠景,實際推動政府運作的,是下面既得利益者所形成的鐵三角:
其一,是傳統的經濟官僚。他們最知道如何迎合執政者的需求,設定一些口號漂亮的經濟成長數據。
其二,是既得利益的大企業。他們長期和經濟官僚相互水幫魚魚幫水,要求經濟官僚給他們掩護的政策,他們則以增加就業、出口成長等回報經濟官僚需要的數據。
第三,是長期配合政府的保守派媒體。大企業配合經濟官僚的政策,會用廣告預算支持這些媒體,媒體再用置入性行銷的報導來回報。
台灣至少在能源政策上,確實就落入了這個陷阱。
我們雖然也解嚴30多年,早就民主化,並且執政黨也輪替了3次,但是社會上種種既得利益,傳統守舊的觀念和習慣,卻不會輕易消散,而會借各種名義隱身。
核電相關利益者,或簡稱核電幫,在國民黨時期一直佔有壓倒性的聲浪不說,連最近也仍然積極活動,形成這兩年擁核的聲浪繼續此起彼落,正是這鐵三角在撐腰。
我們可以看一件事:支持核電的工商大老,和支持倒退的《勞基法》的工商大老,是一模一樣的一批人。
台塑的王文淵說台灣很髒,不適合發展觀光產業,和以馬英九為代表的許多人說台灣的綠能有先天限制,發展不起來,是同一個論調。
徐旭東,不但是支持核電和倒退《勞基法》的代表之一,更能讓他的太魯閣亞泥礦場輕易就拿到延長20年的開發權。
民進黨早已經證明:他們盡管在政治和兩岸議題上和國民黨持有不同立場,但是在經濟、能源、環保、土地政策、居住正義上,其實大多時間都是站在既得利業的同一邊。
所以民進黨執政之後,當然也會任憑舊經濟官僚+既得利益的大企業+廣告支持的媒體這鐵三角繼續運作。民進黨政府的經濟也端不出新牛肉,不是因為他們用了多少「老藍男」,而是他們的立場加上這個結構性的鐵三角作祟。
在核電議題上要打破這個鐵三角,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要進行能源政策的轉型正義,全面揭穿過去這三者在如何勾結,以防止歷史重演。但是他們既然在許多立場上本身就站在既得利業的同一邊,也需要鐵三角來繼續運作,當然就不會做這件事。
講到這裡,國民黨裡為什麼還是有馬英九為代表的一些人,仍然一直抱著核電的神主牌,理由也就很清楚了。
因為本來就是國民黨培養了既得利益集團的鐵三角,那就是他們長期推動台灣經濟的手段和工具,當然他們有信心自己可以把核電的牌玩得更好。
4.
所以,我們不能讓核電神主牌重新被搬回來,有兩個理由。
第一,因為國民黨過去就拿著核電的神主牌恐嚇我們太久了。
1993年,江丙坤就說台灣如果不興建核四,2010年每天最少將停電6小時。今天已經2018年,有嗎?
更何況,抱著核電神主牌的人,最終可不是只想恢復核四而已。不要忘記,上次2008年馬英九勝選後,核電的重要性一度被誇大到什麼程度,台電說未來台灣需要18個核電機組
全世界都在往重視再生能源並減核的方向發展,台灣不該讓這些人拿著核電的神主牌開倒車。
第二,核電神主牌不但在容易看得到的表面長期壓得台灣的能源政策畸型不健全,也在不容易看到的底層壓得台灣的經濟和產業政策難以轉型和升級。
一直配合國民黨政府同聲出氣,紛紛主張台灣不能缺電,所以要重啟核四云云的工商大老,他們在重複國民黨政府長期的洗腦言語,其實一直想保有自己的種種既得利益和特權。
年輕世代早就指出,如果經濟發展是接力賽,台灣從化工跑到半導體、電子業這一棒已經跑太久,看不到下一棒,讓他們感到無力。
許多企業受益於過去國民黨訂下的產業政策,不但享受各種便宜的水電,還經常造成高污染,對環境的高破壞;不但享受各種優惠政策,連繳的稅也有格外的優待。獲利百億以上的企業,繳的稅少得不可思議。
以2013年來說,亞洲水泥賺101億元,只繳0.5%;台塑賺406億元,只繳5.1%。
我們繼續受這些人拿核電來恐嚇而妥協,相當程度也就是我們甘於繼續接受製造業、代工、低薪、過勞、環境破壞,持續的工作和生活模式。
抱著核電神主牌的這些企業大老,他們不但是不給綠電自然成長機會的人,也是不給年輕世代成長機會的人。
或許有人要抬出台積電了。台積電是何等世界性企業,一分鐘也不能缺電等等。
但是別忘了,台積電吸了過去政府那麼多奶水長大起來,在現在光鮮的表面底下,也是個高耗電、高污染的企業。何況,台積電的持股者有將近80%是外國人。論者早就指出,這是用台灣的資源,經營成果幾乎全被外資拿走,台灣人只賺到辛苦錢,且外資繳稅比本國人還少!
蘋果這樣的世界級企業,已經做到全球各地的據點都百分之百使用再生能源;台積電這樣的世界級企業又做到了什麼?
我們要因為台積電說他們一分鐘也不能缺電,就乖乖地讓一些人抱著核電神主牌再回來?
所以,圍繞著核電的爭論,只是表象。
我們必須看清爭論底層真正的根由。
我們不只是在要求新的能源政策,給綠能健全的發展機會,我們也是要求新的經濟和產業模式,讓台灣的年輕世代在工作和生活上有機會享受新的價值觀。
講綠電發展不起來、只能倚靠核電的人,和講台灣環境太髒、發展不起觀光的人,以及和講台灣只能倚靠製造業、只能代工出口的人,都是同一個思路。
隱藏在核電不可缺的議題之後,除了核電幫自己的利益,更大的是這些阻礙台灣重新思考自己經濟與產業未來的既得利益者。
所以,我們反核,不只是因為要擺脫核電神主牌的恐嚇,而能開展新的能源政策,更是不能讓這些和核電神主牌同聲出氣的既得利業者,繼續阻礙台灣產業應有的新的轉型、升級努力。
5.
有人可能會問:你又沒有電學背景,憑什麼一直對台電指三說四?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談談我為什麼從一個不反核的人變成反核的人,尤其在民進黨全面執政之後,更加反核的原因。
這不但可以回答許多問題,也可能幫助許多其他沒有電學背景的人也樂意發聲。
在2011年之前,我不反核。我雖然身邊有一些反核的朋友,也聽他們解釋過台灣核安的問題,但是總半信半疑。我看擁核那邊也有一些挺有聲望的人,也相信政府的施政總有一定的可信度,所以沒有參與過反核的運動。
像很多人一樣,福島事件把我震醒。
以日本人工作的嚴謹與準備之周詳,如果遇上福島事件都形成那樣的災難,同樣的情況如果發生在台灣,其情況不堪設想。
有些事情萬一發生的風險,是我們承受得起的;有些事情萬一發生的風險,是我們承受不起的。核災正是其一。
從這個出發點,我開始多了解一些核廢料的相關問題,訪問了曾經在台灣長期處理核電業務的專家,以及法國官方的人,發現了就算核電能在其他國家有存在的機會,但是起碼目前在台灣沒有的一個原因,就是台灣沒有地方也沒有方法處理高階核廢料。因此我提出一個比喻,就是「核電的危險在屁眼」。
我因為想多了解其他國家如何處理核廢料,還特別去申請參觀了瑞士的Zwilag核廢料處理場。那次現場參觀瑞士面對核廢料的戒慎恐懼和萬全的準備,回來對照台電及一干專家主張的乾式儲存方法,簡直比福島事件給我的震驚還大。台電處理乾式儲存的草率和胡弄,更讓我確認為什麼瑞士可以搞核電而台灣不能
之後,等民進黨政府上台,我有機會和台電連續開了兩個月的會之後,讓我明白了台電為什麼一直執著核電的理由。
台電一直以缺電來恐嚇我們的十匹狼,一方面有因為受核電幫控制所害的影響,另一方面有出自台電體制的工程師思維,只知道從供給端解決問題的思維。
用一個比喻來說吧。
每逢清明、春節的連假期,高速公路都會有頭尾兩天的高峰塞爆期。請問我們是要設法疏散這兩天的交通流量,還是因而就要多蓋幾條高速公路?
同理,台灣今天面臨的「電力短缺」,指的也都是一年之中電力需求高峰最大的那幾天裡中午幾個小時的問題。台電如果能掌握用戶的需求,設法以優惠電價誘使許多人避開中午尖峰期間的用電,挪動一下用電時間,那就可以進行所謂的「移峰填谷」,也就舒解了尖峰用電時間的壓力。
但是台電基於國營事業、工程思維、獨家壟斷的體制,從不認真掌握用戶的需求,當然也無從調節用戶的需求。他們的思路和做法,就是塞車就要多蓋高速公路。
台電迷信供給而漠視需求管理的證據,就是時到21世紀的今天,全台灣家家戶戶(低壓電)卻仍然是兩個月手抄一次電表。今天各行各業都在追求大數據,即時掌握、預測客戶需求,先進國家的電力公司和用戶都可以即時掌握用電資訊的時候,台電卻是兩個月才用手工方法收集一次一般用戶的用電資料,落伍到不可思議。2年前「開放台電」所整理出來的缺電十匹狼裡,這匹「落伍狼」排名第一。
因為台電這種只知道從增加供給來解決問題的思維,所以他們當然喜歡蓋電廠;因為他們是公家機關體制,當然喜歡蓋集中式的大電廠,不喜歡處理耗時費神、規模又小的綠電。核電廠都是大機組,他們當然愛;你不讓他們蓋核電廠,他們就要蓋大機組的火力電廠。
多少年來,綠電在台灣的發展一直很畸型,一來是被核電幫故意養成這樣,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台電實在無心發展這種他們覺得不值一顧的小事情。
台電今天的諸多問題都在管理面,所以我當然是從管理面來指出他們的問題。這和我懂不懂電力沒有任何關係。
擁核的人常說,你不要核電,又不要火電,難道是要用愛發電?
以為非核即火,非火即核的人,都也是供給思維。他們以為世界上除了這些就沒有其他選擇,並且認為沒有學過電的人就別談電。
這很像是他們在主張高速公路不是高架化就是地下化,而不論是高架化或地下化,都是他們最懂工程,不懂工程的人別談。
許多人完全沒意識到要解決春節高速公路塞車的問題,不用馬上想到蓋新的高速公路。
許多人完全沒意識到台灣處理這些工程問題的本身,有多少落伍之處。
許多人只知道批評別人不尊重專業,卻完全不顧自己以專業之名卻成了常識的文盲。
6.
現在我們來看看擁核的人是什麼構成。
有人說他們都是藍軍,有人說他們都是核電幫,有人說他們網軍居多。
我認為這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可能。
起碼在2018年的此刻,我們需要很沉著地把他們仔細分類。
我看到其中至少有9種人:
  1. 因為自己有核電相關工作專長的人,不想工作被淘汰
  2. 科技至上,不認為核廢料是問題,甚至核災都不是大問題的人
  3. 長期和核電幫利益掛鉤的人
  4. 高用電的既得利益者
  5. 國民黨想借由能源議題捲土重來的政客
  6. 長期被國民黨洗腦,想到缺電就想到核電的人
  7. 其他理工背景,也因而傾向傳統的工程思維、供給思維的人
  8. 被空污嚇到,而誤以為核電可以是選項的人
  9. 對民進黨厭惡,而連帶對非核家園也反感的人
所以,我們對不同的人應該有不同的對待態度。
我們至少應該和後4種人對話,尤其是20歲左右的年輕人。
今天30歲左右的年輕世代,可以說是大多仍然保有反核的記憶。但是20歲左右的更年輕世代,則不然。
這些人沒有見過國民黨政府強推核電時代的鴨霸作風,沒有聽過長期反核運動的各種論辯,福島事件對他們也很遙遠,他們大致高中畢業的時候,「非核家園」已經由過去遙遠的夢想成為民進黨施政的方針,反而這才成為他們想要挑戰的目標。
這和過去反核運動是要對抗長期執政的國民黨政府,要仰攻各種核電政策大不相同。
反核的人,需要用各種方法和他們溝通。
所以,可以說,反核需要進入 2.0 的時代。
7.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已經找我和柯一正開過會,討論接下來該如何行動。
反核進入下階段的行動,應該有短期和長期要做的事。
短期,當然是要正面接戰「以核養綠」公投。
「以核養綠」的目的是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114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也就是廢除2025非核家園的時程。但是他們知道直接講廢除「非核家園」太刺耳,就換了個「以核養綠」的說法。
「以核養綠」主要有兩種訴求。
第一,核電是成熟穩定的,綠能是不成熟不穩定的,所以目前要先以核電來護航,這樣可以為綠能打下未來的發展基礎。
第二,利用許多人對空污的恐懼,把核電講成煤電的替代品,打「以肺發電」的煤電導致空污牌,說得好像是有了核電,大家就可以少用煤碳發電。
對於經歷過反核運動的人,對「以核養綠」這個障眼法,很容易一目了然。我前一陣子辦了一個小活動,很多人一針見血地講出「以核養綠」這句話的本質:「請鬼抓藥單」、「世上最遙遠的距離」等等。
但是對一些還看不清問題本質,很容易被「以核養綠」四個字所糊弄的其他人,我們必須進行更徹底的拆穿。
先看第一個訴求。所謂用核電來養綠能,用核電為綠能打下未來的發展基礎。
這不是什麼新訴求,其實是國民黨政府過去長期在做的事。
他們一直抱著核電的神主牌,卻又不能把綠電當作一個門面、花瓶,結果綠電就一路被養成侏儒。又因為養成侏儒了,所以他們就對綠電設定一些躉購價格來做某種型態的補助。當然,這種躉購價格的本身,又會進一步讓綠電畸型化。
今年度離岸風電躉購電價約為每度5.8元,前一陣子離岸風電競標,外商卻是以 2.5元左右得標,價格比台電平均電價2.6元還低,跌破大家眼鏡,媒體嘩然。
其實,這還算是民進黨執政之後,少數讓過去台電長期不合理行為得以曝光的案例之一。要追究躉購電價的不合理,就該追究國民黨政府過去為什麼縱容甚至鼓勵台電以核養綠,一路把綠電養成侏儒,再給侏儒不合理的補貼。
你說現在外商提的2.5元左右低得離譜嗎?但是為什麼外商會願意來投標?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做,這其中肯定還是有利潤的。
其實2年前我就問過陳謨星教授風力發電的成本會是多少。他很肯定地告訴我,每度不會超過1塊台幣。
所以,長期的「以核養綠」早就把綠能養成侏儒,連帶造成社會這麼大的損失,現在好不容易綠能要自己喘口氣,你們又要養回去?
養綠能是假,養核電永不可替換的權威才是真。
再看第二個訴求。所謂用核電可以減少空污,替代煤電的說法。
這個說法,被推動「以核養綠」最用力的馬英九前總統露了馬腳。
我從馬英九推動「以核養綠」公投過程中接受訪問的談話,整理了一篇〈核煤一家親〉。從他主張2025年煤電的能源配比是40%,比非核家園的煤電配比30%還高,證明「所謂核電是煤電的替代選項,根本是謊言。這兩者不但不互相替代,還互相取暖、共生。他們共同的敵人就是再生能源。」而馬英九自己就證明原來「核煤一家親」,原來他們的打算是:核電增加,煤電也增加,大家更要「以肺發電」。
Fill 1
(圖片提供/郝明義)
(圖片提供/郝明義)
我指出這個問題之後,有些擁核的人留言說馬英九不能代表他們,他的說法不能代表他們的能源政策主張。
我也因而提出一個建議:他們何不發個聲明,說馬英九的主張不是他們的主張,請因為接受馬英九的勸募而連署「以核養綠」的人撤回連署?
總之,我建議,絕不要因為「以核養綠」這個說法看來不值一駁而不理會他們,大家一定要從各方面拆穿其中的虛假之處。
今天(10月12日)早上,看到中選會公布「以核養綠」的公投案連署合格份數不足而未達成案門檻,相對的也有提案方要求驗票的新聞。
不論最後的結果如何,這次就算這個公投案當真來不及綁這次大選,也會嘗試下一次。並且隨著時間的過去,下一次應該會更用力。
由於公投辦法的改變,一旦等「以核養綠」公投案成立的那一天,絕不能只是不理它,而是必須去投下反對票。
用一張張反對票否決「以核養綠」,不能讓《電業法》裡2025非核家園的條文 (第95條第1項)被取消,並且傳達兩個訊息:
第一,不要讓國民黨想抱核電神主牌的人成為主流,以為落伍的核電可以因為空污而包裝在一個新面具之下,可以靠打核四牌而重新取得政權。
第二,不要讓本來就沒有自己能源價值觀、能源政策也搖擺的民進黨動搖,甚至可能在選舉的壓力下髮夾彎。
這件事情需要嚴肅以待。
8.
但不論「以核養綠」公投過不過,這都只是個開始,而不是結束。所以我們有更長期的工作要做。
我們需要告訴年輕世代,把核電當缺電的救星,把核電當空污的救星,都是謊言,並且和他們分享如何看穿這些謊言的重點。
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告訴大家,核電和綠能差異的本質,是一場舊的價值和新的價值觀之爭。
這場價值觀之爭,不只影響我們如何用電,更在於是否要讓那些舊時代既得利益的工商大老繼續固守他們的經營思維,繼續代工、繼續把台灣當作髒得發展不起觀光的地方,繼續以為低薪才是王道,繼續讓《勞基法》成為過勞死的幫凶。
我們需要做這些事情。
我們向國民黨清楚傳達這些訊息,固然是打破他們想抱著核電神主牌重新主政的幻想,也是幫他們及早認清自己需要的轉型。
我們向民進黨清楚傳達這些訊息,固然是鞭策他們繼續實踐非核家園的政策,也是在警告他們不要繼續向國民黨有樣學樣,一切總以開發主義至上,把環境和民主社會政府決策應有的程序踩在腳下。
最近他們感受到民間反深澳電廠的壓力,今早也決定停建深澳電廠。但他們臨時想到用「觀塘換深澳」,卻毫不顧環評該有的程序正義,完全在走國民黨的老路,而不知道台灣現在需要的是能源、環保、產業轉型、行政程序正義一起同時到位。
我們需要透過新的反核、更清楚的環保主張,重新掌握人民自己應有的發言力量。現在主流媒體環境不利於反核,我們更要自己努力發言。
我們也要有心理準備,這可能是至少需要15年時間的事情。
15年的算法,是從現在到2025全面廢核,有7年半時間。這7年半時間,他們會傾盡全力製造台灣不可缺少核電的聲音。即使2025全面廢核了,他們也會再用同樣的7年半時間來製造綠能不穩、台灣需要核電回來的聲音。
Fill 1
(圖片提供/郝明義)
(圖片提供/郝明義)
到2020年之前的這2年會特別激烈,是因為他們會寄望國民黨在下次大選重新取得政權,如此可以全面打破「非核家園」的進程。同理,2024年大選前的4年也是。
大家已經走了這麼久的路,讓我們持續打好最後15年的這一場仗。
如果你曾經上過街反核,如果你曾經掛過反核旗,請讓我們一起行動。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