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電價漲3%勢在必行,「能源貧窮」和社會正義也需兼顧

電價漲,真的會讓萬物皆漲、讓小市民活不下去嗎?電價不漲,又會讓台灣付出哪些代價?

2月底一則賣場宣傳衛生紙的促銷新聞,意外激起輿論對衛生紙、以至於民生消費品的價格恐懼,連帶也讓4月要調整的電價受到關注。經歷超過一個月的計算、猜測和暗示,經濟部能源局在3月16日召開電價審議委員會,終於拍版電價將調漲3%,每度平均電價從2.5488元來到2.6253元。
儘管電價平均漲3%,為了平息社會大眾對物價的焦慮,經濟部次長龔明鑫在審議會後的記者會上,也特別提出以往沒有的政策:每月用電500度以下的住宅及1,500度以下的小商家,電價不會調整。
總計這波電價漲勢中,直接受影響的住宅用戶有191萬戶,佔比15%;受影響的小商家家數為17萬戶、佔比18%。至於每個用電級距的確切電價漲幅,則還需等台電公布正式的電價表。
事實上,台灣人的確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體會到「漲電價」是怎麼回事了。2015年立法院為了讓電價適時反映發電成本,訂出電價公式及電價審議委員會制度,讓委員依公式決定電價該漲該跌。公式實施後,當年4月、10月電價都因國際燃料成本大降而調降7.34%和2.33%。隔年4月由於成本持續走跌,電價甚至創下近一成的超大降幅,總計2年電價降了將近兩成。
Fill 1
去年因《電業法》修法將電價公式、電價審議委員會及電價平穩基金法制化,經濟部決定全年電價凍漲;年底經濟部長沈榮津還一度拋出「電價到今年10月都不漲」的宣示。然而,隨國際燃料價格回升及天然氣發電量增加等原因,台電發電成本持續增加,累計到今年2月已虧損47億元;台電依國際原油價格及煤價估算,本次電價至少需要漲14.54%才行。今日電價審議委員會,委員調整部份台電認列成本後,將漲幅下修為10.24%,考量電價公式規定每次漲幅不得超過3%,決定未漲足的7.24%改由電價平穩基金來支付。

預計物價普遍將漲0.08%

即使經濟部希望透過分級調整電價的方式、讓經濟弱勢族群不受電價調整影響,但因為電力是生產要素之一,電價增加也勢必帶動成本、以至於影響各種商品及服務的價格。商總理事長賴正鎰日前表示,電價漲、就會通膨,就算漲價程度有限,也會成為萬物齊漲的藉口;工總祕書長蔡練生也說,漲電價對工業、製造業影響大,產業會把電價漲幅轉嫁給消費者,政府必須謹慎處理。
電價漲,物價究竟漲多少?主計總處預估,當電價上漲3%,物價約會增加0.08%。台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則運用產業關聯表,估算這次電價調整對於各行業物價的影響,認為民生需求產業中,成衣服飾品及加工食品影響較大,預估漲幅將為0.2%及0.13%。另外在反映大宗批發價格的躉售物價指數(WPI)部份,化學材料、石油煉製品及鋼鐵業也預估將因電價上漲而有較大價格波動。
台大風險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趙家緯分析,目前看來因此波電價造成的物價漲幅都很小,幾乎不會直接反映在售價上。龔明鑫也直言,如果現在還有小商家說要因為電價而漲價,「是不合理的。」
Fill 1

該漲的理由:產業和能源都要轉型、物價漲薪資才能漲

工商界因擔憂成本增加、對電價調漲持保留態度;學者則普遍肯定、認為電價「早就該漲」。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所長周桂田從產業面分析,指台灣的工業電價是世界第三低,業者沒有創新研發動機、無法提高產品副加價值,長期根本不利產業轉型。淡江大學經濟學系教授廖惠珠也說,電價低、業者不會珍惜,向廠商宣導節電,業者還覺得節電反而更花錢、不划算。
從能源轉型角度看來,電價同樣該漲。廖惠珠指出,若政府要做能源轉型,發展綠能的過程中,儲能設施及智慧電網都很重要;但台電在這兩個項目上的長期投資明顯不足,若要給台電足夠預算發展,是該調電價。周桂田則認為,電價若不漲,不僅無法反映合理能源成本,更無法提供民眾、產業節能誘因,也不利再生能源發展。
「台灣以電價偏低自豪,我很不能苟同,」中經院綠色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溫麗琪直言,大家都很在乎物價,但物價稍漲並不一定是壞事。溫麗琪說,台灣目前離所謂的「高物價」還有相當距離,社會要具體前進,也應容忍一定程度的通貨膨脹,整體收入才會增加,若台灣在不考慮環境外部成本及未來建設的思維下,只希望電價盡可能降低,「是很貧窮的思維。」
廖惠珠也說,政府壓抑物價,廠商成本不能增、自然繼續壓低員工薪水,長久下來會衍生更多後續效應,「對一般人來說反而是傷害。」

不得不走的轉型之路

越來越多人支持電價應調漲,但如何解決後續引發的能源貧窮
國際上的定義,一般指電費和燃料支出佔家庭收入10%以上的用戶為「能源貧窮戶」。
問題,也值得關注。除了政府提出部份用戶電價不漲之外,中興大學產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許志義更建議,應拉高不同用電級距間的價格差異。許志義解釋,有些用電大戶對電價沒有價格彈性,就算電價再高、還是會用電,因此應該調高這些大戶的電價,好比韓國最低及最高的電價級距價差就高達18倍,反觀台灣只有6倍,還有調整空間。
至於一般用戶的電費單變貴了該怎麼辦?溫麗琪建議,台電已有時間電價機制,用戶可透過改變用電行為、在離峰時用電,就可以省電費,台電也能因此削減用電尖峰、緩解供電緊澀狀況。
根據台大風險中心的計算,要達成2025年燃氣五成、燃煤三成、再生能源兩成的能源配比,屆時電價預估要比現在增加29.4%才行,意即平均每年電價得漲2.6%。由此看來,這次電價睽違2年首度調漲或許只是「第一槍」;接下來政府在訂定電價時,也勢必還得在物價和電價成本間拉鋸。「這是不得不走的路,」周桂田總結,短期電價可以看社會、政治現狀不動,但中、長程勢必要改變;當政府抓準時機、同時顧及社會正義及能源貧窮問題,就該開始轉型之路。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