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全詐騙時代來襲

被騙後的人生──他們決定組受害者聯盟,「這是最好的復仇」

(攝影/林彥廷)

兩個月來,《報導者》團隊訪談多位交友及投資詐騙受害者,有的人剛被騙一個多月,有的人談著心裡需要一些活著的理由,有的人再也無法信任別人,也有人談復仇。這個社會對於「詐騙」知道的還太少,能開口的人只是冰山一角,多數只剩沉默。

也有一群人,決定讓更多民眾看見詐騙圈套:寫部落格,或組隊做網站、開發聊天機器人,與近千位受害者彼此自救。他們說,或許最好的「復仇」,是回家後擁抱親友、把自己的生活過好。

I・Peng、Cathy:「復仇者聯盟」來了

Fill 1
交友詐騙、彭大哥、Peng
身為「受害者聯盟」GASO的天字第一號,2年來,Peng(化名)自己就協助超過600人。(攝影/林彥廷)

在調查過程中,我們在許多網頁、留言區,都看見了Peng(化名)的留言,他教導網友如何識破投資詐騙,留下微信帳號供諮詢。從創建台灣的互助群組開始,他甚至協助海外華人,促成全球反詐騙組織(Global Anti-Scam Org, GASO)的成立。

翻到故事的第一頁,那是2019年,台灣人Peng跟香港證券公司的客服人員吵架,不明白為何想領出外匯投資帳面上的新台幣1,900萬元,得先支付將近200萬的稅金。Peng於是開好支票,當天下午就飛一趟香港探個究竟。來到營業登記地址所在的大樓,確有這間公司,應門的工作人員卻告訴他:「我們不做外匯,這不是我們的,而且你不是第一個來找的。」Peng才驚覺被騙,原來詐騙集團用合法公司的名義做假投資網站,他先前投入的500萬本金等於落入虎口。

面對晴天霹靂,Peng鎮定下來前往灣仔警署報案。得知Peng還未和詐騙集團切斷聯繫,警方決定來個「引蛇出洞」,讓他約對方面交支票,趁機埋伏在側。「我拿支票給他的時候,就一直緊緊捏著,想說警察還不趕快來,氣死了,被他拿走我就完了。」這場警匪對決最終勝利,嫌犯落網,但Peng被騙的500萬還在走法律程序,尚未取回。

也許是這次諜對諜的經驗長了信心,Peng開始鑽研投資詐騙的伎倆,走上幫助受害者的反詐騙之路。

從1人到50人,受害者跨國結盟反詐

從受害者變成復仇者,2年來,Peng自己就協助超過600人。其中一名新加坡的受害者Xellos,希望將反詐騙意識向外推廣,於是自告奮勇架設網站,Peng更建議可同時經營中、英文雙語介面,提升影響力。網站於今年6月正式上線,定名為「全球反詐騙組織」,內含的線上即時聊天系統,幫助超過1,000名的潛在或已受害當事人。

全球反詐騙組織(GASO)現在有約50位核心成員,來自台灣、新加坡、泰國、澳洲、美國、加拿大、馬來西亞等地,都是沒有支領薪水的志工,曾是受害者的他們了解騙子的企圖和手法,決定彼此扶持同行。GASO的成員們蒐羅相關資訊公布在網站上,包括「殺豬盤」的步驟如何運作、最新詐騙手法、被害人的故事、詐騙集團的假投資平台、假帳號、假照片等,供民眾查詢和辨識。這些內容如何到手的?除了來自被害人的慘痛經驗分享外,他們也親自下海跟詐騙集團周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

「我們要把資訊找出來。像是假投資平台的網址,3、4個月就會換新的,那我們要去跟騙子聊天,跟進最新的手法啊,換新的我們就會知道嘛,再PO出去。」

Peng表示自己與好幾個「騙子老公」保持聯絡,等待對手給出投資網址,或願意通話視訊留下把柄,他說目前暫且沒有更好的反擊方式,只能土法煉鋼與時間賽跑。

願意投入時間精力的夥伴們,起初都是受到Peng的照顧。他在LINE成立詐騙被害者的互助群組,「剛開始弄一個小群組,供大家去留言,不然我每個都要回覆,哪有空!我把你教會了,那你可以教他,⋯⋯大家去討論說要怎麼處理,互相分享,慢慢人就愈來愈多,解決大家的問題。」最初的小群組,如今還區分成不同國家和地區,每個群組各有負責人,讓處境相似者得以彼此支持。

由於經驗相對老到,Peng目前負責台灣的對外事務,協助被害人報案、上法院,告訴他們如何做筆錄、寫訴狀,如何使用法律扶助資源來清償無法面對的龐大債務,只要他們願意提出需求,Peng都盡力陪伴。甚至曾經為了替遠在雪梨的受騙者報案,他在警局裡用手機視訊連線6小時。

Peng也成為受害者宣洩情緒的少數出口。有天半夜11點,他接到醫院急診室撥來的電話,一位受害者在手腕上割了2刀,醫師從手機對話紀錄找到Peng,以為他是女子的男朋友或丈夫,便通知他到院。「我說怎麼會這樣,趕快衝過去,她就一直哭,我說聊的時候不是好好的,她說突然又覺得很難過,真的沒辦法面對,想要結束自己。她唯一能講的就是我而已,怕家人擔心不敢講,又要面對債務,她覺得很蠢,怎麼會相信這個人,為什麼會愛這個人!這個人到底是誰?」被害者陷入嚴重憂鬱不是特例,Peng前前後後就為不同人跑了醫院4次。

為什麼願意花這麼多時間在協助受害者?45歲還有正職工作的Peng說:

「因為他們需要幫助,不然誰能幫他們。我們比較懂、比較正能量的人可以幫他,如果你不幫他,他到時候又被騙第二次。這些錢等於是他的全部了,有些人是房貸車貸,有些人是地下錢莊,如果不給他意見,等於是讓他去死。」

不要丟失善良,行動就是最好的療傷

Cathy(化名)便是受到Peng的感召加入反詐騙行列的受害者。28歲的她,在今年4月接連經歷兩起詐騙,損失8,000美元,在她最無助的時候,因為網路討論區Dcard的留言聯繫上Peng。「我記得是凌晨4點多的時候,我去加他,他那時候剛好上早班,第一時間也確認我是真的受害者,跟我講該怎麼辦,」Cathy說,通常在網路上求助一般大眾,都會收到負面回答,沒有一樣經歷的人只會說「你怎麼這麼笨」。

群組裡的大家都是受害者,「在裡面你可以認識一些新朋友,也互相安慰。」其中一位來自新加坡的受害者,決定運用自己的IT背景架設網站,希望能救到更多人。現在網站上的即時聊天系統,可以幫助潛在受害者確認是否收到的是詐騙資訊。Cathy提醒:

「已經受害的,如果你在台灣,可以先打去165反詐騙諮詢專線,再去警察局,減少報案時間。如果是在其他國家,我們也會跟你說應該先準備什麼資料,假設你跟騙子還有聯繫,可以再跟他繼續周旋,看能不能再拿一些(錢)回來。」

儘管已幫助超過千人,這個聊天諮詢服務其實僅由7人協作。 Cathy說,自己也透過做反詐騙行動來自我療癒,即便傷痛還在,但彼此陪伴就感覺多了一些力量,「有很多人會來說,謝謝你救了他,聽到的時候會覺得,終於有一個人沒有像我們這樣子。」

Cathy直言,反詐騙需要更多人的參與,借重不同專業能力才能壯大,而且各國政府、社群交友網站、投資平台和銀行應該負起責任。目前GASO正在蒐集不同國家受害者的資料,將證據彙整後提供給相關單位,在新加坡和美國地區已陸續著手,「把我們的受害過程跟所有資料都提供給對方,看(他國政府)怎麼樣處理,付出一些責任,跟銀行申請凍結帳戶;交易所的部分就會提供可疑錢包地址,我們正在跟這些平台寫出我們的訴求,現在也在努力當中。」Cathy和GASO的夥伴們不願屈服於純粹受害者的身分,而是要防止下一個受害者產生,並成為犯罪的證人。

一群受害者聚集起來,他們的目標不再只是剛受傷時想追回財損、抓到壞人,更重要的是再相信人心一次。Cathy是這樣說的:

「如果你對別人釋出正向或善良的意圖,這些善意會以另一種方式回到你的身上。也許我們現在是失去了一些,但我們也是成長了。儘管黑夜再怎麼難熬,太陽總是會出現,幸運一點還可以看到彩虹,不要放棄自己。」

II・小K:寫一座部落格,照見受害者群像

Fill 1
交友詐騙、小K、部落格
部落格「愛惜金錢,小心網路交友感情詐騙」在7年前創立,記載著詐騙受害者們的親身經歷和跨國經驗。那是書寫者自我療傷、扶持他人的時間刻痕,也是一扇160多萬人,無助絕望時求救的窗。圖為與部落格相關的受害者之一。(攝影/林彥廷)

2014年中,當時已逢適婚年齡的小K,在朋友推薦之下註冊交友網站「愛情公寓」,愛上一位人在香港的運動彩券高手。她掉入交友詐騙的過程與如今盛行的腳本相差不多,對方發照片、寫情書,說要為小K移民來台,開始新生活,還拍了「買好的機票」照片給她。

為兩人未來投資,是讓小K心動投錢的關鍵。一開始投入港幣5,000元,後來一路攀升到百萬,只是,要領出來,必須先付10%關稅。高學歷、也在知名企業工作的小K不肯,對方就哭了。

「他會回哭給你看啊,有點像連續劇一樣,他就說,啊,我真沒有用,我都不能夠帶給你幸福啊,我們還沒有開始在一起,你就要花這些錢什麼什麼的。」在台港兩地的他們語音通話時一起哭泣,小K最終還是匯了錢,「匯完之後,其實我是在掉眼淚的,因為你其實心裡頭已經知道這怪怪的了,但是你想要相信對方,所以你還是去匯錢,就是想要相信他不是騙你的。」匯錢後5天,是對方登機來台的日子,但登機時間一到,對方說臨時有事不能來,就再也沒有音訊。

心碎的小K無人訴說,公司、朋友、家人,她的社經地位讓她開不了口。她用本來為小倆口度假而請好的假期,散心、到廟裡走走。她說,在當時,神明是她唯一的出口;她擲筊,最後走上了寫部落格之路──名為「愛惜金錢,小心網路交友感情詐騙」的部落格,至今已超過168 萬人觀看。

一開始,小K只是想補足台灣人對詐騙知識的不足,「小K是Know、Knowledge 跟Knock Down的意思。當你知道有這樣的資訊,才可以真正地打擊詐騙。」她解釋自己化名的由來。當時深陷意亂情迷的她,其實把對方的照片、名字以及話術都找過了一遍,但一直到自己被騙之後,才知道原來該找的是中國的網路論壇──同樣的照片、故事,早在中國行騙多年。懊悔的她,想為台灣人補足知識,於是把自己經歷的、找到的各種與詐騙相關的訊息,一篇篇寫上網。

這過程並不容易,畢竟傷口還在痛,還在自虐式的自責當中,「網站初期是非常痛苦的,你要不斷地把自己的那段一直翻出來,只要有一個人跟我聯絡說他被騙,安慰他的同時心裡頭就被劃一刀,另外一個人來,又被劃另外一刀。」

小K澄清自己不是想特別鼓吹宗教,只是無處訴說的她,最終又到廟裡問神,是不是乾脆就停下部落格,放棄這樣的復仇。小K搖搖頭說,擲筊3次,神明給了3次一樣的答案,要她繼續。

繼續寫,寫出被騙之後可走的路

回憶過去,小K總是說,「還好、還好,當時有繼續。」她在部落格上留的電子信箱,成為早期稀有的詐騙求問、求助窗口。她收過的信百百種,其中有位個案讓她7年來繼續堅持下去。

「2014年底,有一個女生寫mail給我,寫得非常急,她給我一張照片,問是否認識照片中的男生?我就說我不知道,我也建議她,不要再去執著照片,很多都是盜用的。我告訴她,如果妳被騙了,希望妳放下這件事情,還是要回歸到正常的生活。」

2015年初,小K收到另一封信,是那個女生的家人。「她的家人找到我,跟我講那個女生自殺了。她才29歲。」小K說這件事是個打擊,也促成她寫更多心路歷程、如何從痛苦中走出的心聲:

「因為我希望鼓勵這些受害者,要想開一點,不要了斷自己的生命,因為自殺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合著《你今天被騙了嗎?》、協助被害者走出心理創傷的初色心理治療所臨床心理師林昱萱向我們解釋,交友詐騙受害者面對的是什麼樣的「痛」?那是財損與關係的雙重打擊,「是一種關係突然之間的斷裂。(被害人)不知道要怎樣去哀悼這個感情的失落,」林昱萱說,受害者同時因為自責、認為自己犯傻,甚至無法心疼自己的遭遇。同時,如果受害者想念有人在下班後的訊息關心,他也不敢說,不知怎麼面對曾經那麼「真實」的溫暖,竟來自一個騙子。

這些痛,小K都懂,她繼續寫,因為被騙之後可走的路她也看過,「事實上,我碰過這麼多受害者,(只要願意,)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人走不出來的,」她篤定地說。

看遍黑暗,更堅持散發希望

她收到的信,不只來自於當事人。「有一個女生,我印象很深,會來找我,是為了她媽媽。」小K回憶,來信者的媽媽遇到感情騙子,存款、房子、二次房貸都給了對方,兩個小孩從小跟著媽媽相依為命,單親家庭最後卻成為被騙子吸金的對象,小孩子不知道該怎麼辦,向小K求救。

「小孩有一直想阻止媽媽,但就變得她們母女關係很差,媽媽覺得女兒在阻擋自己追求幸福,」小K說,對方一家其實都到警察局了,媽媽還是不信。小K以過來人的經驗給女兒建議,要他們一方面先斷掉金流,一方面把部落格的文章給媽媽看,讓媽媽靜下來時,有機會自己思考,最終才改變媽媽的心意。

部落格寫了7年,小K也看著詐騙產業跨平台、跨國界的變形,遺憾的是災情不減反增,愈來愈多人注意到她的文章,她也因此看見社會更多面向、更黑暗的角落。有的人因為詐騙受害,退休金都沒了,有的被地下錢莊討債,「有些騙子很可惡,他知道你沒錢了,還會叫你去下海,下海哦!不是那個游泳的下海,他會跟你講說只要過了這一關就可以了。」

「為什麼騙子可以叫他去下海?因為現在有很多人跟對方交往,把自己的裸照給對方了,或者網路視訊性愛。對方就握有他的影像,威脅說如果不下海,就把性愛影像公布在各大網站上面,寄給好朋友、寄給你家人。」

小K自己受害的經歷與交友詐騙有關,也就看見許多在交友開始的各種騙局、網路犯罪;從收到的信裡,她看見太多交友詐騙的黑數,有更多已婚者、退休族,怕家人知道而不敢報警。小K憤憤不平:

「有些人覺得,你被騙就是因為你笨,或你貪心。事實上,我覺得如果我真的有一個貪字的話,應該是講說我貪的是感情、貪的是心。」

最好的「復仇」

7年過去,她收到的不只是社會黑暗的面相,她也看見其他受害者如何一步步走接下來的路。她說,一位60多歲的女性,2,400萬的積蓄全都被騙光,如今過著每天出門打工,努力養活自己、養活長輩的生活,這位受害者曾過著每天都想跳樓的日子,但如今也找回平靜。另一位是20多歲就被詐騙背債1,500萬元的女生,為了還債,每天拼死命地租店面、擺地攤賣衣服,練就一身賣衣服的本領,現在不僅有自己的店面,還有服飾品牌,已把債務清光。

她看著跌跤後的各種生命之路,受害者怎麼努力繼續走著,堅定了自己持續經營網站、Facebook社團來教育大眾的職志。此外,她也體悟了受害者最好的「復仇」:

除了向外的傳播、自救、做支持團體,更重要的是向內,原諒自己,回頭把自己的狀態照顧好、把身邊的關係經營好,而這對所有同樣暴露在詐騙風險的大眾來說,同等重要。

「每個人都有情感脆弱的時候,每段關係可能也都會出問題,特別是如果你不記得要好好經營它,」小K說,詐騙分子等的就是個人、關係中的弱點,她想「復仇」,是想讓更多人知道詐騙事件的社會意義,希望更多人看見精神內在狀態與人際關係的重要

小K的「復仇」應該是成功的,因為詐騙分子如今經常到她的網站攻擊謾罵,「我覺得滿好的啦,當作是讚美啦,這就是最好的報復,最好的報復不是對特定的某一個人,而是透過我們自己的作為,去讓他們不能再傷害別人,也幫助到其他需要協助的人。」擋到詐騙者財路的小K,為自己也走出了一條路。

索引
I・Peng、Cathy:「復仇者聯盟」來了
II・小K:寫一座部落格,照見受害者群像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