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5年前,他48級分繁星上台大

5年前,來自苗栗卓蘭高中的詹俊宥透過繁星計畫,以5考科共48級分錄取台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這是歷年繁星一般生最低錄取台大的分數。當年放榜後,曾引發各界批評,各家媒體爭相報導、PTT鄉民嘲諷、Dcard網友熱議,其中不少評價仍圍繞著「分數=能力」的價值打轉,直指他鑽繁星漏洞、不夠資格上台大等。

繁星人一路走來有各種包袱,現在的繁星計畫已愈來愈被家長和師生接受,也被視為一個開啟能力多元想像的計畫、接納多元人才的升學管道。我們重新追蹤詹俊宥大學到就業的歷程,也還原當年PTT上的一片罵聲以及詹俊宥的心境,回顧這位曾不被看好的頂大生,在大學階段走過哪些路,遇見哪些人,成為什麼樣的自己。5年前的詹俊宥和同樣的繁星生,心中背了什麼包袱?而社會對於分數等同能力的封印,需要多少時間來解除?

坐上台北搭往豐原的莒光號火車,我想起當年七嘴八舌的新聞標題:「學測
根據大學入學考試中心說明,學科能力測驗(簡稱學測)自1994年開辦,配合多元入學方案實施,旨在測驗考生是否具有接受大學教育的基本學科能力,為大學校系初步篩選學生的門檻,每年約訂於1月中舉辦。
48級分,卓蘭高中詹俊宥繁星上台大」、「繁星放榜!48級分上台大,果農之子喜出望外」、「太過分!48級分上台大被嗆,男大生情緒低落輔導中」。

我接著反覆重播5年前詹俊宥的受訪影片。穿著不符合年紀的青綠色Polo襯衫,作勢推了眼鏡,隔著螢幕都感受到他笨嘴拙舌、眼神游移的窘態:「就證明給他們看,我⋯⋯其實也讀得下去的。」

第一次見面前,我一邊想像見到詹俊宥本人後,大抵也是如此,詞句斷裂,尷尬無語。

到達門口時,他先認出我。未見5年前的羞赧,那支影片的播放速度似乎加速到 1.5倍,我還在詫異他流暢的表達轉變之大,像是店員將咖啡倒入杯中的傾瀉不斷,他一邊寒暄台北與豐原的溫度落差,也滔滔解釋了卓蘭的交通不便,以及從卓蘭騎車至豐原只需要半小時,但往苗栗市區得花上一小時的車程。

「反正我對這件事情⋯⋯當初是滿難受的。我覺得我抱著『我就是最後一名進去』的心態,所以如果不會的話,就想辦法去跟它拼、想辦法讀好。」

鋪天蓋地的質疑:「48級分,跟得上台大程度嗎?」

Fill 1
 
當年繁星放榜後,關於詹俊宥以學測48級分錄取台大一事,新聞、評論、批評都排山倒海而來。家人為詹俊宥保留當時所有媒體報導和採訪的剪報,全裝在一個信封袋裡,而詹俊宥現在才打開來看。(攝影/楊子磊)
當年繁星放榜後,關於詹俊宥以學測48級分錄取台大一事,新聞、評論、批評都排山倒海而來。家人為詹俊宥保留當時所有媒體報導和採訪的剪報,全裝在一個信封袋裡,而詹俊宥現在才打開來看。(攝影/楊子磊)
噓 TommyHilfige: 48還可以講成自己很認真 頗ㄏ → GYLin: 同意樓上 48級分能應付大一普物普化微積分嗎⋯⋯ 噓 ken720331: 就算我們不酸他 台大同學 瞧得起他嘛 推 chungrew: 我是尊重制度啦!但其實程度太差也可能跟不上進度 推 xyz50815: 沒差 自然有人幫忙80他 爽一陣子失敗一輩子(註)
本文整理並節錄當年詹俊宥相關文章下方,具代表性PTT留言內容,分別呈現於各段落中。PTT文章回覆功能是「推文」和「噓文」二選一。「推文」代表贊同原作者或文章內容,「噓文」一般表示不認同或不滿文章立場、內容對象等。除了「推文」和「噓文」,亦可直接選擇「箭頭」回應。而因PTT對於連續推文或噓文有時間限制,若是已推或噓文,暫時無法再推或噓,也會變成箭頭;或是達一行留言字數限制後,隔行接續之意。
PTT回覆形式為「推/噓/→」在前,接著是個人帳號,然後才是留言內容。

「你自認為是這梯次中『最怎麼樣的人』,就站上台來!」

開學前夕的新生書院活動
台大每年大學部新生人數共約3,500人至3,700人,「新生學習入門書院」是台大歷年來為輔導應屆新生接軌大學、認識校園資源的活動,依照學院分為兩個梯次舉辦,一梯次活動為期三天。
,在偌大的台大綜合體育館裡,主持人對著1,500張「人生最勝利組」的標籤大聲喊道。體育館內一雙雙發光的眼神,成了所有大學校園最明亮的一處。

「我是最帥的!」 「我是最高的!」身高200多公分的籃球隊員說。

「我是最狂的。」 「為什麼?」 「我就是那個48級分上台大的人,」被推派上去的詹俊宥這樣說道。

舞台距離太遠了,詹俊宥的臉是模糊的,但48級分永遠清晰。

每年大學入學考試分為學科能力測驗(簡稱學測)與指定科目考試(簡稱指考)。學測成績於2月中下旬公布後,可採取「繁星推薦」及「個人申請」兩種入學管道。108課綱實施前,學測必考科目包括國文、英文、數學、社會、自然等5科,每科最高為15級分,亦為滿級分,學測總級分最高可達75級分。

雖然最低錄取分數會依各系所狀況、該年考情而有所變化,尤其透過繁星推薦進入台大的分數,更比一般個人申請來得更低,但以108課綱實施前的常態認知而言,台大的錄取門檻幾乎至少要67級分以上,熱門科系更要70級分以上才有機會。

身為當時森林系同學的王博洋,憶起開學後,詹俊宥在系上的LINE群組裡詢問,有沒有人也想選修西班牙文課程?王博洋記得入學前沸沸揚揚的新聞、記得當時和台中一中的同學一起「靠北」詹俊宥、記得站在台上說自己很狂的何方神聖,但他不曉得眼前這人就是那位48級分的主角,只想著能夠一起討論和修課。他們相談甚歡,此後還一塊練習西班牙文會話。

熟識後,「詹俊宥」、「48 級分」、「狂人」三個散落的關鍵字,王博洋才終於組織它們,串聯成同一個故事。

「我第一個想法確實是覺得不公平,第二個想法有點矯情地為他擔心,他這樣不是會被當爆嗎?他到底幹嘛?我已經算是沒有融會貫通的人了,我還有67級分這個分數,那分數比我更低的人,高中真的有在念書嗎?如果進去之後比我還痛苦,那何必去呢?」王博洋說。

台大森林系的必修有微積分、普通物理學、普通化學、樹木學及實習、林業概論等,都奠基於高中的物理與化學掌握程度。近20級分的差距,詹俊宥何來的時間填補這之間的溝壑?

「一年級真的讀不來,那些基礎科目,國英數、生物、化學、物理⋯⋯都很受挫,」詹俊宥坦言,他始終落在深溝裡,就著48級分的姿勢想爬到岸上。他的狼狽也坐實了PTT上絕大部分都在奚落他的留言串,「很多網友講說,我到台大會跟不上,這是真的,完全跟不上的那種⋯⋯。」

也許那時他半推半就站上台佯狂,是為掩飾自己的怯弱。詹俊宥也會害怕牢貼在身上的數字、耳語、歧視、喧嘩⋯⋯,黏久後印上皮膚,像大片刺青擦不掉,豈能不痛不癢?

「我一開始也真的以為,我帶著標籤進去,大家看我的眼光會不一樣,但過一段時間發現根本沒有人在乎這件事情。我在系上最要好的朋友群,兩個建中、一個板橋高中、一個台中一中,另一個是花蓮也很好的海星高中,都是頂尖學校畢業的,但沒有人瞧不起我。很多同學也都會找我一起讀書,或是我主動找他們陪我讀書,只要我有問題,他們都會教我、幫我。」

除了一起練習西班牙文對話,王博洋也會找詹俊宥一塊去圖書館學習,「我不覺得自己是一中畢業就很厲害、有義務要教他,或是他需要我們幫忙,但他很願意開口求助。即使我還滿常感覺到他對自己滿沒自信的,像是他會一直說『喔我都不會』、『你好厲害』、『你怎麼會』⋯⋯。」但只要詹俊宥願意伸手,就會有人在岸上奮力拉他一把。

那些為詹俊宥擔心的矯情還在嗎?

「那是我進台大之前的錯誤想法,」王博洋說,「入學之後,我對於詹俊宥準時畢業或是拿到好成績,一點疑問也沒有。」王博洋和其他同學攤開掌心,流瀉出的滋潤,覆蓋在詹俊宥乾涸的身上,雨水落下,球根就會甦醒。

一次微積分期中考,詹俊宥的分數甚至比王博洋高了10分。

「憂異」的繁星人

Fill 1
台大每年大學部新生共約3,500~3,700人,其中經繁星推薦錄取台大者約300多人。在新聞報導中,他們是各自高中優異的代表,但背著繁星的包袱,也許他們更「憂異」。(攝影/楊子磊)
台大每年大學部新生共約3,500~3,700人,其中經繁星推薦錄取台大者約300多人。在新聞報導中,他們是各自高中優異的代表,但背著繁星的包袱,也許他們更「憂異」。(攝影/楊子磊)

推 a10141013: 48級分上台大換情緒差 我願意!!! → w40217: 繁星都是廢物 推 lovesora: 再次證明繁星根本是垃圾的入學管道 → excercang: 繁星上去的 真的很多和用實力考進去的差一大段 推 akakbest: 明明就不認真的鑽漏洞門路

繁星計畫
參與繁星推薦之生,須為當屆畢業生,且高一、高二及高三全程就讀國內同一學校,在校學業成績排名為全校前 50%。大學端依學系性質,分為八類學群招生,各校系自訂在校成績、學測級分檢定標準;高中方再依各大學設定之招生條件,一學群推薦符合資格之學生至多二名,而同一名學生僅限推薦一所大學之一個學群,後再由甄選委員會依各校系擬訂之學測級分標準、高中推薦優先順序等進行分發作業,各大學錄取同一高中學生以一名為限。
」源於2006年,清華大學為縮減城鄉差距、招收多元背景學生而提出。試辦4年後,大學招生委員會在2010年正式以「繁星計畫」取代原先「學校推薦」的甄選管道,且更名為「繁星推薦」,並將原先欲照顧弱勢、平衡城鄉差距之主要目標,重新調整和聚焦為「高中均質、區域均衡」,同時引導學生就近入學社區高中。據大學甄選入學委員會資料和歷年繁星簡章顯示,正式辦理前的招生名額僅2,006名,開辦那年,大幅增加為7,649名,而後逐年遞增約千餘名,至2021年,繁星點點,已多達16,111顆星辰。

繁星推薦公告錄取結果的時間,在春寒料峭的3月初,萬物萌芽,總有幾枝歡樂,但也有幾株愁。2016年,詹俊宥以最低分數48級分錄取台大,接著強風豪雨往他的方向吹襲,他是站不穩的根莖,扎在流沙裡。

同年也經繁星推薦錄取台大的歐芷芸,即使不像詹俊宥經歷狂風暴雨,她的內心世界也刮來斜風,落了細雨。

歐芷芸記得國三那年,媒體報導她放棄就讀台中女中、選擇提供高額獎學金的私立高中──雖然她說,報導胡謅,她只能錄取興大附中,但無論是台中女中或興大附中,離家甚遠,3年皆得舟車勞頓通勤,或是少小離家住宿──於是車程僅30分鐘、又有繁星優勢的私立高中成了第一志願。最後她以在校成績排名1%、學測61級分錄取台大政治學系。3年後,她錄取第一志願的「優」,和參加繁星推薦的「異」,又成為新聞裡的字句。

相較詹俊宥敢於訴說「最狂的」來時路,歐芷芸始終沒有勇氣主動分享過去的每一步,「我不希望人家說我是60幾級分進台大的。」也許比起新聞報導的優異,歐芷芸更「憂異」。當時她在新聞照片中鮮豔奪目,鏡頭後的自我認同卻是黑白色調,因為她不曉得台中一中和女中的學生,早在3年間超她趕她多少。

入學後,他們參加中友會
台中地區聯誼校友會。
,一起為營隊活動練習火棍舞表演。歐芷芸想起那些學習轉棍的夜晚,「我轉不起火棍,在旁邊默默練習,覺得自己很廢,詹俊宥發現後,就帶著他發明的口訣和轉棍小撇步來教我。他可能不是最厲害的那個人,但他就是散發著自信,沒有『繁星人』的包袱。」

繁星人怎麼了嗎?

「和其他同學比起來,常常覺得自己很廢,英文很爛,大學微積分還差點被當」,幾句話裡,歐芷芸就重述了兩次「覺得自己很廢」。但她實習又工讀,空閒時參加中友會、加入系上球隊和其他營隊活動、參加商業競賽等,還雙主修政治學系、經濟學系,充實認真,何以見得廢?

「只是很努力想證明,自己是一個很會玩又很會讀書的人。」 「其實我最佩服詹俊宥的一點,是他沒有想證明自己很會念書,也不管別人怎麼想,而是在他有興趣的領域,做自己喜歡的事。」

「歐芷芸才厲害吧,她雙主修耶,我覺得她花很多時間念書、實習,成績也很好⋯⋯我的GPA
成績平均積點(Grade Point Average,縮寫為 GPA),是大學採用的一種評估學生成績的制度,最常見的分數換算為ABCD四級制,以及代表0分的F。
就很不好看,」詹俊宥回道他對歐芷芸的讚許。

「那你有花很多時間念書嗎?」我問詹俊宥。

「我花很多時間在尋找自我。」

大學4年,喜歡運動的他,參加系上籃球隊、熱舞社、跑酷社,也和滑板社的朋友一起玩長板,還加入證券社,聽投資理財的講座。也許他們口中對彼此的讚美,都是一面魔法的「意若思鏡(The Mirror of Erised)
《哈利波特》故事中一面施了魔法的鏡子。魔鏡的名字「Erised」是英文單字「Desire」的反向拼寫,即意若思鏡展現的是人內心深處最迫切、最強烈的渴望。
」,映照出的並非對方挺直的腰桿,而是自己渴望的模樣。

卓蘭與台北的差距,是時間

Fill 1
卓蘭高中校內張貼的大學升學考試紅布條。對於大部分僅17、18歲的高中生而言,他們被期待努力讀書,考進名校,躍上紅榜,從此便能抬頭挺胸,步步高升,功成名就。(攝影/楊子磊)
卓蘭高中校內張貼的大學升學考試紅布條。對於大部分僅17、18歲的高中生而言,他們被期待努力讀書,考進名校,躍上紅榜,從此便能抬頭挺胸,步步高升,功成名就。(攝影/楊子磊)

噓 Georgekaga: 表示不悅,一開始早知就隨便上個地區高中拼繁星就好 → f544544f: 卓蘭到底哪裡偏鄉了? 噓 azzc1031: 48級是前2%?這間高中很有問題 噓 Adlerhsu: 認真讀 怎麼可能48⋯⋯2%嗯這城鄉差距真的很大啊 噓 btmep: 我在一中時沒2% 可是我猜我在卓蘭2%很簡單⋯⋯

早上9點半,坐在豐原客運站,等著開往卓蘭的208路公車,一小時發車一班。

起初在豐原市區,路上還有些車潮,途經石岡,再經東勢後,沿路只剩一輛轎車和公車競速。過了往新社和谷關的岔路,十幾層高樓「倒縮」成僅三樓的透天厝,原先市區五顏六色的速食招牌,也換成一排排路樹,和一間間灰綠鐵皮屋。公車九彎十八拐,途經農機行、建材行及工程行,還有不少三合院的大門爬滿棕紅色的鏽斑,快要和隔牆斑駁的紅磚瓦合成一體,隔著車窗彷彿都能聞到年久失修的鐵鏽味。

早上10點40分,終點站,卓蘭。

司機停好公車,叼了根長壽,噗噗騎車走了。

卓蘭鎮位於苗栗縣最南端,地理形式封閉,與苗栗縣其他鄉鎮有空間隔閡,不過因南側瀕臨大安溪,和台中市東勢、石岡、豐原地區反而往來密切,電話區號甚至為台中市的04,而非苗栗縣的037。可攤開卓蘭鎮的地圖一看,全鎮最繁華的所在卻是近年才開張的屈臣氏和全聯福利中心。明明是正中午,整個街道卻像在一片泛黃黯淡的景致中,睡著了。

看電影、唱KTV的娛樂;吃麥當勞、喝星巴克的享受;蹲在書局聞遍書香的感動,都不存在卓蘭的地圖上。詹俊宥說:「在卓蘭,你想要一些東西,要花半小時到一小時才能拿到,但在台北,走出去一分鐘就有了。」

大學後出走到台北,他對於城鄉差距最大的感觸,是時間。

夏日炎炎,高溫滾滾,位在半山腰的卓蘭高中,蟬聲鳴鳴,只有老舊的風扇在頭上咯咯轉動,但也轉不走嗜血的蚊蟲。

上課時,前排學生左手一伸,巴掌聲響,拍住一隻飽血的蚊子;鄰座的學生也揮手朝蚊子飛過去,啪地一聲,思考的專注力跟著掌心奄奄一息的蚊子,垂垂死去。台上老師一邊要示範「庭院深深深幾許」七字重新排列、「深」字不相鄰有幾種排法,一邊要安撫台下既躁動又燥熱的靈魂組合。

詹俊宥上大學後,卓蘭高中才申請到裝修冷氣的經費。 十間教室有七間的電視機,打開都是黑屏,螢幕映照出的臉,汗水涔涔。 化學實驗室的顯微鏡破裂,教室投影機待修。教育部說,經費短缺。 山下手機訊號滿格,在爬上369級階梯後到了高中部教室,只剩兩格。 招聘代課物理老師,三招,四招,再招,都因卓蘭地處偏遠,無意前來。

時間是偏鄉最困難的轉動。

高中班導:「我從不認為他會畢不了業」

噓 jerry0701: 48裝三小可憐 得了便宜還賣乖喔 推 dreamyello: 48就該去48的位置 本來能上被擠掉的人哭哭喔 噓 xx3877: 48級分靠實力XDDDD 少一科都比你高還要拼指考 幹 噓 Wilson77: 當初可上中一中 結果學測48??? 推 caesst85149: 爽啦 活該 沒那個屁股就別吃那個瀉藥

2016年3月8日,早上10點,繁星推薦錄取結果熱騰騰出爐。 台大發布新聞稿,寫道今年繁星推薦最低錄取分數為48級分。

中午12點,「學測48級分 詹俊宥繁星上台大」斗大的標題在螢幕跳躍。 傍晚5點,記者已在卓蘭高中校長室採訪。

5年了,詹俊宥的高中班導王聰縉憶起那天,依然歷歷在目。「我感覺媒體其實有看衰俊宥的意思,他們都認為說48級分沒辦法畢業。我們也跟記者稍微聊一下,教育應該要有正面的力量才對,所以我告訴他們⋯⋯不要渲染,不要傷害學生,也不要因為學生是48級分就看衰他。」

王聰縉說,他當時和記者分享,在詹俊宥錄取台大前,已有4位卓蘭的學長姊透過繁星就讀台大。當時大四的學生就讀公共衛生學系,已要進入公衛研究所繼續攻讀碩士;大三學生同樣就讀公共衛生學系,保持系上前10名;大二政治學系學生獲得書卷獎;大一學生亦保持前20名。

「那幾個學長姊,學測50、51、52級分的都有,我不懂為什麼差個2級分,俊宥就沒資格上台大?俊宥的能力也不比他的學長姊差,我不認為他去那邊會畢不了業。」

卓蘭高中校方本計畫請學長姊回校勉勵,以茲證明詹俊宥的可塑性,後因網友肉搜他們,故作罷。

102學年,台大森林系設定繁星申請最低標準為各科均標,若以各科均標分數計算,總級分最低須達48級分,當年錄取最低分數為高中在校排名1%、57 級分。(註)
本文從大學甄選入學委員會公告歷年統計資料中,整理出102學年度至107學年度台大森林系繁星推薦入學之學測、分發比序錄取標準。108課綱實施後,學測採計科目從5科調整為4科,故不列入資料。
103學年,各科均標加總後,總級分為49級分,最低錄取分數為高中在校排名19%。 104學年,各科均標加總後47級分,最低錄取分數為高中在校排名3%。(註)
103學年及104學年的錄取標準統計資料中,僅顯示高中在校排名,未公告學測級分。
105學年,各科均標總計45級分,詹俊宥每科達標,最後總級分為48,高中在校排名2%。

從沒人相信他,到相信自己

噓 genovis: 台大的圍牆什麼時候有狗洞了? 推 b014020: 我覺得最倒楣的是台大森林 指考要考錄取 成績也頗高 → b014020: 以後被人說: 哈哈 那個系48級分就上了 推 curran: 去年淡江外文好像55左右,48你覺得呢? 推 starlit357: 學測55~45可以申請上世新資管,48到底多爛就知道

當時年僅17歲的詹俊宥,生活圈只有卓蘭的家人、老師和朋友,詹俊宥想起那時的心理狀態,「我的壓力是來自於身邊所有人都不看好我。連家人開心歸開心,但都覺得我能力不到,不相信我可以讀台大、要我放棄台大,根本沒人願意相信我。」

詹俊宥的不自信也跟著無限擴大,就像一顆膨脹的氣球,趕緊對著外頭尖銳的細針辯駁。曾有新聞寫道,詹俊宥國中畢業時透過學校推薦,有機會進入台中一中就讀,然而網友也抓著這句話嘲諷他:若當時有一中程度,最後表現怎淪落為48級分?

但他沒繼續說出口的是,免試入學
12年國教實施前的「免試入學制度」,指學生不必參加任何入學考試,即能以國中在校排名,依序進行現場撕榜。榜單上多為高中校名,完成撕榜後即確定錄取該校。而因各高中提供各國中招生名額有限,所以同一高中的榜單,若由排名在前的學生全部撕走後,排名在後的學生就只能挑選其他仍有餘額的高中榜單。
時,說好的一中榜單,排在前面的同學改變心意,撕走最後一張了,計畫趕不上變化,與其舟車勞頓奔波到更遙遠的第二志願,他選擇就近留在卓蘭好好用功。

只是那些細針,輕輕往氣球一扎,3年來的勤勞都會變得徒勞。

「不過後來我心態就放開了,別人愈不相信我,我愈要去做,我就是想去試試看台大。」

詹俊宥入學後,台大森林系即調整繁星推薦申請標準,106學年度起,自然科必須達到前標,總級分亦然。107學年度,以森林系公告各科申請最低標準計算,相加後總級分只須達到47級分,便能提出申請;但森林系也同時規定,除了各科級分達標,總級分更須達56級分才能申請,而那年最低錄取分數為61級分。

前森林系系主任柯淳涵不諱言表示,調整入學門檻的原因之一為顧及系所形象,「不想要再有俊宥的事情發生。」大一時,仍有記者致電系辦,說要採訪詹俊宥,柯淳涵詢問受訪意願,詹俊宥拒絕了,此後的約訪,森林系都代為婉拒,「讓俊宥跟所有的同學一樣,不需要再拿這點特別炒作。」

遇見恩師後的轉變

Fill 1
台大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副教授邱祈榮,是詹俊宥成長的轉捩點。邱祈榮在初次訪談見面時,第一句話便開門見山直指「我認為(48級分上台大)根本就是個假議題」,且大力肯定詹俊宥專題研究的態度和表現。(攝影/楊子磊)
台大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副教授邱祈榮,是詹俊宥成長的轉捩點。邱祈榮在初次訪談見面時,第一句話便開門見山直指「我認為(48級分上台大)根本就是個假議題」,且大力肯定詹俊宥專題研究的態度和表現。(攝影/楊子磊)

「上課時我常常跟學生講一件事,你自學的態度很重要,即使學測75級分,但你已經在高中時用盡學習的熱忱,進來台大之後,學習成效都不見得好。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本事把問題帶來課上,再把老師的東西挖出來、帶回家?」

大三時,遇見台大森林系副教授邱祈榮,是詹俊宥成長的開始。邱祈榮不愛照本宣科,從不點名出缺席,希望學生課前閱讀世間千萬,再帶著好奇提問。

就像一只突然亮起的燈泡,在詹俊宥的腦裡發光,那道光領著詹俊宥踏出校園,走進四周的書局。以台北市大安區的第一學府為中心,外圍一帶就有近40家各式書店密集群聚。

起初,從《富爸爸,窮爸爸》一書看見自己的富有與窮困,書裡寫道「窮爸爸」總說:「努力讀書,找一個穩定的好工作!」詹俊宥是讀了書,可在社會對他的認同裡,是一片人煙罕至的荒原。

「以前我不喜歡看書,覺得看書都是為了應付考試,但開始自己去找資源、找書看,才發現進了台大,學到最重要的就是自學的能力。」台大男五宿舍裡,詹俊宥的書桌上方,四格書櫃全塞滿了書,管理類、財經類、科普書、心理學⋯⋯,每本書都用挺直的姿勢,排排站好。書櫃不夠放了,桌上還繼續堆了兩疊,平躺的書封堆高後,知識的厚度就一頁頁疊加。

台大財務金融學系的蔡縈綸,大一時在中友會碰見詹俊宥,「那時他給我一種,很想要融入這個團體,但又同時掙扎哪些東西要被社會化、哪些要保留自己想法的感覺。」入學伊始,詹俊宥直來直往,像是一隻魯莽的野獸,未經馴化便自告奮勇參加大二以上才能參與的「跨屆舞」表演,「也不太會開話題、聊起來很尷尬,可能是因為他沒有接觸過什麼、甚至還會講那種冒犯別人的話,不知道人家可能會不開心,即使知道他是一個本性善良的人⋯⋯。」

中途幾年,他們各自忙著開墾自己的田野。大四重新碰頭,聊投資、說閱讀、談夢想,「這4年他真的長大了,他跟我分享社團的事、工作的經驗、創業的夢想,也聊了很多彼此都讀過的書,詹俊宥變得很有自信、表達很流暢。」

「我覺得這個社會的價值觀對名校一直有刻板印象,好像他48級分就不值得台大的資源、他進來了就是擠掉別人的資源,但他其實很負責任也很認真⋯⋯真正拉垮台大素質的才不是詹俊宥這種人呢!」蔡縈綸揮了揮手,接著說,「大家只在乎他當初是48級分進來,可是有人知道他大學4年過得怎麼樣嗎?有人問過他這4年過得快樂嗎?」

「那根本就是假議題⋯⋯他是有在進化的」

詹俊宥大四時,還同時忙著系上必修的專題研究,而為詹俊宥點燈的邱祈榮也成了他的指導老師。卓蘭的葡萄果園常有剩餘枝條和爛果,他們討論起循環經濟能改善該現象,邱祈榮要詹俊宥回家測量農地大小、調查枝條數量,再帶回林業實驗室烘乾。邱祈榮說,他看見詹俊宥眼神流露出單純的認真,一次他便驅車直往卓蘭,到詹家的果園,和詹爸、詹俊宥一起觀察、採集資料。

「我根本不曉得他是48級分進來啊,我認為(48級分上台大)根本就是假議題。專題研究的表現來說,他認真的程度、最後的結果,都超乎預期。十個學生有一半都虎頭蛇尾啊草草了事,但俊宥會比一般的學生想得多一點、也更深入一點,也很實在去丈量和測試了⋯⋯他是有在進化的。」訪談結束,邱祈榮臨走前突然又說了一句,「你跟他講,如果他(退伍)找不到工作,叫他回來找我。」

「如果沒有繁星計畫,我永遠都不會進到台大,」詹俊宥說,「你也不用幫我圓場,當時我是真的考不好,應該說,考不了那麼好,就是鄉下小孩,在鄉下學校,上基礎課程。」

4年多過去了,台大符合當時的想像或期待嗎?

「想像?沒有繁星的話,那永遠都不會是我的東西,所以我從來就沒有想過那個地方長什麼樣子、去到那裡會變成怎麼樣、會認識多少不一樣的人。現在我只覺得,我得到它了,而我也好好把握住、運用它、學了很多東西。」

回卓蘭,誠懇深耕

Fill 1
詹俊宥(左)退伍後回到卓蘭工作,在農場與其他農夫一同栽植有機蔬菜,並設定種植進度、督促人人完成目標。在農場場長安排下,他也開始學習管理和建立農場的經營作業程序。(攝影/楊子磊)
詹俊宥(左)退伍後回到卓蘭工作,在農場與其他農夫一同栽植有機蔬菜,並設定種植進度、督促人人完成目標。在農場場長安排下,他也開始學習管理和建立農場的經營作業程序。(攝影/楊子磊)

再見到詹俊宥,他已經退伍、找到工作了。從Polo衫一路黑到褲子、雨靴的全套制服,腰帶兩側繫著香蕉刀和剪刀,聽他熟練地介紹自然農場裡露營區的花草樹木,到了農田區,他蹲下來撥開稻草堆,抓一把黑土,比著一排排生菜和熟菜說都是他種的,「我現在就是農夫呀。」

日常工作多是早上雜草管理、下午種植和收成。陽光直曬的午後,他得和其他農夫蹲在一塊,勤於彎腰和低頭,又得拿出主管風範,設定目標、督促管理,同時重建農業部,從製作種植紀錄表開始,反覆修改三次,一步步建立未來經營農場的標準作業系統。

詹俊宥退伍後,經輾轉介紹來到農場,但每一植栽方式和環境都異於他的常識認知:為什麼需要水生環境的植物卻種在露營區的沙漠地?該是醜醜臭臭的生態池如何無臭無味、保持清新?農場場長湯智越說,都是從森林裡找答案的。五花八門的問號塞滿詹俊宥腦裡,他婉拒了邱祈榮提供的研究助理靜態工作,決定來這裡一探謎底。

詹俊宥說,湯智越曾向他分享,前員工在這座農場學完技術後,便回家重新調整葡萄種植技術,透過使用有機農法,將本來是一年兩收的葡萄,增加為一年三收。來到這裡,除了能解答自己的好奇,更打動詹俊宥的是,若能利用這裡學到的技術,回家幫爸爸改善葡萄種植方式,那再好不過了。

但最讓他下定決心來到農場的拉力,是生菜沙拉的創業夢。「有一次邱祈榮老師上課提到美國一家沙拉快餐店的產銷模式,我不知怎麼就很感興趣,開始狂查資料狂看書,看了一本《未來十年微趨勢》,裡面提到健康和飲食之間的關係,我就想著⋯⋯」詹俊宥滔滔不絕分享書的內容,還有他的創業藍圖。

「其實一開始我非常驚訝,看到俊宥的台大學歷很吸睛,怎麼會來這個小小農場?」湯智越的腦袋同樣充滿疑問。農場一直想招聘主管級人才,但長久未果,然後詹俊宥來了。他的創業夢在湯智越面前,毫無保留地攤開,湯智越也支持他一株又一株的構想細節,在農場工作的沃土裡,詹俊宥便能扦插夢想、澆灌熱情。

「俊宥這個人,肯從基本功開始做起,不會有很多高學歷的自我膨脹,很甘願也不嘴砲。他接著馬上要學管理和領導,2年後,他會成為我的接班人。」湯智越一字一句乾淨利落,斬釘截鐵。

詹俊宥走在湯智越身後,豔陽從樹葉之間的縫隙穿透下來,形成一束束光線,陰影交錯照在他身上。5年前放榜的灰暗攻擊猶存,在台大4年的陽光慢慢明亮了他,而2年後接班經營的希望也和煦地醞釀著,往後人生可能還有更多的黯然籠罩,但也有創業的光輝閃爍。

時間是詹俊宥最誠懇的深耕。

(此文特別感謝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名譽教授林元輝於寫作過程中有過的建議。)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